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7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把神烦的小弟撵走,冷毅回头去找何江阳,发现他已经不在门后了。

    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冷毅叹气去找人,结果在厨房看到他正和纳兰在吃饭,纳兰是血统纯正的英国人,现在中文还不太好,说起话来磕磕绊绊的,何江阳的美式英语也就是凑合的水平,能听懂,但是口语不行,所以两个人说起话来听着很神奇,英伦腔对战美语语音,可以说是乱成一团毫无章法,可是神奇的是,这俩人居然相处的还不错。

    冷毅站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听他们讨论的无非是国家之间对gay的接受程度,出乎意料的,外国人貌似也没开放到那么随便的程度,纳兰说这事儿在英国,接受度也不高,而且极力反对的人往往态度强硬而过激,这一段何江阳倒是听明白了,之后纳兰问他他家里知不知道,何江阳苦笑着摇头,说他家也属于态度强硬和反应过激的那一类,所以没敢说。

    “毅……很好。”纳兰看着何江阳,深蓝的眼睛带着浓浓的暖意“你来了,就是……家人,我们的。”

    “我知道。”何江阳对纳兰报以微笑,之后两个人继续吃饭。

    冷毅在门口又呆了一会儿,随后直接转回屋去看他二娘。

    老太太这会儿正在做活儿,穿针引线,找着一张图样给孩子们做虎头鞋,看到冷毅进来了,她也不急着说话,只是指指沙发,让冷毅坐下。

    电视里新闻的声音不大,播放着各地欢庆新年的景象,老太太把厚毡子布做的鞋底放在手里揉,等揉软了些才开口。

    “你领回来的那是个富贵人家的娃吧?”

    “二娘……”不知道为什么,冷毅自认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有些畏惧眼前这个后背有些佝偻的老人。

    “惦记了这么些年,你倒是熬得住。”老太太说着把毡子布放下,摘了老花镜抬起头看冷毅“可是儿啊,二娘问你,你觉得你守得住他么?”

    “我觉得……应该可以。”

    “你去见过他家里人了?”

    “还没……”

    “该是人家不接受吧……”

    “……是。”

    “那你也敢把人往回领?”

    “我……想跟他好好过子。”

    老太太听了叹气,随后摇摇头,似乎有些无奈的说了句:“咱家看到底,这几个孩子还是你最像你爹,又倔又固执,认准了的,九头牛都拉不回,往实在了说,二娘不觉得那人有啥不好,你们都大了,找个喜欢的安安生生的过子,也是好事,可是老话都讲个门当户对,你要高攀了,以后的子可不好过啊……”

    “我知道,可我没图他什么。”

    “你把人都拐回来,还说不图人家什么?”老太太微微皱眉看着冷毅“大儿,有些时候你要想明白,不是你怎么想人家就会怎么想,那人家里要是真不差钱,就要人,你可怎么办?”

    冷毅被说得愣住,随后沉默下来。

    之后老太太接着说,她说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跟了男人,有了孩子,那娘家再怎么能折腾,女人多半也都会和男人在一起,可是你们两个都是男人,好的时候就在一起,以后万一人家反悔了,到时候你拿什么留住他?

    “大儿,娘不反对你和他在一起,因为娘信你心里有分寸,可是娘也担心你,你这条路……太不好走了……”

    “二娘……”冷毅被老太太说的无言以对,其实这些他都想过,可是眼下让他放手,把何江阳推开,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而这些,冷毅他二娘怎么会看不出来,家里这大儿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从小到大老太太都敢拍着良心说这孩子她视如己出,甚至比自己那亲儿子都要更看重些,所以眼下孩子喜欢的,她一个做娘的也不忍心太拨了孩子的心意,既然敢把人往回领,老人想着两人该是也有真感的。

    “算了,大过年的,我也不多说你什么了,我只是提醒你,豪门深四海,不过你要是真有心,那就踏踏实实过你的子去,万一有了啥事儿,你就回家,娘给你攒了钱的,咱不怕,只要你好好的,咱就啥都不怕。”

    老太太说完对着冷毅笑笑,那样子给了冷毅很多安定,就像是一棵坚定的大树,她就在那里生长着,你在不在意,她都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看着你,等到你哪天回来,她都有一树凉和压满枝头的果实等着你。

    等冷毅回屋的时候,何江阳早就在屋里呆着了。

    何三手上的伤口表面虽然愈合了,但是里面要真好了还要很长时间,昨天晚上他和冷毅有点儿玩过了,两个人的手指没轻没重的缠在一起,当时不觉得,现在倒是有些疼了。

    冷毅进来看到他在揉手,便走到他边来看,嫩红色的伤口似乎皮肤很薄,新长的芽颜色看着非常突兀,而且略微红肿,冷爷小心的摸着,同时问何江阳感觉怎么样。

    何江阳说有点儿疼,但是不严重。冷毅听了知道不是伤口里面撕开,心里安心不少。

    白天没什么事儿做,冷毅问何江阳要不要跟孩子们去玩儿,何三想想,点点头。

    之后冷毅出去了一趟,等再回来,他手上便多了好些衣服,上还背了一个包。

    何三没见过这阵仗,猛一看也不知道要怎么穿,冷毅动手帮他一件一件往上,同时告诉他穿衣服的顺序。

    现在外头太冷,大白天上午快十点了,室外温度还零下二十七度呢,何江阳了两层皮衣,连裤子都是冷毅给他找的厚皮裤,帽子捂严了只剩眼睛一条缝,一指多厚的棉手,全副武装下来足有十斤的分量,整个人上上下下看着胖了一倍。

    摇摇晃晃的出门,站在院子里等冷毅穿好衣服出来,何江阳觉得自己好像一只企鹅,大步都迈不动。

    五分钟后,两人整装出发,冷毅一边走一边跟何江阳说,如果走了,就一定要把衣服或者手解开一会儿,尽量不要出汗,不然手头没有速干衣,等乎劲儿过去了,贴不易干的棉织品是会要人命的。

    何江阳听着,可是心里没什么概念,不过好在有冷毅看着他,每隔十几分钟他就会伸手摸摸,要是何三的衣服里了,他就帮忙弄弄。

    山里雪大,如果不走人踩出来的小路,雪厚差不多要三十几厘米,偶尔赶上个窝风存雪的地方,齐腰深或者更厚也都是正常。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两个人便看到了带着孩子和妹妹们玩儿的正开心的冷荣。

    秋霜和冬雪两个姑娘一人领着一个孩子坐爬犁,顺着封冻的河面往下滑。偶尔控失误,就一起翻车栽进雪里,那笑闹声脆的真像薄铜铃铛,可以传出去很远。

    今天没有风,说话不费劲,何江阳从没玩儿过这个,冷荣看他来了就让冷毅带着他玩儿,不过小孩子的爬犁他们是用不了了,冷荣给他们的是不知道谁家用门板改的一个大爬犁,何三坐在前面,冷毅坐在后面,手上拽着绳子,冷荣在后面使劲儿一推,两个人就坐着门板划出去了。

    河道不算太宽,而且有些地方会比较陡,所以他俩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冷毅一看就知道以前经常玩儿,所以技术很好,可何江阳就不行了,有好几次转小弯儿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配合着冷毅用劲儿,结果带的两个人不是侧翻就是干脆倒着往下滑了,不过这样也不危险,周围都是厚实的雪层,大不了一头栽进去,加上上穿得厚,所以根本没有受伤的可能。

    来回划了几趟,何江阳脑子快,马马虎虎也算掌握了技巧,看着快玩儿一个小时了,冷毅让他带着自己试试,何三拉着两边的麻绳,一路有惊无险的往下滑,都说编筐编篓重在收口,何江阳也想收个好口,可是无奈技术不行,临到末尾没躲过河面凸起的一块冰,结果两个人直接被甩出去,在冰面上打了好几个滚儿才停下来。

    何江阳这会儿玩儿的就像个孩子,仰躺在冰面上乐得都要起不来了,冷毅瞧着他,无奈的骨碌站起来走过去扶他,结果帮他整理帽子的时候正对上一双团满细碎阳光的眼睛。

    “哎,我可好久没这么玩儿了,小时候都没玩儿过这个,额……冷毅……”何江阳被冷毅切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没等他躲开,帽子的围脸就被解开,之后那人略微冰冷的嘴唇和温的舌尖的便贴了上来。

    何江阳被冷毅亲到脸彻底红起来才被放开,这时候冷秋霜也带着冷建国小朋友滑了下来,姑侄两个都玩儿的没了样子,何三脸红怕被看到,赶紧把帽子的围脸扣好,随后去帮冷毅把那一大一小扶起来,大家一并往上油走。

    时间临近中午,孩子们玩儿累了也玩儿饿了,冷毅他们四个回到上游的时候冷荣已经带着冷冬雪和冷振宇在等他们了。

    冷毅把冷秋霜和冷建国交过去,之后又拽着冷荣问了点儿事,冷荣听了点点头,又跟他说了些什么,随后冷毅就拽着何江阳继续往山上去了。

    何江阳不知道冷毅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问他他也不说。

    脚下的雪眼看着快到膝盖了,两个人拉着手,又走了快一个小时何三忍不住和冷毅打趣,说你这干嘛?难不成你家里不同意咱俩在一起,你要带着我私奔啊?

    冷毅听了笑着回头站定,然后一边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了什么剥开包装纸递到何江阳嘴边儿,一边笑着说:“是啊,私奔,你敢来么?”

    冰冷的硬块咬到嘴里,何江阳含了一会儿才发现是巧克力,用力咬开,还是果仁的。

    何江阳嘴刁,一吃就知道是进口的东西,他估计是在上海那阵子眼前这个小混蛋买了带回来的,站在原地抿嘴巴的功夫,他瞄着冷毅一边喘粗气一边反问道:“我不敢的话你要怎么办?”

    “拐走你。”冷毅回答的很干脆。

    “怎么拐啊?”何江阳笑嘻嘻的。

    “这么拐!”冷毅说这突然弯腰,之后一下子把何江阳扛到了肩膀上。

    “喂!你要干嘛!放我下来!”

    何三被吓了一跳,喊了两声又不敢挣扎,最后只能让冷毅像抗麻袋一样扛着往前走。

    等过了这个坡,又往下走了一段,何江阳回头往后看,才看到他们的目的地的,居然是个很老的木屋。

    (要出门!回来就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