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被需要的英雄与笼中困兽 (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十分钟后,就在何江阳脖子都要抻出第八节颈椎的时候,冷毅终于带着林耀会来了。

    何江阳跑去给开门,一眼看到他家湿了半边衣服的冷毅他就心疼了,心说林耀那小崽子是闹个什么!

    可是等他看到站在冷毅后的林耀之后,他就乖乖的默了,因为林耀实在太惨了点儿,耷拉着脑袋,眼睛红红的,上全是泥,衣服都花了,站在门口上还在往下淌水,看样子是彻底被雨淋透了。

    这……这什么况啊……

    何江阳这辈子都没想过伶牙俐齿精明鬼道的林家小少爷会有一天以这种形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所以被震了之后他也没啥可说的了,直接伸手把人拉进浴室,也不换鞋了,帮忙把人脱到只剩内库,然后放开水他才出去。

    关上卫生间的门,何三看到这会儿冷毅正在擦地上的水,便连忙上前把拖布拿过来,瞪着冷爷让他赶紧进屋换了衣服出来喝姜茶。

    家里来了客人,主人自然闲不下来,何江阳擦了地,又给林耀找了一干净的衣服送到卫生间。

    找衣服的功夫何江阳问冷毅路上林耀跟他说了什么没,冷毅摇头,说他好像什么都没带,上连打车钱都没有。

    “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吧?”何江阳养了儿子,有嘟嘟在,眼下他看林耀基本就是看个孩子的心态。“冷毅你不知道,我刚才帮他换衣服,看他瘦的哦,手都跟鸡爪子似的了,肋巴骨一根一根的。”

    “你担心他?”冷毅略略挑眉。

    “哎……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我烦他,也记恨他对你做过的那些事儿,可是我不讨厌他,林耀还算有些东西是真的,眼下……总不能真的落井下石抛下他不管不是么。”

    冷毅听了没说啥,站起了亲了何江阳额头一下,之后就笑着收拾自己的湿衣服去了。

    何江阳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拿着衣服出去的时候只教冷毅自己先睡,自己那边一会儿还要看看林耀怎么样了。

    林耀其实没什么大事儿,就是闹失恋想不开淋了一场大雨,洗过澡,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何江阳怕他发烧,提前给他吃了点儿感冒药,林耀个子小,换上何江阳的衣服都跟唱戏的似的,加上瘦了,原本就不大的脸现在简直就剩个巴掌大了。

    眼下冷振宇那屋刚好空着,何江阳就让林耀先去睡着,林小少爷躺在单人上也不说话,眼睛红红,似乎还要哭。

    何三看了不忍心再说他什么,稍微安慰了几句便关了灯让他睡了。

    忙了一顿,何江阳也累了,回屋躺在冷毅边的时候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冷毅知道他进来,敞开被子把人裹进怀里,何三靠着自己爷们,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了。

    凌晨三点多,电话再次响起,何三眼睛都没挣开,听见冷毅接了电话说了几句,随后就又睡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西门长安拖着一疲惫站在冷毅家门口,何江阳那会儿还在睡,开门的是面色沉的冷毅。

    “哥,”西门长安显然这一宿也不好过,他脸上带着窘意,看冷毅都有些怯生生的意思。

    “进来吧,人在小屋呢。”冷毅说完闪开让西门长安进来。

    西门长安换了鞋去小屋开了门缝往里瞅,看到林耀的确在,这才算长出了一口气。

    西门长安和林耀在一起这事儿冷毅和何江阳是知道的,所以眼下各自老婆都还睡着,冷毅就觉得自己应该和西门长安谈谈。

    “说吧,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一个两个都来吵,你俩要黄了?”冷毅一边说一边给西门长安倒水,茶都不给沏。

    “我俩一两句话说不清,反正多事儿的……话赶到一起,就说过了。”西门长安觉得闹到冷毅这儿没脸的,所以说话就有些抹不开。

    “你俩谁外头有人了?”

    “都没有。”

    “那还有什么算是事儿?”冷毅皱眉,声音冷的听着都硌骨头“西门长安我倒不知道从部队出来你还变矫了。”

    西门长安面对冷毅不敢扎刺,他把林耀昨天甩给他的包送来了,还给带了点儿药,然后也不敢多待,说是单位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早上八点,林耀跟着何江阳洗漱完毕,回头看到冷毅在家做饭,林小少爷就红着眼睛特羡慕的瞅着跟何三说:“三哥,毅哥对你真好……”

    何江阳听了咧嘴,眼下拿这位没辙,即便心里怕冷毅再被林耀惦记上,他嘴上也不好真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冷毅把西门长安拿来的东西统统交给林耀,林小少爷没吭声,等吃完饭,何江阳要去上班,顺便也把死气沉沉的林耀小朋友带走了。

    下午俩爷们没事儿何三就带他去逛街,林少爷心不好于是花钱刷卡就像无底洞一样,一下午三万多就花出去了。何江阳现在是过子的人,看着林耀这样就忍不住问他他们家谁养家花钱。

    林耀说西门长安。

    何江阳听了扶额,之后俩人找地方坐下,何三看看自己前后的大包小裹,半调侃的问他:“西门长安一个小警察,养得起你么?”

    没想到不问不要紧,一问就把林耀问成了泪包,林小朋友一杯果汁没喝完,忍了一天一夜的眼泪倒是先下来了。

    林耀说三哥你不知道,我这辈子真心没对谁这么好过,我特么现在都要成怨妇了,你家毅哥给你做饭,我家前前后后都是我在忙,就这些,我都认了,他当警察么,忙,我能理解,你要问我他对我好不好,好,我承认,他不打我不骂我凡事都顺着我,按理说我一个爷们儿我不该再闹啥了,可是,可是他不能跟我好着,同时心里又有别人,你说这事儿我怎么能忍得下去!

    啊?何江阳心说这是碰上大八卦了,看不出来啊,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呢。

    之后林耀也没绷着,絮絮叨叨就把这些天的事儿说了。

    其实按理说,林耀这格配上西门长安那基本就是潘金莲遇上西门庆,这不能再合适了。可是偏偏这么狗血而合适的组合竟然也有玩儿崩的时候。

    话说这事儿也就一个月前,林耀过生,西门长安在外出差回不来,生当天林小少爷喝多了,跟狐朋狗友调侃的时候被人起哄,说老婆过生老公都不来,你这是不是忒倒贴了。林耀好面子啊,当场架不住人家闹,就给西门长安打电话,结果西门长安那边没接,于是他就一遍一遍的打,后来好不容易电话被接起来,林小少爷撒还没来得及,那边西门长安就把他骂了。

    西门长安说我在外头抓人你打什么电话,他妈老子在出公务你知不知道!啥,你过生?我们特么这一组为这案子跟了三个月了,今天要是抓不着就全白忙了你知不知道!不就个过生么!烂得瑟什么!

    而这边林耀被他骂的也梗了骨头,林少爷当时是按得免提,包厢里一屋子人本来闹哄哄的这下子全都安静了,林耀被骂的颜面扫地,这下全折在外人眼里了。在场有不少都是圈子里的人,老早就听林耀说现在的老公都多好,结果这下可是好大发了。

    林耀从小傲气,旁人怎么传他他都不在意,可是他在乎西门长安,被喜欢的人莫名其妙的烂骂一通,林小少爷的脾气也来了。

    他关了免提拿着电话出包间,站在走廊里跟西门长安叫板,他说怎么的,西门长安,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老子跟了你是拖累你了是吧?!行啊,你要是这么想的,咱就分吧,你抓你的人去,我再不打电话找你,我还你清净!特么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林耀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就凭你一个小警察也敢骂我!你配么!

    “然后吵着吵着我们就分了。”林耀趴在桌子上,脑袋歪向窗外看街景。“之后他一个月没回来,期间打电话也都不哄我,我以为他是没台阶下,也觉得这么闹着不是办法,就跑来这边看他,我们没出柜嘛,我也不好去警局里面等,结果昨天晚上我在警局外头等了两个小时,看到他回来,本来以为见了面就好了,没想到他和另一个男的在一起,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来干嘛……”

    “三哥你不知道,我给他带了特别多东西,两大包能有二十斤,都是他吃的,我就跟个傻媳妇似的跑来了,结果看到他有别人,还对我搭不惜理的……我昨天也不是想闹,我就是……特别难受……”

    “那男的你认识?”

    “认识,西门长安有他照片,说是以前的战友。”

    何江阳喝了口咖啡心里暗自想林耀也是个好样的啊……这事儿要是换成自己,哪会这么忍着,估计直接刀剁了对方的命根子才可能是他会选的方式。

    与此同时,西门长安也在冷毅家里受审。

    西门长安昨晚一夜未睡,现在窝在冷毅家的沙发上一边补眠一边跟冷毅说经过,而随着西门长安往出倒故事,冷毅原本初冬朝阳的脸慢慢也变成了浓重的深冬寒夜。

    其实这怪不得他,冷家从上到下自打有这么个姓氏,冷家的媳妇就没有一个是受过气的,几乎个个都是宝贝,男人有再大的气都不许往女人上撒,眼下就连冷毅这个找了男人过子的,都没舍得给何江阳半点儿气受,现在听自己兄弟和媳妇较劲,冷毅多少有些顺不过气来。

    “耗子打架窝里横,长安你倒是长本事了。听你这么说,我要是林耀我也和你分。”

    “哥你就别添乱了。”西门长安现在一脑门官司,愁都愁死了。“我也有苦衷,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有人把刀架到你脖子上了?”

    “谁敢啊,那不是找死么……真冲着我来就好了,我哪怕那个。”西门长安眉头紧锁,连来没没夜的忙,让他看上去似乎比冷毅都大了几岁。“案子上的事儿,我不能说,只是哥,现在兄弟就信你了,老婆托付给你,您多担待吧。”

    “把林耀放我这儿你放心?他以前可对我有点儿意思啊……”冷毅话说的意味深长,没忍住笑,还摸了摸鼻子。

    西门长安听了斜一只眼狠狠的飚过来一个白眼,随后无奈道“不放心能怎么办,跟着你,总比扔外头强啊……”

    “你那边要多久?”

    “不好说,不过是死是活,都是在此一搏,办完这宗,我也不干了,三十出头,我白头发都起一茬了。”

    随后两天,林耀都在何江阳家住着,到了第三天,小伙子虽然还是蔫蔫的,但总比前些子好多了,于是,事再糟糕,家还是要回的。

    林耀和西门长安在杭州租了房,何江阳此时刚好要南下,于是两人顺路,冷毅这边要上班,孩子也会在五天之后回来,顺带着,西门长安这边也需要他偶尔出来喝个酒,扯扯闲蛋。

    总而言之,大家都忙,眼下倒也不失为最好的况了。

    因为林耀的绪一直不高,所以何江阳也不敢太早撇下他回来,这隔三差五的还要拉着这哭丧脸的娃出去逛逛。一开始本以为林耀会是个难伺候的主,可谁知道,没了一刺的林小少爷竟然就像只软绵绵的猫。

    何三没有弟弟,林耀从小没受过家里多少温暖,结果一来二去,针尖对麦芒的敌人竟然真成了拜把子的兄弟,偶尔何江阳给冷毅打电话,还会说林耀做的菜特别好吃,你兄弟真是瞎了眼,竟然不要这么好的老婆!

    那厢里有时西门长安也在,等冷毅挂了电话这厮每次都是那句话。

    哥,我想我老婆……

    然后冷毅会毫不犹豫的鄙视加郁闷,心说你想难道我不想?!老子的老婆为了你媳妇都快两个星期没回来了。

    到了第三周,何江阳觉得是时候回家了,可是偏不赶巧,喜帖临门,公司的合作商要嫁女,这人也是当地元老了,就连林家都在受邀的范围内,何三无奈,给冷毅打电话说回家又要推迟了。

    冷毅那会儿接了工作人在广州,老婆不在家,他也不急着回去,听何江阳说还要一个星期才回,他看了看工作安排就干脆让何江阳在杭州等自己,反正不远,到时候一起回家也是好的。

    当夜西门长安参与追捕,跨省办案,四省的侦查组合作互助,破了一起追踪五年的案子。毒品工厂和交易过程被完整记录,细网收鱼,线人主管通通抓捕归案。

    黎明时分,最后一个暴徒被摁在卫生间,旁边是他还没来得及倒进马桶的白粉,西门长安参与这一夜追捕,击毙两人,立了大功也挂了彩。右手臂中一刀,直接刺穿,好在刀上没毒刀锋雪亮,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在医院养了几天,西门长安惦记林耀,耐不住医院的寂寞赶紧联系冷毅,得知大家离得不远,于是这老小子又开始盘算自己的追妻计划。

    两个当老公的的男人周四那天在上海汇合,冷毅约了何江阳来接他,到了地方西门长安特意请何三吃了顿好的,席间求爷爷告伏低做小,只求‘嫂子’做个内线,告诉一下近期什么时候去找林耀比较好。

    何江阳一顿饭吃得简直就像丈母娘挑剔毛脚女婿,事儿多得很,直到最后,他才把嘴擦了跟西门长安报上个夜总会的名字。

    “新郎跟小耀关系不错,听说明天晚上告别单夜,哎那家店可好啊,公主少爷都盘靓条顺,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

    “嫂子你不去?”西门长安本来有心里应外合一下,结果何三直接摆手,之后特别得瑟的把冷毅的爪子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我们都是有家的人了,就不玩儿了。”何江阳说着还反手揽了冷毅的胳膊环在自己腰上。“不过么……你既然都张嘴了,我不帮你也说不过去。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就这酒店找个地方好好睡觉,养足了精神,明天下午我俩再来找你,然后晚上咱再说。”

    卖够了关子,何江阳拉着冷毅离开,留下西门长安买单付账。

    这一夜两人小别胜新婚,换了间酒店在大房里滚了个痛快,从浴室做到上,再从上做到窗边,何江阳睡着的时候已经如软棉,真是舒坦的不行,似乎连发梢最尖端的那一点儿毛躁都被人顺平了一样。

    这一夜荒诞导致两个人直睡到隔天上午十一点,冷毅醒来的时候何三还在睡。洗澡穿衣服把宝贝从被里挖出来,何江阳睡不够的时候特别粘人,冷毅逗他让他再叫两声老公听听,何三闻言闷着坏张嘴咬他,死都不肯承认昨天晚上死时搂着冷毅喊让老公弄坏他的那个人是自己。

    下午给西门长安打电话,四个人约在商场门口见面,何江阳看到人就持起老本行,领着西门小弟开始逛商场。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