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9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等站在寒风中,自己的鸟被冷毅从后抬着,何江阳才反应过来这厮是来捣乱的。

    冷毅从何江阳后抱着他,一手拦着他的腰,一手抬着小何三,关节在不经意间把人锁紧,让何江阳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尿吧。”冷爷说的特坦然。

    “不是!冷毅你这样我怎么尿啊!”何江阳羞得不行,话说让人把尿这事儿过了三岁小爷就没用人伺候过,眼下你抬着爷的枪管子是哪个意思啊!放水还需要找对方向是怎么的!

    “快点儿吧,别磨叽,过会儿我手都冷了,别再把你冻坏了。”说着,冷毅还把瑟缩在他手里的虫颠了颠。

    何江阳手里拿着手电,那光线似有若无的照着,看不清反而更让人燥得慌。

    被尿憋的实在不行,何江阳不免扭捏,想做最后的抵抗。

    “你别……多脏啊……”

    “脏什么,我都过了,你快点儿吧,我手真要凉了。”

    “那你把手收回去不就不凉了……”

    “我都冻手了,还能让你再冻一回?我哪儿舍得……”

    何江阳心说你这不是冻手啊,你这是动手了啊!个狼崽子跟这儿等着我呢!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是吧!

    算了!你乐意把着,老子还就不怕你了!

    何江阳心一横,把手上的手电关了,嘟囔了句把不明白,敢整我鞋上你就死定了,之后,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黑里,便传来了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

    何江阳心里紧张,放水也矜持了起来。耳边满是冷毅呼吸的声音,臊得他心跳得都砰砰直响。

    冷毅搂着他,拦在腰上的手慢慢搂紧,随后冰凉的嘴唇埋进何江阳的颈窝,用力亲吻他的颈侧动脉,何三被他亲的心跳快了不知道几拍,连尿线都断了两次,手上用力推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撼不动后的男人。

    “小混蛋……发……什么,”何江阳咕哝着扭动体,好不容易把水放干净了才敢大胆回头瞪冷毅“再……唔……这么闹,把你爷们儿弄得早早萎了看你以后怎么办……”

    冷毅在黑暗中发出低哑人的笑声,那种略微的小坏标在唇角,鼓动的却是何江阳的一整颗心。

    “完事儿了?”冷毅摸摸手里的虫,然后特金贵的把它放回何江阳的内库里,何三这会儿真是要炸毛了,没毛都要炸了,可是才要说什么,他就被冷毅挑着下巴扬起了头,之后那冰冷的唇就贴了上来。

    冷毅的嘴唇有点儿厚,虽然亲人这个事儿他没什么技术,可是冰冷的唇配上炙的舌尖,就使得这个吻变得超有感觉了起来,鼻翼间全是来自另一个雄爆表的荷尔蒙味道,何江阳真觉得自己这会儿别说商,就是智商都要归零了。

    气喘吁吁的被放开,体在下一秒离地,冷毅以公主抱的标准姿势把何江阳收拢在怀里,何三这会儿脑回路的确是回来了,可是上却像缺氧一样使不出劲儿来。

    三少心说:行啊小子,老子特么放个水你跟着都能闹出这么一出,以前带你出去,那么多嫩葱一样的小子你都不看一眼,我还以为你是个石头呢,没想到其实里面包的可以么!

    “这么勾我,晚上又想要?”论起妖怪,何江阳绝对是那种上一秒臊得要死,下一秒就能勇敢秀下线的人。

    “没。”冷毅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瞎摸什么……”何三重新把手电点亮了帮冷毅照路。

    “想摸。”冷毅顶着一张木板脸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我……擦。

    何江阳默默咬牙,知道和冷毅这么‘火拼’自己是绝无胜算的,于是他老老实实的哑了。

    被冷毅抱回屋,何江阳脱了衣服重新钻进被窝。冷爷自己出去放了水,回来的时候双手是搓过外头雪水的,算是洗手,这会儿手都是红的。

    何三猫在羊皮里对他咕哝,说他不嫌折腾,冷毅听了笑笑,却没说什么。

    两个人重新躺好,何江阳枕不惯帽子的高度,就改换枕着冷毅的胳膊,那里结实的肌让何三摸得心里直发

    何江阳虽然是做布料生意的,可是布料和服装离得并不远,每年国内外的各种时装发布会有时间他也会去参加。国内外的一线二线女模基本都是麻杆一根,细高就像衣服架子,股压根没比男人多多少,至于男人,国内的男模和女模差不多,瘦巴巴的,锻炼了也没见几个好看的,而国外么,他何江阳不好那口,现在想想都是一毛没退干净的感觉,说白了,哪个都没有他边的这个好看。

    何三脑袋里一片靡丽,细白的手指没忍住就攀上了冷毅的肩膀,那是一路被结实的肌撑起的柔软皮肤,透着奇异的摩挲感,让人动到难以自制。

    “怎么了?还是害怕么?”冷毅被何江阳搂住,以为他还是在为那些山头的祖宗坟害怕,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何三看着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好看啊……”

    啊?

    冷毅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傻眼,因为在他眼里,好看这个词,即便用在何江阳上也会比用在自己上合适,要说被何三夸了,他倒也没什么不高兴的,只是这个被夸的角度,实在不是他一个粗人能理解的上去的。

    “哪儿好看啊,我这一腱子,黑秋的一层皮,上还好多疤瘌。”冷毅任由何江阳粘着自己,说话间,他把手还放到了何三的腰上轻轻捏了捏“要我说,像你这样才好看,又细又白的,还软乎……”

    “懂什么啊你。”何江阳顺势搂着冷毅的腰开始犯迷糊“你这,多少人想要还要不要来呢,我就是练不出,不然我也想有点儿肌块,像你这样的,多撑衣服,多招小姑娘的眼啊,甭管公的母的看到你这板那都是桃花一地啊……”

    “我哪有!”冷毅心说我就不是那招猫逗狗飞蜂舞蝶的命!长这么大除了出任务盯着攻击目标没错过眼,其余的人,也就是你何江阳让我惦记了这么多年,老子单论感,那思想纯洁干净清白着呢……

    可何江阳一听冷毅否认,心里不免就念起那些个不开眼的,何三调子都没变贴着冷毅的口睁开眼

    “嘿!冷毅你还别不承认啊,你那些烂桃花念在你不是主动犯罪我就不提了,你就说咱俩逛街去吧,每次带你买西装,那一个个服务员上去给你扒衣服的速度比我都快,特么我要是不拦着,你说还能剩下点儿骨头给我么,全便宜别人了,我都亏死了……”

    “行行行,以后都是你的,连皮带囫囵个都是你的。”说完冷毅在黑暗里还特咸猪手的掐了一把何三的股,何江阳当即就想反击,可是当他看到小混蛋那心满意足的样子,他又下不去手了……

    算了,拈酸吃醋这个事儿,他何江阳特么才不干呢!

    “行了,不许折腾了,困死了,睡不醒小心我让你明天让背我回去!”

    (大家新年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