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没有你的日子里 (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事实证明唐之良其实远比何阳岳靠谱多了,两天搞定房产证,第三天他就把装修公司弄进去了,指着屋子里破到一半的工程跟装修队的经理就说了两个字:复原。

    这下弄得装修公司经理都有点儿蒙眼,看着唐之良直发愣,说唐先生的复原是什么意思?

    唐之良懒得多说话,从包里拿出记事本,顺带又递给那个人几张照片,说这屋子的旧装修哪个都没弄干净,所以你们就按牌子和材料找,然后按原样装回去,原来的照片给你当参考。

    装修经理瞄了几眼,发现有几处地方空间利用不太合理,于是又多问一句,说:“一点儿都不改?”

    唐之良看着记事本上自己今天的程安排,说这边不需要你们创新,软装家具都不用,记住,别做多余的事,真想做改动,何氏明年的商品展厅倒是需要人手,你们能做好眼前的这个,明年展厅我就考虑用你们设计公司。

    装修经理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

    说白了,这是个用芝麻换西瓜的交易,所以谁不做,谁是傻子。

    装修的清单和价格第二天就被交上来了。因为之前的买主还没来得及拆厨房和卫生间,所以要施工的地方不算多,装修公司签合同打了包票说一周之后就能搞定。

    唐之良看看价格觉得没什么有异议的地方,就把单子和房产证明拿给何阳岳看。

    何老二看完了咧咧嘴,说这房子我以为你要花大价钱才买的回来的。

    唐之良说怎么会,我就是跟那小两口说前房主老婆买了房子卷清了家里的钱就跑了,他老公因为这事儿肯定没完,你们要想结婚图吉利又安心,就换一处房子吧。

    “然后呢?”

    “我给他们介绍了几处差不多的,然后他们就同意把房子卖给我了。”

    “……”何阳岳看了看唐之良,心说其实人家是被你盯得压力太大了吧,我面前要是站着一个摆死人脸的你,我也卖那房子……

    “前后大概三十二万,你看着给江阳开价吧。”唐之良说完了转就要走,何阳岳叫住他,说中午不一起吃饭么,唐之良摇摇头,说下午的飞机,自己还要去一趟何家南方的工厂。

    三天之后何江阳来了,态度豪横,一路惹得公司里鸡飞狗跳的,有几个老早就看不惯的还不忘在他走后吐口水抱怨,说都成落水狗了还这么嚣张,难怪被人家当牲口使唤这么些年,活该。

    秘书瞧见了想上前阻拦,可是一把就被何江阳推开了,他直接闯进何阳岳的办公室,结果开门就看到他二嫂正坐在他二哥腿上喝水呢……

    “呦 ̄小叔来了啊?”姜窈放下茶杯也不起,大大方方的往老公怀里一靠,细长的凤眼里写满了气定神闲,就跟下坐的是一凳子似的。

    秘书尴尬的移开眼睛,何江阳这会儿也被弄得没火儿发了。

    “你先出去吧。”对着秘书吩咐一声之后,何阳岳伸出一只胳膊抱着姜窈的腰,另一只手还在文件上签着字。

    等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姜窈才移开老公的胳膊站起来。

    “小叔自己找地方坐吧,我这儿正好泡壶好茶,你也喝点儿。”姜窈说着指指沙发,然后自己端着茶壶茶杯走过去。

    何江阳哪敢劳驾她,连忙帮着接过去,顺便取了杯子给何阳岳也弄了点儿茶水。

    “刚才进门着急了,没吓着二嫂吧?”

    “没事儿。”

    “我听说你最近况不太好,怎么还从丹东那边过来了?”

    “快过年了,我也想回来看看。”姜窈坐在沙发上,肤色苍白,她和何阳岳差了十岁,结婚的时候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因为体不好,所以这些年很少化妆也从不烫头发,眼看着都三十出头了,却还像个学生。

    何江阳记得何阳岳第一次领她回家见父母之后,自己还问过他二哥,一个病秧子,单眼皮,瘦巴巴没股的女人怎么就被他优秀的二哥看上了,何阳岳当时的回答是各花入各眼,可是时间久了,何江阳就知道,他这个二嫂,单一双眼睛就不简单,在她面前根本不用撒谎,因为她盯着你瞧一会儿你都心虚的恨不得给她跪了。

    “对了,我听你二哥说,前阵子你找个傍家儿和人家住一起了?”其余的事儿算是省略不提的,姜窈做人一向实在,问话也会避开伤疤不揭短,何江阳听了这话瞄了他二哥一眼,随后冲着姜窈点点头。

    “你二哥很担心你。”姜窈喝了一口茶,半晌没说话,之后从包里掏出把钥匙递给何江阳。

    “我这是借花献佛了,小叔,之良前些子就已经帮你把房子买回来的,听说今天下午就能弄好,你二哥还亲自帮你找的家政明天去收拾,哝,钥匙给你。收好了,明儿自己个儿验房去吧。”

    何江阳来了本来是要闹一阵的,可没想到他二嫂算他算得比神仙都准,一刀正戳他软肋骨上,这样一来,他也没脾气了,一想刚才他那样儿,再抬眼看他‘认真’工作的二哥,他都觉得臊得慌。

    “行了,我也呆半天了,该回去看看儿子了。”姜窈说着站起来,何江阳赶紧跟着要开车送她,结果被姜女士拒绝了。她说我让司机送我就行,你们哥俩聊聊吧,该吵架吵架,不然让人瞧着太顺了不好。

    说完,姜窈就笑米米的摔门出去了,直震得屋里茶杯都恨不得跟着晃悠,好像生了好大气似的。

    这会儿屋里就剩哥俩了,何江阳倒扭捏了起来,嘴张了半天叫了声二哥,虽然不愿,但显然是服软了。

    何阳岳在那边哼了一声,貌似不在意,其实心里美着呢,老实说刚才姜窈把钥匙给何江阳那会儿何阳岳还着急呢,可是眼下看这况,何老二真恨不得跑楼顶上双手掐腰大笑三声。

    好你个何小三!你有本事接着能耐啊,老子边文有姜窈武有之良!你小子现在就是孙猴转世,你二哥我也能搬个五指山压了你!

    不过心里嚣张,何阳岳脸上却还是严肃的,他咳嗽了一声,之后坐直体,说拿好钥匙,明天去看看房子,缺了什么或者有什么不满意的打电话给唐之良就行。

    “谢谢二哥……”何江阳这会儿羞得脸都红了。“这房子钱我以后肯定还……”

    “你打住吧。”何阳岳撇撇嘴,之后忽然变得语重心长了起来“老三,你小子要是真有心,就争点儿气把咱俩那官司钱清了,毕竟外人都看着呢。以后就是独当一面人家也不能说你何老三没本事……你二哥不差你这个房钱,咱俩私底下毕竟是兄弟,今年你都不能回家了,我总不能连个舒坦的住处都不给你,但你得记着,往后要想找人过子得把眼睛睁大了,别再三十好几了还那么天真,让人坑了还就知道折腾你自己。”

    何江阳听何阳岳提到那个坑了自己的人,心里酸了一阵却没说什么。

    何阳岳看他站在那里不说话,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没再为难他,借着自己公事繁忙便让他先走了。

    当天下午何江阳就忍不住跑去看房子了,拿钥匙开门的功夫他都恍惚了。还是那样的地板,做进墙里的衣柜,一模一样的厨房和卫生间,除了四下里空空如也,这个家就和他跟冷毅刚把房子装修好的时候是一样的。

    何江阳一个人呆在房子里,坐在客厅的地板上,装修队虽然走的时候收拾了,可地面上还是有些灰,何三也不在意,他想着年后那段子,冷毅和他刚把房子弄好,家具明天就到,自己那会儿也是坐在这个位置,冷毅坐在他旁边,想抱他,他没让,他说怕一靠着冷毅就舒服的睡着了……

    傻坐了一下午,眼看着天都快黑了,何江阳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唤,家里啥都没有,别说米面青菜,就是连个能装米的碗都没有。何三咬咬牙站起来,到楼下常去的小吃店要了点儿吃的,之后他就奔着农贸市场去了。

    同样是晚上回家,何阳岳开门的时候就温馨多了。

    客厅里就亮了一盏台灯,电视机上播的电视剧里正哭成一团,因为姜窈把电视的声音关的很小,所以听着有些嘈杂却不吵人。

    姜窈大概是等不到他,所以迷迷糊糊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儿子被她抱在怀里,也正睡得香呢。

    何阳岳看着虎头虎脑健康茁壮的儿子,再看看豆芽菜一样的宝贝老婆,真不知道该哪一个更多些。

    把手搓了,再把儿子小心的从老婆怀里抱出来送进婴儿房,等他出来的时候姜窈已经醒了。

    “你回来了……”说话间姜窈看了看,才晚上八点半……

    “恩。”何阳岳上前把姜窈抱起来,一边哄她一边问“怎么一个人在客厅睡了?阿姨呢?”

    “我叫阿姨先回去了,很久没给你等门了,没想到我竟然先睡着了。”姜窈说着揉了揉额头“最近吃的药里安神成分有点儿多,弄得我总跟睡不醒似的。”

    “那就睡,多休息休息对体好。”何阳岳说着把姜窈放到上,要盖被的时候手腕被姜窈拉住了。

    “嘿,帅哥,我现在睡不着了,咱不做点儿什么么?”姜小姐说着一抖手,蕾丝的内库就被脱了一半。

    何阳岳叹了口气,随后快速脱衣服去洗澡,卫生间也不用关门,出镜的时候他还不忘逗老婆,说小姑娘下次不能这样,你要照顾一下老年人脆弱的血压和心脏……

    姜窈听了笑的开心,之后伸手把男人搂进怀里。

    老婆今天的状态不错,欢的时候何阳岳稍稍放纵了一下竟然也没见她有什么不适,舒舒服服的做完做的事,何阳岳抱着姜窈聊天。

    他说你大老远跑回来不会就为和我贪欢一场吧?那要那样你还不如掀我牌子让我回去等着你临幸呢。

    姜窈听了捧着何阳岳的脸,笑着亲上去,她说我有点儿担心你,上次你打电话回来绪就不太对,我问了医生,他说我没事儿,所以我就想过来看看你。

    “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

    何阳岳哼了一声,显然是既不舍得又不乐意的。

    姜窈捏捏他的脸,随后一脸狡黠的问他:“小叔那事儿,你插手了吧?”

    何阳岳撇嘴,半天才嘟囔出一句:“那是我弟!”

    言下之意我不能看着他往歪路上走却不管他,姜窈听了也不揭穿他,往何阳岳怀里钻了钻,之后伸手给何二少顺气,年龄差十岁,因为家境小富,姜窈对于何阳岳可谓不为钱也不图利,她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原因是这个男人不会在遇到事的时候跟她说那这事儿你别管,或者看不起她这个病秧子。

    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姜窈知道自己没机会陪何阳岳变老,她再活十年都是奢侈的,可是那又怎么样,相伴一天是一天,能有人这么疼自己,她姜窈就是明天被黑白无常锁走了,她都觉得自己不亏,而且,就算哪天她走了,知道何阳岳边还有唐之良可以依靠,她也觉得安心。

    问题越想越悲观,姜窈搂着何阳岳也睡不着,于是小声接着问他小叔的傍家儿人怎么样。

    何阳岳说就一粗老爷们,没啥本事。

    姜窈听了眨眨眼,说不会吧,小叔眼光一向极高,当年那么多红颜如玉都没成,总不至于一个粗汉子就把他拴住了吧?

    何阳岳闭着眼睛没吭声。

    姜窈斜他一眼,自顾自的叨咕,说总不至于这粗汉子其实风流倜傥貌似潘安又事事一把罩吧?

    何阳岳这下终于睁眼了,他一翻压住姜窈,说老婆你说咱俩在上讨论别的男人这事儿有意思么?

    姜窈呲牙。

    “还粗汉子,你老公我这个粗度你都受不住,你还心思想别人?”何阳岳说着开始耍流氓,一双大手又摸又抱的股弄个没完。

    只是天公不作美,何二少都硬了,没想到儿子却先一步哭了。

    得!何阳岳揉着脸不甘愿的从上爬起来,出门的时候还不忘盯着姜窈说小样儿你等我回来的,结果等他给儿子换完尿布喂好,姜女士都已经睡的深沉了。

    (何阳岳的属什么的,大概就是弟控和小控……姜窈原来调侃过唐之良,说:比,你穿比基尼都比我有沟……唐之良当时就==了……不过姜窈穿旗袍很好看,恩,这女人思维反正奇葩的。至于唐之良对何阳岳的那点儿心思,何阳岳是当真没看出来……毕竟论起来他们算是半个主仆关系,唐之良的父亲是何阳岳父亲的警卫员,爷爷那辈之间也是这关系,所以……何二他早就习惯唐之良对他那么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