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6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何三最近胖点儿了,他的体肤质细腻,手上几乎没有茧,但是很奇特的,这样的人却不让人觉得娘,相反的,倒是有点儿妖道的感觉。

    怀里抱着个妖精,冷毅瞧着他衣衫半解,也顾不得脱他的衣服了,说了句明天一定让你起不来,就把手伸到何江阳的裤子里去探底了。

    温的手指裹着湿滑的液体挤进体,何江阳微微仰头,问冷毅抹了什么,冷毅说回来的时候带了两支润滑剂,何三放松体,声音闷闷地说你学的真够快的。

    冷毅笑着添了一根手指进去,同时不断的在里面摸索着。

    按照第一的经验,应该是右手第二个指节全部进入后再偏左那么一点儿,反复摸了几次,终于何江阳搂着他的胳膊收紧了,何三哼哼唧唧的抱着他,每次被摸到爽处都想挠人,那是细微的块感,勾的人浑发痒又无从摆脱。

    “别……哎……别摸哪儿……要……恩啊……要坏了……”何江阳子说不上是要逢迎还是要退后,冷毅这会儿也硬的不行,再多挤进一根手指,来回通了几次,看何江阳完全不抵抗了,他就把手抽出来,之后扶着根贴上去。

    龟顶进去半个头,看着怀里的人还穿着整齐,冷毅心里不忿,伸手要解扣子,结果何江阳伸手搂住他,一边亲他的耳朵一边说:“宝贝儿,别解了,撕开它,快点儿进来,我难受……”

    之后一千多的衬衫就这么彻底崩了扣子,冷毅两手用力把衣服扯开,同时自己腰上用力,一口气就把根顶进去了三分之二,何江阳被这么一涨弄得突然,一声申银没压住,实实在在的彻底喊出来,那声音妖得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冷毅被他喊得骨头酥了半边,没绷住笑了出来,何江阳想到这房子不隔音,顿时脸就红了,他把腿从冷毅腰上放下来,同时虚捂着自己的嘴看冷毅,本来想问问他要是闹糗了可怎么办,可谁知紧接着自己的两条腿就被冷毅掐着腿根搂到了前,冷爷原来趴着,现在改成半跪着,他把何江阳下半抬高一大截,之后就那么直接而缓慢的把剩下的那部分分顶了进去。

    唔……个小兔崽子!

    何江阳想着狠狠的瞪冷毅一眼,可是实际上效果实在不佳,他那双长而上挑的眼睛这么一瞪,倒是另一派似嗔的模样,冷毅顿时忍不住,压低子把住他的腰慢慢了起来。

    耳边是另一个粗重的呼吸,何江阳一开始还熬得住,冷毅也没做得太快,而且只是第二次,敏感点他还找的不太好。

    可是十五分钟后,况就全变了,自打在几次试探后,自己那古道肠里的命门算是彻底让这小子找着了,他开始全力折腾自己,何江阳前面的命根子被冷毅握在手里,后雪又配合着专门顶那么个小地方,弄得他想不喊出来都难,无奈之下他只能把枕头抱在怀里死命咬住,间歇里一开始他还有力气骂人,可到最后,真是求饶都没用了,冷毅顶着他,一会儿轻一会儿重,弄得他浑软的像没了骨头似的瘫在那里。

    体被探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何三觉得冷毅那玩意儿握在手里是觉得不小,可当初也没觉得那么长啊,现在被他来来回回的做,真是觉得那东西闷闷的都要顶到他的胃了。

    “没力气了……啊……冷毅……混蛋……你别顶那么深啊……”何江阳扔下枕头,伸手去推冷毅的口,结果触及一手湿滑,他听着两个人撞在一起的声音,忍不住伸手去摸冷毅的腰胯,那些汗水混合着晴滑动,把一切都弄得粘腻腻的。

    冷毅似乎在上就是个削了嘴儿的葫芦,他除了喘气都不说话,只是闷闷的干何江阳。不过估计是瞧着太了,所以何三摸着他的那一的都要死过去了。

    体被涨的满满的,命根子硬的都要破开了似的,何三最后熬不住了,握着冷毅的手去摸自己的龟沟,来回几次,终于僵了后背嗯嗯啊啊的泻了出来。精业了冷毅一,后雪也随着使劲儿绞紧,催的冷毅也发了力,抖着子顶到何三的体最深处,一耸一耸的了。

    等到让人心颤的块感缓慢熬过去,冷毅已经拔出根摘了子栽在何江阳边了,何三抬了手去推他,说臭小子,顶个死粗的棒子你要弄死我是不是!

    冷毅听了笑出来,伸手把他搂过来接吻,弄得何江阳嘴边都是口水才松开。

    “刚才舒服么?”

    “恩?……哎!你!你就不能问点儿别的么!”何江阳被冷毅搂着,脸离得太近,两颗心就隔着那么十几厘米的距离,搞得他连编瞎话的勇气都没有!

    “那……我弄疼你了没?”冷毅所谓的换话题,也不过是那么点儿事,何江阳觉得这位就是个范轴的命,你不说,他就能一直问下去,于是何三转过,背对着冷毅并抓了他的手去摸自己后面,那xue口还没来得及恢复,所以稍微用力就挤得进去。

    何江阳本来是要兴师问罪的,理由是你看,那么小个地方你放那么大个东西进去,你说疼不疼!恩!怎么会不疼!

    可是谁知道冷毅竟然曲着手指又在里面摸了起来。

    “真软,哥,再让我做一次行么?”

    我擦!何江阳回头看他,怒瞪的一双眼直接对上一个绕指柔般渴望的眼神。

    何三心说我这就是自掘坟墓啊!面对这种要求!是男人都不能说自己不行了不是么!可是为什么他有种感觉自己貌似好像也有那么一丁丁点儿的期待!

    别别扭扭的转回头不再理他,结果脖子被吻,那双粗糙的手又重新缠上了自己的腰,冷毅似乎在这个时候特别聪明,他都不用何江阳张嘴,就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拒绝自己。

    重新把自己撸硬了,再小心的顶进去,何江阳现在的肠道很软,湿湿的很好做,不过第二次做#的好处就是不那么猴急,冷毅搂着何江阳的腰,一只手去揉捏他的口,然后一边动腰一边勾着他和自己亲吻,其实何江阳能不抵触他的这些行为,哪怕一辈子不让他进去,在他眼里也已经很好了,而现在,中彩票头等大奖什么心,他冷毅眼下就是什么心

    “敢弄疼我你就死定了……恩……对,再轻点儿……”何江阳尽量放松体,在亲吻的间歇搂住冷毅的手臂,找到他的手,并将手指交叠扣紧,似乎这样就能熬过再次缓慢攀升的晴

    对于这种依赖般的行为,冷毅肯定是会全盘接受的,他反手搂紧何江阳,把气息全都喷在他的肩膀上,在一次次焦灼中喘息出声,那种痴迷和膜拜让何江阳在一片黑暗里连心尖都跟着他的动作在发抖。

    第二次做的很慢也很久,等到做完,何江阳已经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了,冷毅裹了大衣下地,用暖水瓶里的水给两人简单清理了一下,之后熄灯睡觉,何三这一夜睡的不知今夕何夕,第二天睁眼外头天都大亮了。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