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灵界一阶结界师(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十五章灵界一阶结界师(一)

    “呼——”

    不知过了多久,敖修只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用水给淋了,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敖修立刻便觉得头又晕了起来,旋即又闭上了眼睛,睡了起来。

    “臭小子,给老子起来,还敢睡,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刚刚睡下,敖修隐隐约约感觉到,一阵嘈骂声伴随着一桶凉水直接又泼在了自己的头上,旋即也是再也忍不住了,昏昏沉沉的骂道:“妈的,就不能让小爷好好睡一觉吗?”

    “呦?还敢在大人面前自称小爷,胆肥啊!”

    似乎对于敖修自称为“小爷”很是不满,于是那人也是讥笑一声,旋即,一桶凉水,再次泼到了敖修的头上。

    “怎么了,要给小爷洗澡吗?那你们洗吧,爷先睡着!”昏昏沉沉说完,紧接着,一阵声如打雷般的呼噜声便由“敖小爷”的口中,几位有规律的传出。

    “妈的,大人,这小子也太嚣张了吧!要不,用极刑吧!”那人愤怒的道。

    看到敖修根本就不理会他,自顾自的睡了起来,气的那人的脸顿时变得一会青一会白。

    “哼!竟敢不把本大人放在眼里,来人啊,用极刑!”看着敖修,那名被成为大人的人的脸上也是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敖修这家伙此时确实是很气人,就在那青砖地面上,这家伙竟然睡得香的一边打着呼噜,一边流出了口水。

    而且还时不时的用手挠挠股,抓抓肩膀,有时还直接在地上打起了滚,而且是一边磨牙一边打滚,实在是能气死人!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人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提了一个木桶跑到这这里。

    看了看地上的敖修,再看了看手中的木桶,顿时也是犹豫不决,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向着那名大人问道:“大人,真的要在这里对这小子用极刑?”

    “哼!这小子对本大人如此不恭,显然是在蔑视公堂。而且这小子还是一个杀人犯,就在这里用!”那大人也是袖袍一挥,愤慨道。

    “那,那,那好吧!”又犹豫了一下,那人最后也是一咬牙,道:“是,大人!”

    接着,便提桶向着敖修泼去,在泼的时候,这人还专门屏住呼吸,把子尽量向后退了退,生怕那东西溅到自己上。

    “哗啦——”

    就在那东西泼向敖修之时,看着那黄黄白白的,不少人也都忍不住付着子,弯下腰,“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有的人甚至吐完之后,在站起来看到后又忍不住俯下了子……

    “咳咳咳。”

    就在那东西落在了敖修的上时,敖修顿时也是一阵咳嗽,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便是已经趴在那里吐了起来。

    这一吐,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啊!敖修连几个星期前吃的都给吐了出来。

    要知道,敖修从小就干净,每天最少洗一次澡,衣服一天一换,可以说宁愿饿着,也要干净。

    可如今这那啥东东直接便泼在了敖修上,敖修自然受不了。从小连掉在地上的馒头都不会再吃,已经可以说是洁癖的前症了,可突然被这东西倒在了上,不吐翻才怪!

    “大人,真的有效果了!”看到敖修的动静,一旁的一个小卒也是有些惊喜得道,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可在说完之后,还是忍不住又趴在一旁吐了起来!

    “嘿嘿,那是自然,自从老爷我发明这极刑以来,本老爷还没见过不屈服的人!”听得那名小卒话语,这名大人也是颇为自豪地说道。

    “啊啊啊啊啊——”

    就在那名大人说完之后,一声尖叫声突然响起,低头看了看衣服,那道声音也是显得十分愤怒,旋即咆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会是?谁干的?快给本少爷站出来!”

    众人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惨叫声吓了一跳,半晌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后。

    实在是因为这一声吼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而且分贝来超高,因此,众人这才被惊到了!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到了那个正气急败坏地咆哮着的那人上。

    发出惨叫之人,正是敖修!

    此时敖修已经起来,站起来使劲的向上跳,妄图把上的五谷轮回之物给甩掉,可这一起都是徒劳的,实在是因为这那啥,太那啥了。

    因此,全部被敖修的衣服光荣吸收,敖修此时可是正宗的“轮回者”了!

    “这是怎嘛回事?这到底是怎嘛回事?”一边使劲跳着,敖大少一边大声咆哮着。

    看着正在使劲加油的敖大少,不少人都是一副怪异的表。没办法呀,想笑又不敢笑,憋着就成这样子了。就连一旁的敖溪也是,用手捂着小嘴偷笑了起来!

    “咳咳,放肆,还不快给本老爷安静下来!”良久,一道颇为威严的声音也是缓缓传来,传入了敖修以及众人的耳中。

    听到这道声音,敖修这才安静了下来,想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这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呢!

    刚刚醒来,就被人变成了“轮回者”,接着自己便开始咆哮了起来。回想起来,自己好像在杀了齐玳滕之后便昏死了过去,之后便出现在了这里。

    环视一周,敖修也是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敖修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处公堂,或者说是衙门!虽说这里乃是修炼人的世界,可是帝国还是存在的,因此,也自然就有了衙门的存在。

    可即便是有着衙门的存在,其实也还是相当于摆设一半,毕竟谁敢真正得罪一个修炼家族,或者是修炼人,那不是找死吗?

    这也是为什么敖家被灭,但那么大的一个城却没有人管的原因!

    这衙门也是与一般衙门并无两样,还是门前阶梯下放两个大石狮子,然后阶梯上有一个伸冤鼓,再里面就是一个露天的场地,然后便是大堂。

    此时,敖修正是在那露天的场地处,而敖溪也就在自己一旁。

    大堂最里面正中央坐着一名穿着官服的大胖子,接着其左下方作者就是那提笔记口供的师爷,然后再往下,就是那两旁的衙役,再看门口,就是那一群陪审的老百姓。

    其实,就在敖修当时刚杀死齐玳滕晕倒后,敖溪扶起了敖修,这衙门的人便是已经来了,将敖修与敖溪带回了这衙门。

    而齐玳滕和齐玳桐及其二人的手下,也是被这位“大人”派人送到了其父亲,齐狼牧的府中。

    当时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一死一重伤,齐狼牧直接被气得差点吐血,要不是此刻正忙着给齐玳桐疗伤,那这齐狼牧此时肯定是早都跑来将敖修给碎尸万段了!

    “那个?大人,这是肿么回事啊?”看着那胖子知府,敖修双眼之中,满是天真地问道。

    看着敖修此时的样子,众人皆是一阵无语。

    这货真他妈的极品啊!

    要知道,从敖修先前到现在,众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敢这家伙现在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胖子知府的脸皮明显也是抽了一抽,旋即惊堂木一敲,一脸严肃道:“堂下何人?可知带你前来所为何事?”

    敖修也是一脸严肃道:“大人,草民敖小修,是白云山黑光洞人士,自幼喜好上树掏鸟蛋。”

    敖修自豪得道:“我曾经一天之中掏了三个鸟窝,一共两个鸟蛋呢?”

    “咦?三个鸟窝怎么能是两个鸟蛋,难道一个窝里没有?”听得敖修所言,那胖子知府也是直接被带了进去,旋即顺口一接,有些疑惑道。

    “那倒不是,本来我逃了七个鸟蛋的。”敖修低着头,有些委屈的嘟囔道:“结果硬是被我爹打破了五个,他还说我没出息呢!”

    “哦,原来如此,不过你爹。”话说到这里,还没说完,这胖子知府也是一下子醒悟了过来,顿时有些生气道:“谁要说你掏鸟蛋的事啊!没听到本老爷问的话吗?”

    见此,敖修显得更委屈了,要不是先前见过敖修的手段,恐怕都有人会真的相信了。

    摇着双手,敖修一脸委屈,就好像是一个受气包一般,道:“不是您问我是何人吗?再说也是您问的问题,我又没说什么!”

    众人集体绝倒!见过奇葩的,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今天还真是长见识了,原来人还可以这么做!

    看着敖修,敖溪跟看怪物一样!这,这,这真的是我的大哥?苍天啊!这到底是肿么回事?

    “你,你,你,你不许狡辩!”这胖子知府也着实被气得不轻,说话都有些颤抖。特么的,这话题明明是你丫带进去的,现在还说是我的错,我,我,我还真是不窦娥还冤啊!

    “我没有狡辩啊!就是啊!这是事实啊,大家也都在看着呢,不信您让大家说说看!”敖修依旧一副“极度委屈”的样子,那神,就好像是那被强啥了却不敢报警一般。

    但众人也都往回想去,却也的确是敖修所说的那样,也都纷纷点头,看得胖子知府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