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被需要的英雄与笼中困兽 (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五月慢慢升温,因为何江阳和冷毅的嘴巴都很严,所以冷振宇小朋友对于新家几乎一无所知,孩子带着一颗旺盛的好奇心终于盼到了六一,儿童节那天幼儿园放假,两个爸爸一起带着他出去玩儿,早上九点从冷毅租的房子出发,拿着相机和吃的,何江阳开车带着父子俩去了市郊,上午三个人爬山,中午本来打算野餐的,可惜天公不作美,上午乌云就来了,中午竟下起了小雨,于是三个人只能把野餐改为去附近的一家农家餐厅吃炖菜,而下午的安排也因为这场雨起了变化,眼看着屋外雨越来越大,何江阳就改了主意开车回市区,带着边的一大一小去了趟省博物馆,本以为那地方孩子会觉得枯燥,可没想到冷振宇竟意外的对古文物和化石很有兴趣,何江阳看他喜欢,就拉着孩子的手慢慢走,一边走一边给他讲解,冷毅在一边跟着,偶尔看到有意思的东西也跟着冷振宇听听。

    下午四点半,博物馆广播说到了闭馆的时间,这时候三个人还没把场馆走完一半,冷振宇看着手里成人二十块一张儿童半价的三张门票觉得很是可惜,以至于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回头去看那些玻璃墙里的瓶瓶罐罐,一开始没人来催,何江阳也不着急,冷振宇看到喜欢的想多看几眼他也很有耐心的站在一边等待,后来有场馆工作人员一边拉电闸一边往这边走,冷毅这才把孩子抱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还跟他说今天来不及了,以后还会带他来。

    晚上回去是冷毅开的车,何江阳毕竟没有孩子旺盛的精力,也没有冷爷异于常人的体力,上车之后就觉得腿都酸的抬不起来了。倒是冷振宇,都上车了还再为刚才看到的一个双耳瓶开心不已。

    晚饭最开始就决定好要回家做,冷毅往回开车的时候还想着路过菜市场的时候再买点儿什么菜,问到何江阳想吃什么,何三说今天是儿童节,这个问题你该问孩子。之后他转过头问嘟嘟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嘟嘟说要吃酱茄子,冷毅点头,说那一会儿咱去买袋豆瓣酱,回去给你做。

    车子开往新家,冷振宇小朋友很快发现路线不对,小伙子扒着窗户跟冷毅说这不是回家的路,冷毅笑笑,说一会儿有惊喜给你。

    何江阳在一边怕孩子追问,随后转移小孩子的注意力,问冷振宇过儿童节想要什么礼物,冷振宇想了半天说自己什么都不缺。

    “变形金刚什么的新玩具不想要么?”何江阳摸着下巴给孩子提个思路。

    “不想要。”冷振宇回答的很干脆。

    “那汽车模型呢?”

    “也不想要。”

    接连被拒绝,何江阳有些挫败,想起以前遇到的孩子都是恨不得把玩具店搬回家的,现在换了眼前这个无无求的孩子,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如果必须想一个呢?”

    “那……我想要一百科全书……”冷振宇回答的很规矩,说完了还特意跟何江阳解释了一下“小爸爸,我不要很厚的那种,小薄册子的就行。”

    “全彩的多好。”何江阳说着用手比量了一下。“这么厚,五本一的。”

    “那种的太贵了。”冷振宇听了连连摆手,“我还小,用不到那么好的。”

    何江阳听了对孩子点点头,没追问什么,只是说了句回头小爸就给你弄去,之后他就转移话题了。

    三个人有说有聊的到了菜市场,冷毅负责买菜,何江阳负责领着孩子,顺便问问他想吃什么。

    之后三个人一起去了新家,进门的时候何江阳把冷振宇的眼睛蒙住了,说是有惊喜,冷毅上前开门,之后何三数了一二三才放开手,嘟嘟四下看了看,表却淡淡的。

    “以后这是咱家了。”冷毅把菜放到门口,回头看着冷振宇。

    嘟嘟听了之后先是愣住,随后特别小心的问冷毅:“我们不用租房子了?”

    “恩,不用了。不用再搬家了。”冷毅的态度很平静,可是几秒钟后,冷振宇却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孩子伸手抱住冷毅的腿,呼吸困难之间只有力气一遍一遍的喊爸爸,其他的话哽咽的一句都说不出来。

    何江阳在一边看着,他看着冷毅弯下腰伸手去拍儿子的后背,然后轻声跟他说别哭了。

    何三在边上没忍住也跟着红了眼睛,心说还是有个家好啊。

    之后冷毅去做饭,何江阳带着还在抹眼泪的孩子参观新房子,小伙子很兴奋,抽抽嗒嗒的哭着还不忘问何三哪些东西是怎么用的。

    一个小时后爷三坐在饭桌上吃饭,冷毅跟冷振宇说以后你小爸爸跟咱们一起住。

    冷振宇听了点点头,一点儿抵抗或者疑惑的绪都没有。

    何江阳在一边心虚,瞄了冷毅一样又跟孩子补了一句:“那我可跟你爸住一屋了。”

    冷振宇抬头看看他,随后笑了。

    “我知道了。你们俩……哎,我懂得……”小伙子笑的贼贼的,直把对面俩大老爷们都弄毛了。

    冷毅一口饭卡在嗓子里,心说不至于吧!我擦!老子的儿子不会这么早熟吧!!!

    何江阳这会儿也傻了,他琢磨着莫非自己和冷毅那点儿破事儿其实孩子都知道了?!

    结果冷振宇一龇牙,之后故作老成道“你们不就是关系特好么,我们幼儿园里也有,中午午睡的时候,老师给安排没挨着,等老师走了我们就有人偷偷换地方睡,方便聊天,不过我们都不跟老师说,这事儿不能打小报告。”

    冷毅听了咕噜一声把饭咽下去,心终于放回肚子,可手心已经是一片汗了。

    何江阳这会儿深深体会什么叫虚惊一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跟冷振宇强调了一句,说自己和冷毅这个也是关系好,不见外,所以也不能和外人说,不能打小报告。

    嘟嘟听了认真的点头,随后问何江阳干妈是不是也来住,何三想想觉得这事儿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于是就把自己和孟珦婉离婚的事儿跟孩子说了。

    “那我还能见到干妈么?”冷振宇端着小饭碗,表很是复杂。

    “能啊。”何江阳扒了口饭,然后端正态度跟孩子解释“小爸和你干妈虽然离婚了,但我们还是好朋友,所以这并不影响你们娘俩的感,嘟嘟你放心,你要是哪天想你干妈了,我就给她打电话,让她找时间回来看你好不?”

    “嗯!”冷振宇听了重新露出笑脸,随后三个人继续吃饭,这话题也就被岔过去了。

    等到了晚上,收拾完厨房洗过澡,冷毅在客厅看电视,何江阳则去小房间哄冷振宇睡觉,《水浒传》原版念了个开篇,文绉绉的故事好些东西都要何三慢慢给孩子解释,冷振宇玩儿了一天本来就累了,回家又高度兴奋了半天,这会儿终于抵不住疲倦和文字的晦涩,很快在温暖的被窝里睡熟了。

    何江阳读完一段抬头,看孩子睡着了,就帮忙把被子盖好,熄了台灯留盏暖色微光的地灯,他就把门关好出来了。

    冷毅这会儿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看新闻,看到何江阳出来,他就把电视关了,之后上前把何三抱起来,直接扛回屋。

    躺倒上,何江阳窝在冷毅怀里跟他嘀咕,说以后孩子在家可不能这样,不然让嘟嘟看到可怎么办,还有老子也是爷们儿,再让你这么连搂带抱的养着,以后你就不怕养出个人妖来?

    冷毅听了搂着何江阳哼哼,说就你这脾气,变不了的,我不怕。

    何三抿嘴,随后掀了衣服拉着冷毅的手放到腰上。

    “一把老骨头了,今天折腾一趟腰就酸的慌,快给我揉揉。”

    冷毅闻言坐起来,让何江阳趴好了自己才上手,一开始手劲儿还有点儿大,后来才弄舒服了,何三眯着眼睛半梦半醒,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倒是冷毅揉着揉着把自己揉出一把火来,眼看着下都半硬了,手底下的人却睡沉了。

    冷爷苦笑了一下,舍不得折腾边这位爷,自己拨弄两下又觉得没意思,于是最终只能长叹一声躺回原处,盖上被子躺了一会儿,觉得不甘心又回把人搂紧了,这才睡了。

    何江阳长这么大,第一次梦到蛇,很大的蟒蛇,黝黑粗壮的体上带着暗金色的纹理,华美的不可直视,它缠绕着自己,蛇的尾尖一直在他的部摩挲,时而还会试探着进入他的体,蛇鳞滑过脊背,带来湿汝滑腻的块感,而更神奇的是,何江阳竟然不怕它……神恍惚中,何江阳觉得有人在吻他,后背渐渐火起来,手臂却还是冷的。

    “冷毅……”何江阳下意识的挽起胳膊抱住前的臂膀,之后他被抱紧,双腿分开,再被用力进入。

    睡梦中的人总是诚实而敏感的,何江阳的体很快被挑/逗到极致,迎来高嘲之后,他才慢慢清醒了过来。

    何三最近在不反应期有个特别可的习惯,他接吻。

    冷毅这会儿还在何江阳上努力劳作,何三体自然的呼吸虽然让这臭小子的冲撞弄得凌乱一片,但他任然喜欢捧着男人的脸去咬他厚实的下唇。

    这时候的冷毅很吸引人,眼前明明是一张严肃的脸,却因为晴而变得有些贪婪,他眼神专注而,沉迷的样子大概能让任何和他做过的人都难以自拔,何江阳一边承受着他最后的抽拔,一边腾出一只手去摸冷毅的脊背,只用食指慢慢推过椎骨,从脖颈到末,最终五指抚上结实的尖去揉捏,冷毅被他激得闷哼一声,肌几乎全部绷紧,隔着在何三体最深处,之后瞬间脱力直接趴在何江阳上,慢慢的平缓呼吸。

    事实证明,男人大都是看着瘦实际很有的,就像冷毅,看着一紧绷的皮,完全不胖,应该也不会太沉,可是87公斤的体重是明明白白摆在那里的,何江阳被他压着,不太舒服,但是心里莫名的踏实,转回头去看表,早上五点半,何三低头去咬冷毅的耳朵。

    “小混蛋,才没几天你又要,你这要自己精尽人亡还是要榨干我啊?”

    冷毅搂着他,满足的体鼓动出哑哑的笑声。

    “早上几点起来的?”何江阳摸着冷毅后脑上短刺的头发问道。

    “不到五点。”

    “还洗澡了?”

    “嗯。”提到早起,冷毅有些尴尬,昨天下了雨,今天早上空气很好,他本来早起是要出门跑步的,结果洗了澡回屋就看到何江阳踢了半边被子,话说他上那件睡衣是自己在夜市上花十五块钱买的棉质背心,去年穿了一个夏天,早洗的领子松散衣服垮塌了,前些子被何江阳翻出来,非要晚上睡觉的时候穿,说是料子软,穿着舒服,结果这衣服倒是对前任主人够忠诚,一早上不但下摆卷曲露出现任主人的一截细腰,还附赠香肩半抹,锁骨一片,加上现任主人下只穿一条短裤,所以香艳什么的,可想而知。冷爷腰上围着浴巾坐在边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熬住,一早的冷水澡都压制不住,赶着末的那一丝丝尾巴,爷们儿扯了浴巾重新钻进被里,三下五除二将对方剥干净,再把人卷到怀里砸吧砸吧嘴就吃掉了。

    “真狡猾,自己一早上洗干净了,反来比对我是吧?”何江阳抿抿嘴“你说我这一夜睡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臭男人一个也亏你不嫌弃。”

    “你啥样我都觉得你特好看。”冷毅说着把下巴垫在何江阳的肚子上,蹭了两下之后又补了一句“你要是再胖点儿就好,浑股上有点儿,其他地方一摸全是骨头,都咯得慌。”

    “老子又不是妞儿,那么丰满干嘛……冷毅难不成你喜欢这样的啊?**是么?”何江阳说着在自己口比划了好大的一个轮廓线。

    “别!”冷毅看了立马告饶“哥你要是那样我肯定就硬不起来了。”

    “切……小混蛋。”何江阳听了瞪他一眼,随后没绷住,笑了。

    俩人腻歪到六点半,今天虽然是周六,但冷毅和何江阳都要上班,何三去洗脸刷牙,冷毅把卧室收拾干净了就去做早饭。

    等何三少从卫生间出来,回屋在大衣柜前挑衣服,冷毅那边便已经忙得差不多了。

    “哥你去叫嘟嘟起吧,”冷毅手上拿着装小咸菜的碟子从厨房探出头“我一会儿上班先把他送去我姐那儿,晚上……我估计工作这边得有点儿忙,你替我把儿子接回来成么?”

    “成啊,没问题。”何江阳说着把选好的一衣服放到上“冷毅你今天穿的衣服我给你弄完放上了,鞋你别配漆皮的就行。”

    “好,我知道了。”

    一番对话下来,何三匆匆去叫冷振宇小朋友起,之后带着他去卫生间洗漱回屋穿衣服。

    弄完后三个人准备吃早饭,帮忙端粥的时候何江阳看见冷毅着超市赠送的花围裙还忍不住调侃,说宝贝儿你真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太贤妻良母了。

    冷毅听了嘴角抽搐,心里想才刚在衣柜前面替我挑衣服的时候也不知道谁更像是谁老婆……

    (希望没有错字~)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