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番外 《遇狼君》 (3和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啪啪啪在博客里,这里就不发了,省得被删除章节……)

    郑秋桐这会儿都要散架子了,他完全没了往的跋扈凌厉,只能可怜巴巴的缩在上,大口喘气。钱雄看他这样,心里知道自己不够厚道,可按他本意,他也不过是想让这小子尝尝自己的厉害,卖卖讨个饶就算了,再者,他想着常年干这个的,既然有心勾*引,总不至于真的受伤,可他哪知道,人家那不受伤的之前也基本是自己扩张的差不多了,哪像这个,手指两根还没适应呢,就被人捅伤了。

    钱雄以前都是做了就走的,没哄过人,所以眼下他也没招,最后熊男只能伸手拿过郑秋桐放在头柜上的钱包放到他眼前,之后打开一折给他看。

    “你份证就在那透明格子里摆着,然后你还骗我?!”

    郑秋桐一看就没词儿了,是了,他忘了,今天早上本要拿钱出去买米的,结果忘把钱包收起来了,可是……小童想不明白,只是一个年龄,至于么!

    “是啊,我今年三十四了,你要是那么挑人你滚蛋不就得了!你至于那么狠么!你把我弄成这样,你让我今天还怎么接生意!”

    郑秋桐本来要翻骂他的,结果腰疼的根本翻不过来,于是只能转头一边骂一边瞪他。

    “那就歇两天养好了不就得了!”钱雄被他说得有点儿没词儿,于是只能那话顶他。

    “你说得轻巧!养两天!养两天你给我钱么!”

    “!那你还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不歇业的!妈的,难怪才三十四就勃不起来了!活该!”

    郑秋桐一听这话就不再吭声了,他默默的趴了回去,然后慢慢的把体收紧抱成一团,显然,钱雄这话是太伤人了。

    钱雄看他这样心里顿时不爽的有够可以,都是男人,不急了这话是怎么都不能说的,可是话已出口,让他收回来又怎么可能。

    最后郑秋桐伸手在钱包里拿出七十块钱,又细数了一遍才放在钱雄手边,然后他拿过那张一百的,确认是真钱,这才小心的收到钱包里。

    钱雄看着那七十块钱,没动,后来他揉了揉后脑勺粗声粗气的说:“这钱都给你了。”

    “我这儿有我自己的规矩,一次说三十就三十,多余的钱你不要,我也会扔出去。”郑秋桐声音哑哑的,说完拽过上的薄单把自己裹了起来。

    “那你就扔了吧。”钱雄把头一扭,下了穿好衣服就出去了。

    妈的,穷成这样怎么还和钱过不去!

    拐了三个弯儿,快出巷子的时候,钱雄看到街口的小商店都开了,咬牙跺脚吐唾沫,最后还是进了一家副食店。

    二十分钟后,郑秋桐家的大门再次被打开,钱雄肩上扛着一袋大米,左手手上拎着好些青菜和一只刚杀的鸡,右手提着一整扇猪排骨,就这么大刺刺的进了门。

    把猪和鸡放到房墙边的架子上,钱雄拿着青菜扛着米正要,结果他就看到门口正放着小童刚刚找给他的钱,冬天风大,钱都被吹散了,东一张西一张的躺在院子里,钱雄咬咬牙,把米放下,去把钱捡起来收好,随意的揣进了兜里,之后才敲门。

    “小童,开门!”

    郑秋桐这会儿正在屋里做清洁,腰酸腿疼恨不得一动不动,可无奈这人的动静太大。于是他只能提了裤子先去开门。

    “你怎么回来了!”郑秋桐把门搭了个缝,并没有全开。

    “我买了东西给你。”钱雄笑的和没事儿人一样。

    “你拿走,我不要你的东西。”郑秋桐没理他,之后就把门关上了。

    结果出乎意料的,钱雄没在敲门,可更让人不能理解的,他竟然也没走,而是在院子里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蹲那儿了!

    郑秋桐那屋子不比巴掌大多少,再加上半边房子陷进地里,所以他站直了子就能看到那人的整个后脑勺。

    东北的冬天哪是一般的冷,平天白也是要将近零下二十度的,更何况今天风大……郑秋桐在屋闷着,想这人不傻,这么冷,总是会走的。

    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人还在那儿蹲着,倒是难得的,门外竟然有人喊他,说是送煤送木板子的。

    郑秋桐一开始以为是送错了,后来他看那男人站起,松了松筋骨就开始指挥来的人往自己家院子里的小煤仓里运煤,十来分钟运好后还付了钱。然后等那些人走了,他就又回到那个位置蹲着去了。

    郑秋桐狠了心不想理他,可是心里就是安生不下来,一会儿想着这人凶狠的样子,一会儿又担心这么冷的天,他连个手围巾什么的都没戴,就那么个大衣还是半湿的……

    用什么苦计啊!这不是折磨人么!

    郑秋桐在屋子里像毛驴拉磨一样不停的转圈,最后他掐了自己一把,还是推门出去了。

    “干嘛不走!傻是不是!”论起尖酸刻薄,摸打滚爬了这么多年的郑秋桐可是把好手。

    “我买了东西。”钱雄抬起脸,在外面了一个多小时,他的嘴唇都冻紫了。

    “我说了我不要你的东西,你走!赶紧的!杵在这儿算怎么回事儿!”

    “我没地方能去。”钱雄的态度放的很低,配着他那件脏兮兮的大衣,真是落魄到了极点的样子。

    “你!我不收留你!我养不起!”郑秋桐那眼睛用力剜他,翻眼睛的力道绝对都看不到黑的。

    “我给你钱。”钱雄说着吸吸鼻涕,“一天三十。”

    一天三十,住小旅馆都够用了,郑秋桐撇嘴,说这个价你自己都能找房子了,我庙小收不下你!

    “你让我住一个月就行。”男人抱着手臂蹲在地上,单衣单鞋,声音都是打颤的。

    “那你在这一个月,我怎么做生意!”

    “我会躲出去。”

    任何话头都被堵死了,郑秋桐再说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最后他一甩子就进屋去了,钱雄知道他这是同意了,于是扶着墙站起来,用力跺了跺已经冻麻的脚,又搓了搓手,这才拎了大米和已经半冻的青菜进了屋。

    放下米和菜,那边郑秋桐递过了一碗水,里面还飘了碎碎的姜末。

    “外衣脱下去,赶紧把这个喝了,要是感冒,你就不许在这儿住了。”

    钱雄听了赶紧脱衣服,可是弄了半天都不行,没办法,他的手已经冻木了,完全不听使唤。

    郑秋桐看他这样忍不住叹气,把碗放到一边的小桌子上,然后折回来帮他。

    “真是欠你的……去!拿着折凳到炉子边上坐着去!”衣服脱下来,郑秋桐把那件湿大衣挂到了炉子边上,之后又把泡姜水给钱雄端了过来。

    钱雄特别听话的把那碗水吸溜吸溜的喝下去,随后揉揉膝盖说到底四十多岁了,扛不住冷,比不了从前了。

    郑秋桐听了这话就冷笑,说怎么的,和着你年轻那会儿还在大街上挨过冻啊,钱雄听了笑笑,却没说话。

    喝掉了那碗水,钱雄感觉好多了,两个人在屋子里没事儿做,郑秋桐就开始收拾单什么的。

    总之,这个下午俩人相处的还行,不过到了晚上,事儿就来了。

    晚饭是大米饭配了一个炒青菜,还有炖鸡。

    两个人中午都没吃饭,所以晚饭郑秋桐的手艺就是一般,俩人也吃得很香,但等到要睡觉的时候,郑秋桐给钱雄找了新单铺好,然后等他躺下,自己才打开箱子要躺进去,那边钱雄就坐起来了。

    “你怎么不睡上?”

    “我往常就睡这儿。”郑秋桐一边说一边往里躺,等躺平了,还伸手关了半边的箱子门。

    “我擦!你能到上来么!?”钱雄越看越惊悚,恍若尾多了个大棺材,吓得他都要出白毛汗了。

    “不要。”

    “为啥!”

    “习惯了。”

    “可你这样我睡不着啊!”钱雄说着直接下地,走到箱子边上扒着往里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更慎得慌,里面是白被单的厚褥子,被子也是白的,完事儿还没有枕头!

    郑秋桐天生肤色白嫩,手感柔软,可这会儿看着简直就是个会喘气的“死人”!钱雄心说我老家就是有老人过年穿寿衣压寿的讲究,那也不是天天这么个‘压’法啊!

    “啧!你人看着糙,怎么实际这么矫呢!”郑秋桐睁开眼瞪他“赶紧睡觉去!”

    “不去。”钱雄回答的很干脆。

    “睡不睡!”郑秋桐说着转不再看他,而钱雄则在箱子边上蹲了下来。

    十五分钟后,郑秋桐完败,他掀开那半边的箱子门,做起来伸手去揪钱雄的耳朵“搁这呆着干嘛!我又不是死了!守灵呢你!”

    钱雄抬眼看看他,又低眼看看那箱子的长宽高,最后问郑秋桐。

    “要不咱俩一块睡你这箱子吧……”

    “不行,箱子太窄!你进来我睡哪儿去!”

    “我睡底下,你睡我上不就得了。”

    “不行!”

    “那我就一直在这儿看着你。”

    我去!郑秋桐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被鬼缠住了,赶不走,驱不散,胡搅蛮缠又不讲理!可眼下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可知道这男人有多固执!于是……最终他还是咬牙切齿的被迫睡了人垫子。

    “我告诉你!只有这一晚!明天你就回上睡去!”郑秋桐总不平躺在钱雄上,最后只能趴在上头。

    钱雄自认只要住在这里,除非郑秋桐去睡,不然他肯定还要和这个人挤在一起,于是,直接装死不肯开口。

    “你听见没有!”

    “恩--”钱雄拉着长音算是确认自己听见了。

    郑秋桐听到他的动静了,便拧了拧子也闭上了眼睛。

    (祈祷无错字!)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