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被需要的英雄与笼中困兽 (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当天晚上何江阳接了孩子回来,进屋才洗了澡就接到冷毅的电话,说是接了工作大概要三天才能回家,何三听了撇嘴,在电话那头嘟囔,说冷毅还没把了,人就撅腚往外跑,冷毅在那边听了苦笑,连打包票说回来给他好好弄一顿吃的。

    百科全书后来肯定是全彩最好的,按何江阳的想法,孩子就是小,不然英文的也给他来上一,而冷振宇也真是个小书迷,自从有了新书,什么电视玩具都不太上心,除了偶尔跟楼下的孩子玩玩,其他时间,做什么都是抱着书满屋溜达,大字认不得几个,只看图他都舍不得撒手。

    何江阳担心孩子的眼睛,于是每天晚上都不得不把书收走,眼下四大名著也不用读了,没天晚上爷俩一起科普知识,有些东西说不准的何三还得提前找找其他书目充充电,要不然,还真应付不了眼前这个小孩儿。

    咳,闲言少叙,总之两个人的小子就这么悄悄的过了起来,何江阳自认是放养的孩子,何家那边是不必太过担心的,而冷毅的工作渐渐步入正规,时忙时闲,养家足够并且有余,冷振宇半个月后被何三托了人,直接拿到进重点小学学前班的名额,七月份正式进入小学的预备军,孩子听话乖巧,长得又漂亮,真是不知道死了多少学前班的老师。

    生活步入正轨,忙忙碌碌一晃就到了九月初,秋老虎正厉害,海鲜也快肥了,冷振宇的生是十月一号,何三头一年给孩子过生,特意给孟珦婉打了电话,问她要不要来,孟珦婉听了就答应了,还跟何江阳说让他去给孩子把护照办了,回头自己跟医院请了年假,拉尔夫打算带她去荷兰,如果嘟嘟能去,就一起带上他。

    何三彼时撂了电话还在想,孩子要是去了,岂不是要打扰人家二人世界,不过真等到十一人来,他才知道,原来拉尔夫这个殖民者已经勇于开荒,竟然愣是在孟珦婉那片贫瘠的地上安安稳稳的埋了种子!

    接机的时候看到孟珦婉略略隆起的肚子,何三看着拉尔夫都有点唏嘘,拍着肩膀把人带到一边问道:“兄弟,没少努力吧?”

    拉尔夫摸着下巴,特别感慨,说中国不是有句话叫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么,我和小婉就是这么个况,之前检查都做了,基本是就此一搏,我暗暗努力了好几个月都没动静,后来我俩一起去非洲给孩子免费做唇腭裂手术,临走的时候当地一个酋长请我们吃饭,还住了部落的房子,就那天晚上……嘿!没想到,回来没多久,她说自己觉得累,我们一去检查,竟然有了!

    拉尔夫说中国话‘有了’的时候还带了京腔,听着别提多逗了,孟珦婉怀孕快五个月了,虽然状态好,但在飞机上时间长,还是觉得很累,眼看着自家男人和前老公聊得那么开心,她也只能一边由冷毅扶着,一手拉着冷振宇,三个人慢慢先往前走了。

    结果这么一来,后面两个都心酸了,这三个……看上去真心不能更像一家人!

    等大家都上了车,孟珦婉就累得睡了,于是一帮爷们只能静默。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家,孟珦婉也醒了,出国在外半年多,好久没吃中国菜了,何三大手笔买了不少山珍海味,冷毅作为家里的大厨自然出手不凡,两个小时连炖带煮弄了一桌子菜。

    何三作为一个厨房战斗力只有五的渣,眼下只能狗腿,跟在冷爷后扇风擦汗,心说下次一定不这么折腾了,老子的男人这么辛苦,真是要心疼死老子了!

    晚饭五点正式开餐,拉尔夫吃了一口红烧排骨就决定哪天和小婉没地方去了就来投靠冷毅,结果此决定被何江阳直接用一根鸡骨头镇压。嘟嘟最近换牙不能吃甜的,所以蛋糕没买,冷毅给他买了一把吉他,何三让买的,说是要培养孩子的兴趣好,以后方便追小姑娘。孟珦婉和拉尔夫一起送了孩子一乐高玩具,何江阳给他买了一个小地球仪。

    饭后拉尔夫和何江阳去刷碗,冷振宇在另一边看动画片,冷毅和孟珦婉坐在客厅里小声聊天。

    “看得出你对他真好的,”孟珦婉摸着肚子,看看厨房里两个嘻嘻哈哈的男人,再转回头看冷毅的眼神俨然已经是一个母亲了。“说真的,我和他生活了四年多,经将近五年,他对我也好,可是从来都没这么笑过。”

    “他很好养的。”冷毅淡淡的笑笑。

    “所以说你们俩应该就是缘分,”说到这儿,孟珦婉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才继续说道“老实讲,当初他说他要和你在一起,我还真不放心,都说一夫妻百恩,真到走的时候我才觉得他要是跟了你,以后过得不好,我会觉得自己亏了他一辈子,毕竟我和他做过夫妻,他对我不薄,虽然我俩不是真,可就是平时相处,里头也有真心,不过看到今天,我觉得我可以好好回到朋友的位置了。”

    “我会继续对他好的。”冷毅说着伸手倒了杯茶给孟珦婉,脸上依旧平静,只是似乎多了份安然。

    十五分钟后,何江阳和拉尔夫从厨房出来,何三鼻子朝天看,彻底鄙视拉尔夫,说这小子做手术那么灵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然怎么连个盘子都不洗干净 ̄

    拉尔夫苦脸,说我们的盘子基本一般大,哪像你们,大大小小那么一堆。何三听了立马又得意三分,尾巴好像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随后四个大人坐在一起,孟珦婉提起要带孩子去荷兰,拉尔夫说目前自家老爸老妈都在那边的别墅度假,他和小婉刚好也请了年假。

    “嘟嘟很好带,我们也喜欢孩子。”拉尔夫诚挚邀请,满眼期待。

    虽然之前何江阳和冷毅谈过这事,但儿子头一次离家就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冷爷还是有些不放心,何三轻微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抚,之后他转头问冷振宇要不要去。

    嘟嘟之前都答应了,可眼下真的要自己和干妈走,心里便又有点儿打怵,一开始还摇头的,不过看到爸爸和小爸爸都不担心,小孩子犹豫了半天就又点头了。

    “那我们后天一早来接他,那边什么都有,你给嘟嘟带几件衣服就行。”孟珦婉说完便收拾着东西准备走了,他们订的酒店离这里虽然不远,但现在时间可不早了。

    一家三口送了这对小夫妻,回来之后冷振宇拉着何江阳去洗漱,刷完牙的时候嘟嘟抿抿嘴跟何三少说:“小爸,我一个人去还是有点儿害怕……”

    何江阳听了一弯腰把孩子扛到肩上,然后一路小跑回屋再放到上,孩子一闹就乐呵了,在被里滚来滚去皮了一阵才安静下来。

    何江阳这会儿把百科全书拿出来,又把自己送给孩子的地球仪捧过来,之后爷俩头挨头按照书上说的去找荷兰这个国家,然后何三又给他讲那边都有什么。

    九点熄灯的时候何江阳揉了揉冷振宇的脑袋。

    “睡吧小子,别怕,一切有你小爸在,出了门不顺心,让你干妈给我打电话,第二天我就去接你。”

    冷振宇听了猫在被子里点点头,随后就听话的闭眼睛睡觉了。

    回了屋,冷毅正躺在上看何三给他推荐的军事小说,看到何三进来了,冷爷就把书放下了。

    何江阳钻进被里,伸胳膊搂住冷毅的腰,问冷毅今天看到什么节了,冷爷叹了口气把书放下,转回头跟何三说我今天啥也没看进去。

    “担心儿子?”

    “恩。”

    “放心吧,”说话间何江阳把头蹭到冷毅的手臂上枕着。“冷毅你还不够了解小婉,嘟嘟交给她,不会出事儿的,小婉对于孩子,就是拼了她自己,她也不会亏了孩子……再说,嘟嘟也是我儿子,她孟珦婉要是敢对孩子不好,还有我呢。”

    “我……不是不信你。就是没和孩子分开这么远过,特舍不得……”冷毅说话间把视线移开,之后脸色微红的又瞄了瞄何江阳“那个,我现在是不是显得特小家子气?”

    “没有啊 ̄”何江阳说完笑嘻嘻的搂过冷毅猛亲一口“你现在特别可。”

    额……可

    冷毅听的微囧,却没说什么,总而言之,几番和谈之后,冷振宇小小年纪出国这事儿也就算是板上钉钉必须有的了。

    “啊,对了,我还有东西要给你。”何江阳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掀起被子翻下地,之后从衣柜里翻出一张存折和一个小盒子。

    “打开看看。”何三扑回到上,带着一脸的得意和期待,冷毅挑眉看看他,随后拿过存折打开瞧了瞧。

    户头的名字处端端正正的打着冷毅两个字,存款也只有一条印记。冷毅只扫了一眼就有点儿傻眼了。

    小数点前有六个零,外加个一。

    “你这是……一百万?”

    “恩。”

    “这……怎么这么多?!”冷毅长这么大手头都没握过这么多钱,他像是一个穷极乍富的贫人,这张存折简直让他觉得烫手,可是再看何江阳,人家那才是见惯了大钱的,在何三眼里,一百万是个大钱,可绝对不是大到能让他惊讶的数目。

    “这钱你收好了,以后嘟嘟念书用的。”

    “小孩子念书哪用得了这么多!”

    “咱儿子长大了是要留学的,到时候,这笔钱能够用就不错了。”何江阳说着把存折拿过来,又把手上的小盒子递过去。

    “这又是啥?!”冷毅现在显然是被一百万惊着了,所以他特怕何江阳再给他弄一盒子金条啥的,不过等他打开了,他才看到里面并没有什么金光灿灿的东西。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片深蓝色的玉片,不到半个巴掌大,只是颜色太美,像是把蓝天涂成了浓重的颜色,又掺了跳脱的骄阳,然后偷剪下来的一片。

    “这……是啥?”冷毅一开始以为是玉,可是玉石哪有这个颜色的。

    “这是青金石做的平安牌。”何江阳说着把那坠子拿出来,然后给冷毅带上。“我小时候体不好,我妈给我的,说是我以后有媳妇了,就让我把这个给媳妇。”

    “这么珍贵!”

    “可不么,不好的我能给你!”

    何江阳说着又摸了摸,然后退到尾看着冷毅。蜜色的皮肤配了蓝光的宝石,果然和他之前想的一样,帅的都不敢给人看了。

    真真的宝刀赠英雄。

    “冷毅你这样会让我想把你藏起来的。”何江阳说着扑过去,在冷毅怀里美得笑成一团。

    冷毅傻兮兮的由着他闹,在不明所以之中还带了三分羞涩,他知道这是何江阳宠他,拿心宠着,所以除了对他更好,冷毅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地方。

    第二天何江阳和孟珦婉在电话里沟通,帮孩子装了行李,然后隔天一早,冷振宇小朋友就被干妈带上车一并带去机场了。

    冷毅当天有班,实在脱不开,只能让何江阳去送,嘟嘟过安检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哭了,不过等孟珦婉第三天给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何江阳就知道他的干儿子已经成了人家一家子的宝贝疙瘩了。

    荷兰和中国的时差是七个小时,冷毅和何江阳这边都要睡了,荷兰也不过下午四点的样子,两个人知道孩子平安到达,也算长出一口气,而这心放下了,何三难免就会起点儿别的心思。

    此时窗外雷霆暴雨,屋内晴攀升,何三琢磨着明天冷毅在家休息,他也不着急上班,好不容易一个十一长假能偷偷懒,孩子又不在家,这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候啊……何三心里默数两个人有几天没做了,不过没想到子还没掰出来,那边冷毅就压上来了。

    两个男人半推半就的亲在一起,何江阳扯掉冷毅裤子的时候还在想,咱爷们的股手感真是棒透了。

    可是真心还没等他把冷毅摸够了呢,那边电话就又响起来。

    何江阳这会儿让冷毅亲的气儿都喘不匀了,但一想到可能是孟珦婉打来的,他就不敢耽误了。

    眼看着冷毅翻过去接电话,何三躺在一边,熬不住上的那种渴望便从他后把人抱住,再去蹭冷毅的体,结果手还没摸到肩膀呢,冷毅就捂着通话端回头跟他说:“电话找你的。”

    “啊?谁啊?”何三不满,手爪子还趁机顺了两把冷毅的肌。

    “我听着好像是林耀。”

    “啊?!”

    何江阳听了半信半疑的把电话拿过来,本来以为林耀是来找茬的,可是真的接听了,他也傻眼了。

    “你说你在哪儿?!……人民大街?哎呦你祖宗,你不是在上海么?!怎么大半夜跑这儿来了啊!哎!算了算了,你来吧。我家在高教小区,一会儿我下楼去小区前门接你!记住前门啊!你现在就打车!快点儿!”

    挂掉电话,何江阳看看窗外,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个冷战,十一的南方或许还高温不断,可是在北方,天就已经只剩几度了,更何况眼下屋外还下着那么大雨。

    看着何江阳挂断电话就去衣柜找衣服,冷毅跟在他后连忙问他怎么了。

    “不知道林耀那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刚才打电话,问咱能不能收留他一晚,他现在在外头逛大街呢!”

    “现在?!”

    “可不是!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何江阳边说边往衣服“妈的,也不知道他是碰到什么事儿了,听动静就跟要活不了了似的。”

    “算了,你在家,我去接他。”冷毅说着把何江阳手上的外挂了回去,然后自己在柜里拿了衣服迅速穿上。

    “别啊,我去吧,我都穿完了。”

    “外头太冷,你没我抗冻。”

    “我没事儿。”何江阳狡辩着还要去拿衣服,结果被冷毅按住低头亲了一口。

    “听话,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在家听着电话。”

    说完冷毅裹了一件外拎着伞就出门了。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