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黄粱一梦醉春风(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自此之后,何江阳就和冷毅开始了一种奇怪的关系,他们很少见面,因为冷毅所在的部队非常忙,忙着各种训练,忙着出很多的任务;而何江阳也忙,他有他的生意,有他的应酬,所以他们一个对外是冷血的战士,手起刀落取人命,一个对外依旧是钻石王老五,左拥右抱美人在侧,细想起来几乎没有交集,但他们却对彼此开始有了羁绊。

    何江阳作为一个商人需要到处跑,他这人圆滑惯了,遇到什么新鲜玩意儿总想着这东西要是送礼给谁最恰当,后来有一回去内蒙,看着一把刀好,弯刀带着鲨鱼皮的刀鞘,古朴里带着力量的美,瞧着就是老东西了,估计出手就会有人喜欢,何经理买回来之后本来想送给一个老局长的,听说那人以前下乡插队在蒙古,所以这把刀玩意儿不大,但肯定对路子,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转念一下子就又想到了冷毅,都说金刀赠美人,这么好的东西要是配上冷毅那肯定帅的举世无双,而要是送给老爷子,那无非就是压箱底的纪念品了。结果,毫无疑问,这东西被他拿去赠美人,嘿咻的时候撕衣服割扣子了,至于老局长么,两箱实打实的礼品装牛干外加一些糖衣炮弹,这路子也就够了。

    不过其实何江阳也算是可以的,他体谅冷毅在部队出来不容易,于是跑去见面这种事一直都是他在做,一开始他还担心自己去那家宾馆去的太勤,还带个男的,容易让人看出来,可是后来他就淡定了,因为他们一个月都见不上一面,有时候三个月见一次也不是稀奇的事儿,那时候何江阳没想过自己后来会那么喜欢冷毅,所以他这会儿觉得自己不过是在玩儿,可是后来等他发现不是的时候,很多事便已经由不得他了。

    咳,后面的事先不说,只是眼下就这么半算交往半算炮友的子,两个人也维持了有一年多。

    这期间不是没有在感上暧昧过,例如冷毅很会照顾人,何江阳曾经说过,如果将来娶老婆有他一半贤惠就知足了,又例如说何江阳在上很放得开,冷毅曾经在最动的贴着他的耳朵告诉他,如果他要找个人过一辈子,就想找个他这样的,只是,他们彼此那时候心底都有一个界限,一个想着自己不可能上一个男的,一个明白这个男人不会属于自己,于是,结果除了淡淡一笑,似乎,他们谁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转眼过了年,何江阳不知不觉二十七了,这时的他婚姻一时间成了他家常和他提的大事,原本上面顶着不肯结婚的二哥何阳岳,他的子还轻松些,可谁知头年四月他二哥忽然收了心,喜欢上了一个书香门第出,相貌很普通的姑娘,而且两人感发展的很快,交往将近一年就谈婚论嫁了。

    对此何江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二哥在这姑娘面前由一只狡猾的狐狸变成一只憨厚的公牛,脾气好了,子缓了,连教训他都只张嘴不动手了,当然,这光景也仅限于这姑娘在的时候,有时候两个人矛盾了,最后缓和让步的也一定是他二哥,何江阳为此把这位未来的二嫂仰视为天人,虽猜不出她凭什么把二哥收的这么服帖,却也每每上供些新奇的东西来讨好这个女人,并且从来不敢懈怠。

    只是,这样一来,连他二哥都有人要了,这下子他可没谁能帮着推婚继续自由了,加上那个年代二十七不结婚是个不好看的事儿,于是何江阳在工作和娱乐之余又多了一件必须去做的事,那就是相亲。

    何家家底很厚,何江阳又有能力,虽然风流,但不论是什么年代,老一辈都会认为那是男人婚前的放纵,至于结婚之后,多半也就收敛了,说句难听的,就算有,不是傻子就不至于做的太过,怎么说呢,男人么,讨女人喜欢那是本事,家里稳得住外面偶尔飘飘彩旗也未尝不可,反正这样的家底一般不会离婚,不然见面分一半,那么多的钱,不心疼不也疼么。

    而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小婉出现在了何江阳的生活里。

    小婉原名孟珦婉,她本来是个私生女,后来因为父亲和正妻离了婚,两个人又没有孩子,于是她母亲一步登天,摇一变成了孟家的女主人。

    说来也奇怪,这孟姑娘学历一般,家境一般,长相一般,总的来说不过是个相貌平平的女子,称得上小家碧玉,却离大家闺秀差的得很远。但令人奇怪的是,相比于其他的如花似玉,燕肥环瘦,何江阳一路相亲下来最后竟然选了她。

    见过三五次面,相处了一个多月,何江阳便和她确立了恋关系,这句话现在听着土的,但在那个年代,这就意味着这两个人是以结婚为目的来相处了。

    两个人谈恋谈了大概半年的时候,何江阳赶着冬天去看冷毅,那天冷毅过生,何江阳请他去镇上最好的饭店吃了一顿,席间他本想跟冷毅说他和孟珦婉的事儿来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何江阳几次想说却又几次把话咽了回去。

    吃过饭后,两个人照例去宾馆开*房,洗了澡之后做些冬里暖子的事儿。

    那一天何江阳似乎特别,他们做了三次,最后一次的时候何江阳搂着冷毅的腰,趴在他上侧着脸吻他,然后大口的呼吸,把气息呼在冷毅的耳边,之后再看着那只涨红的耳朵,得意的笑出来。

    冷毅其实那天觉察出何江阳的不对劲儿了,但他那时候并没有多想,只以为这人是想自己了,所以才会这样,殊不知,怀里的人瞒了他,并且已经开始准备将两个人的关系撇清了。

    心满意足的做完,何江阳躺在冷毅边低声问他为什么两个人上了这么多次他都没有进入自己的体,冷毅听了侧过子,用胳膊拄着脑袋看着他,笑道:“你以为男人之间都是要进去才算数的么?”

    何江阳听了挑眉,说难道不是么?

    冷毅半带无奈的笑笑,回答说:“真心喜欢,在一起也是为了高兴,至于进不进这种事儿……其实每次都刚交的人在这个圈子里不太多,大多数人喜欢用手或者用嘴,有些人甚至根本不尝试被人进入或者进入别人。”

    何江阳听了惊讶,嘴巴张了张才补了一句:“为什么不愿意进去?”

    “大概是觉得不干净吧,毕竟,肠道有他自己的作用……”而且,男人多半不喜欢被压,冷毅其实已经尽量表达的委婉了,可谁知何江阳误会了,这小子怒起来,一翻把冷毅压在下用胳膊顶住了他的脖子。

    “怎么,小子你这么说是嫌我脏么?!”

    冷毅看着何江阳剑拔弩张,不知为什么心里微微有些开心,虽然眼下呼吸有些困难,但他还是不急不忙的把手放在了何江阳的股上慢慢揉捏着,像是在做某种安抚一样。

    “我不是嫌你脏,我这人在这事儿上就是比较矫,如果你现在答应我们在一起交往,哪怕只是尝试,我都不会放过你,但可惜了,你不是啊,咱俩眼下不就是互相找舒服么……”

    冷毅目光平静而温和,其实话语里还带了导的成分,他其实很想借此让何江阳动心,并认真和自己交往一段时间,只可惜何江阳听完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细瘦的男人仅仅是松了手,然后躺回自己的位置。

    (祈祷无错字,求收藏!!!另外上一章被屏蔽的内容博客里有,博客地址在文章第一章里。话说,就没人想抢个留言板的沙发么?)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