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遇旧恩(第二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八章遇旧恩(第二更)

    “这,这,这是山血海的地方还有一本书?这是玩啥东东?”看着这本名为《阳界》的书,敖修也是满脸错愕。

    “恩,不过这名字确实很霸气,竟然用的是这个世界的名字来命名,看来他的创造者的份不弱啊!”

    随后,敖修也是摇了摇头,感叹道。

    敢用世界的名字来命名一本书,其实从侧面也同时说明了这本书的创造者的份那是极为不弱的。

    就比如,人家是一个世界知名的科学家,现在用人家的名字来命名一颗行星,那肯定不会有人说什么。

    但那个人如果是一个杀猪的呢?别人我不知道会咋做,反正我肯定是会给那人两巴掌,然后对他说:哥们,梦该醒了!

    “算了,还是先把这本书弄过来再说吧!”看着《阳界》,敖修喃喃一语。不过就在敖修刚刚准备跳入血湖之中时,敖修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刹住。

    而由于惯的冲力,令得敖修差点就掉进了血湖之中。此时的敖修,脚尖离湖边也仅仅只有几厘米。

    “妈的,差点忘了,我还不清楚里边的况,这么进去,不是找死吗?!”敖修伸手拍拍脑袋,翻了翻白眼道。

    “噗嗤,噗嗤。”

    然后,敖修便捡起了一块石头,像湖里扔去。就在石头打在了湖面上时,一股白烟便升腾了起来,而石头,也瞬间消失不见。

    “我滴个妈呀!还好没下去,不然我也就要变成一堆白骨了,不对,是变成一堆骨灰了!”看着消失的石头,敖修也是赶忙向后退了几步,抹了一把汗水道。

    “这可咋办捏?”看着正在金光之中缓缓旋转的《阳界》,敖修低头沉思着。此刻的敖修,那还真是绞尽脑汁。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我们的敖大少爷此刻不正是吗?而且,别的猫是知道可怕了就退了,可我们的敖大少爷不一样,那可是知难而进。

    就像现在……

    就在敖修正在绞尽脑汁之时,那金光之中的《阳界》原本缓慢旋转的速度突然加快,而那拖着《阳界》的金光也逐渐变的越来越亮。

    “这是怎嘛回事?”感觉到异常的敖修抬起头,看着突然旋转速度加快的《阳界》以及变得越来越亮的金光,敖修挠了挠头,一脸迷茫得道。

    就在敖修还正在疑惑之时,那金光也变得越来越亮,最后亮的让敖修竟然都不敢睁眼直视。而后,那金光也突然向一起聚拢,最后化成了一个人形,那刺眼的金光这才慢慢减弱。

    “小娃娃,恭喜你来到这里。”一道苍老的声音向着敖修传来。

    这道声音十分苍老,给人一种饱经风霜之感。但却听不出这道声音究竟是从何方传来,给人了一种虚无缥缈,捉摸不透之感。而且还隐隐带着一份威压,来自与灵魂的威压。

    虽是如此,但却也给人一种很慈祥的感觉,令得人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舒适之感与暖意。

    此人定是高手!这就是敖修此时心中所想。

    “小子敖修,不知前辈是哪位高人?”无缘无故便得罪一名不知实力的高手显然是不明智的,因此,敖修也是抱拳行礼,恭敬道。

    “呵呵,小娃娃,起吧。高人老夫可不敢当。”那道声音再次传来,敖修这才起,看清了那道声音主人的面貌。

    那说话之人正是那金光所化之人。而那金光所化的乃是一个长相颇为慈祥的老人。

    老人一头雪白长发垂于肩后,两根龙须一般的雪白眉毛也随风轻扬。瀑布一般的雪白胡子就如同那三千流水一般,垂于前。

    一灰青长袍,着于上,又立于《阳界》之上。整个人给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呵呵,老夫名为金映天。或许你也没听过,不过老夫还有一个名字叫:游侠。”见敖修疑问,那金光老人抚了抚自己的长须,冲着敖修慈祥一笑道。

    “游侠,游侠。”听到老人的介绍,敖修也是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怎么想不起来了!”

    看着正在苦苦思索着的敖修,那个名叫金映天的老人也并没有表现出着急催促的样子,反而是微微一笑,继续扶着自己的雪白长须,静静地看着。

    “游侠,游侠。”嘴中喃喃念着,突然,敖修猛地抬起头,一脸切的看着金映天道:“我想起来了,就说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您就是旷世游侠金老。”

    “呵呵,小娃娃,想起来了。”老人微微一笑,一手扶着自己的那三千长须,道:“呵呵,旷世老夫可不敢当。老夫也只不过是一个漂泊一生的流浪之人罢了,如何称得起旷世二字。”

    “金老过谦了,想想金老,一生之中游历无数大陆,凭借一超凡之术,助人无数,也称得上是功德无数。旷世二字,焉有担当不起之理。”敖修看着金映天,恭敬道。

    金映天,世人号称旷世游侠,在整个阳界那都是十分有名的。由于为人格颇为洒脱,放不羁,因此在阳界之中,那也是交友无数。旷世一赞,也是由此而出。

    但也是因为洒脱不羁的格,令得其游历阳界一生,游侠一名,也是由此而来。

    而其也凭借一超凡实力,在游历阳界的期间,帮人无数,也因此,获得了无数美名。

    世人为颂金映天,还有人特地为其题诗一首:心愁旧怨不近,逍遥快活天上人。独行天涯数十载,菩提再世满德功。

    可见此人之本事。

    “呵呵,你这小娃娃倒也是会说话,颇对老夫胃口。”看着满心恭敬地敖修,金映天也是哈哈一笑,道。

    “呵呵,多谢金老夸赞。”闻言,敖修也是道谢一声,旋即又道:“呵呵,其实说起来,金老也算是小子的恩人。”

    “哦?”听得此言,金映天也是被敖修的话提起了兴趣。

    虽然金映天一生帮人无数,不可能每个都记得很清楚,但总归也该有点印象。但对于眼前的敖修,金映天却想不起半分,

    “呵呵,当年,家父敖震曾经出门历练,在去到冰蓝大森林之时,不小心被三头足以媲美人类阳师炎阳界的灵界一阶元兽雪晶蛇围攻。”说到父亲,敖修也更是对着金映天越加恭敬与感激道:“幸得前辈路过,出手相救,这才使得家父后来可以安全而归。”

    “回归之后,父亲便派人四处打听救命恩人,后才得知原来出手相救的乃是是旷世游侠金老。父亲对您也是满心感激,但却无缘再遇,无法报答,一直乃是心中憾事。”

    “因此父亲便请师傅画出了您的肖像,供奉在家,香火不断。并让得敖家后代,世世相供。若有缘再遇恩公,毕当誓死相报。”

    既然是父亲的救命恩人,那自然也算是敖修的救命恩人。没有敖震,何来敖修?因此,敖修也是从原本的“不愿得罪一位神秘强者”的心态,转变成为了真正的尊重。

    打心底的尊重!

    “哦,原来如此。”闻敖修之言,金映天也是微微点头。心想:不曾想,这小家伙的父亲,也乃是重重义之人,如此拥有英雄气概之人,帮之也算是顺应天道。

    又思考了一下,金映天这才道:“老夫当年也的确去过冰蓝大森林,但当年那只是路过。遇到了一个小家伙有难,便出手帮了一下,不曾想那个小家伙便是你的父亲。呵呵,那你父亲现在如何?”

    “父亲,呵呵。”听的父亲二字,敖修也是苦笑一声,道:“父亲现也已遭遇不测,生死未卜。”

    “恩?”听得此言,金映天眉头微微一皱,道:“如此英雄之人,怎会遭遇不测。”

    “金老,事乃是这样……”接着,敖修便把敖家的悲惨遭遇一一告诉了金映天。

    而在听到叶家竟是因为紫长为了敖修所留的那些灵功灵决,而派出强者血洗了敖家时,就连这位“再世菩提”也忍不住张口破骂了一声。

    “哼!想不到这所谓的叶家,竟如此嚣张。为了那么一点东西,便敢出手屠人家族,简直是胆大包天!”金映天怒道。

    “金老不必如此,既然叶家已这样做,那也便已经做好了血债血偿的准备。我敖修从不自诩自己乃是什么好人,但敖修却知道: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人犯我一步,我诛其一的道理。”敖修紧握双拳,淡然道:“须知,血债还需血来偿!”

    就在敖修说到最后一句时,敖修的双眼便已经微微泛红,还是指甲刺入了掌心之中所带来的疼痛之感,才让的敖修没有失控。

    听到这里,金映天意味深长的看着敖修,心中感叹道:虽是初见,但此子却也是敢敢恨,骨子里透着一股韧劲与狠劲。恩怨分明,倒也不为是一代人才。

    许久后,敖修这才又缓缓收起了绪,抬头看向了正在沉思的金映天,叫道:“金老,金老。”

    “恩?恩?”看到已经缓和的敖修,金映天也是在心中暗暗赞叹一声,道:“呵呵,在想一些事。有什么事,说吧!”

    “好。”点了点头,敖修问道:“金老,您老不是一直在游历世界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唉。”听到敖修所问,金映天也是摇了摇头,然后叹了一口气,这才道:“当年我也是一时糊涂,才落得此般下场。”

    再度摇了摇头,金映天又环视了一下山洞周围的那些尸山血泊,这才感叹道:“当年,老夫游历至这山洞以西五百里的一个名叫紫峰镇的地方。本想着在哪里住宿一宿便继续到别处游历,却无意之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敖修眉头一皱,问道。什么消息能让得这般强者都为之落得如此下场,因此,敖修对之也颇为好奇。

    “呵呵。”苦笑一声,金映天解答道:“是关于一处遗迹的消息。”

    “遗迹?”敖修震惊道。一处遗迹便让得这般强者落得如此下场,可想而知,这处遗迹对于这般强者都依旧拥有着极为不弱的吸引力,可见其强大。

    “没错,就是遗迹。而我留下来,则是因为我脚下的这本古籍。”金映天又是苦笑一声,看了看脚下的《阳界》,道。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