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埋伏(大结局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肚子,柳灵儿觉得又是惊喜又是自责,与百里贤的结晶来得如此突然,根本就没有一丝准备。

    而自责却是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平里根本没有注意,好在孩子没事,不然自己可不要自责死了。

    “阿贤,你能不能让银乌拉和铁乌拉他们先出去,我有些事想同你说。”柳灵儿觉得是时候要跟百里贤说一些自己的秘密了,若是百里贤因为这些秘密而反感自己,自己是不是要考虑在这场感中抽而退?

    如今柳灵儿在百里贤心中那是最最重要的,不仅是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她说的话,基本算是说一不二。

    百里贤直接瞅了铁乌拉他们一眼,眼中满含着浓浓的威胁,似乎他们只要稍稍拖那么一秒,就是万劫不复。

    铁乌拉直接打了一个颤,爷的眼神很危险,很长时间没见过了,赶紧溜!看见铁乌拉脚底抹油,眨眼就消失在屋内,银乌拉直接爆了粗口:“卧槽!你这畜生跑这么快,等等我呀!”

    几息间屋内只剩下百里贤与靠在上的柳灵儿,时间一秒一秒的走过,百里贤紧张的注视着柳灵儿,好似下一秒柳灵儿就消失了一样。

    最后还是柳灵儿打破了沉默:“阿贤,我现在很想回帝都,很想见我的爹爹、、、”

    “好,我这就吩咐他们备车,我们立马回帝都,不管去哪我都依你。”百里贤说完就要出去,行动可谓是雷厉风行,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带着柳灵儿飞回帝都。

    柳灵儿一扶额头,啥时候高冷的贤王成了这般的毛头小子,赶紧拉住了百里贤的衣袖:“阿贤,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顺手拉紧百里贤的衣袖,直接把他拉在边坐下,偎依在百里贤的怀中,柳灵儿这才说道:“你知道么,其实我瞒了你一些事儿,如今我们的骨血都有了,我也不想把这些秘密藏在心中。”

    捏了捏怀中的法主令牌,柳灵儿缓缓说道:“不知道阿贤可知道天法组织?”天法组织一说出口,柳灵儿便感觉到百里贤全僵硬了一下,果然贤王还是知道的,而且知道的还很多。

    百里贤认真的注视起柳灵儿,用满是不可思议的口吻说道:“灵儿,天法组织可是我皇室组建起来的势力,可惜到了我这一代却断了传承,难不成你是天法组织里面成员!”

    柳灵儿点了点头,也不藏着掖着,把那块法主令拿了出来:“你猜得不错,我不仅是天法势力的成员,还是天法组织的法主,这便是法主令,而老将军就是我天法势力法众的一员,只怕你还不清楚,就是你送我的流水居,现在更是我天发势力最大的一个据点。”

    听着柳灵儿嘴中说的话,一句比一句劲爆,百里贤瞪大了眼睛,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柳灵儿,看的柳灵儿是心中一阵打鼓。

    百里贤就觉得好像在做梦,若不是那块金灿灿的法主令自己曾在幼时在父皇边见到过,都快以为这是柳灵儿编的故事。

    等百里贤回过神,第一件事便是把柳灵儿抱在了怀中,紧紧地抱住,口中喃喃道:“这不是做梦,灵儿你果然是我的福星,遇上你把你娶到边乃是我百里贤今生做的最英明的一件事。”

    额!!与想象中的似乎差的十万八千里,百里贤根本就没有因为自己隐瞒他这些而改变对自己的态度,甚至语气中更显得宠溺。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会平静,柳灵儿除了自己不是穿越过来的,其他的一些事儿几乎说了十之**。百里贤在这个夜晚收到的消息一个比一个惊喜,到最后都是麻木了。

    对于柳灵儿的坦诚,百里贤也放下了他那高冷的段,跟柳灵儿煞有其事的说起自己的事,事无巨细,甚至是小时候的糗事也是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而且一点不觉得丢人,更是陪着柳灵儿哈哈狂笑起来。

    他们在屋内说的尽兴,屋外的铁乌拉银乌拉可是遭了罪了,他们虽然被百里贤赶出来,但却不敢离这边太远,毕竟他们可是贤王的四大贴护卫,贴护卫不在主人边,那还叫贴护卫嘛!

    离屋内越近,是不是屋中传来的惊呼声那是让兄弟两小心脏一提一提的,尤其是屋内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更是让他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进去吧又不敢进,就这么一夜差点没崩溃。

    第二天一早,百里贤和柳灵儿神清气爽的打开门,就看见铁乌拉银乌拉已经在门口立着了,瞧着他哥两酷似熊猫的黑眼圈,柳灵儿顿时诧异万分:“铁乌拉,你们这昨晚干什么去了,难不成也去跟着中桐国老皇上玩斗地主去了!”

    铁乌拉顿时心塞,呵呵!斗地主那么幼稚的游戏除了那个老皇上,我这等高智商的都不屑去玩。

    还不是你和主上秉烛夜谈了一夜,我们就在外面站了一夜,真不知道为啥,都是基本没睡啥觉的,为啥我和银乌拉两个这般憔悴。

    当然这些也只是心中想一下,真当着百里贤面前说出来,那自己就是白痴了!随着百里贤吩咐他们去备车,立刻回东楚国,银乌拉顿时碎碎念起来:“爷,何事要如此急,王妃这怀六甲的,路上、、、”

    还没说完,直接给铁乌拉一把拉着往外走:“你傻呀!王爷岂会不知道这些,主子吩咐的事,我们这些当下人的照办就是。以前可曾说过备车,这不就是要我们在车内好好安置安置,就是让王妃坐在车上跟坐在屋中一般。”

    趁着铁乌拉去备车,百里贤带着柳灵儿向新皇何俊天辞行,令他两意外的是百里贤的大哥百里豪竟然不愿跟他们一起归去,只说了在中桐还有些许事,料理一完便会回东楚。

    这也勉强不来,少顷百里豪把柳灵儿他们送出了桐城,慧可和他的哥哥何俊文倒是一起出来相送,只是百里贤他们是准备先赶回东楚,那些使者团倒是留了下来继续参加新皇登基这一个月的活动。

    值得一说的便是胡里,临走前与萧珍儿小动作不断,更是交换了定信物。柳灵儿他们一直走出了送行一行人的视线老远,他还不时回头看着,这让柳灵儿不打趣道:“怎么,舍不得你那小公主,要不要我放你回去!”

    胡里脸色讪讪,旋即一本正经起来:“王妃你就知道拿我打趣,要是给我爹爹知道了我沉迷儿女私误了正事,还不把我的腿敲断。”

    一句话说出来,甭管是赶车的铁乌拉银乌拉,还是坐在柳灵儿边的百里贤,纷纷是哈哈笑了起来。

    有了柳灵儿这个玩笑的开头,一路上的氛围不知道有多好,最多的更是拿胡里开玩笑。胡里一张嘴哪里说得过柳灵儿他们四张嘴,愣是每次被说笑得脸红脖子粗,最后干脆爬到了车顶,用自己的小网补着天上的鸟雀。

    从东楚来中桐,柳灵儿他们走的是小路捷径,这回去柳灵儿上带着一个小家伙,可不能如先前那般。那样岂不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便是坐在车中,百里贤还怕柳灵儿上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于是在中桐国通往东楚的官道上,便出现这样有趣的一幕,一辆豪华的马车,驾车的马夫英俊不凡,更为奇特的是车顶还有个风姿俊朗的少年。

    不明所以的还以为这辆车中坐了十来人,人多了挤不下只好上车顶。偏偏柳灵儿因为想透透气,所以百里贤时不时的掀起车上的窗帘,这让路人对胡里更是觉得莫名其妙。

    就在百里贤回帝都之际,东楚丞相李丹青带着手下人的飞鸽传信进了皇宫,与皇上百里海一番密探,最后出宫时甚是得意,坐在轿中更是不停地窃喜:“贤王啊贤王,上次被你耍了一次,看你这次怎么逃出我的精心布置的埋伏,跟我们斗,你还嫩着呢!”

    要是平里李丹青这些话语绝对只会憋在心中,可是今天他实在太得意了,忍不住小声说了出来。不凑巧的便是抬他轿子的人有流水居派出来的人,这人叫李二,天法里面众多暗探中的一员。

    平里这些暗探什么人都有,上到王孙贵族与大臣,下到贩夫走卒和叫花,可以说是无孔不入,而在流水居的法众手中,紧握着帝都最最全面的消息网,只要是帝都中发生的事,就没有比流水居了解的更加详细的了。

    把李丹青抬回了丞相府,李大丞相要埋伏回帝都的柳灵儿贤王这些消息就到了马天琼的桌案上,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给李二一大笔赏钱之后,马天琼夫妇可就苦恼了。

    光知道丞相皇上要谋害自己的主子,可是要怎么把这些消息传给法主,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便是李丹青是要如何埋伏法主,这又是一个问题,总不能明目张胆的把李丹青抓来审问吧!就算是审问出来了,估计柳灵儿也踩进了对方埋伏之中了。--6138+421136-->

    ...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