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桃花过后请让我占有你 (3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当晚守夜陪的毫无疑问是冷毅,孟珦婉一开始想留下,却被拉尔夫强行带走送回家去了。

    临走的时候,小拉同学还特别认真的把手搭在冷毅的肩膀上,说兄弟,你和何先生一样也是同恋吧?!那要加油啊,我没有歧视的!我真心祝福你!

    冷毅听得囧住,很多年后他才知道原来拉尔夫的哥哥就是同恋,所以这位老兄也算是见多识广,早就看习惯了。

    何江阳这会儿迷迷糊糊已经想睡了,冷毅刚开始要睡到旁边的上,可是才躺下转过头就看何江阳正看着自己。视线下只有一盏光线很柔的小灯还亮着,冷毅知道何江阳鬼主意多,于是赶忙闭上眼睛。

    “冷毅……你能过来跟我一起睡么?”何江阳的声音明显是倦了的,却又意外的有些不好意思。

    冷毅闭着眼睛装睡着了,一声不吭。

    何江阳其实也知道冷毅听得到,所以眼瞧着人家不愿意搭理自己,他也就眯回去睡了。只是受伤的手麻药还没过,他整个胳膊就是木的,再加上这一天没怎么动,一直躺着又一直在打吊瓶,所以何江阳现在上哪里都不舒服,平躺不行侧卧难受,尝试着翻了几次都睡不着。后来折腾的睡意没来尿意倒是来了,悉悉索索的下了,费劲巴力的去上厕所,哗啦啦解决完问题回来,何江阳就看到冷毅正坐在自己的那张上看着他。

    何江阳以为是自己吵到他了,就赶紧灰溜溜的跑到自己上躺好,谁知被子刚盖好,那边冷毅就拿着枕头掀开他的被子上了他的

    “你,你干嘛?!”一句话说出口,何江阳的脸就红了,何老三心说妈蛋啊!老子一堂堂正正的爷们儿怎么今天就矫的跟个小姑娘似的!

    而冷毅也被他这句话逗笑了,不过他也就是笑笑,之后便哼哼鼻子钻进了何江阳的被窝,并且把何江阳受伤的手拽到自己腰上放着,省得他乱动再碰坏了。

    只是这么一来,何江阳就整个人猫到冷毅怀里去了,两副平坦的膛之间隔着两个人各自的一条胳膊,冷毅觉得没所谓,何江阳却觉得咯得慌,于是他抓着冷毅的胳膊抬起腰,把那手臂放到自己的腰下头,之后才算舒坦了。

    只是这么一来倒是苦了冷毅,和他个粗老爷们不同,何江阳这些年好吃好喝养着,虽然没胖起来,却也养出了一细嫩的皮,这会儿病号服大,他再蹭来蹭去的,这腰就露着贴在了冷毅的胳膊上。

    “别瞎折腾了,赶紧睡!不然伤口不容易好。”冷毅声音压低了,猛一听特严肃,可何江阳知道他就是虎自己的,那动静一听就知道他没生气。不过何老板多会看脸色啊,知道见好就收他便不再动了。

    之后这一夜睡的那叫一个踏实,要不是第二天伤口麻药退了,何江阳都不带醒的。

    大约七个小时后,何江阳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冷毅正在拿毛巾给他擦胳膊,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打了吊瓶,何江阳转过头问冷毅几点了,冷毅说快早上八点了。

    “冷毅,我是不是发烧了?”何江阳一张脸通红,眼睛都水汪汪的。

    冷毅点点头,说你这都退烧了,早上五点多那会儿我搂着你都被你醒了,烧到三十八度七,医生来了从检查到开药不到十分钟你就三十九度三了,吓死我了。

    何江阳听了傻傻的笑了一下,之后他看到自己衣服变样了,就问冷毅是谁给换的,冷毅有点儿脸红,好半晌才说你发烧出了好些汗,我就给你擦擦,又要了衣服给你换上了。

    何江阳听完本来要再逗逗冷毅,但转心思一想,他又换了个事儿。

    “冷毅,你是不是快过生了?”

    冷毅的生在十二月二十八,按历算的,排洋历里差不多是来年一月份下旬或者二月出头,因为每每赶到年关,又快逢新年,所以家里很少给他单独过生,小时候一般都是过年那天,家里老辈给他煮碗面也就算了,至于长大之后,也就没人再那么注意了,反正农村不讲究这个,他家穷孩子又多,所以能想起来给煮个鸡蛋啥的都是很难得的事儿了。

    冷毅没想过何江阳会提起这个事儿,于是抬头看向他,半开玩笑的问:“怎么,看我在这儿加班打算多给我点儿奖金?”

    何江阳抿抿嘴,没接他这个岔,却又问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冷毅,你以后想过啥样的子?”

    啊?冷毅被他问的有点儿糊涂,不过最后还是认真的回答了。

    “我想……以后有条件,开个店,卖小吃的那种,不用大,够过子供孩子念书就行,不过现在城市也不好混,也说不定我以后会回老家种地或者搞点儿养殖啥的。”冷毅说完挠挠后脑勺,又补了一句“我是不是没出息的?跟了你这么久都没个远大抱负或者理想啥的?”

    何江阳听了哼哼鼻子,说你那本事要是回去种地,可真是太白瞎了。

    冷毅听他这么说就笑笑,却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那天下午何江阳的手臂终于麻药褪尽,结果伤口疼的痛不可当,刀割针刺一般,酸麻的跳痛没时没晌的刺激着人的神经,何江阳疼得一脑门子汗,最后到底打了一针吗啡才算缓过来不少。

    熬过了头一天,第二天就好多了,孟珦婉刚好轮休,隔天早上便来换冷毅的班,说来这班也算换的及时,因为第二天何家的亲戚朋友和一些公司的人就都听说他的事儿了,纷纷带着探病礼物来看,至于冷毅,他也刚好可以腾出空去姐姐那边看看儿子。

    之前在杭州买的礼物早就被何家的司机带回公司,送到冷毅的小公寓去了,这会儿他回去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就可以拎着东西去姐姐家看孩子了。

    要说何江阳真是个有心的,冷毅打车去姐姐家才想起来这大包小包的没一样是给姐姐家孩子买的,这么拿上去多不好看,结果细翻之下才看到包中另有乾坤,冷毅明明记得书包只买了一个,结果这会儿竟然有俩,一个蓝色的一个粉色的,他刚开始以为是司机送错了,把何江阳给他侄女买的东西也送到了自己这里,可谁知那上面连外甥女和自己儿子的名字都写好了,而且东西也都分的特别清楚,再看小包,里头除了俩孩子的玩具之外还有一婴儿的连体衣裤,应该是给自己小外甥的,那东西一看包装就知道肯定不便宜,并且所有东西只留包装,价签什么的都被剪掉了。

    看着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冷毅这一路越看越觉得暖心,甚至有冲动一会儿就给何江阳打个电话谢谢他。

    出租车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冷毅拎着东西又买了点儿水果才进姐姐的火锅店,今天周末,外头冷,店里生意特别好,冷毅穿着一何江阳后来给他的休闲装,纯黑的大衣,因为没有半点花色,所以冷毅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可是从进了店,他就觉得有不少人都在看他,而且瞄着他的还都是姑娘。

    说这话其实不夸张,冷毅这些年锻炼,材本来就好,再加上他个子高,基本就是个衣服架子,要是不是脸上有疤,随便穿什么都会比一般人来的好看,就这么个底子,配上何老板那专业的眼光和不惜成本的购买力,那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型男。

    一晃又一个多月没见,冷毅一出场就把冷梅给震了,梅姐心说这老板不一样还真是不同,冷毅现在简直见一次一个样,越来越招人了,以前他倒也不错,但就像个糙巴巴的石头,又倔又硬,哪像现在,冷里头透着暖,一看就知道不只是外在,就连心都比起以前稳多了。

    可是……谁家需要这么有老板派头的司机啊?!

    冷梅有点儿咋舌。

    (冷毅要帅了~何江阳其实也算养成文的饲主啊~呵呵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