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4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快十一点的时候,何江阳洗完澡出来,屋里大灯还亮着,但冷毅已经睡了,估计到底是穿衣服睡觉不舒服,所以在房间的一个凳子上,叠着几件比商店服务员折的还整齐的衣服。

    何江阳抬手关了灯,然后坐在自己的那张上呆了一会儿,因为白天睡了一路,所以这会儿已经不困了。

    想看电视怕吵到冷毅,何江阳想了想没事做便轻手轻脚的穿了裤子,趿拉着拖鞋出去了。

    左手拿着烟,右手拿着卡车钥匙,何江阳一个人到停车场,找到自己家的车,开了锁坐进去,然后按下车窗,点了烟,一边抽一边想心事。

    今夜月色大好,满地银霜,服装厂的对面是大片的稻田,从风起处望过去就是一片片的波浪滚滚,配上月光,真不比海上风光差。

    因为是半夜,所以周围特别安静,何江阳坐在车里不免回想他活过的这些年,儿时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晰,的面容早就想不起了,可怜老人家养他一次,他竟连个能回想的面容都没落下,甚至,他都没有一张照片。

    至于母亲,何婉欣对他,说是亲生的那种好也是有人信的,毕竟和其他几个兄弟姊妹相比,何婉欣不曾偏袒,却也从未委屈了他,一视同仁是他们家的规矩,这样自然不错,只是亲上,有意识知道这不是自己亲妈,就难免远了一层。

    兄弟姐妹么,对他都不错,即便大家现在都不太能聚到一起,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再有几个月孟珦婉就要和自己离婚了,那他现在也算得上是家庭和睦,生活幸福了。

    一个不人离开你,对于你产生的影响也不过是少了一个特殊点儿的朋友,再者他和孟珦婉之间的关系,一直差不多是相互抱冰取暖,说白了,他有他的束缚,孟珦婉有孟珦婉的囚笼,有时候这个事儿,还真不是久生那么简单的事儿,不然,就凭他何江阳这些年流连花丛的劲儿,他还不早就陷进去百十来次了。

    不过要说动心,也不是没有,十年前的那些人暂且不讲,就是这十年,美人虽然如大浪淘沙一批又一批的从他边走过,可最后真的变成金沙沉在他心底的却也只有冷毅那么一个大老爷们儿而已。

    明明是个五大三粗没股,一硬邦邦的腱子,脐下三寸还带着根棒子的纯爷们儿,可是何江阳就是觉得自己没办法跟他直视超过十秒,不然就人家那份真诚劲儿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之所以这么说,可不是认栽,而是真的被吃得死死的了,他们分开四年,还是自己背信弃义先跑的,本以为这样一来,两个人就会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孩子的生孩子,再见面,最多也就是相视一笑,亦或者……压根就是形同陌路,互不搭理,可是事实上,当自己知道他的儿子是他领养回来的时候,何江阳很清楚自己是松了一口气的,甚至,他还想过,哪怕冷振宇是他亲儿子,只要他没有老婆,自己就可以对他如同从前了,可是他忘了,遇到事,讲起原则,冷毅的子和他的名字是一样的,那真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根本不是能理喻的。

    不过,估计当初吸引自己的也就是这个子了吧。

    何江阳苦笑了一下,想着昨天自己生气的原因,他骗不了自己,也知道昨晚气冷毅跟林耀走了是一方面,其实更气的是他竟然真的和别的男人过夜了……所以算了,既然想清楚了,那他就不挣扎了。

    何江阳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之后把烟蒂熄灭在车载烟盒里,随后又点了一支咬在嘴上,他想着,按照之前的亲近劲儿,冷毅应该对他也不是没感觉的,所以,他认了,只要冷毅能甘心在他边做个隐形人,他就大可直接对他讲明,自己还是喜欢他的。

    反正,离了婚,他也不会马上再结婚了。

    就这么想着,才回了点儿神,那边一个影便已经四下张望着走过来了。

    何江阳借着月光很快发现那人就是冷毅,于是挥挥手,示意他自己在这里。

    冷毅看到他,快走几步跑过来,何江阳看他走的近了,便直接帮他把那一侧的车门打开了。

    冷毅抬步上了车,人还没坐稳,就听何江阳问道:“怎么跑出来了?”

    “刚才走廊里有人搬东西,我就醒了,结果,看到你没在,我就出来了。”冷毅大概还困着,所以回答完就打了一个呵欠。

    “抽烟么?”何江阳一边说,一边不等冷毅回答就把一支烟放到他嘴边,冷毅见了张嘴叼住,回头摸摸上想找火,却发现自己的都留在屋里了。

    “打火机借我一下。”冷毅看着何江阳,眼睛被他的烟气熏得微微眯起。

    何江阳听了也不说话,直接伸出一只手搂住冷毅的脖子让他靠过来,同时低笑道:“别找打火机了,跟我对个火不就得了。”

    冷毅听了有一秒停顿,之后安静的靠过去把烟引燃,然后,两个人分开。

    何江阳坐回副驾驶的位置,胳膊架在车窗的窗框上,浑放松的似乎一点儿力气都没用。

    冷毅抽着烟,之后低声问他,“这么晚了,怎么不在房间睡觉,跑来这里做什么?”

    “白天睡多了,现在睡不着的。”何江阳的声音懒懒的,“我怕在屋里弄出动静把你吵醒了。”

    “哦……”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沉默。

    何江阳光着上,原本就很白很瘦的体这会儿几乎都范了点儿透明的意思,冷毅知道他是天生吃不胖的那种体质,虽然不是骨瘦如柴,但终归是大鱼大都养不起来的人。

    “在想什么?”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冷毅也懒得考虑什么老板不老板的问题了,反正闲着无聊,说说话么。

    结果何江阳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吸了口烟,然后转过脸,把头枕在手臂上轻声跟冷毅说:

    “冷毅,我喜欢你。”

    一口气没呼明白,满口烟全都呛进嗓子里,冷毅顿时咳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而那边,何江阳则把头转到了窗外。

    “你开什么玩笑?”冷毅一边挥手把烟驱散,一边平顺呼吸。

    何江阳也不看他,只是自顾自的回答:“我没开玩笑,我刚刚坐在这里想了一圈,我发现个事儿,我觉得就算分开过,再见面我也还是喜欢你,毕竟,这些年我边走走停停的人太多,但记得住,又不想离开的,只有你。”

    大概是何江阳说话的方式太过文艺范儿,所以冷毅稍稍有点儿被雷到的感觉。

    “可是你结婚了。”某毅试图把说话方式引回到正途。

    “……是啊,我结婚了。”何江阳说着指尖用力,把手上的烟头再次熄灭,之后才转回头看向冷毅说道:“可是实话跟你说,我依旧不想你去喜欢别人,也不愿意看到你在谁边过夜,就算现在,一想到有人看过你碰过你,我就会嫉妒的不行。我承认这想法自私,但我是真的放不开你。”

    “所……以呢?”冷毅挠挠头长叹气“你突然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想知道你还喜不喜欢我了。”何江阳说这些话的时候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

    “喜欢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冷毅皱眉“我都说过了吧,你结婚了,我就算还喜欢你也是不会和已婚人士搅在一起,我个大老爷们儿可不当小三。”

    “那我要是离婚了呢?”

    (呵呵呵呵,剧在转哦~收藏啊~留言啊!你们快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