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相怨相恋的心(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什么叫刀子扎心,什么叫不高兴,何江阳今天才知道,他舍下那么大的产业跑来找人,结果看到是自己的老婆和自己曾经的皮两个孩子家的人竟然聊天聊得那么开心。

    去他妈的!

    “赵叔,开车!”

    两个人坐在后排,气压低的让人都喘不过来气,老赵庆幸都在后面坐着呢,不然有一个在他边,他都能把车开沟里去。因为来之前何江阳已经跟他说一会儿要去部队医院了,所以这会儿也不用他说话,他只需要把自己划到死人的范畴里,也就可以自保了。

    “师傅,前面的工商银行能给停一下么。”冷毅看到银行,想着赶紧取了钱好把眼前这位瘟神送走,可这不说还好,一说那边何江阳就炸营了。

    “有我在,你去银行干嘛!”

    “拿钱还你。”

    “还什么钱!”

    “嘟嘟的看病钱。”

    “谁让你还了!”

    “那你干嘛生气,还来的这么急!”

    “我他妈……炒蛋的啊!”何江阳脑袋气的嗡嗡直想,话都说不出来了,急之下划拉前面开车的老赵,后视镜里眼神跟刀子一样的下指示,快,快帮老子给这个不懂事儿的捋一捋,不然老子要被气死了。

    老赵咧嘴,几番没辙只能知道什么说什么。

    “老板是要带你去医院的,上午本来要飞飞机,我家工厂那边有事,机械不能用耽误生产,一单少说几十万,结果因为你,他都没去。”

    冷毅听了傻住,回头愣愣实实的看着何江阳,何江阳以为他是觉得亏自己了,所以心里稍稍好受了点儿,可谁知下一秒冷毅就问他:“那么多钱!你干嘛不去!”

    何江阳的脑袋瞬间就彻底血了。

    “你他妈是不是傻!啊!是不是傻!你怎么长大的!你真当气死人不偿命是吧!”挥拳头上脚踹,何江阳这会儿有多大劲儿使多大劲儿,全力往冷毅上招呼。

    “为了你个破号你知道老子落下了多大的脸面!你他妈不去!还跟老子拿那么点儿钱扯事儿!你个不长脑子的!看我打不死你!”

    车里空间小,后座的两个来回过招,冷毅这会儿终于明白何江阳为什么生气了,于是赶紧伸手抽腿把人压制住,可何江阳还在气头上,眼见着拳头伸不开,腿也动不了,这小子就急了,抬子便想往下砸,可是车里空间再大那也是有限的,结果只听“咣”的一声,何江阳的脑袋就磕在车顶棚上了,当时人就晕乎了。

    缓缓的栽下来,磕得头昏眼花子发软,吓得冷毅赶紧把人拢到怀里看他后脑勺磕没磕坏。

    老赵从没见过何江阳这样,当场吓得嘴咧的老大,有心想问问老板咋样了,又怕自己死在这刀尖上,于是只能提心吊胆的把车当飞机开。

    最后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后座这俩才捋顺了,冷毅强行扶着何江阳先去看脑袋,拍了张片子,然后俩人才去找了张静武。

    到了骨科,冷毅想起来自己没拿号,何江阳捂着脑袋咬牙,想要接着发飙,可无奈刚才那一下磕的太狠,现在脑袋还嗡嗡的。

    刚才医生说他是轻微脑震,也不知道就这样自己能不能抗到晚上上飞机去工厂。

    心里正乱作一团呢,那边忽然有个带着七分严肃三分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这不是江阳么,你可算是来了。”

    何江阳一听声音赶紧转头,之后张嘴就叫哥。

    张静武不高,才一米七出头的样子,加上他和妹妹张静文是龙凤胎,两个人长得很像,所以免不了看着岁数小,人也秀气些。他这会儿手上一叠病例,边还跟着两个学生。三天前外边运来五个受伤的,上面把他调过来要求他全权负责,务必把人保回来。其实直到昨天上午,他还在手术室里工作,眼下虽然那五个人都进入了观察期,但那也把他累得够呛了。

    让学生先去整理一下术后信息,张静武也不外道,直接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临时办公室。

    因为大家都熟,所以在医院没必要闲话家常,三个人找了座位之后张静武就开始给冷毅瞧腿。

    大概问了一下受伤经历,在得知以前冷毅所在部队的大致番号之后,张静武想了想试着提了几个人,没想到冷毅居然都认识,这下子,不需要再多讲,张医生的态度一下子又认真了三分。

    冷毅走路别扭的地方在膝盖,不过膝盖骨没伤,只是看疤痕就知道小腿应该有多处肌腱和神经被弹片割伤过,再加上当时做手术的人可能匆忙,处理的不太好,后期修复训练又不及时,所以这伤就落下了。

    “肌腱应该是横向割伤过,里面的骨头这么摸着因该是接的没什么大问题,但可惜当时那个大夫手术手法不太好,你的肌、肌腱、韧带和神经都有损伤,加上你后期行走都是自己强行训练的,没有什么科学的规划,所以你现在才会这样。”张静武摸着下巴想了想,回拿了诊断单子开始写字,等林林总总的都写完了,这才抬头看何江阳“你先带他去拍张片子,再按我写的做检查,然后留个电话,片子和检查结果三天后才能取全了,可我后天还要走,这样吧,结果等我回来再看,然后我给你打电话。”

    “行行行。”何江阳满口答应着,之后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他的伤很严重么?”

    “人还好好的活着就不容易了,一看你就是和平年代的。我手头那五个人有两个前天做了截肢,你说他这手脚完整的还算严重么?”张静武眼酸,摘下眼镜使劲儿的揉着眉间。

    何江阳听了尴尬,而冷毅却觉得心里一片清明,的确,硝烟战火中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他这伤哪还算严重。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片子没下来,但我觉得他这腿应该还是很有希望的,因为肌腱割裂过,所以快跑这事儿不能想,不过手术做好了今后正常走路小跑什么的应该没问题,更可况,他训练过。”

    说话间张静武眯眼睛朝冷毅笑笑,本以为这人应该高兴,可是细看之下却发现冷毅的面色有些为难。

    “怎么,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冷毅皱皱眉,犹豫之后还是问出了口“大夫,我的腿,要是想治好,需要多少钱?”

    啊……原来是事儿。

    “这个需要具体看片子之后才能给出比较准的数,不过你的手术可能有些困难,因为你小腿受伤的地方太多,要想调整必须多处切口或者大面积开刀,再者你要做好后期修复的长期准备,我觉得治疗话,五万打底,至于更多的,这个就要看你的况了。”

    其实一直没提钱,这也不怪张静武,本来么,要说早些年还是无名小卒的时候,他肯定是会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毕竟那时候真的会有很多人是自费来看病的,而骨科是大项,通常都不便宜,可是这几年不同了,他医术了得出了名之后所接触的病人不是部队工伤不需要自己开销,就是压根不差钱的人。尤其眼前这位是被何江阳领来的,何家产业巨大,比之国企毫不逊色,私企里面算是巨头,真丝纺织业的半壁江山都在这一家子的手里握着,能搭上边的人通常非富即贵,都是拿钱不当事儿的主儿,说真的,要是冷毅不提这茬,张静武肯定不会想着跟何江阳来的人还会有经济上的问题,只是……眼下人家这么一问,他自己就要考虑了,还别说,眼前这位,现在细看还真是和这群拿钱解决问题的人不是一个国度的……但要是这样,张静武觉得自己回头就要看看何江阳对这事儿的态度了。

    如果何江阳有心要管,那是一个方案,如果全要这人自己来承担,那恐怕就要换个方案了。毕竟对于一般的家庭,这笔医疗费可是很高的。

    看着冷毅脸上有些为难,何江阳猜得出是因为钱,所以他也没当面大包大揽,说简单点儿都是爷们儿,他自然知道面子上的事儿总不好直说。

    “张哥,”何江阳缓站起来,面上带笑的打了个商量“那啥,你看你能不能给我们兄弟点儿时间谈谈。”

    “行啊,反正今天我一直都在。”张静武正不好定夺,眼下何江阳自己肯站出来解决问题他没理由不答应。

    之后何经理把冷毅带到了楼下的小花园。

    天寒地冻的,何江阳站在一处台阶上紧了紧衣服问冷毅:“说吧,怎么想的。”

    “我不想治。”

    “为什么。”

    “我……”冷毅不知道要怎么张嘴,想了半天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向人要钱一样,所以最后都没说出什么来。

    “没钱了是吧。”何江阳吸了吸鼻子,从台阶上下来,走到冷毅边抬头看着他。“没记错的话,你以前所在的部队应该特殊的,我家老辈都是部队的,所以那番号我知道点儿。”

    冷毅听了这话也不再隐瞒什么,头若有若无的点了点。

    “我听说你们的抚恤金高的,要说你就那么个菜摊,也总不至于全用了才对。”

    “我家穷,”冷毅咬咬嘴唇,神难得的留露出些艰难“子女又多,我退回来的时候,赶上家里用钱,我就都拿出来了。”

    何江阳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他又问冷毅:“要是我肯借你钱呢?”

    “我怕还不上。”

    “又没让你隔天还钱,你怕什么?”

    “那我也怕还不上。”冷毅是个直子,以前做狙击手,出任务第一条就是不打没有准备的仗,所以现在,他也不喜欢做心里没底的事

    “所以你真就放弃了?我可跟你说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何江阳从大衣里摸出烟来,悠哉悠哉的点上。

    “不治。”冷毅握了握拳头。

    “行,那咱回去,回头……我带点儿东西去你姐姐店里看看你家人。”何江阳笑嘻嘻的看冷毅变了颜色的脸,继续添油加醋“哎,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大姐在你家说话特算数是吧,你说,我要是把今天这事儿告诉她,她会怎么办?”

    “这、这不能说!”冷毅顿时着急了。他一把拉住何江阳的胳膊,眼神都变了。

    姐姐这些年过的太辛苦,白手起家拼了那么多年才有个店面,眼下子刚好些,要是让她知道了,肯定砸锅卖铁也要给他治病,这样……太不值得了。

    看着眼前啥都要强的小混蛋正在经历一分钱憋倒英雄汉的过程,何江阳忍不住恶趣的笑笑,真是让人又心疼又解气!随后他抬手给了冷毅后脑勺一巴掌。

    “妈的,你个小兔崽子真没志气,那么点儿钱你要是都没信心还,你也不用养你儿子了,让他直接跟着我算了,省得以后养怂了。”

    冷毅被骂愣了,之后看着何江阳张张嘴,半天没冒出一个字来,何江阳知道这老实孩子肯定又辞穷了,心里落得老大的不忍,最终抬胳膊抱住冷毅的肩膀跟他嘟囔:“行啦 ̄走吧,别强了,这破地方都他妈要冻死我了,你放心,我一个做买卖的不会做亏本生意,咱俩有帐以后一分一分掰着算,现在,一切有我呢。”

    (加个长更,算空缺的那次补上,有人想留言么?留言我说不定就连更了……祈祷无错字,连更错字伤不起啊!)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