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华丽的人间登场(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花铁树精 书名:绣球花
    《绣球花》最新章节...

    都说场失意,职场得意,这话似乎用在冷毅上再合适不过了,既然人没了,那放假也就没了意义,而就在冷毅销假回部队之后不出一个月,他就因为上次的任务被提升了。

    一开始冷毅还不能理解提升的缘由,不过后来他知道了,他升官的原因是他们小队当时的战损最低,歼敌最多,这对于总队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值得宣传的事,而他作为小队的带队队长,自然是要官路凭升了。

    不过再看此时的何江阳就没那么走运了,这小子刚做生意赔了一笔大,半年的营业额跌破点不说,就连客户都跑了一大群。回总公司开会,二哥何阳岳作为董事长自然没理由放过他,一顿毒舌,横七竖八的扎了他半天软刀子才把人轰出会议室。

    何江阳被骂到臭头,垂头丧气的刚想往外走,谁知后何阳岳的秘书小姜竟踩了细高的鞋子跑过来递给他一张婚庆请柬。

    “何经理,我们何总说了,这婚礼您要是不去,再回来他就抽死您。”

    小姜大概是习惯了这兄弟俩的相处模式,所以说话的时候面不改色,何江阳大概也习惯了二哥的这种态度,所以他拿过请柬看了看,叹气的同时也算是认命了。

    婚礼是个皇城根下一大院子弟的,他家里为了这个独苗的喜事把北京饭店整一层都包下来了,可见家中宠多盛,不过听说这小子不错,进了特种还做的有模有样的,想来这些苦,也算是为了今后仕途铺路用的吧。

    何江阳本不认识这新郎官,不过他家在生意上倒是与这新郎的母亲家有着很深勾连,所以这婚礼,与其说是捧场,倒不如说也算是社交的一种手段,毕竟,当你送了够大的礼金之后,高低人家以后谈生意也不会太驳自己的面子。

    何江阳在婚礼前一天坐飞机去了北京,第二天上午西装革履的带着厚红包前往饭店,谁知道门还没进呢就看到老同学张静文张大小姐气冲冲的往里走,在他后,不用想,跟着的肯定是老箫家的那个大块头。

    若说张家让张静文来,那目的基本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可这萧家若老的不来只来了小的,这里头可就有说道了。

    “呦!这不是文姐么,”何江阳边说边瞄了一眼后面狼狈的箫广雄,然后彻底无视了他。

    那边张静文被他一喊,也算是碰到了熟人,便赶紧像抓到救命草一样快步走了过来。

    两人一见面就挽了胳膊,那乎劲儿,就像前几天电话里掐架的不是他们似的。

    “静文!”箫广雄一看这架势就受不了了,他想上前拦着,却被张静文冷着脸推到了一边。

    “箫广雄,你别缠着我,闹得像咱们怎么着了似的。”

    “静文,你听我解释,那是我妈不知道我有对象才给我介绍的,我去之前都不知道,你看,这都是误会!”箫广雄急得一脑门子汗,看样子是真没辙了。

    “哎呦,和着您原来就有对象啊,那你这跟我拉拉扯扯的算什么啊?”

    “不是,那咱……咱们……”箫广雄都急结巴了。

    “咱什么啊,箫队长,您生病住我们医院,我们不过就是患者和医生的关系,其他的,还有什么呀!?”张静文说着,使劲给了他一记白眼,随后拽着何江阳就走了。

    进了电梯,何江阳这才嘿嘿嘿的笑起来,张静文看着他气不打一出来,伸手就掐了他一把。

    “要死了是吧,笑的那么渗人!”

    “哎呦,”何江阳摸着下巴感慨“我这可是前浪看后浪啊,哎你说当年上高中的时候我也追过你,那也没见你这样啊,怎么着,你这是动心了?”

    “咱能不开玩笑么何江阳!”张静文斜眼瞪他“就你当年,咱校十个绯闻八个跟你有关,到哪儿你都一堆好妹妹等着,我还跟你处?”

    “哎!说这话可没良心了啊,”何江阳说着做伤心状“我好妹妹再多,那不都没成么,说到底,小弟这儿可一直等你弃暗投明呢。”

    “我呸,你那就是一深渊,还好意思说。”

    “得得得,我深渊,我认了,那你倒是说说老箫家的那个算什么啊?恩,这都追到外面来了,看这样,你说你们没什么我也不能信啊。”

    张静文听他这话咬了咬牙,想着这事儿回去也没个人能说,就直接改按了电梯楼层带着他去了茶餐厅。两人落座点了喝的,张静文才把事儿说了。

    原来他们是上次军演的时候碰到的,箫广雄那时候脚腕伤了,被张静文他们的军车救了,之后的的,大粗老爷们儿看上了漂亮女医生,趁着养病箫广雄对张静文发动了全面攻势,那叫一个死缠烂打。

    说起来这也算郎有妾有意,只是吧,箫广雄打从追人家就只知道以他自己的方式对人家好,但他从来都没问过类似你要不要当我女朋友或者咱处个对象行不行这样挑明的话,所以这俩人在意识里就出现了分歧,箫广雄一直认为自己胜券在握,那是在找老婆,而张静文则是认为这是暧昧,有与没有组织上还有待考察。后来箫广雄出院回家,因为心里没啥底他也没跟家里说这事儿,可谁知箫家竟然给他找了对象,因为家里怕他三十了面子浅,抹不开,相亲之前也没跟他说,借着吃饭直接把人领去了他才知道是相亲。可偏偏无巧不成书的,那天张静文他们家姥爷过八十大寿,两家请客的包间还好死不死的是楼上楼下。张静文走错了楼层进错了屋,一开门就看到箫广雄坐在那儿,旁边还坐着个羞涩的姑娘。

    都是这个岁数,谁也不是小孩儿了,张静文当然知道这是哪一出,随后她道了歉关上门就走了。箫广雄也想去追,但想着这场面他要是走了,那以后肯定在场的俩家连带着介绍人都不好再碰面了,于是他就只能忍着吃完这顿饭,但事实证明道歉应该趁早,因为自打那天之后,他就没再见着张静文。

    “哎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何江阳放下茶杯摸摸下巴,“那你这是想还是不想跟他处了?”

    “什么话!我们就没处过!”张静文嘴上说这话心里到底不硬气,所以眼神儿就有点儿飘。

    “得得得,为了文姐你,我就当次冤大头吧。”何江阳放松体靠到椅背上,“回头我帮你问问,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张静文听了好奇,她不意外何江阳会认识箫广雄,却不知道他还搭得上话,而何江阳也看出来了,于是他顺带解释了一句“老何家和老箫家是世交,我帮你问得着,放心吧。”

    (祈祷无病句错字神码的……)

重要声明:小说《绣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