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长相守不如长相依(9)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哎呦 ̄我记得你们不顺路啊 ̄”何江阳一早上就笑嘻嘻的,边难得没跟着张笑颜。

    “林耀,今天你就要去当插班生了,一会儿我带你去见班组的师傅,至于冷毅,一会儿吃完饭你得跟我走,今天有个合作商要来,中午有饭局,咱得进市区。”

    说完,何江阳拉走林耀带他去找师傅,而冷毅看他们走了,自己也抓紧时间去吃饭,然后回去等何江阳的通知。

    上午九点,张秘书给冷毅打电话让他来接人,冷毅负责把人送到地方,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闲暇的时间,冷毅开车找了几家器材店,最后经人指点,找到了一个很小的门脸儿,里面有卖特殊的东西,交易过程很安静,店主告诉冷毅使用的方法,然后,冷毅就离开了。

    本来只是要买个窃听的小录音设备,结果没想到运气这么好,试着碰运气也能买到这么难得的东西。

    回到车上,摊开手,躺在冷毅手中不过是一支钢笔,不显山不漏水,安安静静的,甚至连个商标都没有,但是它其实是可以录音的,并且里面的笔尖实际内含刀锋,拧开了就是一个三棱的锥子,国内根本没有,也没技术生产,能流入民间全靠走私,冷毅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以前所在的部队偶尔会用到这个生产厂家的别的东西,至于手中的实物他之前也只见过一次,其实如果不说,根本没人了解,但是一旦说了,就等于暴露了自己,所以这对于买卖双方都是一个封口的理由。

    能进到货的人不一般,能知道这个东西的人也不一般,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开车回去,何江阳那边还在觥筹交错的喝着酒,中国人做生意不比国外,酒桌上那点儿事儿看似没什么,其实一滴酒一个故事,饭局吃垮了多少人就成就了多少人,踩高比低,可不是谁都能懂的。

    吃午饭的时候冷毅在这家饭店的一楼要了一个炒菜,六两饭,想直接吃饱挂上何江阳那一桌的单就行,结果上菜的时候一荤一素一道汤,服务员说楼上给点的,冷毅想想没说什么,拿了筷子吃到饱,然后继续回车里等着。

    结果这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等张笑颜醉红着一张脸终于出来的时候,冷毅以为结束了,可谁知道张笑颜是来找他的帮忙的。

    “快来搭把手,老板喝多了。”张秘书声音很低,也很急切。

    冷毅一听这话赶紧下车跟着张笑颜进了饭店,进门上楼左转,张秘书在卫生间门口站定,指指里面跟他说,“快进去看看,经理都进去半天了。”

    冷毅环视一周,刚好一个服务生抱着一箱矿泉水从他边经过,冷毅上前抽出两瓶就进了卫生间,张笑颜见状赶忙示意自己付账。

    经过拐角,厕所冲水器的声音刚好响起,冷毅不好按个敲门,只能叫何江阳的名字,结果才唤了他一声,最里边的门就开了。

    何江阳精精神神的站在那里,完全就像是刚刚神清气爽的上了个厕所一样,他看着冷毅,也不说话,招手让他过来,然后伸手拿过一瓶水拧开漱口,吐掉水后,冷毅才想问他要不要走,结果就被何江阳一把拉进了厕所的小单间里,并且……锁了门。

    “抱歉,麻烦你让我靠一会儿,几分钟就行,我……有点儿头晕……”何江阳的声音很小,并且已经沙哑,忍着食道被胃液烧痛的生疼,他腿软的把自己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冷毅上。

    冷毅见状赶紧抱住他,这时候他才发现何江阳的体特别凉,手冷不说,连小臂都没什么温度,至于脸色,方才因为卫生间橘红的灯光看不出什么,但眼下一看,都白的没有血色了。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冷毅立马心疼成八瓣儿。

    “一斤多白的,八瓶啤的……他妈的这个老狐狸,居然把我的上家都找来了,里外的要弹劾我……”何江阳一边说一边把脸埋进冷毅的肩窝里,难受的直哼哼。“真快喝死我了……老子不干了……”

    “总经理……嘶……”冷毅疼的一皱眉,心说我好心想劝劝你,你干嘛突然掐我,还用那么大的手劲儿!

    “叫哥!”何江阳搂着冷毅的腰眼神凶狠,只可惜那酒醉之后唇红齿白的小样儿只让冷毅多了三分怜愫。

    “哥……”冷毅这会儿特别听话,没出息的一塌糊涂,根本一丁点相反着他的意思都没有。

    “不然赞咱上车里歇着吧,张秘书还在外头等着呢。”

    何江阳听了想想,随后特别艰难的点点头,然后俩人开了门锁走出去,冷毅看到何江阳就像没事儿人一样,步子甚至颇为轻松,他一路看过去,心说好在这么个功夫厕所里没人,不然让谁看到两个大老爷们儿从一个卫生间隔断里出来,那流言还不满天飞了。

    在门口,终于等出两个人的张秘书这会儿赶紧跟上来,三个人一路到了一楼,没想到那个被何江阳叫做老狐狸的合作商还没走,那矮胖的男人看到何江阳,一脸横一起带动笑肌,顿时五官挤得眼睛都要看不到了,只可惜有人这么笑像是弥勒佛,而某些人这么笑,除了猥琐就剩不下什么了。

    只见他走到何江阳面前,若无其事的玩笑道:“何老弟,咱们这次的买卖,可算是有见证人的,你可不要亏了我啊,不然交是交,买卖是买卖,到时候工厂弄不成,交不上货,你可别说我老杨不厚道啊。”

    何江阳挑眉眯了眼睛,若有似无的笑笑,随后说道:“放心吧,不会的,只要交货之后杨老板能按合同及时付钱,我就能保证按时把货给你,再者,莉莉那么聪明,嫂子是不会知道的。”

    原来杨老板是倒插门的女婿,自己老婆家生意大,才给他带起来的,他这人其实没什么本事,好色又胆小,莉莉原是何江阳手底下的一个小职员,长得是不错,但这姑娘心思不正,几次三番勾搭过何江阳,只可惜,何三公子也不是什么馊饭都吃的人,可是偏偏这种事又不能说,不然以讹传讹指不定什么样呢,而这时候刚好杨老板来他们公司签合同,于是这一对臭鱼烂虾就勾搭上了,后来何江阳怕这女人吃里扒外坏了事儿,就找个理由给辞了。不过那个莉莉虽然不在何家的公司上班,却也过得不错,因为老杨给她买了房子,明明白白的背着老婆养她做了小三。

    往事回忆录走了一小段马灯,换来的果不其然是杨老板一张微白的脸。

    何江阳也不怕得罪他,反正手上有人的短,就不怕走狗反咬人,何经理笑米米的拍拍杨老板,随后转带着冷毅和张秘书直接离开。

    上车关门的一瞬间,何总经理终于得以恢复到死狗的状态。

    他歪在后排座位上问张笑颜:“刚才杨老头那孙子是不是摸你腿了?”

    张秘书顿时脸红,扫了一眼冷毅发现他没表,这才愤懑的点了点头。

    “放心啊,这笔买卖一定帮你找回来。”何江阳皱眉,他一向护短护的厉害,尤其这还是个姑娘,本着亲必须你我愿的原则,何经理最不待见的就是猥琐女人的汉子。

    反正这笔生意之后他们就不合作了,因为老杨这人业界口碑不好,所以最后给他一刀让他大出血一把也不算坑他!

    大不了撕破脸捅他一刀,把莉莉一起推出去,到时候估计以老杨家那个母老虎的格,老杨就可以被直接扫地出门了。

    何江阳斜着子坐在后排,冷毅怕他不舒服,把车子开得比平时更稳,之后他听到何江阳和张笑颜在讨论工作计划和明天的安排。有些事大概还机密,因为在张笑颜偶尔审视的目光中,冷毅看到了警惕。

    回到单位,一路折腾下来已经到了快下班的时候,车开进院子,冷毅送张笑颜回办公楼,然后又绕圈子送何江阳去公寓。

    靠边停车之后何江阳没下车,忽然跟他说:“现在没人了,往常你该叫我哥,但是今天不行,现在作为经理,我得批评你,冷毅,中午那么个大的饭店你一个炒豆芽六两饭就想打发了,也亏上来报单的服务员是新手,直接找我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呢,你说我这边谈着价值百万的生意,都喝迷糊了,那边我还得花心思亲自给你点菜,担心你吃不饱,你倒是说说,是觉得我亏了你么?”

    冷毅听了摸摸鼻子,没吭声。

    “冷毅,我知道你没说道,怎么的都行。”何江阳长出了一口气,似乎生气又有点儿无奈“可是你不能这样,我让你跟着我,是有钱大家挣,跟着我过好子的,再者,我的公司就再怎么样,也不差你的饭钱。所以你记着,以后不管怎么样,只要跟着我出门,今天这就是你伙食的最低标准,敢比这差我就罚你钱,你明白了么?”

    冷毅听了咧嘴,只是看着何江阳认真的表,他又不好不答应。

    “知道了。”

    “真的?”

    “恩。”

    “那行,去食堂吃晚饭吧,今天辛苦了。”说完,何江阳拉开车门就上楼去了。

    冷毅想问他怎么不去,可是总觉得这么说不合适,因为何江阳这一刻很明确的就是领导的态度,气场和架子一并严厉而直接,即便是关心也是来自官方的,让人想忘掉都不敢。

    算了,那自己也别去什么食堂了。有人不肯恢复到哥哥的份,那就只有他先示好了。

    冷毅想完直接把车停回车库,然后去后屋骑出一辆老旧的自行车来,说起来这车也不知道是谁的,停在车库后头都生锈了,来的这几天,冷毅怕是有主的,也问了一些人,可是都说不知道,于是这车就被冷毅全当“借用”先使着,本以为要大修,没想到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行,骑着完全没问题,就是铃不太好用。

    冷毅换了舒服的衣服下楼,骑了自行车往工厂外头走,路程不到二十分钟就有个村子,因为何家的工厂前期在这个地方施工,所以这村子不大,但吃饭的地方倒是不少,冷毅选了一家看着不错的,买了点儿粥和酱菜,回程的时候路过一家的院子,隔着篱笆都闻着香,绕路一看,人家院子里正用小灶炖着汤,门口一个老太太正给孙子弄饴糖,炒熟的花生芝麻什么的,混着麦芽糖摊在一块板子上,等凉一些了再切好。

    冷毅一看这些东西就想着何江阳肯定吃,于是上前问人家买不买,汤和糖都要,想来大概是他的长相和量太过生猛,南方女人生的又小巧,所以老太太最后犹豫了又犹豫,才壮着胆子上前和他商量说都是给孩子的,所以能不能不全给,冷毅听了就笑,心说我又不要抢您的,您至于么。

    不过介于他是实在想买,所以他还是用特别认真的表点了头,老太太很明显松了口气,然后汤水给弄了一小盒,花生糖又给装了一些。

    冷毅是部队教育出来的,白拿这事儿是万万做不出的,所以他大概合着这些东西该有的价格拿出钱来想要付账。老人一开始摇头摆手没敢要,可后来大概是看出这后生脸上有疤虽然吓人了点儿,但一直说话都很厚道客气,老人也就收了钱。

    得到了意外收获,冷毅心格外的好,骑车回公司,去食堂打包了馒头,又去医务室拿了暖胃解酒的药,他这才去找何江阳。

    这会儿何经理正在自己那屋毫无形象的躺着,领带扯到一半,西装扔到一边,全完不想收拾,白天喝酒喝得不舒服,晚上又累的实在懒得去食堂吃饭,再者,这里的食堂他也是吃腻了,从工厂建造到现在,他吃食堂也快一年了,真心再好吃的东西都吃的没胃口了。

    这会儿门忽然响起来,何江阳以为是林耀,虽然又饿又累,他也还是打起了精神去开的门,结果一开门,是冷毅拎着一堆东西站在自己门口。

    “你没吃饭吧?”冷毅顺势往他屋里看了看,说真的,他还真担心林耀在的,手里的好东西不多,要是再分分就没了。

    “没。”何江阳一边说一边闪让他进来。

    “那正好,我买了东西。”冷毅进了屋找出碗把汤汤水水都装好,要说那盒汤不开还好,这一开简直是藏不住的香,何江阳一介吃货闻到好料的东西就像好腥的猫,一开始还往屋里走呢,这会儿巴巴的就绕回来了。

    “食堂有这个?!”何经理表示惊奇。

    “不是,这是我去工厂下头的那个村子里买的,个人家的,土鸡炖汤,一开始还不想给,后来好说歹说老太太分了我半份。啊,还有这个,花生糖,也是在她家买的。”冷毅说着递给何江阳一个小袋子,之后转开了微波炉开始东西。

    花生糖这会儿全凉下来,薄薄的又脆又香,何江阳咬了一口顿时满足,随后他递了一小块到冷毅嘴里。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问冷毅怎么知道自己好这一口。

    “之前看你吃菜都喜欢吃甜的,所以就买了。”锅包拔丝地瓜炸鲜什么的,冷毅记得他好像都吃的。

    那边水器把水烧开了,冷毅冲了胃药递给何江阳,顺便没收了剩下的花生糖,“你把胃药喝了,花生糖不许吃了,小心上火嗓子疼。”

    “冷毅,你是不是把我当我小孩儿了啊?!”何江阳端着药,表特别复杂的看着冷毅。

    “没有。”冷毅实话实说,因为儿子冷振宇压根不需要他这么费心。“我是怕你酒喝多了直接吃饭,胃会疼。”

    “还是你嫂子吩咐的是吧……”何江阳一边喝药一边表恹恹的。

    “没有。”

    “那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哥……”冷毅叹了口气回头看何江阳,眼里的暖劲儿配合着那一个字的称呼,让何江阳彻底较不起真来。

    这人真是,打蛇打到七寸上了。

    微波炉功能强大,汤水和馒头的很快,何江阳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这会儿要是穿着西装衬衫吃这一餐实在太暴殄天物了,于是赶紧跑进屋换了舒服的衣服,说真的,要不是怕汤凉了反复会失了风味,他甚至还有心去洗个澡,然后再舒舒服服的吃这顿饭。

    汤香馒头,再加上小菜爽口不油腻。何江阳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眼下肚腹空空却不好暴饮暴食,最后在冷毅的“看管”下吃了一个鸡腿,一个馒头,喝了全部的汤,剩下的,被冷毅直接‘一扫光’,毫无压力的吃进肚子。

    饭后何经理刷碗的时候磨着冷毅又拿了两块花生糖,谁知才吃了半块,林耀敲门来找他,告诉他晚上工程师们想找他开个会,可花生多香啊!之后你可以想象当小松鼠遇到花生糖,即便不说!那眼神又会是多么的渴望。而冷毅怕何江阳晚上偷吃,索把剩下的那点儿都拿出来放在明面上,然后他看着何江阳顶着一张‘自己不太吃这个的脸’,不甘愿的在送走小朋友的同时把糖全给了他。

    关上门,某人形象崩坏立马咬牙切齿外加郁闷闹心。

    “统共十几块,我就吃了四块!剩下的都给他了!”何江阳心疼的不行。

    冷毅看着眼前的何江阳,想笑又不敢,心说至于么,就几块糖。

    “还有么!”何经理凶巴巴的。

    “没了……”冷毅摊手。

    “还能买到么!”

    “……不,不知道啊……”

    不行了,冷毅到底没忍住,捂着嘴都乐出声来了。

    何江阳见状抿着嘴,一歪子躺在沙发上,眼神委屈的盯着冷毅说道:“不给糖,老子罢工……”

    冷毅就囧了。

    (怨念……没人留言……继续祈祷无错字……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