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敖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一章敖修

    破晓,露白。

    青云山上,一名少年正在跑着步子,汗如雨下。

    少年看上去有十五六岁,面目清秀,黑发墨瞳,一天蓝长袍附加于上,也是显得英俊拔。但此时却因汗水而令得这一天蓝长袍颜色略微地加深了一些。

    “呼……”半晌后,少年才停了下来,而此时,他已到了这青云之颠。

    俯首望着这漫天景色,少年张开双臂,迎了一下这吹面而来的风,轻笑了一声,旋即又向着山下缓缓走去。

    走了足足一个时辰,少年这才下到了山脚处。眼睛朝四周望了望,少年这才向着西面的一座城走去。

    又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少年这才来到了这座城池的城门处。

    城门的上方,青云城北门五个个大字表明了这座城的份。

    阳界,阳大陆,墨风帝国东南边境,青云城。

    “敖修少爷好,您早课完成了。”那守城的卫兵见到了少年,赶紧向少年鞠了一躬道。

    “呵呵,是啊,你们好!”而这名叫敖修的少年,也是十分友好地向着这些卫兵问了一声好。

    旋即,便向着城中走去。而在途中,像这样的招呼声也伴随了敖修一路,而敖修也都一一作了回应。

    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敖修这才来到了一座府邸。

    这座府邸盖的也是比较高大,而府邸正门上方的牌匾上的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则证明了这座府邸的份。

    正是这青云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敖家。

    敖修,就是这三大家族之一的敖家家主之子。

    六岁时便被测出了超凡的天赋,后来还拥有了阳大陆上千年难得一见的阳轮回眼,是整个敖家公认的天才。

    甚至,是整个青云城的天才!

    就连敖家家主,也就是敖修的父亲,敖震都难得一见的老祖宗也为此特意出关,亲自下令整个敖家,不论任何人都不得把消息传出去。

    要是一般人,如果拥有了如此天赋,那肯定是拼了命地修炼,以求后飞黄腾达。

    可敖修却偏偏是个奇葩,拥有着好资源,好天赋,可敖修就是不愿意修炼,导致现在才只有煞五段中的第三段,破界的实力。

    这就连傲家的那位老祖宗都猜不透是怎么回事,可也只能由着敖修的子。

    但敖修的格却是十分平易近人,没有丝毫少爷架子,平时对着青云城的人都很好。因此,在青云城也拥有着不错的口碑。

    这也是为什么敖修再回来的路上时,别人不但不无惧他敖家少爷的份,反而是和打招呼的人不断的原因。

    虽然敖修不喜欢修炼,可敖修却明白,命是自己的,也只有一条,不好好珍惜那也就没了。因此,敖修也给自己制定了一非常完整的锻炼计划。

    以敖修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修炼一途,本就枯燥,本就寂寞,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修少爷好。”打招呼的自然是敖家的两名看门弟子。敖家的弟子打招呼,明显比外面的人亲近得多。

    “你们好。”敖修还是很正常的回了个礼,然后便向着敖府内走去。

    进了敖府后,敖修便直奔向自己的房间。就在敖修即将到了房间时,却看到在自己的房间外面,有一名穿着青绿色侍服美丽女子正在等着。

    “呵呵,修少爷回来了,洗澡水已经打好了,快去洗洗吧。”那名侍女见到敖修归来,笑着对敖修说道。

    敖修向着那名叫小依的女子笑了笑说道:“呵呵,小依,麻烦你了,那我先进去了。”

    然后敖修便径直走到房间中,关上了房间的古朴木门,留下了还在一个人轻声嘟囔的小依。

    “呼,真舒服。”洗完了澡,敖修穿上了衣服躺在上,笑着说道。

    “噔噔噔。”就在这时,敲门声在敖修的房间内响起。

    刚才那名叫小依的侍女的声音也再度传来:“修少爷,该去和老爷一起吃早餐了。”

    “好,马上来。”应一声,敖修便推开了房门与小依一起走到了傲家大厅。

    敖家的大厅也很是气派,整个大厅极大,容下一百多人都不成问题。青砖铺地,淡红古桌椅摆在大厅中。

    在大厅正中,也有着一副古朴的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英敖厅。意取敖家出英雄之意。

    在牌匾的正下方前面,一名男子静坐于那张家主椅上。这名男子虽然坐着,但仍可看出,男子的材十分高大,双肩很是宽阔。一张国字脸,威严自出。

    男子面前一张长桌,上面琳琅满目地摆了不少食物,但都是一些素食,没有半点荤腥油腻的食物。也没有酒,而是一些素汤。

    早餐不能吃荤菜,不能喝酒,这可是养生学中很重要的一环。自然,敖修等人是不知道养生学是什么东东滴!

    在长桌周围,也已经有着不少人就坐。

    这名男子正是敖修的父亲,敖震。而其他人则是敖修大伯二伯等人。

    看到敖修来临,敖震那不怒自威的脸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对着敖修招了招手,示意敖修坐在他的旁边。

    “孩儿拜见父亲,拜见大伯二伯三伯。”走到敖震旁,敖修微微弯下了腰,对着敖震及其他众人道。

    “修儿,与父亲何必如此多礼,快坐。”敖震微微一笑,对着敖修笑说道。

    闻言,敖修了一声,就坐在了敖震旁的座位之上,静静等待。

    家主还未动筷子,谁敢动?这可是连三岁孩提都知道的常识。

    “大家也都不必拘束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多的臭规矩。都动筷子,动筷子。”敖震见状,旋即哈哈一笑,对着众人说道。一边说着,敖震自己也已经先抄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看敖震为人大大咧咧,一副粗心样,可实际上敖震并不傻。他知道,如果他不动筷子,其他人是不会先动的。因此,他自己才先动了起来。

    足足过了两刻钟,这顿饭才迟迟吃完。本来敖修早就已经吃饱了,可是奈与敖震的缘故,敖修这才没有独自先行离去。

    在吃完后,敖震便先行离去。敖修也旋即出了英敖厅,漫步在敖家的后林,欣赏着那竞相争艳的花,曲径清流的水和嬉戏游飞的鱼与蝶。

    这自然也是敖修每天的必修课。

    “只有亲自处自然,才能感悟自然。感悟自然的奇妙,感悟万物的变化,感悟天地的至理。”这就是敖修对这一项的评价。

    就在敖修欣赏着那自然的一切,感受自然的一切时,小依也漫步而来,看见了正在亲自然的敖修。

    “小依,你怎么来了?”敖修对着小依问道。

    “修少爷,我一猜就知道你在这里,嘿嘿。”小依调皮一笑,对着敖修说道:“是家主他找您。他说一会儿您忙完了,就去他的书房,他在哪儿等您。”

    “哦,我知道了。”敖修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转朝着敖震的书房走去。

    “哼!”看着敖修对自己无动于衷,小依有些生气地跺了跺脚,嘴里喃喃的道:“真是块木头,明知道人家对他有仰慕之,可他就是无动于衷。”

    其实,这还真的不能怪敖修,因为,在敖修的心中,已经装了一个她,自然不可能再去装其他人。

    那个她,对于敖修来说,比他的命还要珍贵。只要是为了她,他不惜放弃生命。

    ……

    此时已是桃花盛开之际,在一片桃林内的一座竹屋中,一名少年躺在上。

    少年只有五六岁的模样,面目清秀。可此时的他,浑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脸色苍白。在其脸上还有着未干的血迹,很明显是受了伤。

    “敖修哥哥,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干吗那么拼命?”在敖修旁,一名着粉红色衣服的婀娜少女坐在敖修的旁,秀目含泪地看着敖修,声音中略带幽怨得道。

    “呵呵,不要说只是一朵晶玉红花,只要是儿喜欢的,那敖修哥哥就算是不要小命,也要帮儿找到。”看着名叫儿的少女,敖修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对着少女道。

    敖修的话语中,充满了坚决,没有丝毫动摇。要是那名叫儿的少女说她想要天上的星星,敖修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想办法去摘吧!

    “噗嗤。”听到敖修此言,儿一下子破涕为笑,对这敖修说道:“胡说,儿才不舍得敖修哥哥死呢。”

    “嘿嘿。”双眼看着儿,敖修傻笑一声,痴痴的说道:“儿真漂亮,长大以后肯定是大美女。要是谁能娶到云儿,那肯定是前好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哼!敖修哥哥就会哄儿开心。”被敖修这么**的看着,儿俏脸微微一红,轻哼道:“要是敖修哥哥不快点好,那儿以后就再也不理敖修哥哥了。”

    被儿这么一说,敖修嘿嘿一笑,赶忙答应道:“好好好,敖修哥哥保证,肯定会很快就好的。我还要给我的儿摘花呢,嘿嘿。”

    听到这里,儿俏脸突然一板,撅起小嘴,对着敖修说道:“哼!不许嬉皮笑脸的,以后不许再为了儿冒险了,不然儿以后就不理敖修哥哥了,听到没有?”

    “好好好,儿怎么说,敖修哥哥就怎么做。”敖修赶忙向儿讨好道。

    听到敖修的承诺,云儿紧蹙的眉头才缓缓舒展开来。再幽怨的看了一眼敖修,儿这才跑到了一边的古朴木桌上端了一碗腾腾的白米粥,一口一口地喂给了满脸幸福的敖修。

    ……

    “父亲,您找我。”轻轻敲了敲门,敖修的声音缓缓传出。

    “嗯?哦,是修儿啊,进来吧!”听到敖修的声音,敖震的声音也旋即缓缓传来。

    轻推房门,敖修直接迈步而进,随即又反手在关了房门,这才向着敖震所在的里屋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