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桃花过后请让我占有你 (2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一句话吼完,就见孟珦婉长呼吸三次又短呼吸三次,之后才彻底不挣扎了,她咬咬牙,拍拍拉尔夫的后背示意他放开自己,然后一骨碌坐起来,直起子看向冷毅。

    “他真追你一个月不到?”

    冷毅这会儿觉得尴尬的要死,但最后还是点了头,他原本以为孟珦婉听到了会再发飙,但事实上,这小女人竟然安静了下来,并且还嘟囔了一句:“这还差不多。”

    我擦,这都什么逻辑啊!

    冷毅觉得自己这会儿的脑回路肯定是放家里了没拿出来,不然他怎么就看不清这对儿夫妻的关系呢,按正常的常理来说,夫妻离婚和侣分手不都是应该老死不相往来么,这怎么一个解释了一个就信了呢,几句话之后还就没事儿了!

    而另一边,拉尔夫其实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好在这孩子实心眼儿,听孟珦婉说没事儿他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然后这剑拔弩张的感觉就像给书翻页一样,刷拉一下就翻过去了,之后没出一个小时,就有两个医生前来给何江阳讲他今天晚上手术的大概过程和手术风险。

    再过一个小时后,拉尔夫和孟珦婉出去吃饭,何江阳下午的三个吊瓶也都打完了,冷毅给他弄好,眼看着屋里又剩两人了,何江阳这才反应过来,觉得他和冷毅的事儿这就算暴露了,所以他有点儿尴尬。

    “咱俩的事儿……那啥,一会儿我会跟小婉说的,让她先不要说出去。”

    冷毅听了皱眉,之后长叹一声,说道:“你们夫妻这么一看不是还好么,我看她还是在乎你的,你怎么还要离婚?”

    何江阳听了立马着急,赶紧解释:“冷毅你肯定误会了!我跟孟珦婉我们俩真没感了,不对!我们是压根儿就没有过感的!她今天这么问我,完全是为了她自己,不是为了关心我!”

    冷毅看着他说的笃定,心里却觉得这些话可信度特别低,其实这也不怪他,感这个事儿有时候就是这样,你的时候对方冷着你,等到对方起来的时候你却已经失了温度,冷毅心里明白自己肯定是放不下何江阳的,但是真说到在一起,那他还真要好好想想,毕竟,没开始就离开总比中途被莫名踢下场的感觉要好得多了。

    被劈腿什么的,一辈子有个前男友陆黎当前车之鉴也就够了。

    眼看着冷毅不说话,何江阳想着说多错多,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所以那天剩下的时间,冷场是肯定的。

    至于另外一边,拉尔夫被孟珦婉带去火锅店吃鸳鸯锅,一顿辣椒下来,拉尔夫吃到过瘾才慢下速度和孟珦婉聊天,提及何江阳,其实拉尔夫也觉得他是个新奇的人。

    毕竟,一个和自己老婆处不成人却处成了兄妹的人怎么看都是有些神奇的,而且最关键的,孟珦婉不论作为妻子还是作为妹妹,其实骨子里都特别信任何江阳。

    “小婉,为什么何江阳说他才追了冷毅一个月你就信了,难道你不怕他之前也喜欢过男人?”拉尔夫边说边给孟珦婉用小漏勺捞鱼丸儿。

    孟珦婉拿过碟子接了鱼丸儿,之后特淡定的回答拉尔夫说:“因为你不了解他,我跟你说,何江阳虽然看着到处沾花惹草,但是事实上,他洁癖的要死,这人之前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和我结婚之后有些事儿我是知道的,他从不在外头随便找人,有看上眼的都是要了解一阵才行的,而且只是格脾气什么的还不行,最后还要做了体检什么的,直到彻底觉得这人安全了,他才会找地方把人安顿下来,这些年我算过,他平均一年追两个,时间上差不多都是五六个月,花两个月了解,再包养三个月,然后就拜拜 ̄”

    “那你不是很辛苦?”拉尔夫皱眉“在中国,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他一旦离开,那些女人不是会找上门么?”

    孟珦婉听了笑笑,之后想了想说:“你还真懂点儿啊,不过那是别人家,我没遇到过,何江阳似乎把外头的事处理得很好,我虽然知道他外头有人,但那些人好像都安分的,没有人打电话也没有人来扰我,所以我r子一直过得不错。”

    “那你觉得他和那个冷毅先生也会那样么?”拉尔夫表有些好奇。

    “会怎么样?”

    “就是包养什么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我和他都要离婚了,不过也不好说,毕竟何江阳以前都是到处沾花惹草,但从来都不玩儿感的。”

    拉尔夫一听这话立马觉得自己该表一下忠心,于是他伸爪子拉过孟珦婉的手,柔声说道:“他谁没关系,我以后是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孟珦婉听了笑嗔他一眼,之后俩人继续吃饭。

    这边浓蜜意,那边冷场冷的人胃疼。

    何江阳的晚饭是孟珦婉给带回来的,白粥加咸菜。何江阳喝了两口就不想吃了,顶着一张苦瓜脸看冷毅。本以为这位仁兄能像往常一样帮帮自己,可谁知,他竟然把脸转过去了。

    何江阳没办法,只能苦着脸把饭吃了,然后再被前来安排手术的医生带去做消毒和打麻药。

    何江阳被安排穿了手术服,然后按部消毒,再打局部麻醉。

    长这么大第一次上手术台,何江阳难免紧张,手部手术用的是腋路臂丛阻滞法,麻药没一会儿就起了作用,主刀医生何江阳不认识,但好像和孟珦婉还算熟,那人健谈的,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就准备开始给他手术。

    何江阳问为什么不用全麻,那样自己睡一觉不就完事儿了么,那医生听了就笑,说全麻对脑部神经不好,局麻相对就安全多了。

    然后,何江阳就体验了一次局麻,很神奇,你能感觉到手术器械的冰冷和坚硬,但割开皮肤却没有痛感。

    医生帮他把之前的线拆开,露出里面的伤口,然后这手术就正式开始了。

    神经被一一接好,皮肤再一层层的缝合,中途也出过一点儿小岔子,但很快就过去了。

    何江阳心里紧张,一开始心跳很快,但后来觉得不疼也就安定下来了,再后来,他竟然呆的有些不耐烦了。

    手术持续了四个多小时终于结束,何江阳被推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蔫蔫的。

    孟珦婉和拉尔夫毕竟是专业医生,手术完事儿俩人就去找主刀医生了,冷毅思前想后没上前,乖乖帮护士把何江阳推回病房。之后医生给做了小检查,护士又给打了个吊针,然后一小帮人才离开。

    何江阳这会儿伸胳膊伸腿的力气都快没了,时间将近晚上十一点,他看着冷毅给他压被子他就觉得只要这人在边还真是什么都不会害怕了。

    冷毅帮他弄好了就坐到边拿棉签给他沾水抿嘴唇,何江阳这会儿特别乖,都不动的。之后冷毅劝他睡一会儿,何江阳就哼哼唧唧的问他今天晚上还走么,冷毅想想,说那要看一会儿孟珦婉他们回来之后怎么说了。

    半个小时后,孟珦婉带着拉尔夫回来了,冷毅上前问他们手术怎么样,医生怎么说,这会儿倒是拉尔夫这个外科手术医生比孟珦婉要明白得多,他说主刀医生说手术是顺利的,但是之后怎么样,具体还要看病人的恢复况,毕竟手部的神经太密集,即便手术尽量修复了,也难免会有些未知因素可能会影响到原本的一些功能。

    “之后是一定要有一段适应期的,但是总体来说,因该不会影响到今后的生活。”

    拉尔夫态度认真,给出的答案也算是让人满意。按正常来说,一般人都会很庆幸,毕竟没致残,可是换到冷毅这里就不一样了,何江阳是他喜欢的人,所以哪怕有一点儿伤到他,他都是万分舍不得的,所以听到拉尔夫的话,他不但没有安心,反倒是更担心了些。

    (谁来收藏啊~~~~~~喵哩个~)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