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被需要的英雄与笼中困兽 (9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当天晚上,何阳岳忍不住心中郁闷,让秘书推掉所有应酬,自己拉着唐之良去喝酒,到了酒馆他也不说话,点了几个菜配着酒就开喝。

    唐之良开车来的,不能喝酒便要了壶龙井倒在杯子里,一边陪他以茶代酒一边大口的吃着面前的卤饭。

    何阳岳举杯偶尔他陪着,等第二碗猪排饭吃完了,他才夹了一块红酒梨递到何阳岳嘴边。

    “吃了它。”

    何阳岳抿抿嘴,到底张嘴把梨嚼了。

    “晚上要吃什么?”唐之良一边拿毛巾擦手一边拿过菜单翻看。

    “我吃不下。”何阳岳皱着眉,半倚在桌面上,也不顾着桌子脏了衣服。

    “别胡闹,”唐之良说着伸手拿下他手里的小青瓷酒杯,之后转头喊“老板,来份阳面,再加两个酥饼,要甜的!”

    十分钟后,面来了,面条细软柔滑,口感劲道,汤头鲜香味美,唐之良把面条端到何阳岳面前,说你吃不吃?不吃我吃了。

    何二绷了绷脸,伸手接过来,然后大口的吃下去。

    正冬天的时候,小店再是暖的,酒再是辣的,也不如胃里有吃的踏实。何阳岳吸哩呼噜的把面条带着汤水喝下去,整个人才算舒坦了些。后头紧跟着就是两张小酥饼,个头不大,但是皮酥糖细,外头又裹了炒熟的白芝麻,嚼一口别提多香了。

    唐之良看他吃的高兴,就一边给他倒茶一边和他说话,他说今天下午江阳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何阳岳听了哼一声,说我能怎么办,长这么大这孩子一直都是个嘴比石头硬的主儿,现在赶八百年头一回求到我头上了,我还能真不借么……眼下公司的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清理门户的非常时期,可我和小三我们以后还是要做兄弟的……

    “所以你要给他钱?”唐之良挑挑眉,顺带着递过去一杯清茶让何阳岳去去嘴里的甜腻。

    “立马给钱我可不甘心……”何阳岳接过茶水喝着,眉头同时又皱了起来,嘴上也跟着嘀咕“妈的,死小子就知道熊我……”

    唐之良听着他抱怨,脸上的表始终淡淡的。过了半晌,他叹了口气,说不然这事儿交给我吧,我明天先帮你把房子的产权弄回来,回头东西都握在你手里,江阳就只能来找你了,你看这样行么?

    何阳岳一听眼睛就亮了,连连点头说自己都被这臭小子气糊涂了,竟然都忘了还有这么个办法。

    唐之良心想我都习惯了,反正你那些聪明才智一向只对外不对内,从小就是何江阳来熊你的,可回过头,哪次不是你没了主意又来熊我……

    吃了饭结账回家,坐在车里,何阳岳的酒劲儿上来了,有点儿醉也有点儿疲惫,他看着车窗外跟唐之良说话。

    他说自己的老婆前些子心口又不舒服了,丹东疗养院的医师给打来电话,说今年最好不要去北方过冬,不然太冷太干燥的地方对病不好。

    “哥,你说哪天姜窈要是不在了,我带着儿子可怎么生活?”

    唐之良其实想说没了姜窈你还有我,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换了说辞。

    “不会的,祸害遗千年,你们两口子都是长命百岁的命,等开了,小窈就好了。”唐之良回答的声音平稳,其实……他也是真的司空见惯了。

    说起来,姜窈和唐之良还有亲戚关系,听说是唐之良母亲娘家的远房一支,论辈分,唐之良是姜窈的舅舅,那年见面,还是因为这姑娘来大连读书,结果一场饭局,一夜大雨,一年半后姜窈竟然就成了何家老二的媳妇。

    唐之良如今细想,总觉得这大概就是缘分。

    姜窈的心脏心肌搏动异常,这是大家当初就知道的。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唐之良至今觉得古人诚不欺我,早早看透了生死的女人,偏偏又有那么细的心思,若要再学了东西,通晓了事理,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瞒得过她。

    是了,姜窈知道唐之良喜欢何阳岳,哪怕唐之良都已经结婚了,而且膝下还有个和他妻子一样单纯到略显笨拙的女儿。

    一路开车到何家,唐之良把何阳岳扶到楼上的房间,阿姨下楼去冲蜂蜜水给他解酒,何二少趁着这个功夫躺在上放赖,快四十的人了,嘴甜的一个劲儿管唐之良叫哥,唐之良听了脸色都不变一下,帮何阳岳脱了鞋袜,解了大半的冬衣才轻车熟路的在他衣柜里找出睡衣,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让他自己起来换衣服。

    “二少爷,剩下的就请你自己来吧,我回去还有些公事要办的。”

    “啧……又摆出一张家臣的脸了,唐之良,难道在你眼里公事比我还重要?”何阳岳拄着胳膊躺在上,笑容诡道眼神邪魅,他带着得意的神色盯着唐之良,结果下一秒,厚重的棉被兜头盖脑的铺下来,等何二少挣扎着把被拿开,唐之良已经站在门口了。

    “很晚了,二少爷早些休息吧,还有,我觉得您还是对我有些戒心比较好,说不定,哪天你给的报酬不够高,我就叛变了。”唐之良说着打开门,要关灯的时候听到何阳岳在他后低声告诉他。

    “唐之良,产业这个东西,你要多少尽管拿去,只是别为它太辛苦了,在我这儿,一百个何家绑起来都不如十分之一的你值钱,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还让我叫你一声哥,我这辈子就不觉得吃亏。”

    “二少爷,晚安。”

    “晚上开车回去慢点儿。”

    “是。”

    灯光熄灭,门被咔哒一声关上,唐之良深吸一口气,拳头握紧了几次,然后才慢慢往楼下走。

    “唐先生不喝口水再走么?”阿姨端着蜂蜜水上楼,唐之良摇摇头,说妻子还在家中等自己,要赶快回去,然后他就离开了。

    夜晚的路灯一盏盏向后推移,唐之良一边开车往家走一边打电话,电话那边报告说冷毅真的去了黑龙江,而且还去了中俄边境的一个小城市。唐之良听了让对方继续盯着,之后又嘱咐了几句便把电话挂掉了。

    看来那个男人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啊。

    唐之良微微眯起了眼睛,总觉得何阳岳这次恐怕是真的遇到难缠的对手了,估计一番较量下来,何家二少爷的心会很好吧,不过作为何江阳的二哥,何阳岳肯定是要闹心一阵子了。

    只是……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时候,唐之良也是悄悄羡慕过冷毅的,那个傻小子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最起码,他敢于抱着自己心的人过自己的小子,努力把对方揉进自己的生活,争取对等的审视对方,不像自己,了大半生,最终却只能作为何阳岳生命中的一个旁观者,戴着面具强撑笑脸,看着他和别人去走完一生。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