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黄粱一梦醉春风(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话都说到最直白了,冷毅明白自己除了同意或者不同意,其他的什么都没意义,只是如果同意了,就等于是承认了这样的一个份,同恋,这个诡异的词汇在那个年代如果传到了他的部队,那他可就万劫不复了。

    可是不同意,他又舍不得。

    最后,到底是何江阳先出了手,他让冷毅开车把自己带到一处宾馆,然后开了房,径自去洗澡,临关门的,何经理还在笑,他说“怎么的,就敢意不敢上手啊,放心吧,我有经验的,弄不死你。”

    额……冷毅听了这话顿时造了个大红脸,因为他在此之前一直都保守的活着,就连陆黎和他最亲的时候他都没说过什么过火的话,而眼前的这个人就不同了,他用一句话便说出了两个事实,第一,他有经验,并且刚刚是在明目张胆的勾*引自己,第二,就算是勾*引,他也表明了自己不是在下面被干的那个……

    而自己,也是在上面的……冷毅一想到这事儿就扶了额头,因为老话说得好,两攻相遇,必有一受,所以,他现在要想清楚一会儿是自己躺下让人开苞,还是武力解决直接把人压了。

    不过最后怕自己出手太重,出于对何江阳安全的考虑,冷毅选择了躺下,他这人对这事儿其实没什么介意,也很容易看得开,冷军官就是觉得自己没经历过,不知道什么滋味,所以既然对方有经验,那做了也就做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事实证明,轻易相信一个人的话代价是惨烈的。

    话说两个人洗好澡,何江阳滚进被子里把人抱住了就开亲,按吻的质量而言倒还不错,可两个人真到浓意浓要舞刀弄枪的时候,就出事儿了。何江阳连扩张都没做,戴上子之后腰上一使劲,他那龟孙的半个脑袋就顶进去了,当时疼得冷毅眼前一黑,嘴巴咬上枕头的同时直接伸手去推人,可推有什么用,推开了不过是再让股上的那圈肌再遭一次罪。

    活生生的疼让冷毅彪出了一脑门子的汗,转之后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何江阳一开始被人生硬的推开,那话被夹得又爽又痛,心里自然也是老大的不乐意,心说矫什么啊,后面那么紧,还好意思把人推开?!装处也不带这么装的吧?!

    可眼看着冷毅趴在上喘了半天气才爬起来,何江阳才意识到或许真的是……太疼了,因为他的茎上已经带血了。

    “哎,你没事儿吧?刚,刚才洗澡,你没自己弄啊?!”何江阳毕竟不是真的gay,所以就算是有过上男人的经验,那也都是人家把自己揉软了松好了送到上的,他原本一直以为这是规矩,哪知道这活儿竟然是自己的。

    一句话出口,毫无疑问惹恼了冷毅,冷军官翻躺平,疼得龇牙咧嘴也还是弓起腿用力的把何江阳踢到了下。

    “赶紧滚蛋!不然老子现在就擀死你!”

    何江阳咣当一声摔到地上,疼倒是不疼,就是心理不满,于是这脾气也跟着来了,就见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冷毅就骂:“!德行吧!跟个处似的!矫什么!”

    “说谁矫呢!我他妈就没在下头过!”冷毅气的梗着脖子瞪何江阳,可是大概是因为疼的,所以看着多少都有些委屈的意思。

    何江阳听他这么说立马就傻了,他愣模愣样的看着上的男,最后没忍住,乐了,然后这气也不生了,径自坐到边笑了好几声才转过头跟冷毅嬉皮笑脸,他说兄弟,对不住啊,我统共就跟两个男的做过,我也是在上头的,不过以前的那俩都是自己洗澡自己弄的,我,我那啥的经验还真没有……

    这是实话,头一个是个出来卖的,自然自己收拾自己,第二个就是某个妞的男人,因为当时他乘了一时口舌之快,后来被人架高了,也就真动手去追了一把,本以为肯定没戏,不打一架都不错了,可谁知道那男人竟然也是个风流的种,俩人也算稀里糊涂的做了一次。为此他二哥何阳岳借着让他回来开会为由头把人找回来,结果一见面嘴都没张,也不用他检讨就狠狠的揍了他一顿,肋骨打断了两根才把人扔进医院,不过说真的,这两次对于何江阳来说都没什么感觉,至于上瘾就更谈不上了,说白了不过是从前面换到后面,他捅什么不是捅,那一个个都摸着跟排骨似的,哪有妞儿抱着舒服。

    但要按理说换了冷毅他也该没什么兴趣才对,可是何江阳就是说不出为什么,自己竟然对他有,那种就像是猎手遇到了一只漂亮的花豹,他只需安稳而沉静的趴在那里,便能散发出冷艳的美感。

    真他妈邪

    何江阳摸着下巴坐在边,看冷毅裹上被子一个人躺在里缓着,他心里也想安慰几句,可是就眼下这个样子,似乎怎么开口都不合适。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冷毅最终先他一步张嘴,他说:“你敢不敢和我试一段时间。”

    何江阳惊异,可是更惊异的是他竟然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怎么试?要多久?”

    “和我在一起半年,我们交往,当然,你还可以去找女人,但是你不能碰男人,这期间我不强迫你一定要做,不过如果你觉得可以,我能让你舒服……”心跳如鼓,说不紧张不期待是假的,但冷毅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些。

    “你的意思是你要上我?”何江阳挑眉。

    “差……不多。”冷毅觉得自己肯定脸红了,要不是仗着黑,何江阳说不定都看出来了。

    那边何江阳听完他这话就开始找衣服往上穿,冷毅听到了便赶忙回头,他看着何江阳一点儿一点儿的用衣服把自己包裹好,将那细白的皮收起来,他本以为自己没戏了,才要垂头丧气的躺回去,不想何江阳扔过来一支笔和几张纸。

    “死躺着干嘛?把能找到你的地址和电话给我!”

    哎?冷毅转回头诧异的看着何江阳,那眼神明明就是在问你这衣服都穿上要走了,不是拒绝的意思么?!

    “我*!这种事儿你他妈总该给我点儿时间想想吧!”毕竟是要被人上,作为一个男人,就是自尊心一时半会儿也不是说能通过就通过的啊!

    冷毅听他这话,立马拿过笔写了不违规的联系方式,然后小心的把那张纸递给何江阳,何经理拿过来也没看,折了几下放在兜里,然后直接往门外走,临关门的时候他冲屋里说了一句:“不许找我,要是行,我以后会联系你。”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