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们,便是一家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二十二章我们,便是一家人

    “嘭——嘭——”

    金铁相交的闷响声不断在地牢之内响起,起此彼伏的回着。

    被救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个都跟在了敖修的后面。眼眸之中对敖修透露出来的尽是敬畏与感激。

    终于,过了大约三个时辰的时间,敖修这才将那些“犯人”全部救了出来。在中途,敖修也因为阳力耗尽,而不得不停下来了两次,但也很快就恢复了。

    “敖修小恩公,我等的命如今皆是你所救,若是以后用得着了,尽管知会一声,我等必将以死相报。”来到了地上,那众人之中的一名男子也对敖修一抱拳,感激道。

    据敖修探测,这名男子的实力应该是炎阳界。再这众人之中,实力也应该算是顶尖的,因此,其说出的话其实也就代表了其他人的意思。

    果然不出所料,紧接着,一道道应和之声也接踵而起。

    “是啊,敖修小恩公,虽说我们的实力都不如你强,但是只要我们都能做到的,你就尽管说,我们一定赴汤蹈火。”之前敖修最先救下的那名叫章战的大汉也向敖修拱了拱手,旋即对着后的那帮人问道:“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没错。”众人也十分默契,两个字也从中人口中整齐的喊出。

    “这个?”由于长期生活在家族之中,对一些与让人交往的“小技巧”也早已熟悉成为习惯。因此不管心中如何愿意,敖修表面上还是装作有些犹豫。

    “敖修小恩公就不必推辞了,这也都是恩公应该所得。虽说我们大多都是粗人,实力也不强,但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还是懂的。再说,这哪是什么滴水之恩,这可是救命之恩呐!”看到敖修犹豫,其中一名实力大致有噬界的大喊也是道。

    “不错。”点了点头,那实力最强的那名男子也是道:“可能在小恩公看来,就我们乃是举手之劳而已。可小恩公却不知,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那都是已经成家了的。上有老,下有小。您这救一人,其实也就等于是救了一家子啊!”

    “是啊,小恩公,我家里头现在就有一个七十岁的老母亲。他老人家年纪已经够大了,要我是在有什么事,那他老人家会崩溃的。”

    另一名男子也一脸愧疚,但那孝子之心却月可鉴:“我死了无所谓,不就是一条命吗。但是,我是怕让老母亲为我担忧,为我难过。要是他老人家有什么闪失,那我就失去了九是黄泉那也会死不瞑目的。”

    敖修心中一阵感动。或许这些人只是一些普通人,并不像那如阳五圣一般有多么的出名,实力有多么的强大,功绩有多么的丰伟。

    但是他们,却是最为朴实的。他们做的,仅仅只是自己的本分,仅仅只是做人最基本的要求。

    可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就像齐狼牧,就像胖子知府。他们才是真正的道德沦丧者。

    敖修不求有谁真的能为自己上刀山,下火海。但只因为这份谊,敖修就认为自己就对人了,值得自己救了。

    就好像你帮了一个人忙,但那个人没和你说谢谢是一样的。即便你什么也不图,但如果他说了,那在自己的心中最起码能找到一个帮他的理由,知道自己是在图什么。

    可如果他没有说,那到最后自己就会在心中问自己: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帮他呢?

    这,其实就是人的矛盾!

    “恩。”点了点头,敖修也不再推辞,坦诚相待道:“若是以后有难,定会拜托各位的。到时只要各位不嫌弃在下便好!”

    “哈哈哈哈——”说完,众人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

    足足数十息后,众人这才缓缓收了笑容。而后,那名实力是炎阳界的男子也向着敖修问道:“那小恩公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呢?”

    “我啊。我准备去擎涯学院。”说完,敖修也看向众人,问道:“那诸位呢?”

    “哈哈,我们这些人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回家了。”另一名男子也豪放一笑,对着敖修道。

    “对啊,不回家,我们好能去哪儿?”令一名男子也有理所当然得道,但旋即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看向了敖修:“哦对了,敖修小恩公是哪儿人啊?”

    “呵呵,我是青云城人。”敖修淡然一笑,道。

    就在敖修语落,人群之中也紧随着响起一道声音,惊喜道:“哦?那这么说敖小恩公和我还是一个同乡呢!我也是青云城的。”

    “哦?是吗?”敖修也有些惊喜,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自己的同乡,自然也感到十分亲切。

    “咦?姓敖,姓敖。”随后,便只听见那名男子口中小声嘟囔着,而后,就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惊呼道:“您是不是敖家的人?”

    提起敖家,敖修双眼之中明显多了一份黯淡,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恩。”

    “哈哈。”那男子明显十分兴奋,赶忙跑上前来抓住了敖修的手,激动道:“大少爷,我叫秦莱,是咱们敖家大管家秦斌的儿子。想必您就是敖修大少爷吧!”

    “哦?你就是秦伯经常提起的秦莱?”闻言,敖修也是一喜,旋即道。

    “没错,没错。”奋力的点了点头,秦莱的目光也移到了敖溪的上,旋即向敖溪问道:“想必您就是敖溪大小姐吧!”

    敖震本来就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就是敖修,而能跟在敖修边的,无疑就只有敖溪了!

    “是啊!那你就是秦莱大哥吧!”敖溪也乖巧的微微一笑,看着众人不都目光呆滞,哈喇子都快从嘴里流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被关在了那地牢里很长一段时间了,别说是像敖溪这么漂亮的女孩,就是连老婆婆都没见过几个,现在就是见了母猪都异常亲切!

    秦莱也当然不例外,哈喇子都滴到了地上,最后还是敖修“咳嗽”了几声,这才醒悟了过来:“嘿嘿,不敢当,不敢当。”

    “哦对了,敖家现在怎么样了?大少爷和大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旋即,秦莱这才想了起来,向着敖修和敖溪问道。

    “敖家。”说到敖家,敖修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眼中多了一丝悲痛与恨意,双掌也早已紧握成拳。

    “大少爷,您这是怎么了?难道,难道敖家出什么事了?”看到敖修的变化,秦莱也明显猜到了某些事,眼神之中也是有些焦急地问道。

    就在敖修刚刚准备回答之时,敖溪的声音已经率先传来:“敖家,被叶风城的叶家给血洗了!”

    敖溪已经开始抽泣,两行泪水从脸颊划过,给人一种忍不住怜的感觉。看得出来,敖溪此刻难过,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什,什么。”秦莱直接一股瘫坐在地上,声音之中有些不可思议。他的眼神之中已经有些迷茫,似乎这仅仅只是个梦。

    秦莱大喊道:“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没什么不可能的。”敖修那已经冰冷的声音打断了秦莱咆哮,面无表得道:“被灭了又如何?终有一天,我敖修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秦莱是不愿面对事实,毕竟这等事发生在谁的上自己也都不愿相信。

    秦莱不是敖修,因此也不可能有向敖修那般的适应力。

    “没错,秦莱大哥,是真的。”敖溪也出言打断了秦莱,极为悲痛道:“正是因为家族被灭,我和大哥才会到这里来的。”

    “兄弟,别伤心了。”安慰了一下秦莱,那名拥有炎阳界实力的男子也向敖修道:“敖少爷,您放心,等您那天准备好了要复仇的时候,尽管知会兄弟们一声,咱兄弟们定会以死相助。”

    “没错,敖少爷,咱们兄弟们,没有一个怂包,到时候您尽管知会就行了!”章战也膛,诚挚道。

    “没错,没错。”章战此言一出,果然得到也一阵的回应声。

    这些人,虽实力不是很强,但那种基本的道理,确实比不少实力强悍的人还要领悟的透彻,的确也都是真的可交汉子。

    “那好,那我敖修也便不矫作了,若是到时候需要的话,敖修一定会拜托大家帮忙的。”敖修不再推辞,这种时候要是还推辞的话,也到反而会给人一种隔阂之感。

    “小溪,此地不宜久留,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走。”走到敖溪的边,敖修也对着敖溪轻声一语,旋即对着众人道:“诸位,此地不宜久留,大家也就此告别吧!”

    “好。”众人纷纷应和。

    敖修走到了秦莱旁蹲了下来,拍了拍秦莱的肩膀道:“说起来,咱们也应该算是亲人了。要是按年级,我还得叫你一声大哥呢!若是不嫌的话,就一起走吧!”

    “敖修少爷。”低沉的叫了一声,秦莱也一下子抱住了敖修的体,嚎啕大哭了起来,那压抑的感,也随着泪水释放了出来。

    “这里没有少爷。”摇了摇头,敖修的双眸之中也透露出了一丝温暖:“我们,便是一家人!”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