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p>  初五他收拾收拾装好行李,到了初六,何江阳特意穿了一利索正式的,衬衫羊毛衫小西装外加厚实的驼绒风衣,这一他琢磨着怎么也够保暖了,想当年在哈尔滨就这也够过冬了。

    只可惜他忘了一件事,他当年在哈尔滨基本出门就开车,出差不是空调软卧就是飞机,而当他坐了第一趟车到了哈尔滨站的时候,何江阳就有点儿后悔了。

    一月末的哈尔滨两天前才下了大雪,火车站里倒是不冷,可是站台上寒风刺骨,何江阳转的车是半夜的,要坐五个多小时,天亮那会儿才能到。而当他知道自己要换的车是绿皮车的时候,何江阳的脸色就变得和那个车的颜色差不多了。

    晚上十点下车,半夜十二点半换另一趟,室外温度直零下三十度,何江阳为了好看只穿了一双厚皮子的鞋,鞋面柔软舒适可是根本不顶冷,剪了票找车厢的功夫,整个人就冻透了。

    上了车,因为还在年里,所以坐车的人很少,大半夜的,火车大小站点都停,何江阳一路一直在喝水,然后每隔一个多小时就跑趟厕所,火车一直向北,天气也越来越冷,何江阳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寒风,心里默默的觉得自己能不能熬到见到冷毅的那一刻可能都是个问题。

    好不容易到了那个车票上的站点,何江阳拎着两个大行李站在寒风中,天空乌云滚滚,黑压压的,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么小的站台,就一个小屋子,卖票在前面,然后检票的在后头。清晨六点半,四下无人,连检票口的阿姨看到他都是一脸惊异。

    何江阳听冷毅说过,下了车,要在站台打电话,因为山区还没有信号塔,所以他的手机没用,于是他跳着脚跑过去,三句话之后被那个窗口的阿姨让进屋里。

    估计是过节值班实在枯燥天,所以屋里的两个阿姨都很,还用粗茶缸子给何江阳弄了碗水。小屋子不大,但炉子不小,所以屋里很暖和。

    年近五十的大妈看他喝了两口水就让他去打电话,拨电话一次五毛,何三交了钱,拿着听筒拨号码,本以为要转接,没想到电话接起来就是冷毅。

    “喂?”

    “是我。”何江阳一听动静就知道是自己家那口子,所以说话声儿都软了半截。

    “你到了?”冷毅在那边声音笑盈盈的。

    “恩。”何江阳一边应了一边吸鼻子。“你家这边怎么这么冷啊?!”

    “嘿嘿……那啥,你到了就赶紧的,我看天气过了晌午可能要下大雪,你一会儿挂了电话就去问站台的人哪儿有来我家的大巴车,估计今天就一趟,别错过了。”冷毅说着给出一个站名,随后又问何江阳穿什么来的。

    何江阳从里到外说了一遍,冷毅那边立马气了,他说你穿那点儿是等着生病么?!东北天冷是会冻死人的!

    何江阳听了抹鼻子说那你之前也没跟我说有这么冷啊!

    冷毅听了没吭声,只说你赶紧坐车去,回头我给你带衣服。

    挂了电话,何三赶紧去问站台的人在哪儿坐车,窗口阿姨一听就让他出了站台往右走,说是看到一辆上面有卖大米广告的那个公交应该就是。

    何江阳问完拎着行李赶紧跑,要说他也算赶上了,那车每天上午七点发一趟,下午两点发一趟,这会儿车上才三个人,买票的是个小姑娘,看到何江阳穿的那么帅,在剩下两个裹着绿色棉大衣的庄稼汉陪衬下,这人就越发的好看了。

    收了票,姑娘特意帮忙把行李也抬上去,还让何江阳坐在最后头,说那里离水箱近,坐着不冷。

    等车的功夫,又上来一对母女,小姑娘跟她娘估计也奔着暖和,直接就坐在了何江阳边。

    七点十分,司机看着实在没人就点火发车了,路上大家没事儿聊天,小女孩儿的娘就问何江阳说:“小伙子看着不像是本地的,怎么年里头就往这边奔啊?这大山坳子死冷的天儿,是来探亲还是回老家啊?”

    何江阳回答说是探亲的。

    这时候前面的大叔听到这边聊天,也转过头,上下打量何江阳,说:“一看就是城里娃,小伙子穿的这么体面,该不会是上门的女婿吧?”

    何江阳听了没忍住脸红,心里想着自己这倒是真像个第一次上门的毛脚女婿了。

    卖票的姑娘一听他有人了,脸上就多了点儿失望的意思,不过山里人,这姑娘又自认见多识广,于是便打听何江阳看上了哪家的姑娘,何三实话实说,是冷家的,那姑娘想了想,按照何江阳要去的地方说你这信息不明确啊,他们那一片姓冷的可多呢,不过就你条件,找的也应该不差,那个屯子往里走,有个村儿倒是有一家姓冷的,条件可好呢,听说老二在外国念过书,还带回个洋媳妇……

    “哎呦 ̄要真是那户可是厉害的,”提到这户冷家,旁边的婶子也说了话,“听说他家不止小儿子出息,家里两个女娃也都是大学生哩!”

    何江阳在一边听着,心里琢磨着不会是冷毅家吧……

    心里忐忑了一路,本来想见了冷毅就问的,可一个半小时后,当何江阳下了那辆哐哐啷啷响了一路的小破面包车,拎着两个大箱子看着面前两个坐在牛车上的……人时,他就把这茬彻底扔脑后去了。因为相比于他那一,眼前这两位实在穿得太惊悚了,从头包到脚,只露眼睛一条缝。何江阳在呼啸的北风中看了半天才认出来那是冷毅。

    看到何江阳,冷毅笨拙的从车上下来,先把他扶到车上,之后又帮他把行李拎上去,然后自己抬腿上车拍拍跟他一起来的那个人让他开始赶车。

    坐到牛车上,冷毅就把旁边带来的一个袋子打开,里头是一件能从头包到脚的棉大衣,一顶羊皮帽子,一副棉手闷和一双里外全羊毛的大靴子。

    “别愣着了!不冷啊,快点儿穿!”冷毅一边说一边往何江阳

    大衣上,帽子戴上,何江阳就觉得好多了,这会儿冷毅把自己的手闷子给何江阳换上,那里头可暖和了,何三这会儿也只漏了一双眼睛,并且笑弯成一道芽儿,心里美得不行,等到换鞋的时候,冷毅先把何江阳的脚直接揣进了大衣里,搁怀里捂了半天才让他穿上羊皮靴子。

    何江阳一开始不好意思,因为前头那个赶车的还时不时的在回头看他,可是当他的脚丫子被熨贴着舒服的时候,何三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等他暖和过来穿上鞋,上一下子重了差不多十斤,整个人动起来都费劲,老话说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这话他今天可是信了,估计这会儿多张张嘴他那嘴皮子都能冻掉了。

    老牛车一路颠簸,半程之后冷毅把何江阳抱到上搂着,何三这会儿股实在疼,于是便老老实实的认了怂,天太冷,昨天晚上即便一路没睡他现在也睡不着。饿着肚子窝在冷毅怀里,想聊天都是奢望,北风吹过的声音比人喊的动静都大,所以这一路,他除了呆着,也做不了什么。

    上午十点半,牛车终于进了院子。

    那赶车的汉子领着牛回了圈,一边走还一边往屋子里头喊,说大哥带着朋友回来了。

    这时候从屋里跑出两个年轻的女人,何江阳一看那几乎完全一致的长相,就知道是冷毅的双胞胎妹妹。

    看到客人穿得厚实,一时也瞧不出摸样,两个丫头就赶紧帮着拿行李,然后把人往屋里让。

    十分钟后,一家人聚齐在堂屋,何江阳脱了大衣在火炕边上坐下,一屋子的男女老少倒是好认,冷毅先跟大伙儿介绍了他,随后又给他介绍家里人。

    火炕上精精神神的老太太是冷毅的二娘,何江阳叫二姨就行。至于跟着冷毅来接他的那个汉子,是冷毅他弟,叫冷荣,海龟派学子,目前在老家从事养殖业,已经是附近的大户,他边金发碧眼的女人是他媳妇,中文名字叫纳兰,俩人是上学时认识的,姑娘一看就开朗,不算顶级漂亮,但很耐看,两人中间的小男孩儿因为是十月一出生的,所以叫冷建国,小名果果,至于剩下的两个姑娘,就是冷毅的两个小妹了,都在名牌大学读研二,一个叫冷冬雪,一个叫冷秋霜,瞄一眼就知道是古怪精灵的一对双。

    结果……还真的是啊……何江阳一边和大家说笑,给一众人分发礼物,一边感慨自己竟然找了本地非常出名的“大户人家”的大儿子……

    正当一屋子的人说话的时候,屋外忽然掀了帘子进来一个男的,何江阳看了不认识,便瞧向冷毅,可还没等冷毅开口,就听那人对冷毅撒,说哥哥,这大冷的天,我顾不到车可怎么回去啊……

    我擦……何江阳一脸黑线,心说什么况?

    这时候屋子里的人也都静了,冷毅摆摆手,说明天下午有趟进县城的车,你明天下午走吧。

    说完之后冷毅走到何江阳面前,说我带你去看看住的地方,然后就领着他从那人前走过,目光甚至都没停留一下。

    何江阳暗自猜着那人应该和冷毅关系不一般,所以进屋的时候原本的乐摸样也收敛了不少。

    两个人关上门,何江阳坐在炕上,抬头看着冷毅。冷毅搓了搓手,犹豫了一下才跟冷毅说:“那是陆黎……”

    何江阳想了一下这个名字,随后了然,明白了,冷毅的第一个男朋友……

    “我们打分开就不联系了!六七年都没见过的!”冷毅看何江阳不说话,于是赶紧解释。“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找上门的,就是初四那天,他忽然就来了,然后也不肯走,我说过让他离开的……”

    何江阳听了点点头,眼睛四下看过去,忽然问了冷毅一句:“他这几天哪屋睡的?”

    “我姐和我姐夫那屋!他俩还没回,就让他住那边了,我这几天是和嘟嘟睡的,不信你问儿子!”

    冷毅就怕何江阳不信,解释的可清楚了。

    何三听了点点头,之后问冷毅陆黎为什么来,冷毅犹豫了半天,才说了句:“他想回头……可我不想,你应该明白,我只要你!”

    何江阳闻言笑了笑,抬手摸摸冷毅的脖子,没多说什么,便拽着他出去和大伙儿聊天去了。

    中午吃饭,冷家老太太意外的让何江阳坐到自己边,而陆黎却在冷毅旁呆着,弄得何江阳一整顿饭都没怎么看冷毅,光埋头吃饭了。

    那天下午冷家老太太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过年是农闲的时候,大家便凑到一个屋子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何江阳一向健谈,冷家人也好相处,所以大家相处得还不错,除了有陆黎这么个梗,其他的都还算好。

    到了晚上要做饭的时候,冷老太太忽然招呼了何江阳,说让他陪自己做饭,何三应了之后赶忙跟进厨房,之后老太太说让他帮忙烧火,因为厨房的小间和灶间连着,所以在外头洗菜切的冷家人都看得着灶间的事儿,冷毅一开始还紧张,因为陆黎刚来的时候冷老太太也是这么个对待法,结果陆黎弄了一屋子烟也没把火点起来,眼下故技重施,相比于镇上长大的陆黎,何江阳一个城里娃那可能会这些……

    但是让大家跌破眼镜的是,虽然开头不太顺利,但后续摸到了门道之后,何江阳竟然把火生得很好,而且特别会找火后,这让站在门外想看笑话的陆黎都觉得自己丢人了。

    生好了火,何江阳退出厨房,看到陆黎,他完全没有得意的表,只是点了头,随后就被冷家姐妹叫去帮忙了。

    一家子过年,人人都参与,何江阳很喜欢这样,因为这也算是被接纳的一种表现,其实他看得出,冷家人留给他的都不是什么累活儿,没人让他劈柴也没人让他搬重物,留给他的,多半是交流比较多的配合工作,而何三在商场滚爬这么多年,最不怕的就是在交流中学习,所以有些东西,他即便做不好,也不会放弃尝试,自己家的事儿么,熟能生巧,既然没人挑理,那么干嘛不参与,可他的被接纳,就会把陆黎显得落了单,到了晚上,吃完饭,冷家姐妹让陆黎帮忙端水果,可是嘟嘟和果果闹着玩儿不小心撞了他,结果盘子掉了,东西撒了一地,何江阳在厨房帮着纳兰洗碗,听到声音出来,就看到陆黎冷着一张脸站在那儿,吓的两个孩子都不敢说话了。

    把孩子们哄进屋交给冷毅,何江阳再出来的时候看到陆黎站在门口,上穿着大衣看着他,说咱俩出去走走吧。

    何江阳心里其实不想去,因为没什么好谈的,可是他琢磨着这个样子也不是回事儿,所以就拿了衣服跟出去了。

    两个人往外走,屋外还在下雪。溜达出没多远,眼尖的冷冬雪就去找冷毅把这事儿跟大哥说了。

    冷毅一听就要跟去,结果被冷家老太太叫住了,冷老太太一边看电视一边说你等十分钟后再去找吧,现在去了,只能是添乱。

    冷毅彼时不太明白,可还是听话了,而这个时候,何江阳和陆黎找了背风的地方,两人正在吸烟。

    “你这人真讨厌……”陆黎直言不讳。

    “你也不讨人喜欢啊……”何江阳表淡淡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不肯放手啊?”

    “呵……你知道什么?冷毅现在会的,可都是我当年教他的,你也不过是捡个剩饭!”

    “那我可谢谢你,他口活儿不错。”比‘第一次’这种事,陆黎找他何江阳还真是找错人了,毫不夸张地说,估计陆黎当年在上刚会晃腰杆子那会儿,他何三的浪子之名都已经飘出好几座城了。不过说真的,没见到陆黎的时候何江阳以为是个一般人,毕竟当初那个小童就长得一般,可是事实上真的见到真人了,何三才发现陆黎是个漂亮的男人,细长的腰条,脸也不错,只是估计子过得不好,所以人显得有些刻薄和虚张声势的怯懦。

    “说说吧,当初为什么走,现在又为什么要回来?”何江阳抽着烟,眼神暗暗的。

    (补上补上~何江阳斗前男友这个事儿,其实没什么大看头,毕竟陆黎和他差的太多……)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