第二十四章 出发,前往擎涯学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二十四章出发,前往擎涯学院!

    刷的一下站起了来,秦莱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表

    没想到啊,原来自己的仇人竟然也是自己整个家族的仇人。亲手杀了自己家族的家主,亲口下令血洗了自己家族的所有人,正是这叶莫轻啊!

    世事难料,这般事态,还真是天意弄人啊!

    “小修,我没听错吧?你是说,血洗了我们整个敖家的就是叶莫轻?”泪水已经不由自主地从眼眶夺眶而出,秦莱双手抓住了敖修的衣领,向敖修失声喊道。

    “秦莱大哥。”见状,敖溪也敢忙焦急地叫了一声。

    听到这一道叫声,秦莱双眼看向了敖溪。那双眸之中似乎是在祈祷,祈祷敖溪能摇摇头然后告诉自己说这不是真的,敖修说的只是一个玩笑。

    满含悲痛的泪水不断在双颊之上滑落,数十息之后,敖溪才在秦莱那看向了自己祈祷着的目光中缓缓点了点头。

    而后也仿佛是下了狠心,鼓足了悲痛的勇气一般,大喊道:“是真的,是真的。叶莫轻就是杀了父亲,血洗敖家的凶手。”

    使劲的摇着头,敖溪最后也在那自己那逐渐变得呢喃的声音之中,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双腿之间,哽噎着。

    “怎么会,怎么会。”秦莱也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双手无力地从敖修的衣领处滑落,瘫坐在了地上,双眼也已经失神。

    所有的希望仿佛就在这一瞬间给完全破灭了一般!是完全的破灭!

    自己的仇人就在眼前,但自己却不能血刃仇人为家族报仇,反而是让的仇人把自己差点给灭了。想到这些,秦莱心中就有些不甘!

    可是,即便如此,就算是知道了,可自己还是没有那份能力血刃仇人,这该是如何的痛苦?这甚至比不知道还要让人痛苦百倍!

    敖修的目光也凝聚在了一处地面之上,在敖溪与秦莱的哭泣,呢喃声音中,一滴泪水从敖修的眼角缓缓溢出,顺着脸颊,最终滴落到了地上。

    “为什么要哭,为什么我们要哭?”敖修喃喃的问着,声音小的就好像只是在问自己一般。

    双拳紧握,敖修的声音也渐渐变大了起来,但目光仍是凝聚在那处地面,就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般:“至少,我们也已经知道了仇人的去处。至少我们也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啊!”

    敖修的话也令得敖溪与秦莱一怔,那迷茫的双眼之中好像是找到了方向标一般,一道火焰也从秦莱的眼中升腾而起:“对啊,我们已经有了奋斗的目标,只要自己努力向目标奋进就行了,为什么要哭?”

    “大哥,你说得对,小溪不哭了,小溪也要和你们一同奋进。”敖溪的眼眸之中也已经找到了之前的那份坚定,向敖修点点头。

    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已重拾信心的秦莱于敖溪,那坚定的目光也让敖修心中一定,旋即也向两人点了点头:“那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立即前往擎涯学院吧!至于其他的事,到时再说。”

    “恩。”敖溪与秦莱也拭去了眼角的残泪,站起了来,一同点了点头。

    而后,秦莱也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向着敖修道:“哦对了,小修,那学费之事呢?我两年前去报名的时候没人好像都要五块碧元晶呢!”

    “哦?”其实要是秦莱不提醒的话,敖修差点都给忘了这茬子事了。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敖修也看向了秦莱,若有所思的问道:“大哥,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秦莱被敖修的话问得有些迷茫,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理所当然道:“当然是衙门啊!难道不是吗?”

    但当这句话刚刚说出口,秦莱也一下明白了过来,若有所悟道:“哦,我明白小修的意思了。”

    “什么意思?”这次,轮到敖溪这小丫头不明白了,看着秦莱与敖修那“你懂得”的目光,也不出声问道。

    “哈哈。”听到敖溪所问,再看到敖溪那一派天真的可模样,秦莱和敖修也不约而同的皆是笑出了声来。

    看到敖修和秦莱的样子,敖溪的俏脸也添上了一抹红晕,鼓了鼓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缓了口气,秦莱和敖修也收敛了笑容,秦莱向敖溪解释道:“小溪,你忘了,这里可是衙门啊。这么长时间来,那胖子知府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能缺碧元晶吗?”

    “哦。”闻言,敖溪这才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不说还忘了,敖修此刻才想起来,那个血翼毒牙还没有给敖溪呢,旋即手掌一闪,血翼毒牙也被敖修从结界之戒之中取了出来,拿在了手中。

    “咦?大哥,这是什么?”看到敖修手中那凭空多了的血翼毒牙,敖溪摇了摇脑袋,也不疑惑道。

    敖修笑着向敖溪解释道:“呵呵,这面盾牌叫血翼毒牙,是大哥从那胖子知府手中得来的战利品,本来早就想给你了,可是这事一多就给忘了。”

    说完,也直接伸手把血翼毒牙递给了敖溪。

    “哎呀,好沉啊!”接过了那在敖修手中轻若无物的盾牌,敖溪得手突然之间向下一沉,血翼毒牙也直接掉在了地上。由于重量,还砸坏了几块地砖。

    “额。”看到此番景象,敖修先是一愣,旋即目光也转向了那血翼毒牙,不疑惑道:“咦?这是怎么回事?这血翼毒牙有那么重吗?”

    正所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秦莱也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旋即向敖修淡淡一笑,指着血翼毒牙说道:“小修,别忘了,你可是阳师哦!”

    “啊!哦,哦。”敖修恍然大悟,伸手也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对于敖修来说,这血翼毒牙的重量那自然就好像轻若无物一般。可是,别忘了,敖修自就是阳师,其本体素质就要远超与常人。

    因此,其自所能承受的重量也自然要远大于一般人。

    可敖溪现在却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女孩子,力量自然是要小得多,拿不起血翼毒牙也是正常。

    “大哥,好重啊!”敖溪显得有些吃力得道。

    “额,嘿嘿。”闻言,敖修这才想起了自己还没有帮敖溪那血翼毒牙拿开,因此也敢忙伸手,将血翼毒牙拿了起来。

    “大哥,我可是女孩子啊!”鄙视的看着敖修,敖溪无语道。

    “咳咳。”敖修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但凭借自,最后还是站稳了,但其也敢忙转移了话题,对着秦莱道:“那这样吧,既然小溪不能用,那秦莱大哥,你就拿上吧!可是,小溪的安全问题有就交给你咯!”

    责任与利益的分量永远都是等同的。秦莱也自然明白敖修的意思,没有推辞,直接从敖修的手中接过了血翼毒牙。

    打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血翼毒牙,秦莱也不咂了咂舌,赞叹道:“果然是一块好盾。这等级恐怕应该有顶级灵兵了吧!”

    暗自佩服了一下秦莱,敖修也点了点头,风轻云淡道:“恩,就是顶级灵兵。”

    “哦,怪不得,怪不得呢!”确认了一下,秦莱也恍然的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血翼毒牙,一股不释手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好了,走吧,取些碧元晶吧。”眺望了一下天际,敖修对着敖溪与秦莱“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希望还能来得及。”

    之后,三人便一起来到了衙门中的财务部。但这一路上不知为何,竟然一个人也没有,那些平时在此办差的衙役就如同是集体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一个踪影。

    “嘭——”

    直接一拳便轰开了那财务部的铁制房门,敖修也和敖溪与秦莱一同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那一个个红木桌子之上,一块块紫色的晶块也呈现在了众人面前。大致估计一下,也应该有四五十块了,可见这胖子知府贪污之深。

    碧元晶,阳界的通用货币,其本因该算是一种特殊的水晶。但不同与水晶的是,它并不是一种矿石,或者说不是单纯的一种矿石。它是由天地之力与一些矿石经过了无数年的时间最后融合在了一起而形成的。

    因此,其中也蕴含着一定量的天地之力。

    但由于是已经和其中的矿石融合了,因此并不能作为修炼所用。而其本却并不已损坏或流失,因此也只能作为货币来流传于世间。

    碧元晶的货币值其实也是很容易分辨的。因为一种颜色其实就代表着一个名字,因此也很好记。

    比如白色的就叫白晶,紫色的就叫紫晶,蓝色的就叫海晶,青色的就叫草晶,绿色的就叫翡翠晶

    一百块白晶等于一块紫晶,一百块紫晶等于一块海晶,一百块海晶等于一块草晶,一百块草晶就等于一块翡翠晶。

    而以寻常百姓家来说的话,一块白晶其实也就是一周的开销。可见这碧元晶的珍贵。

    没有留丝毫面,敖修直接手掌一挥,那四五十块紫晶便被敖修装进了自己的结界之戒之中。然后三人也直接走出了衙门,向着灵山镇外走去。

    “出发,前往擎涯学院!”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