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杀人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十四章杀人犯

    “啊?那是,那就是齐大公子的成名绝技《断壁残垣劫》啊!没想到这名少年这般了得,竟然得齐大公子使出了这招。”看到那毁天灭地的巨大手臂,围观者中的一人也是惊声道。

    “唉,不过这少年可能也就止步于此了,齐大公子这招可是没人接下过啊!”另一人也是感叹道,似乎是在为敖修所惋惜。

    “唉。”接着,众人也是纷纷摇起了头,似乎是对敖修的“悲催命运”所叹息。他们可不相信,这名少年可以接下这招,即便是先前还占据了上风。

    实在是这齐玳滕对灵山镇居民的影响太大了,因此,在他们的潜意识之中,都会错认为这齐玳滕就一定是最强的,却忽略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

    “大哥,你真的不要有事啊!”听得众人的议论,敖溪心头也是一动,直接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双手在前合十抱拢,祈祷了起来。

    “嘭——”

    齐玳滕的巨大拳头也是骤然落下,相撞之间也是发出了一道巨大的闷响。

    凛冽的劲风直接轰击到了敖修所在的地面之上,而其手臂的巨大力量也是令得那青砖地面之上出现了巨大的龟裂。

    就连周围房屋的墙壁都是出现了许多裂痕,而敖修所站之处的青砖更是完全化为了粉末,灰尘顿时飞扬起来!

    “啊?不会吧,这不会是真的吧!”

    听见齐玳滕手臂的落下的声音,敖溪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巨大拳头落下的地方,敖溪也瞬间失神了,连双眸都变成了空洞一般,喃喃道:“不会吧,大哥,大哥,真的死了吗?”

    两行泪水,悄然滑下!刚刚才到来的希望,又破灭了……

    “唉,都说过了,唉,这少年恐怕连尸骨都剩不全了吧!”先前那人叹息道。

    “唉,不要说是尸骨了,恐怕现在已经变为末了吧!”另一个人也是摇头叹息道。

    “唉!”众人也是纷纷摇头,与先前一样,对于敖修的“惨死”表示惋惜。

    “唉,先前边说过,若是乖乖和我走一趟,也不会如此了啊!”看着那巨大拳头落下的地方,齐玳滕也是故作惋惜,摇了摇头,叹息道:“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哦?是吗?”就在齐玳滕叹息之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也是传来,而听到这道声音,敖溪那以如死灰一般的绪再次被点燃。

    这是,没错,是大哥的声音。他还没死!真的,他还没死,太好了!

    “恩?这样都没死?”听的那道清朗的声音,齐玳滕的眉头也是皱了一皱。

    不仅是那些围观的人,就连齐玳滕都被震惊了,他没想到,这名少年竟然这般强悍,这样都没死,这可是自己的最强绝招啊!

    《断壁残垣劫》,灵界一阶灵决,以自阳之力(阳力)引来天地之力,附于手臂之上,形成巨大能量手臂,属于攻击灵决,威力强大。

    “恩?怎么?我没死你很不高兴吗?”瞧得齐玳滕的样子,敖修也是温和一笑,道。一边说着,敖修也是从一座屋子的屋顶走了下来,来到了齐玳滕那巨臂外的半米处。

    “恩?你不是被我的《断壁残垣劫》给击中了吗?怎么会还没死?”看到敖修安然无恙的走来,齐玳滕也是颇为震惊,一股强烈的愤怒与不甘也是涌上了心头。

    “你确定?”敖修文质彬彬得道:“你击中了么?”

    “这,这,这不可能。”听到敖修此言,齐玳滕也是有些气急败坏道:“一定是什么人帮你了是不是?出来,快给我出来!”

    之前的文质彬彬,温和气质此时完全不见踪影。

    本来在来之时,齐玳滕就打算好了,迅速解决掉敖修,然后再把他那不争气的弟弟带回去。

    可不曾想,却是碰到了个硬点子,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灵决,在敖修面前却是连击中都没有击中,这让得其自信心也是受到了打击。

    对于像他这种“井底之中的霸主”来说,这种打击无疑是让他一下子从山峰坠落到了谷底!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句话打翻了齐玳滕的揣测,一脸温和的敖修也瞬间变得冰冷起来,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意与恐惧,一股死亡的味道,无形之中弥漫开来。

    “接下来,就该换我了。”接着,敖修那深邃的黑眸之中,一股寒意蔓延而出,敖修双手之上,两个能量小球也是悄然浮现。

    那两个小球每一个都只有一个成人巴掌大小,但其颜色却是如那猩红的鲜血一般,鲜红滴。

    一阵嗜杀之意,也是从那两个血色小球之中弥漫而出,让人觉得异常冰冷,就好像是那尸骨堆山,血流成海一般的感觉。

    这就是敖修此时所施展出的灵决,也是敖修拿在三个月内学会的唯一一部灵决,更是敖修此时仅会的一部灵决:《血海噬灵诀》!

    “轰——”

    本就已经变得气急败坏的齐玳滕,再见敖修袭来,也顿时被气得失去了理智,举起右臂,直接便向着敖修砸去。

    面对齐玳滕的攻击,此刻敖修也是分毫不惧,没有闪躲,直接抡起左手的血色小球便迎上了齐玳滕奋力砸下的右臂。

    两者相碰,一声闷响也是从中发出,相持了一会儿,两股能量也是爆开,然后以两人为中心,像涟漪一般向外散去。

    见状,围观众人也是快步向后退去,生怕战斗的余波伤及到了自己,而敖溪也是随着众人也一起向后退去。

    能量冲击,敖修与齐玳滕也皆是向后退了几步。此时,齐玳滕的那能量右臂也已经破碎,能量消散在了空气之中,而敖修左手的那血色能量小球也是已经破碎,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而周围,方圆五米之内的房子也已因为两人的战斗,化为了一片废墟。

    “没想到啊,你竟然还有这般强悍的灵决。可是,它马上就会是我的了,哈哈哈哈……”感受到了敖修手中那能量小球的威力,齐玳滕也是仰天大笑一声,旋即狰狞得道。

    “哦?是吗?”闻言,敖修也是眉头一挑,接着语气突然冷了起来,说道:“那便试试吧!”

    就在敖修语落之时,直接右脚在地面上向后一蹬,整个人便如同一只满弦出的羽箭一般,向着齐玳滕冲去。

    “哈哈哈,就让本少爷见识见识,你这《血海噬灵诀》到底有多厉害!”狰狞大笑一声,接着,那齐玳滕也是直接空手握拳,也向着敖修冲了过去。

    “嘭——,噗——”

    两者相抵,毫无疑问,齐玳滕的体也是直接向后飞了出去,最后撞在了那房屋的废墟之上,一股气血上涌,齐玳滕也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但同样,不知为何,敖修也是飞了出去,最后撞在了废墟之上这才停了下来。

    按说,以敖修那血色小球的威力,与齐玳滕空手相撞,那齐玳滕的那只手臂铁定是保不住的,可是此时,齐玳滕也只是吐了几口血而已,也是令得人颇为费解。

    “怪不得敢放话,原来是早有准备啊!”握着右臂,敖修缓缓站起来,看着齐玳滕,敖修也是勉强一笑,他明白了,为什么这齐玳滕先前敢以空拳对他的灵决。

    就在齐玳滕与敖修即将相碰之时,在齐玳滕手上,一颗有着黑白两种颜色的珠子悄然浮现,在看到珠子之后,敖修也是一惊,没想到这家伙竟还有的这般手段。

    那颗珠子名为交泰珠,一般来说,只有交泰界强者才会有一定几率运用自己的阳之力炼炼制出来。

    由于这东西乃是一次的奢侈品,而且炼制时十分耗费精力,因此一般来说很少会有交泰界强者回去花费精力来炼制。

    但也并不是没有,若是真的要找,也并非没有,也还是有些交泰界强者会炼制拿东西来赚钱,但相对价格也是很昂贵的。

    可见,这一家子在这灵山镇却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能用得起这东西,可见也是没少搜刮民脂民膏吧!

    “不过,你还是失算了。”敖修呵呵一笑,那笑容,便如同是那死神的笑容一般,看着齐玳滕。

    突然之间,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齐玳滕的心头升起,就好像是自己已经徘徊在了死亡的边缘一般。

    刚刚准备求饶,可齐玳滕还没来得及说出,只见敖修嘴唇轻轻一动,齐玳滕的体,兀然爆炸!而后,少年的体也是缓缓倒下。

    周围瞬间一片寂静,落叶可闻,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了,先前还不看好的少年,已经用行动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敖溪也是赶紧跑到了敖修的边,扶起了敖修。

    此时的敖修不仅是阳力用光了,上也已经满是伤口,尤其是右手,此时已经被炸得不成样子,手心也是一片焦黑,但还好是不负敖溪所望,将齐玳滕给斩杀。

    而此时,敖修这杀人犯的帽子,也是戴定了!只不过,众人并不会谴责他,更多的,只有感激与尊敬!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