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相怨相恋的心(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拍片子做检查,一路冷毅有些忐忑,他其实很想悄悄的问一下医生这些需要多少钱,可是偏偏何江阳一路寸步不离,惹得他倒不好问了,像是小家子气一样。

    何江阳商场战斗多年,总不至于这都看不出来。所以在一天检查全部结束的时候,他让冷毅请他吃了晚饭,老赵本来不想去,可何江阳指明让他跟着,于是最后,他也不好推辞便跟着去了。

    饭是在一家中型餐馆吃的,菜码大分量足,冷毅一向胃口不错,今天却没吃什么。

    何江阳想来想,无奈之下端了自己的碗把自己的饭全部扣进冷毅的饭碗里。

    “全吃下去,不许剩下。”边说话何江阳一边虎着脸,“你小子,真够行的,为那么点儿事,吃饭都娘们唧唧的了。”

    “……”冷毅没说话,只是端着那冒尖儿的一碗饭脸色有些苦。

    “怎么的了?说话!”何江阳说着,又跟服务员招手来了一碗饭。

    “我……我怕这样不值得,”冷毅真的就差咬筷子了“万一,万一要是治不好呢……你看,我现在不也好的么。”

    “哼……”何江阳冷笑“什么好?路都走不明白也算好的?你倒是够糙的。再者,你信不信,就你刚才说的万一治不好这话要是让那个张大夫听见了,他能整死你。”

    “……”

    冷毅这下子彻底不说话了。

    何江阳吃了口饭,琢磨着看样子真不给这熊孩子划条道,他肯定能实心眼儿的走自己的道,到时候真的九头牛拉不回,人家就是不治了,自己还不是白忙,算了,有什么说什么吧,反正况已经不能再坏了。

    “冷毅,”何江阳抬眼瞟了他一下。“你跟我交个底,你那摊子生意一个月纯利润能有多少。”

    冷毅想了想,报上一个数字。不算多,却已经是当时一般人工资的两倍多了。

    何江阳点点头,随后问冷毅:“你愿意把菜摊兑出去,然后跟我干么?我明年六月要在南方总厂那边扩建生产,目前一个人开车跑还行,但到那个时候饭局多了就够呛了,所以我边缺个司机,眼下倒是有不少人来应征,可是我觉得都不合适……”

    冷毅听了这话愣住,目光同时看向老赵,那眼神分明是你不是有个司机么。

    “别看了,那是我们总财务一把,今天就是来帮忙的。”何江阳忍不住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老赵又跟冷毅说“让赵叔给我当司机,我可不敢用,这人掐着我脉门呢,平时我想花钱都得他领着人开会审来审去的才行。”

    老赵听了耸耸肩,特憨厚的笑笑,看着冷毅却没说什么,算是默认。

    “你放心,我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不会亏了你,至少,一定给的比三十块钱多。”何江阳若无其事的说着薪资条件,只是饶是说的是好事儿,他也不忘坑人。一句话说出来冷毅闹了张大红脸,倒是老赵不明白这其中的事,所以难免一脸的莫名其妙。

    “一个月一千五开始,试用期三个月。以后工资我再给你定。”何江阳边说边扒拉饭,没办法,他得抓紧时间,晚上还要赶飞机呢。

    “何……”

    “叫哥。”何江阳瞪他一眼“你还没跟着我呢,不许叫我经理。”

    “……哥。”冷毅握了握筷子。

    “恩,说。”

    “谢谢。”

    “……”

    何江阳咬咬牙,他这人活这么大被人坑过,被人骂过,明里暗里被多少人算计着奉承,背地里又想踩死在脚下,尔虞我诈,从来这才是商人的本色,可眼前这人说的谢谢,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

    老赵在一边看着,正想着自己老板会不会不好意思,结果紧接着就见何江阳用筷子捡了块桌上啃剩的骨头扔过去。

    “小兔崽子,吃饭!穷矫什么!”

    老赵看着忍不住嘴角上扬了几度,之后他喝了一口茶水跟冷毅说:“小伙子,给他当司机可不容易,这孩子难伺候着呢。”

    “切!”

    何江阳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却难得没再说什么。

    没办法,尊老幼么,再者老赵,真名赵国斌这个人算是何家的老家人了,当初何婉欣开厂子做生意的时候这人就无怨无悔的跟着,现如今财务管理两项一把抓,要说占着元老的位置,平时拿拿架子卖卖老也没谁能说什么,可是这位偏偏要威严又威严,要和蔼有和蔼,实实在在,一路踏实没有虚的,培养新生代员工从无保留,扶持幼主也是做得万般周全,做事可谓滴水不漏,简直是企业里的活诸葛,平里只要回家,母亲一定叮嘱要对此人敬重,另外去年公司分红,老太太还压下其他人的非议,在年终大会上给了他百分之五的红利做劳保金,可见对其有多重视。不过说真的,何江阳难得佩服谁,这赵国斌却算得当中一个,所以这人他叫一声赵叔叫的甘愿,偶尔被责备几句他也都老老实实的听着,说对说错他敢皱眉拧嘴却从来不说个不字。

    眼看着何江阳给自己画了一条好路,冷毅虽然倔,但他不固执。想着大好机会既然就在眼前,或许自己这腿,真还是有希望的,他的心也就晴了不少。

    吃过饭,老赵赶紧开车带何江阳去机场,而冷毅想着儿子也急忙赶回了儿童医院。

    回到医院,没想到孟珦婉还在儿子边,并且正带着他玩儿。不知道是觉得忐忑还是怎样,冷毅在心态上总觉得有些愧对这个一心对自己儿子好的女人。

    正在踌躇的时候,屋里的冷振宇先看到了他,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要抱抱。

    孩子不能说话,冷毅怕他着急便赶紧把他抱了起来,而此时十步之外的孟珦婉也转过头看他们,更确切的说,她是在看他怀里的孩子。

    “……嫂子。”冷毅僵着脸笑了笑。

    “你回来了。”孟珦婉回他一笑,随后抬步走到他边,伸手摸了摸冷振宇的小脸儿,眼神里的迷恋与喜欢在一瞬间像是痴迷成魔了一般。“他真好。”

    冷毅愣了一下,可在眨眼间孟珦婉又变回了孟大夫,女人笑的和善,退后一步轻声问他:“怎么样,今天一切都还顺利么?”

    冷毅回答都还好,就是麻烦何大哥了。

    孟珦婉听了摇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既然叫他一声哥,叫我一声嫂子,那怎么还能是麻烦。

    随后,女人说还要去其他病房,便离开了,只留下冷毅抱着冷振宇站在走廊里目送她离去。冷振宇毕竟太小,分辨好坏也不过是父亲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可冷毅不同,他看着孟珦婉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人悲凉的几乎让人不忍直视。

    一个星期后,冷振宇出院了,何江阳给冷毅打了电话,让他去医院找张静武,那天下午,张医生跟他谈了将近一个小时,给了他一个近乎万全的方案,说是如果真的按部做下来,冷毅一年之后应该可以慢跑,只是这个手术要开刀的地方太多,这边医院的设备不行,所以他需要两天后跟着自己一起去北京,手术前后大概需要两个星期,而后期修复训练可能需要长达半年。

    冷毅拿到结果后思前想后还是去找了姐姐,他这两个星期没什么可担心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儿子冷振宇他可能没法照顾了。冷梅听了二话不说,当即答应了下来,之后又问钱够不够用,冷毅想了军人这个份作为托辞,说是上面照顾还有补助,所以不用她担心,冷梅心思直,听弟弟这么说也就信了。

    第三天,冷毅整理了简单的行李跟着张静武出发了。

    到了北京,住进医院,冷毅才知道张静武到底是什么样的权威,这人年纪轻轻就是能顶住骨科半边天的人,在医院拼人品有人品,要技术有技术,所以借着这人的光,冷毅的一切几乎都是最好的。

    手术安排在第一周的星期三,张静武和另一个首都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一起给他的开刀,手术过程全程摄录,边就连给主刀擦汗的都是顶尖尖优秀的实习医生。

    一场手术历时四个半小时,冷毅周全麻,在一场睡梦中被人强行叫醒过一次,确认脑部反映一切正常后,他就又睡了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不知何年何月的午夜时分了。

    屋内一片昏黄,冷毅本能的眯起眼睛适应光线,等他能睁开眼睛,才看到自己的腿被吊起来,手上还吊着不知是什么的吊瓶。视线环绕屋内一圈,最终在一处被锁定,一个人的影让他的心在那一刻狠狠地收缩跳动了一下。

    那人歪坐在墙边的凳子上,似乎因为太过疲倦正不舒服的睡着,橙黄的灯光打在他上,一部分留在他深色的西装上,另一部分,组成了他后影子的轮廓。

    是……何江阳。

    (更新了!!!!!祈祷无错字!另外,以后争取每一更3000以上。)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