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一段时光叫我们在一起 (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滚单这个事儿,说着简单,可其实是个不小的事儿,何江阳在这方面自认比冷毅经验多,下线也低,这厮早把安全和润滑剂准备好了,左大衣兜里一个右大衣兜里一个,把人领回酒店心里都美着呢。

    人模狗样的往房间走,把房门划开手都是抖的。

    开了门,行李随手扔在地上,何江阳拽着冷毅的衣服把人拖进去,然后关了门把人压在上面深吻。冷毅闭着眼睛由他闹,心里却在分神,想着今天晚上能做的什么程度。

    顺手锁上门,两个人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脱衣服,等冷毅腰上用力把人压到上,何江阳已经把他上半的衣服脱得差不多了。

    “你这手就不能慢点儿么……”冷毅一边苦笑着抬起看他,一边把衬衫彻底从上脱掉。

    结实的腰腹,漂亮的肩膀和肌坦露出来,何江阳瞪他一眼,之后痴迷的咬着嘴唇伸手摸上去,“真漂亮……”

    “漂……亮?!”冷毅觉得有点儿汗颜,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被说是帅才是好的吧,漂亮什么的,那不是姑娘才喜欢的么……

    何江阳看着冷毅有些窘的表忍不住笑了出来,之后一边解自己的裤腰带一边亲着他问:“今天晚上,咱们谁在下面?”

    冷毅听了没回答,挠挠后脑勺,随后突然伸手迅速把何江阳的裤子一撸到底,然后半弓着体把何江阳拢到后背上,再直接像扛麻袋一样扛去了卫生间。

    “哎!臭小子!反了你了!”突如其来的颠倒让何江阳很是吃不消,他挥舞的手很不好找平衡,最后只好老实下来,只是停止挣扎不代表他手上不能用力,单凭右手,他还是把冷毅的后背掐青了一小块。

    浴室的灯很亮,冷毅进去之后把何江阳放到一边冲水,自己则去收拾浴缸。

    蓬头哗啦啦淋下的先是残存的冷水,突如其来的凉意激得何江阳直叫唤,表立马臭的都要咬人了,手上的纱布这么一会儿就弄得几乎全湿,吓得冷毅连忙关小浴缸的水龙头,把人拽过来。

    “你手上还有伤呢!”冷毅伸手关上蓬头的水阀,然后解了纱布查看何江阳的伤口。

    还好,他拆得快,伤口还没碰到水。

    “怎么不小心点儿?!”

    “还不是你把我推到那边的!那水那么凉!”何江阳皱着眉,下意识的撅嘴。

    冷毅看着他,心里又气又心疼,他知道眼前的不是糙汉子,是个少爷,所以一泼冷水淋了自然会不乐意,于是他一边拆了旁边备用品盒子里的浴帽给何江阳包手,一边问:“给你金贵的,还生气,要不然,我也去浇会儿冷水?”

    何江阳听了嘟囔,说……不用了。

    这边冷毅快速把他的伤口包好,然后把蓬头的水放开,水温调好,再把何江阳拽回去。

    后背冲了水,何江阳的心也跟着好了很多,冷毅转要去看浴缸他没让,在背后搂着,鼻端刚好够得着冷毅的颈侧,嘴唇印在肩膀上。

    “怎么了?”后赤luo的体裹着水膜沾湿了冷毅的牛仔裤,冷毅背对着他站着,即便转头也看不到何江阳现在的表

    “没怎么……”

    “我裤子都被你弄湿了……”冷毅有些无奈。

    “那又怎么样?”何三很跋扈的伸出完好的手,笨拙的去接冷毅的裤扣和拉链。“反正我知道你旅行箱里还有条裤子。”

    啧……

    冷毅拿他没辙,只能任由着他折腾自己。

    牛仔裤湿了之后很硬,也很沉,何江阳解开那道防线却并不急于把它脱掉,相反的,他把手探进了冷毅的内库了。

    湿的手握住尚在沉睡的器官,忽然用力圈紧,冷毅喉头猛然滑动,之后反手搂住了何江阳的腰。

    “别闹了,一会儿真的收不住了……”

    何江阳听了不理他,嘴唇张开,缓慢的用牙齿咬着他的肩膀,之后再吻上去,用舌头弄留下的牙印。

    冷毅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忽然掐了何江阳的手腕,迫使他张开手,然后迅速转把人压在墙上。

    “我说你别闹了!”

    声音低哑,显然是动了晴,何江阳这会儿也顾不得后瓷砖的冷了,摸了老虎的股,当然要有牺牲的自觉,再者他生来一逆鳞,眼下哪会退缩,看着眼前浑绷紧的男人,何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坦,水珠从他的发端地下,落在眼角,然后像一滴眼泪一样划过那张干净的脸,他探出舌尖,缓慢舐唇角,那一点艳丽的红色便是压到冷毅自控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等待的太久,所以扑倒猎物几乎是他唯一的选择。

    放肆的亲吻裹挟着粘腻的纠缠,被亲到缺氧的时候何江阳才发现,比起蛮力,自己根本就不是冷毅的对手,这男人的肌不是摆设,他有千钧的力量,只是对自己从未施展过。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比起肆意的欢,有什么比自己真心上一个男人会更让人觉得疯狂。

    何江阳这会儿什么都不愿意想,他把腿缠在冷毅腰上,手臂紧紧的搂着他的肩膀,同时唇齿流连在冷毅的下巴与锁骨之间,舐啃咬,下根不知不觉已经半硬,不断的在冷毅的腹部磨蹭着,顶端泌出的粘稠液体很快就把冷毅的腹部弄湿了。

    冷毅……让我舒服……

    何江阳吻着冷毅的耳朵,他想彻底燃掉眼前这个男人,让他从此再离不开自己,一生如一的和自己纠缠,给他甩不脱的依赖感。

    后背不知何时离开了墙面,随之而来的是被一支滑腻的手抚过,然后他被抱出了浴室,在一片黑暗中被扔到了上。

    前很快由另一个人影占据,冷毅脱了全湿的裤子,两具湿漉漉的体撞在一起,有些疼,但是没人在意,冷毅抬起,用近乎鲁莽的力道分开何江阳的双腿,之后拽了他下的被子把他的腰垫高,再重新压上去。

    “放松,别用力,听话……”他沙哑的声音似乎要磨出了火,手指顶在何江阳后的时候让何三浑都紧张的一激灵。

    他想说他的大衣,那里面有些用得上的东西,可是来不及了,冷毅已经用拇指开始揉弄他后的软

    不是急迫的进入,真的是揉弄,那感觉让何江阳很不自在,有些疼,但又抑制不住的刺激。

    到底是有经验的,冷毅用胯骨去蹭何江阳,两根饱满的男根撞在一起,偶尔会触碰最敏感的位置,何江阳手上用不上力,只能不知所措的扭动体,最终在某一刻难自制的时候,被冷毅的一根手指开了后门。

    新人新秀,生涩紧致得很,冷毅的手上也不知道抹了什么,特别的滑,一根手指伸进去,何江阳僵在哪里,体收紧,却怎么都挡不住他进入。

    “疼么……”冷毅喘着粗气,手臂的肌绷得紧紧的。

    何江阳感觉着那根手指的翻动,僵住的同时脸也红了起来。

    手指缓慢进出,他不是没感觉,可是疼的话,不会,只是觉得很怪,说不出来的别扭……

    冷毅看他不说话,勾弄了一会儿便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不料手上粗糙的老茧刮到了何江阳xue口的嫩,这一下就疼得何江阳把他的手指裹住了。

    冷毅不敢停,借着手上的滑溜劲儿把两根手指伸进去,下何江阳被他弄得浑颤抖,最后气不过的瞪着他哼唧,“臭小子……你把我弄疼了!……敢整出血,你就死定了……”

    冷毅不吭声,低下体把人压住了,然后一边伸手去做扩张,一边去揉弄何江阳软下去的茎

    其实面对面真的不是第一次应该用的姿势,可是让何江阳背对着自己也肯定是不可能的,冷毅忍着下的胀痛,顶着一脑门的汗给何江阳慢慢扩张。

    肠壁的敏感神经不多,两根手指形成一个面,慢慢推找总会碰到命门,何江阳被他弄得脸上红了一层有一层,有心要翻革命,却忽然被一阵不轻不重的酸溃感麻倒了半边子。

    “……恩……”唇边抑制不住的嘤哼,点亮了冷毅的脸,之后他弓起手指在那一小块地方施力,何江阳很快扛不住,气息喘的一团乱。

    何三看着冷毅在自己根上撸动的手,憋不住哼哼,说他不愧是当过兵的,这里应外合用的真好……

    冷毅被他逗笑了,撑了撑手指又加进去第一根,何江阳立马被弄得呜咽不止,觉得自己不出来之前就要崩盘,于是顺手胡噜过来一个枕头便抱紧了。

    隔着枕头,冷毅把手指抽出来,之后低声问他,要不要做到最后,他以为自己会被拒绝,可谁知何江阳一下子把枕头拿开,眼神湿润的看着他,犹豫了半天才咬牙切齿的告诉他,自己大衣兜里有润滑剂和安全

    冷毅听了愣了一下,之后眼神忽然亮起来,随即翻去找,何江阳仰躺在上,只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居然准备好了东西让人来上自己。

    当冷毅重新回到上的时候,何江阳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放了。

    体侧翻,xue口被粗硬的东西顶住,冷毅躺在他背后,曲起他一条腿扶着茎慢慢往里推,大量的润滑剂滴落在上,粘腻腻的,何江阳抑制不住的收缩着体,最后被冷毅掐住大腿,一个吸气,猛的就顶进去了一半。

    体第一次被别人进入,何江阳想动都不敢,前面的分被冷毅握在手里,不断的撸动讨好,在他舒服一些的时候,冷毅将根一推到底,总算是全进去了。

    何江阳这会儿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映,下被打开,恍若脑干都被人狠敲了一记,老半天都绞的死紧,连前边都萎了下来,冷毅怕他乱动,在他后紧抱着他,不断亲吻和安抚,何三眼角湿润,莫名的觉得委屈,最后竟然一边让冷毅不用管自己只管做,一边吸着鼻子掉起眼泪来。

    第一次,疼是肯定的,可是弄得这么可怜又可又是怎么回事……冷毅哭笑不得,亲着何江阳的耳朵说:“要不咱不做了吧。”

    何江阳听了咧着嘴,回手搂着冷毅的腰说:“你敢!”

    “可你都哭了啊……”

    “鬼才哭了!你!你赶紧做完!”何江阳抬手抹了把眼泪“老子都这样了!你要是敢半途而废,明天一早我一定切了你!”

    冷毅听了搂着他的腰磨蹭,之后看他好些了才慢慢退出来再顶进去,两个人都太久没做了,一场欢有心延长,却也熬不住这样的刺激,十来分钟后,何江阳终于得了点儿趣儿,阳根重新在冷毅手里站起来,气息也缓和了很多,瞧着他舒服了,冷毅这才敢用力,不得不说第一次这样算是运气很好的,往往复复居然都磨对了地方,何江阳很快受不住,腰眼发酸,被冷毅哄出了一梭子浓白,再之后,冷毅退出去,拉着他的手握在自己的茎上,又折腾了一阵,同样交货,两人才摊平了躺在上。

    屋里一直都没顾得上开空调,有些冷,冷毅怕何江阳感冒,开了灯便抱着他去浴室洗澡,进了门才看到浴缸里的水已经溢出来不知道多久了,好在他一开始开的水流不大,不然水哗啦啦这么流,还真是够浪费的。

    伸手关掉水龙头,冷毅慢慢把何江阳方进水里泡着,然后自己去处理安全

    躺进水窝子里,何江阳立马感觉舒服多了,冷毅这会儿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安全扔进垃圾桶,他们毕竟是两个男人,明天万一被收拾屋子的保洁看到,那不是要有闲话么……

    何江阳在一边看着,他把胳膊放在浴缸边上枕着,因为水位太高,所以他一动,就会有水溢出浴缸。

    “扔那垃圾桶里吧,没人在意的,在上海,这种事应该也不会少见。”何江阳转过头,表很辛苦的样子“冷卿,快过来帮朕洗澡,你刚刚握的我腰疼。”

    (有些地方不太顺手,抱歉没有激h,第一次太狠何经理会死的。花花其实特别想写个粗野的~但是河蟹飘过,我不敢,十一章是个幸福的章节,我要说,这章看着瘦,其实都是……)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