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桃花过后请让我占有你 (5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对面冷毅看出来了,借着灶台后面的小空隙踢了西门长安一下,老战友互换眼神不到一秒,信息量超大的过程就过去了。

    西门长安心领神会,知道这是毅哥告诉自己边这乖俏的娃不但是同类而且还单着呢。

    可是这个嫩了点儿吧?!

    他西门长安好歹只比冷毅小一岁,这个岁数找个学生是不是不太好?老牛啃嫩草他欺负小朋友……是不是不太厚道?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又上了五道配菜和两箱啤酒,说是老板赠送好朋友的,然后帮忙掀了锅盖又俯压没灶台里的明火,说各位,已经可以吃了,随后,便退了出去。

    趁着林耀擦眼镜的功夫,冷毅瞄了一眼何江阳,又看了看对面两人,何江阳立马心领神会,同时感慨,妈蛋,这要是真成了老子这顿饭就是末尾多吃个零来老子都愿意!

    于是当林耀把眼镜戴上之后,这屋里的气氛就变得怪怪的了,何江阳这会儿完全是把西门长安当亲兄弟介绍,做生意的都会说,何经理就是有本事把本来是相亲的那嗑儿说的就像真人真事儿似的,先是跟林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西门警官是冷毅的老战友,之后又说自己虽然不熟,但是单说自己这案子,人家就处理特别漂亮利索等等。然后又在吃饭的过程里跟西门长安提起林耀,什么高学历啊,今年年龄啊什么的,总之是年纪轻轻有能耐又有本事,两头都是一顿夸。

    其间褒奖中带着打的小玩笑,这气氛真心是好得不得了。

    不过何江阳聪明就聪明在他不提什么两人都单这事儿,话里话外就是大家认识,以后都是朋友的那种态度。

    而实话实说,林耀戴上眼镜的那一刻,他看西门长安也是顺眼的。只是没人提向问题,他也不知道这人是直还是弯,所以不好表露罢了。

    要说西门长安当年在部队‘花公子’这名号也不是白得的,和时下的韩明星不同,西门长安的母亲是新疆人,所以这小子遗传的好,五官长得比一般国人要深些,一张阳刚的脸虎着的时候冷酷,笑起来又特别阳光,再加上这他本来就高,条又好,平时能说会道特会哄人,所以想当年,这娃真是把部队基地的那帮小护士迷得不得了不得了的。

    而这会儿,没吹没捧就是聊天,西门长安也不是个少话题的人,他和冷毅都是出生入死回来的人,那一桩桩的事每一样落在一般人上都是传奇,当然太具体的任务不能说,不过把能说的几个事儿换个时间改个地点一编排就是个事迹,要说何江阳和林耀也都算见多识广的人,但那么危险的生死之际是肯定没接触过的,而且大家毕竟都是男人,英雄主义崇拜什么的也还是有的,所以大伙儿边吃边聊的功夫,这话题人物就不知不觉落在了西门长安上,而花公子也不显摆,只是娓娓道来,话说的实实在在,可就是这,也愣是把桌上除了冷毅之外的两大一小虎的一愣一愣的。

    没人开车,啤酒是开了几瓶,但是冷毅边带着孩子,何江阳又受伤在不好喝酒,于是大家只是碰了杯子,并没有喝太多。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四个大老爷们儿,有两个吃货负责把主战场扫干净,林耀刚开始吃饭的时候说要饿死了,结果真的吃,也就二两饭几块鱼的饭量,至于何江阳,两个多小时一直忙活冷振宇来着,他手受伤了,不能吃发物,所以几口配菜之后他就泡着鱼汤吃米饭了。

    吃完饭,冷毅先一步去结账,虽然一开始何江阳说要请客,但这饭毕竟是西门长安以老战友聚一聚的名头吃的,所以何江阳看冷毅出去付钱也没多说什么。

    收钱的时候郑秋桐一声不吭,绷着小脸按价算完又给打了八折,冷毅站在对面瞧着他,心里不免感慨这男人真的是变好看了,以前是一脸的苦相,说话也不免刻薄,透着小家子气,现在养的略微圆润,说话也稳重多了,一看就是享福了,虽然眉眼间还有些老行当的媚气,但是整体感觉可是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收敛眉目,冷毅想起以前的小童,忍不住笑了一下,郑秋桐被他弄得装不下去了,顿时脸红,一张票子连带找回的零钱一起拍到柜台上,同时小声嗔怪道:“你笑什么!是不是瞧不起我?!”

    冷毅摇摇头,把零钱收好,然后跟郑秋桐:“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好的。”

    “那是,我……我男人对我好着呢。”一起到钱雄,郑秋桐抿着嘴露出了点儿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带着少许的羞涩,冷毅瞧见了,忍不住回头也去看何江阳,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小童那样在别人面前坦然的说起何江阳,说我们家的男人怎么样什么的,其实不想还好,可是一想起来,冷毅还是会有点儿心酸的。

    那天临走的时候,郑秋桐还给了冷毅一张名片。

    “哝,这名片给你,我老板说是你帮过我,算他欠你个人,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用得着我们的,只要我们办得到又在原则以内,我们绝对不推脱。”

    冷毅拿过名片,本来想说不用,可是后来他还是认真的收好了。

    结完帐出了店,门外三个人带着冷振宇已经在等了,林耀似乎对小孩子有点儿恐惧,所以下意识的就往西门长安后躲,结果嘟嘟倒是乐意闹着玩儿,在他后追着跑得厉害。

    何江阳一开始怕孩子跑得太快再摔了,想喊住嘟嘟,可还没等他开口,林耀就先一脚踩在冰上滑了。

    一边的西门长安手快,长胳膊一伸便把他拦腰搂住了。何江阳在一边看的愣住,同时愣住的,还有推门出来的冷毅。

    林耀立马不好意思,盖弥彰的一把推开西门长安,心说这人也太自来熟了,怎么才认识就拉人家小手还往怀里带……这人,这人肯定是坏的警察怪蜀黎!

    西门长安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手太快了,于是场面就有些微妙的尴尬。

    冷毅撇了西门长安一眼,然后跟林耀说小孩子不懂事,回去一定好好教育,林耀听了,反倒怕冷毅再动手打孩子,连连说自己也没摔,都没什么大事儿。

    之后四个人划分了方向散场,林耀住的酒店离这边并不远,二十分钟的路程,西门长安晚上回公安部招待所,那地方就在林耀下榻的那家酒店下一条街,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同路了。

    两伙人一路向左,一路向右,大街上车水马龙,天上乌云滚滚,空气里飘着略微潮湿的气息,冷毅领着儿子和何江阳并排走,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何江阳说今天不冷呢,估计是要下雪了。

    冷毅说恩,电气预报是说今天有中雪。

    随后何江阳又小声问冷毅,“哎,你说他俩能成么?”

    冷毅知道何江阳是顾着孩子所以没直接说名字,于是他想想,说:“这可难说,毕竟他俩离得太远了。”

    何江阳听了点点头,说也是,距离的确是个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