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番外《遇狼君》(9)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回家之后的第二天,郑秋桐思前想后决定第二天出门,一早上钱雄各种追问他要去做什么,郑秋桐嘴巴严得很,一个字都没说。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大块的牛皮糖,郑秋桐空落着肚子直接坐车去了医院。很简单,他想做个体检查。

    小门诊不敢去,怕不准,郑秋桐直接去了省医院,到那地方一说要体检,医生恨不得把所有的项目都给他报上,小童一看连心电图和牙科都有,最后摇头,要了张体检项目单子自己在上面打钩,一路标下来,不多不少十项,价钱将近四百,不便宜,但也没贵到不能承受。

    郑秋桐选好了让医生开了单子自己去交钱,排队的时候他还不停地告诉自己,他才不是为了家里的那个谁万一啥时候激动了,不戴安全直接做才来检查的,这是自己为了健康才来的……好歹忙一年了,总该有个保障不是么。

    抽血的时候因为自相矛盾的想法太多,郑秋桐的脸都是红的,弄得护士以为他疼的受不了,还说他:“我也没使劲儿啊,你看,一针就见血了。”

    郑秋桐不好意思,红了脸说:“我就是紧张。”

    说真的,医院这么多人,他是真的不习惯,这么多年像只小鼠一样的活着,冷不丁来了闹的地方,他总觉得特别不安全。

    抽完了血,回头还要再去问问医生有没有什么主意事项,结果排队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医生五分钟不到就把他打发了。

    体检结果全下来要一周,回去等着。

    郑秋桐听了,小心的收好那些取结果的凭证,之后往医院外头走。

    此时已是正午时分,郑秋桐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大冬天,他人又瘦,上一准儿的冰凉。小童对这片不熟,最后只找到一家面馆,人还特别多。点了面好不容易找了座位坐下,才发现对面的夫妻竟然一边吃东西一边哭。

    没说几句,两人就吵了起来,郑秋桐一听就明白了,原来是男人在外面偷吃了,结果带了病回来,又把女人给传染了。

    哪类的病不言而喻,其实要是郑秋桐本不从事这个行业,那也就是看场笑话,可是无奈小童眼下正在等结果,这么一来,他原本忐忑的心顿时就揪起来了。

    心里有事儿,人的食就不好,郑秋桐吃了没几口就结账走了。

    回到家,钱雄正在看电视。看他回来了就问他吃没吃,郑秋桐脱了外衣,边说吃过了边赖到他边躺着。

    钱雄伸出手把他的腿脚一并抱进怀里,一边捂着一边抱怨,你这子太虚了,个大男人手凉脚凉的。

    郑秋桐听了没说话,但子还是往钱雄怀里又挤了挤。

    之后的一周,两个人过的很平静,平静到再没有什么称得上激的事发生,郑秋桐对此既觉得稍稍安心,又觉得茫然无措。安心的是在结果没出来之前,怎么做其实都是不安全的,他不要自己这是好事儿,而无措的是男人的正常总是该有的,可是钱雄怎么自打那天之后就老实了呢……

    等这一周熬完了,郑秋桐一大早上又出门,钱雄给他了饭他都没吃。大概是心里真有事儿,所以小童都没觉察出钱雄有什么不对。

    那天早上郑秋桐几乎是一路小跑到车站的,乘了最早那班公交车,然后又转车,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医院。

    上午八点半,小童拿到了各项结果,之后又去找医生,医生看了看,说他除了有点儿贫血,其他的项目都在正常值,病理结果也都是好的。

    得到了最理想的回答,郑秋桐焦躁了一周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从医院出来他感觉连子都是轻的,神清气爽的不行,连回家的时候一路脸上都是笑的。

    转车后离车站不远就是菜市场,郑秋桐本来想直接回家,可是今天心实在好,他就转回去上市场买了不少青菜,片和火锅料,顺带,还奢侈的买了点儿虾。

    中午快到了,家里还有米饭,再下点儿冻豆腐和白菜什么的,这一锅应该满够能吃到晚上。

    郑秋桐边想边美滋滋的往家走,路过小岔道的时候看到两辆黑色的轿车,他还稀奇这会是谁家的,毕竟,这又穷又破的地方不该有这么高级的东西,可等他看到自家院子里的人,他就愣住了。

    说巧不巧,此时院子里的钱雄正叼着烟搂着一个妆容艳丽的女人往出走,他换了黑色的西装和白衬衫,外面是长款的风衣,脸上虽然是十足的调笑,却也不难看出隐藏的狠厉。

    郑秋桐傻眼了,他站在离自己家院子十米开外的地方,不知道要离开还是要上前。

    钱雄似乎看到他了,可是也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扫了他一眼,之后小童看着他带着那个女人走到轿车边上,似乎说了什么,那女人便折了回来,走到自己边,一边用漂亮的眼睛打量自己,一边从小手提包里往出拿钱,整整齐齐的一小叠钱,三千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女人把钱递到郑秋桐手里,与此同时态度特备好的跟他说:“刚才在屋,雄哥已经跟我说了,他说这些子多亏有你帮忙,哝,这是他让我给你的,算是谢礼。你别嫌少,就是个心意。”

    说完,女人转就奔着钱雄去了。

    郑秋桐拿着钱,看着那女人走到钱雄边,看着钱雄翻手搂住她的腰,然后把人直接抱起来,在女人的笑闹声中把人抱进车里,再绝尘而去。

    那么自然的亲密总不会是假的,郑秋桐忽然觉得冷,特别冷,于是他赶紧进屋,只可惜……屋里屋外是一样的温度。

    把钱扔到上,菜放在地脚,郑秋桐开始生火。

    小炉子慢慢重新起来,炉子里的煤块偶尔哔啪作响,郑秋桐坐在小凳上就这么看着,一直看,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晚上该睡了,郑秋桐连洗漱都没做,熄了炉子直接就躺进了箱子,可是箱子里真冷,又冷又硬,他只能把自己抱成团,越冷就抱的越紧,最后也不知道熬到什么时候,人累过了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他是被冻醒的。迷迷糊糊的坐起来,他习惯的喊了一嗓子钱雄,可是没人答应。

    四下看看,郑秋桐才想起来,那人昨天走了。

    从箱子里出来,缩手缩脚的出门铲了一下子煤进来生火,二十分钟后,屋子终于没那么冷了,郑秋桐傻乎乎的看着上的钱,三千块,他每天累死累活做三单生意还要做一个月。这下可好,能给自己放一个月的假了。

    可是……为什么不觉得开心……

    郑秋桐木木的环视四周,看到昨天买的菜还在那个墙角放着,里面的菜蔫了,和虾也都化了,粘糊糊的躺在那里,看着一点儿都不想吃。

    昨天背的那个包在门后的挂钩上挂着,里面还放着他体健康保证的检验单,那上面能证明他没有艾滋,没有梅毒,没有病,能证明这一年他又死里逃生能苟且的活下来了……活着多好,郑秋桐想,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开心。

    默默的煮了饭,随便的就吃了一两口,之后郑秋桐也不想收拾,东西就那么放着,他躺在上想,如果像是平时,这个时候,那个人还在自己边,他们这会儿在做什么……

    看电视,听广播,陪他做饭,偶尔出门采买,或者……钱雄会帮他收拾家里的东西。

    不过没有他自己一个人不也是可以的么!

    郑秋桐想着,翻点开了电视,可是才看了一圈,他就厌了。他那个电视还是按键的那种,只有十个频道。往常明明好好的,可是今天就是看不进去。于是郑秋桐关了电视又去开广播,十五块钱淘回来录音机,调频能找到七八个,可是这个时间不是卖药的专家就是无聊的宣传,郑秋桐一路调回来又调回去,最终也没找个一个可心的。

    至于做饭……一个人,怎么对付不饱肚子,而采买东西,家里过去有口米就能过子,眼下一看,东西还真是多的很呢……

    完全没事儿做,郑秋桐就躺在上发呆。

    之后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也这么过去了,一切都在不习惯中慢慢熬着,只是很奇怪,郑秋桐看着电话就会想到钱雄,然后就不想去接客,因为想到钱雄他心里就会很难受,但是又哭不出来。

    这么个状态持续了三天,直到第四天早晨,郑秋桐下意识的打开那个钱雄明天往里放钱的抽屉,之后数了里面的钱,他才彻底崩盘。

    十块十块的票子,数到最后算算天数,郑秋桐发现不多不少,刚好比天数上多了三十块钱……

    三十块钱,是自己卖一次的价钱,郑秋桐不想去想那天他投怀送抱的事,因为他知道那对于自己来说远不止脱衣服张开腿那么简单,他以为那场欢至少出于喜欢,以至于之后他傻傻的跑去医院做检查,那么忐忑的等待结果,之后又欢欣鼓舞的买了东西回家。

    可是事实上,原来这些都是他一厢愿的,那个人其实一直都没觉得他对他有什么不同,他还是把他当成了卖股的,他给了钱,然后在临走的时候给他一个大价,用三千块钱踩碎了自己的所有诚,然后潇洒的抱着他的女人绝尘而去……

    郑秋桐很想忍住,可是最后他还是哭了。

    他攥着那些钱嗷啕大哭,他忽然明白自己其实也一直在恨,恨这些年老天爷的不公,恨他回去不的生活,恨他吃了这么多苦还不长记,恨他自己竟然还敢贪恋温暖……

    就这样,小平房里的哭声从小到大,再从大变成哽咽,最终悄然无声。而郑秋桐也在这哭的过程里从绪激动变成心疲惫。末了,想来是哭的太累了,他就这么在那个上睡着了。

    (五天之内可能不能更新,因为要去外地,回头一定多更点儿~祈祷本章无错字!万分感谢有人收藏了我~~~~超级开心!小童番外终于要完事儿了!!!!!还有一章左右的样子!完事儿我们回去看何江阳和冷毅)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