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相怨相恋的心(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人没弄到,脸面还丢了个干净,趁着没人了,何江阳一个人闷在那儿想昨天的事儿。刚开始生气,可是后来又觉得自己活该,真心话,多大的事儿啊,不就是么,自己都有小儿在外头养着,更何况冷毅那么个大老爷们儿……只是吧,冷毅这招太损,当年自己基本倒贴人家都不要,现在竟然拿个三十块钱的鸭子来打自己的脸,这事儿,理上讲的过去面上总是讲不过去的。

    何江阳一介商人,肚子里从来不缺花花肠子和坏水。于是计上心头,眉眼立马便带了些贼兮兮的味道,都说守株待兔,他何老板这次豁出去了,连农夫都不当,他要当树桩,等着冷毅这个不知死活的兔子自己往上撞。

    三天后,何江阳出院了,按孟珦婉的话说,人在医院的时候还算是个正常人,不知道为什么,出了院就像神经病了一样……忒活跃了。

    之后又苦等三天,终于到了儿科诊室专家会诊的子,何江阳料定了冷毅会来,因为按这小子疼儿子的劲头,有这么一张金贵的门诊号,就是天上下刀子估计他都不可能打退堂鼓不来了。

    果不其然,上午八点,隔着儿童医院三楼的走廊窗户,何江阳看着冷毅抱着儿子往医院里面走。在此之前,他借着送孟珦婉为由头,硬是没让老婆坐班车,而是跟着他打车走的,一路上何江阳替冷毅各种哭穷,基本的意思就是告诉孟珦婉这厮是个穷光蛋,什么都没有,租着房子还欠自己钱,可是吧,他儿子好的,真招人喜欢,所以你能不能告诉你们单位同事,最后算账都让我来花钱。

    “咱这不是为了一个孩子的一生么。”

    这是何江阳最后的总结。

    而孟珦婉其实也知道何江阳是在演戏,只是她实在是对这个冷毅无比的好奇,话说有哪个被何江阳骂了祖宗十八代又欠了他钱之后还能让他掏钱给自己儿子看病的。

    这是什么!这是人才啊!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能把何江阳镇*压成这样,绝对也不是等闲人物不是么!

    孟珦婉思量一番觉得有意思,没多说什么就答应了,反正有一点倒是真的,来医院没俩儿钱可是什么都玩儿不转的,不过既然那边都已经负债三十万了,那再加点儿好像也没什么了。

    咳咳,回头说冷毅,前面提到钱,这会儿其实冷毅是带了的,买房子的钱前后估计能凑上十万左右,那存折眼下就他大衣的里兜里。本来是要买新房置办新家具的,可眼下为了孩子,冷毅也没想那么多,总之,能好病才是第一,至于钱,还可以再赚不是么。

    本来做了万全的打算,花的一分不剩也没关系,可谁知结果是一记铁拳打在了棉花上,从专家会诊到各项检查,孟珦婉作为会议陪同一路跟着这爷俩,想着全程免单是什么概念,不用排队是什么概念,估计去过医院的都会觉得神奇,只是这女人心思深重,除了告诉他费用都由一位姓何的先生出过了,其他的,她什么都没说。

    何江阳上午没待一会儿就回公司了,晚上回到家,孟珦婉也在,孟大夫用看狐狸的眼神盯着何江阳,瞧了好一会儿才告诉他:“那孩子需要再做一次手术,目前已经住院了。”

    “那孩子他爸呢?”何江阳一边松领带一边问道。

    “那个冷毅啊,一天都很配合,就是听说你替他花了钱之后,好像不自在的。”孟珦婉揉了揉脖子,随后笑了,她探子过去小声问何江阳:“我说,你就不能不欺负老实人么?”

    “我哪儿有。”何江阳摊开手,笑的极其无辜。

    孟珦婉瞄了他一阵觉得自己今天都被他拐的不正常了,竟然要一个歼商跟自己讲实话……真是没事儿闲的。

    冷振宇的手术被安排在下周一,冷毅家里医院两边忙不过来,便直接把菜摊交给了姐姐,自己则全心全意的陪孩子。好在市儿童医院的设施很好,小孩子在这边并不枯燥孤单,不但有专门的儿童游乐室可以供孩子玩耍嬉戏,而且同病房的孩子之间还能互相有个照应。

    冷毅知道冷振宇在正常的坏境里多少还是会被孩子们排斥的,而在这边,同病相怜总是能让这些“难兄难弟”们很快的打成一片,只是,生病这种事,多半是累了孩子苦了大人,随着手术期的临近,冷毅还是不免紧张,这种状态直到冷振宇手术结束才缓和下来。

    周一孩子上午九点手术,上午快十二点才被推出来,主治医生说是用了零号线进行缝合,这样等孩子拆了线,伤口长好,基本就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异了。

    得到了专家的保证。冷毅总算松了一口气,随后在医院观察的那几天里,他脸上难得的带了笑摸样,这期间孟珦婉来过几次,其中有一次边还跟着个外国的男人,而且两个人之间的行为甚是亲密,分开时那男人还吻了孟珦婉,冷毅开始以为他们是侣或者是夫妻,当时也没想什么,只觉得中国人找个外国人过子,看着还真是有点儿别扭。

    孩子恢复得很好,冷毅一边欣慰一边犯愁,欣慰的是孩子以后不必再为嘴上的“与众不同”而被人另眼相看了,犯愁的是这几天他打听了一下,这手术不便宜,几天下来两万块能够就不错,要说这钱,他还拿得出,可愁人的是他手上还有一个号,骨科的,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何江阳给自己弄来得,眼下他有点儿两难,他不想欠何江阳钱,又要买房子,这么一算,他自己这边就是去医院也没钱可用了。

    想了几天,眼看着骨科号的子越来越近了,冷毅最后咬咬牙,把那个号单放在家里压了箱底,全当这机会没来过也就算了。可他哪知道,何江阳那边有门路,到了子人没来,张静文第一个便打了电话来追人。

    说起那天本来何江阳忙的,工厂那边新进的印花机械,可欧洲那边组装的人员竟然没跟着一起来,弄得近千万的设备就只能干放着,眼看着下一季的布样和订单都跟在眼前,何江阳一天一百多通电话的打,可自己不去,那边竟然就是没个能起事儿来撑场子的!

    都他妈是群废物!

    何江阳一边骂一边让秘书小张赶紧给自己订机票,抓紧时间飞过去,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可偏赶这么个功夫,张静文那边就来电话了。

    何江阳一看号,再看看台历,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是冷毅去看了腿但结果不好,可谁知一接电话就被那边一顿念叨,张静文说你那朋友多大的架子,我哥昨天为了等他排班一天,晚上九点多才回来,结果你说的那个人压根就没去!

    “我跟你说啊!昨天好说歹说我让我哥今天再等等他,你这边可看着办!看不起我哥就直说!真是的!要不是给你面子!谁我都不甩他!那号我花了多少口舌你知道么!”

    何江阳这会儿也闹心,可是他总不能因为心不好就和张静文发火,于是何经理只能厚着脸皮托笑脸。

    “是是是是!好姐姐!您是我亲姐姐还不行么!我这就联系,放心!回头保证给张静武张哥道歉!让你费心了,费心了!”

    一顿好话把电话那边的女人哄住了,何江阳这边才扶额咬牙,什么叫添乱,这他妈才叫添乱!

    医院那边不能等,公司那边也不能等,两难选,怎么办!

    “张秘书!”何江阳最后脸都是黑色的“把机票退了改晚上的!去喊财务的赵叔,让他赶紧开车送我去儿童医院!”

    “可是何总!工厂那边……”

    “别他妈废话!”

    张秘书年轻,没见过自己老板脸黑成这样,后脊梁都毛了,好在老赵是公司的老员工了,以前跟着何阳岳,眼下跟着何江阳,知道点儿秉脾气,所以老赵也不多话,推开那倒霉孩子就开车带着何江阳去了儿童医院。

    一路上何江阳的脸都测测的,到了儿童医院病房都不用问就直接去找人。

    冷毅这会儿正跟孟珦婉在医生值班室讨教术后怎么对孩子进行调养,结果大门忽然被人敲得震天响,两个人回头,就见何江阳像一尊黑神一样乌云压顶的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孟珦婉站起来,走到门边。

    “找他。”何江阳没废话,拉了一把孟珦婉的手,之后直接进屋去拽冷毅。

    冷毅以为他是来管自己要钱的,所以没躲,只是赶紧转头看向孟珦婉。

    “孟大夫……”

    “孟大夫?”何江阳一听这个称呼就站住了,他抬眼看着冷毅,唇边满是讥诮“你这么叫她不合适吧?”

    “哎?”冷毅愣住。一时没明白过来。

    “她是我老婆。”何江阳眯起眼睛低声解释,“我说你就是看在我帮了你这么多忙的份儿上,私底下你也该叫她一声嫂子吧?”

    随后,何江阳跟孟珦婉打了个招呼就把还在晃神的冷毅带走了。

    直到坐进车里,冷毅才缓过神来。

    是了,他结婚了。

    (祈祷无错字,有人想收藏么!有人要留言么!)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