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7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冷毅这会儿已经不在边了,何江阳摸到手表瞄了一眼,八点四十二,他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一边四下看着,一边皱起眉头想着冷毅怎么不叫他。

    正这个时候,冷毅从外头推门进来。裹着一厚皮袄,脸冻得黑红黑红的,何江阳现在的状态是yi丝不gua,头发乱成一团,裹着棉被坐在炕上,无意识的还露出半个肩头。

    “睡醒了?”冷毅站在屋角把外衣脱了,然后去给何江阳倒水喝。

    何三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之后把冷毅拽过来,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脸上。

    “哎!我手忒凉!你做什么!感冒了怎么办!”冷毅说着就想把手往回收,可何江阳拽着没让。

    冰冷的手指触及脸颊,让人迅速的清醒过来,等把冷毅的手放开,何江阳也醒过来了。

    指挥着自家爷们儿帮自己把行李拿来,何江阳一边开了箱子找衣服一边忍不住埋怨冷毅早上怎么没叫他起来。

    冷毅这会儿已经上炕开始收拾被褥了,昨天晚上他知道自己有点儿做过了,今天早上去摸,何江阳后面还有点儿肿呢,好在他来的时候留了心眼儿备了药,昨天晚上收拾干净的时候就给他涂了,今天早上自己才起又给涂了一遍,老药膏好用,消肿止痛,何江阳现在才能这么精神。

    “哎!我是不是家里最后起来的啊?!”何江阳一边穿衣服一边站在炕边问冷毅。

    冷毅听了笑着摇摇头,同时指指隔壁,说那屋我弟妹也才起来。

    何江阳顿时了悟,之后系上裤子一骨碌扑到冷毅上把他压倒,同时把手放到冷毅的胳膊下头去掐他。

    “好小子!给你做几回还真把我当你媳妇儿了是吧!我让你美!”

    说是掐,其实就是做做样子,何江阳与其说舍不得,不如说他其实真没那么把子力气去收拾冷毅,而冷毅呢,这会儿也由着何三在他上闹,反正他知道何江阳不是真的跟他生气,挤兑他一会儿也就得了,只是有个事儿,放在冷毅心里有好多天了,他觉得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的。

    双手顺势抓住何江阳作怪的双手,冷毅一使劲儿,让何三趴在自己上,之后才问他:“哥,咱俩谁上谁下这事儿,你很在意么?”

    何江阳听了眯起眼睛,说:“怎么的,把我吃完了你说这话,合着现在要是我说我在意……你小子还就趴下给我上啊?”

    “行啊。”冷毅回答的干脆“想当初最开始不就是你上我么。”

    额……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何江阳被冷毅特别坦然的态度弄得有点儿摸不准,老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何江阳心里琢磨着该不会眼前这五大三粗的壮汉子,其实是喜欢被干的那吧?!虽然要说做,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他何江阳眼下也是可上可下的人了,之前他也想过拿这事儿问问冷毅,可是不知道为啥,真听他说可以做,何三心里倒不那么惦记了,就好像昨夜吃到了甜头,余下的,他尝尝就行,倒不那么在意这个上下的问题了。于是他试探着问冷毅:“我说,你不会之前就喜欢在下面吧?”

    “不会,我没在下面过。”冷毅说着松开手,继而补充道“不过咱俩不是在一起了么,所以你要是想,咱就做,关上门没外人,这没啥的。”

    明明会很羞耻的好吧!何江阳咬着嘴唇看冷毅,想当初,他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建设才肯屈居人下的,他以为之后为了谁上谁下这事儿,自己至少要跟冷毅对峙个把月的,可谁知道,眼前的这位爷居然是这么看得开的人!

    “没想到啊……”说话间何三睨了冷毅一眼“你倒是个玩儿的开的。”

    “哎!哥!那哪能!”冷毅听了脸顿时就红了,他吭哧了半天才补出一句“也就是对你,你想怎么样我都依了,换了别人,谁敢……”

    何江阳听冷毅这么说,心气儿立马就顺当了,再旁的不多说,三爷撑着胳膊从冷毅上爬起来,本来还想说点儿豪言壮语类似‘算你小子识相’之类的话,只可惜这么一抻,嘴没出声,胃倒是先声夺人,咕噜噜发出好大一阵动静。

    腹鸣过后,何江阳唰的红了脸,低头再看冷毅却是一脸的笑,他忍不住骑在冷毅上拍他,斥他不许笑了,冷爷见状伸手搂着他坐起来,连说咱不闹了,外头咱妹子给留了饭在锅里,一直着呢,这会儿再不出去,可就真有人要嘴上不饶人了。

    何江阳这会儿虽说气不忿,可毕竟心里还有轻重,于是不甘不愿的起,整了整衣服才拿着洗漱用具和冷毅出门。

    刷牙洗脸的功夫,何江阳总觉得有人在悄悄的看自己,他试图找了几次,却只看到冷秋霜和冷冬雪姐妹俩在他的视线里晃悠,作为一个后被掰弯的男人,何三对自己的优秀即便有自信,却也对此不免觉得有点儿别扭,毕竟这俩丫头算起来可以说是自己的小姨子或者小姑子,这种事要是搞得最后像是自己对人家有了什么非分之想似的就不好了……

    不过,这事儿还没等他想清楚,那俩丫头就被冷毅一手一个拎走了。眼看着三个人站在门外说话,何江阳听不清说的什么就忍不住凑到了门口,躲在门后听墙角。

    “说吧,你俩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大早上还瞄着我朋友干嘛?”冷毅站在门口冷着一张脸,不算严肃,但也绝对不是简简单单问话的态度。

    冷冬雪是家里的老幺,比起冷秋霜也更鬼道些,小丫头听了先是看她姐,随后撮牙花,瞄了冷毅半天才问。

    “大哥……我和我二姐吧,对你朋友是没什么想法的,就是呢,我俩有点儿好奇……你朋友吧……瞧着和你以前有张小照片里的那个长得可像啊……”

    “然后呢?说重点吧……”冷毅抱着肩膀看着眼前的两个妹子,眼睛随意一瞄窗户便看到何江阳半个子的影子,心说就这技术还悄悄猫着呢?!

    “然后我俩打赌了,我觉得你朋友就是当年照片里的人。”冷秋霜倒是言简意赅。“可是冬雪说你朋友看着太年轻了,不想是三十好几的人,而且……大哥你后来不是说过照片里那个人结婚了么,所以……她说你照片里的和现在这个不是一个人。”

    “是一个人。”冷毅用鼻子哼出一股白气。

    “啊!那大哥你是和已婚的……”冷冬雪话说一半嘴巴就圈成了o型。

    “他离婚了。”冷毅神色平静。

    “为了你……离的?”这下连冷秋霜都淡定不能了。

    “不全算是吧。”冷毅回答的尚算坦然,可是暗自曲起的手指却暴漏了他的紧张。

    三个人正说着,忽然冷建国和冷振宇从冷毅他二娘那屋里跑出来,冷荣在他俩后追,手上还拎着两个小木头爬犁,看样子是要带孩子们出去玩儿的。

    “大哥,一起么?”冷荣跑到冷毅边,“昨天下了大雪,今天刚好可以玩儿,嫂子起了没?城里长大的娃应该没见过这些吧,要不要带上他?”

    冷毅听了看了一眼两个妹妹,俩姑娘特有眼力见的赶紧一人一个陪着侄子玩去了,冷荣看她俩走了才低声问道:“大哥,怎么了?一早上就看你跟小霜小雪开会,俩丫头惹祸了?”

    “没,她俩就是好奇。”

    “怎么,因为那小照片?”

    “知道的清楚啊,这么说二牛你也参与这事儿了?”

    “那哪能,我也就是好奇呗,你看……以前刚知道你喜欢男的那会儿我就是担心你的,大哥我觉得对这事儿你肯定比我清楚,你们这……连个婚都不能接,你这是头一回往家领人,然后还找了个离婚的,按理说,人家要是喜欢女人,万一哪天他要再婚……哎,大哥你明白的啊,我不是不盼你们好,可是你想想,到时候……最吃亏那肯定就是你了,所以我就是觉着再不靠谱也就是你选的这样的了。”冷荣说着摆出一脸的唏嘘,似乎不是不满意何江阳这个人,而是不满意何江阳的过去。

    “所以呢?”冷毅看着冷荣。

    “所以……反正大哥你觉得好行呗,咱家是没谁反对了,大家知道的早,我就不用说了,咱大姐和咱妹子们也都能理解,我……就是觉得你这些年不容易,好容易有个喜欢的,你要是能好好的,就好了。”

    冷荣一边说一边摆弄手上爬犁的绳,他其实读了这些年的书,观念是不老,但骨子里还是中国人的传统,而且他在国外读的也是农业类的相关专业,学校很好,专业很强,可是比不了哈佛麻省理工什么的,再者,他对亲兄弟也用不上那些耍滑头的东西。

    不过有机会黑冷毅一次,他还是不会错过的,眼看着哥俩聊天的气氛有些低,冷荣就伸手搂着他哥的肩膀使劲儿拍了拍,之后特真诚的说道:“可是吧,我同时也庆幸的,大哥你说就你这个能忍的劲儿,这些年你没被憋坏了真是万幸啊……昨天晚上闹的晚吧……好家伙,我跟我媳妇儿头半宿就没睡着觉……嘿嘿嘿……”冷荣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的往后退。

    冷毅意识到自己被调侃,腿上发力就要去抓冷荣,结果被那野驴撩蹄子先跑了,冷荣一边往外头跑还一边往回喊呢,说:“大哥!咱家地窖里有我泡的鹿血酒,晚上给你弄点儿好好补补哈 ̄”

    (求搜藏~这一更字数多了吔……)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