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10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明天是十五,年里的最后一天是一定要回何家的,何江阳白天去了趟公司,晚上回去何家,赶巧两个哥哥都在。 何阳川和何阳岳兄弟俩这会儿正在客厅里聊天,几十岁的两个人了,竟然还喜欢穿一样的衣服,分别坐在沙发两侧就跟照镜子似的。

    何江阳和他们打了招呼,才要转去和侄子侄女玩儿何阳岳就说话了,他说:“三儿,年里头你去哪儿了?这几天打电话不接,去你家也没人,大哥昨天说要一起吃饭的,可都没找到你。”

    何江阳听了摸摸后脑勺,说我玩儿去了。

    这时候何阳岳的老婆姜窈从厨房出来,手里还端着一大碟子的水果,何三看了连忙帮着接过来放到桌上。

    “二嫂可别忙了,你要是累坏了我二哥还不是要心疼死,明年我可还指望着他带着你和我侄子回来玩儿呢。”

    姜窈听了眯着眼睛笑,顺带着用眼睛瞄了何江阳一眼,说:“小叔这脸上笑里含,气色看着也比过年的时候好多了,我看你这些子恐怕不是出去玩儿,而是被人勾了魂儿吧?”

    “要我说也是呢。”大嫂王雪梅说着也从厨房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刚炖好的鸡汤递给何江阳。“喝了暖暖子吧,这是你年前从上海带回的麻油鸡,我炖汤了,味道还真好,是地道的台湾手艺吧?”

    “东西好也要有人会做,要我说这是大嫂的手艺高,我拿来给你真是拿对了,这东西要是搁我手里,就是炸了厨房我也弄不出碗汤来。”何江阳喝着汤,回头看何阳川和何阳岳,砸吧着嘴又补了一句:“到底是你们俩有福的,一个个娶了好老婆不用秀恩都有人疼。”

    要说前一句是夸人,那后一句就难免酸涩了,大家都知道何江阳是被甩的那个,孟珦婉这么一走,家里人就是觉得他自食恶果,这会儿也不免同他形单影只的凄凉。

    按王雪梅的话说,再没感也一起生活了四五年,眼下哪是能说不惦记就不惦记的。

    何阳川常年不在家,眼下插不上什么话,于是只能给何阳岳打眼色,何老二这辈子唯一服软的就是他这个大哥,之后他转移了话题问何江阳:“三儿,上次咱俩吃饭的时候,你带着的那个司机现在怎么样了?”

    “恩,二哥怎么想起问他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是个人物,想了解一下,等哪天你用不上了,我这边好把人雇过来。”何阳岳说的轻描淡写,甚至有些半开玩笑的态度。

    “你来晚了啊。”何江阳一口把碗里剩下的汤水喝干净“年前他辞职了,不给我做了。”

    “那你们还有联系么?”

    “有啊,可是你肯定雇不起他,我看他好像是有自己的打算呢。”何江阳说话的时候看着何阳岳,神色如常,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像是较劲和试探一样。

    何阳川这会儿倒是没察觉什么,他只是觉得难得两个弟弟都会欣赏上同一个人,所以有些好奇就问何江阳:“这样的人,这么大的口气,按理说格应该是很傲气的,他怎么就跟着你了呢?”

    “人呗。”何江阳忽然把视线移开,然后一脸惋惜的跟他大哥说“我们之前认识,当时我对他印象就不错,后来隔了四五年再见的时候,谁知他腿坏了,我就找了我的老同学张静文他哥张静武,帮他安排了手术,大哥你也知道,张静武那样的大夫搁你们军区都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所以么,他恢复好了,就算欠我个人,不过要说我,那是个做大事的人,眼下还了人债,我还怎么好耽误他。”

    “那还真是……太可惜了。”何阳岳不轻不重的飘过一句总结,那句话在外人听上去不过是他没机会招揽到一个人才而已,可是何江阳却觉得这话意义不明,甚至,透着些寒冷的意思,但是他不敢再问什么,因为他怕是自己吓唬自己,万一说多了,引起谁真的怀疑起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之后十五那天的晚饭吃的很平静,一家人在饭桌上就是随便的小聊几句,期间何家老太太何婉欣还说了些要给何江阳介绍对象的话,何三听了苦笑着敷衍,后来敌不过便干脆抱过宝贝侄女,一边喂她吃东西一边逗她,说以后要是侄女长大了依旧这么漂亮,那干脆就嫁给他好了。

    那边何阳川本以为女儿会回嘴抵抗,没想到小丫头一听这话咯咯咯就乐了,还说好啊,老叔每年都给我买漂亮衣服和巧克力我长大了就嫁给你。

    童言无忌,一语一出全桌子的人都有些傻眼,尤其是何阳川,脸上干脆黑线,而何江阳么,则是在他哥一脸黑的表里抱着小丫头亲了一口,之后笑了一脸得意而险。

    何三心说活该啊大哥,谁叫你不懂小姑娘呢,每次回来带礼物不是坦克模型就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闺女打小美,衣柜里的衣服一小半都是我亲自买的,我知道投其所好啊,孩子当然跟我亲了 ̄

    当天晚上好容易糊弄过去一大家子,何江阳一个人回了家,明天公司正式上班,不过年前伊始,他应该还没那么忙。

    洗漱完毕躺在上,何江阳想起了这些天都在一直琢磨的事,冷毅说了回来之后要买房子,看样子好像他有心要出全款,所以自己既然以后也要住,那是不是应该找时间跟他一起去看看房子,顺便和他谈谈装修和买家具家电的事,另外,冷毅的生虽然过去了,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有点儿表示才好,毕竟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生,而自己到现在都还没跟他提过这事儿呢。

    第二天一早上班,开了新年动员大会之后,何江阳下午没事儿,便给以前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那人是做中介的,何江阳以前的好些房子都是这人帮忙找的,要说这人也厉害,中介费虽然比一般的人要多些,但帮何江阳选的房子绝对稳赚不赔,只是与往不同,这次何江阳的要求会比较多,例如说房价不能太高,面积大约多少,布局要好,可以是二手房,但周围设施要齐全,而且还要有好小学。

    其实这事儿要搁以前,何江阳撑死会讲讲想要的面积和地点,因为那个朋友知道他何老板不差钱,没孩子,住的房子也一定是新小区,不过这一次,何三可不能这么随意了,一来这房子他也住,二来他并不想自己补钱,做那种让冷毅花十万块钱买个三十万的房子这种事,不然以后被他家冷爷知道了,依那个死男人的格即便对他再好也是要和他翻脸的。

    至于对那个中介,他也算是狡猾的“实话实说”了,他说他是帮朋友问问,因为朋友手头没那么宽裕,所以房子只要满足以上那几点,屋里不带装修不能马上拎包入住也没关系。

    要说这中介也靠谱,两天之后就给了答复,推荐的房子有几,送来资料给何江阳看,何三上下瞄了几,觉得都好,价格也都在他所预计的范围里,于是隔天他就去找冷毅,两个人反复看了几遍,下午何江阳开车又带着冷毅去实地考察了一下,最后两个人都瞧上一面积七十五平米的房子。

    这屋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四楼,地点离一所可寄宿的市重点小学不出两千米,小区原来是为师范大学的教师分房才盖起来的,供暖好,格局正,房子质量也不错,周围生活区什么都有,要说唯一不太好的,就是这房子有点儿老,之所以卖房价格不高,就是因为这房子都盖了十一年了。

    回去的路上,冷毅跟何江阳合计,说房子要二十七万,中介费连带手续什么的全办下来差不多要二十九万,之后自己手头还能剩下不到三万块钱,简单装修一下,再买点儿家具电器什么的应该都够了,何江阳听了瞪他一眼,说你全来?

    冷毅实实在在的点头,说是啊。

    何三一撇嘴,把宝马往路边稳稳当当的一停,说那你弄吧,弄完了你自己带着儿子住去,我可不去你家。

    (我从山里修行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