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华丽的人间登场(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按下俩家世交关系不表,两个人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这婚礼快开始了,去得太晚可不好。

    那天箫广雄其实是以伴郎的份去的,没办法,部队同志结婚菜永远没有酒重要,所以占着能喝,他和新郎关系又不错,于是被邀请挡酒实在是在劫难逃的事儿。

    可是谁知道一转头他就看到张静文和何江阳一起进门,那喜气洋洋的劲儿,气的箫广雄还没开喝呢半杯白酒就被他酸不拉几的灌进去了,等真的喝起来,这位几乎就不要命了,拉开架势一个人放倒了半桌子的部队酒徒,那气势倒是生猛,就是偶尔瞥向张静文的目光让人实在受不住。

    何江阳毫无悬念成了“罪魁祸首”,他被箫广雄瞪的如坐针毡,深觉得这事儿要是不尽快解决,老箫家的那个熊男肯定能把自己用大片刀剁了。

    好在那桌部队的不放他啊,不然就自己这酒量跟他喝还不把自己喝死了。

    实在坐不住了,何江阳拉着张静文找地方躲了,俩人坐在走廊一处拐角的休息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谁知还没聊十分钟,就看那边就有个战士扶着张牙舞爪的箫广雄出来了。

    得,这都退出战斗了,那肯定是喝挂了。

    再说冷毅这边,他今天来参加婚礼,份和箫广雄一样,伴郎,只是理由不同,这厮是被弄过来善后的,因为他一张冷脸天下无敌,新老通杀,所以他说不能喝了,也就没人敢刁难了,这人原本是新郎官为了躲酒给自己预备的,谁承想,竟然被箫广雄一歪子先一步借走了。

    不过说真的,都是一队的,大家的实力冷毅多少都有数,但他真没想过箫广雄能喝挂了,可这会儿真看他喝过了,他念着大家都是兄弟,这位又是老大哥,所以他没理由不扶出去,说白了一会儿就是耍酒疯丢人也不能丢得太大了不是。

    半扛着人往出走,才想问服务员哪儿能让人醒醒酒,结果他嘴还没张那边就急匆匆走过来一男一女。女的他认识,是部队医院的,男的没见过……不过白白净净倒是好看的。

    箫广雄一直不老实,见到这一男一女就更能闹腾了,舌头大了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张静文一句话,那边就没动静了。

    张静文说你得瑟什么!伤好全了是吧!

    箫广雄一听这话立刻就默了,乖乖的靠着冷毅一点儿都不闹腾了。

    “他怎么样?”张静文转头问冷毅。

    “没事儿,就是喝多了,您能帮着问问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么?”冷毅尽力调动表,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木,可他说完这话才发现这姑娘比他还冷,这里面最有人味儿的估计就是眼前这白净的小伙子了。

    何江阳当然不知道冷毅的心思,他看着张静文没了主意直看他,他就赶紧拉着他们上楼,进了电梯他才张嘴。

    “上楼去,听说新郎家在这包了三十五间房呢,就为防着这个,咱去得早,应该还有房间,不过没房了也不要紧,让他们再开就是。”

    结果证明四个人那天人品不错,房间还剩了十多间,三人没挑屋子,就近找了一个让服务员打开门,之后再费劲巴力的把个彪形大汉弄到上,何江阳搭把手的时候手腕子被箫广雄拉住,那力道泄恨一样,在一个寸劲就能把他腕子崴折了,何经理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刚刚惹祸上了,于是他赶紧借着松手的时候歪了肩膀跟箫广雄咬耳朵,他说哥哥,能帮你的我可都做了,然后他一松手,那边萧广雄头刚沾枕就反手拽着张静文的手“睡死”过去了。

    张静文没见过这样的,气的想把手拽出来,结果手腕都红了也没见有多大松动,张美人眼见着就是大红脸了,何江阳在一边看了赶紧给台阶下,他说:“好姐姐,要不您就牺牲一下自我吧,不然这会儿您真走了,他借着酒劲儿闹起来,这将近一米九的大块头我们谁拦得住啊!这组织上可是真的需要你啊,你得拿出医护工作的革命不是!”

    何江阳多知风月啊,他明白等他和边这小子走了,估计张静文也就好了,于是他拽着边的男青年边说边退,没一会儿就夹着尾巴撤了。

    等他俩出了门,何江阳本来是要跟边这位告别的,可谁知道这位竟然拉着他不放了。

    “哎,兄弟,怎么个意思啊!?”何江阳一看这架势就站着不动了。

    “箫队搁这儿了,我们伴郎就缺了一个,现在楼下剩下的都是好摆平的,你帮人帮到底,来凑个数吧。”冷毅说完拉着人继续下楼。

    何江阳刚开始一听,心里这个慌啊,可转念一想,他忽然发现这个劫难还真不能躲,因为他正愁怎么认识一下男方的母亲呢,这要是帮了忙,事后认识一下也好说话,不然今年下半年的路子可也麻烦的。

    心里打过算盘,觉得不吃亏,何江阳便摆出一副“既然如此,那兄弟就帮你凑个数吧”的表和人家去了。

    进门厅之前互相知晓了姓名,俩个人就亲兄一样进去帮人挡酒了。

    可是何江阳忘了这世间有个词叫荆州,而他也确实对冷毅口中的“凑数”一词理解的不够,于是乎,杀进伴郎团半个小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这帮剩下的!那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眼前的杯子不大,口杯,可架不住三杯一位的车轮战,何江阳本以为自己就是那种拖着喝多的去休息的帮工,至于喝酒干脆不用他上前,可真喝起来才知道那就像在海边散步一样,哪有能不湿鞋就能让你回来的道理!

    结果酒过三巡,他前期就挂了,醉的迷迷糊糊根本分不清娘家人婆家人,直搂着人家新娘五十多岁的舅舅叫大哥,说大哥咱接着喝,而那边的舅舅也不靠谱,喝得鼻子通红还能接茬,大着舌头说大哥今天看出来了,老弟好样的,真乃英雄也 ̄

    说完俩人碰杯还要继续,冷毅在一边看的无奈,琢磨着既然是新认识的朋友那也不好太让人喝大了,再加上他扫了几眼之后发现他们李政委还在,想着这人心细致还酒精过敏不能喝酒,所以万事有他一定没事儿,于是冷毅就借着扶何江阳出去的功夫,直接带着人溜了。

    (祈祷无错字病句……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