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谁还敢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只见刘锐沉默了下來,捏住刀柄的手上青筋暴起,何俊德在一边心中万分复杂,最后还是开口说道:“刘将军,大丈夫何处不能成家,家仇国恨我一定会替你报的。じ!☆”

    然后拉住何俊德就要往山下走,却一下沒拉动,只见刘锐闭上眼睛然后挣了开來,对着何俊德低沉的说道:“四皇子,看來刘锐今后无法常伴你左右了,你保重。”

    听刘锐这样诀别的话语,何俊德顿时心中一凉,今天恐怕要坏菜了,刘锐这个莽夫只怕是死脑筋了,眼下他的家人在自己大哥的手中,他是不会再帮自己了。

    暗骂一声蠢货,招呼着残兵剩将开始往山下突破。而站在远处的各国使臣还有带來的侍卫士兵,在这样一边倒的势下,纷纷加入到何俊天的士兵中,开始对何俊德的队伍进行追击。

    墙倒众人推,人走茶凉,失去左膀右臂的何俊德的处境越发艰难,不管是人数上还是气势上,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战了。

    还沒跑到半山腰,何俊德已经披头散发,狼狈到无加复止,要说四皇子长得也是英俊,此时那里还看得到英俊潇洒,只剩下狼狈不堪。尤其是背后喊着投降不杀,而自己这个队伍中已经有人丢掉了兵器,这让他很是恼火。

    抽出一柄刀就砍了一个丢掉武器的人,虽然暂时控制了一下场面,但沒过一会,丢掉武器的几乎呈现几何倍的上升,根本就是无力控制。

    尤其是当山下再次冲过來一队人马时,何俊德队伍中的人全都绝望了,除了一些死忠四皇子的,其他人都抛下了武器,选择了投降。

    “你们、、、你们一个个好样的、、、”何俊德气得直哆嗦,原來自己手底下的人竟是这样沒有骨气,亏自己一直花钱买粮草养着这群白眼狼。

    其实何俊德他现在已经认不清现实了,这些人在他手下卖命是沒错,可是他们也是有家,上有老母下有妻子孩子,名眼都看出再不投降就要人头落地,大家只是普通人,又不是圣人,为了那忠心的虚名,谁还会舍取义。

    等到山顶传來一道旨意,生擒四皇子的封官进爵,整个青君山顿时如同滴进了油锅的一杯水,瞬间沸腾起來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连那些刚刚投降过來四皇子的士兵都有点跃跃试。

    自己养的人在重赏之下露出的丑恶嘴脸,让何俊德彻底的心寒起來,可笑自己还以为有的是资本与何俊天分庭抗争,想來是多么的可笑。

    心冷之下,何俊德更是放弃了抵抗,躺在了地上束手就擒,众人围成了一个圈,因为有之前何俊天吩咐的必须生擒,谁都沒敢上前。

    按照常理,此时应该是胜者何俊天过來结束今天的闹剧,但此时,何俊天却是站在了山顶,站在了刘锐的面前深深的凝视着刘锐。而他面前的刘锐,瞳孔已经沒有一丝生气,嘴角处流满了鲜血,脖子上已经被他手中的刀割断了。

    何太子的耳边依然响起刘锐说的话:“何太子,我刘某一生沒有求过谁?今天能不能求太子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就算让我死,也是沒问題的。”

    “如果孤王说不呢?”这句话一问出口,何俊天就心中觉得不妙,似乎是要坏事了。果不其然,只见刘锐的脸色一黯,然后对着何俊天毅然决然的说道:“刘某自知得不到太子原谅,也罢,就让我先走一步,在地狱先等着他们吧…”

    说完,手中的大刀刀锋一转,直接朝着自己的脖子抹了过去,等何俊天奔到刘锐跟前时,他已经断气了。虽说断了气,刘锐却依然矗立在哪里,眼睛睁得溜圆,变化的太快,等众人反应过來,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柳灵儿轻叹了一句:“想不到刘锐的子竟是这样烈,算得上一条好汉,就是可惜了那么一点,真是遗憾啊…”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兮?不知怎么,柳灵儿的脑海中就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來。英雄末路,如此形容最是贴切不过了。

    何俊天站在刘锐的前,嘴中念念叨叨,什么都怪自己,自己嘴,尤其是当何俊天摸顺了刘锐的眼睛,更是后悔的想抽自己一巴掌。

    苏芸芸站在柳灵儿边,一直沉默了下來,当何太子抚平刘锐眼睛的时候,他的手往脸上一抹,那张跟刘锐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被揭了下來,露出了苏芸芸那张俊美的脸蛋,只是他的脸上却是布满了迷茫。

    “灵儿,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随着他的质问,那些刘锐的‘家人’也是手往脸上一探,揭开了刘锐家人的人皮面具。

    一张张不同的脸,靠着一张张人皮面具,成功的骗了刘锐自裁在当场。刘锐也是关心则乱,根本就沒有发现何俊天手中的人是不是自己亲人,一心只想着自己明明把他们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还是逃不过太子的掌握之中。

    柳灵儿仔细的看了看刘锐,虽然刘锐血流满的样子看起來恐怖,甚至是引起自己一遍遍反胃,但柳灵儿还是从头到尾打量过刘锐,最后幽幽的开口:“芸芸,你沒有错,刘锐也沒有错,也许死对他來说不是结束,而是一种解脱呢…”

    这样一劝,聪颖如苏芸芸顿时脑子中转过了弯,他也不是死脑筋仔细看看刘锐,脸上安详,沒有一丝痛苦,看來是真的解脱呢…

    青君山的半山腰,朝中的武将把何俊德绑了起來,直接带回了皇宫,祭天大典虽然过了吉时,却一样继续了下來,而这场祭天大典之后的第二天清晨,何俊天穿黄袍坐在龙椅上,听着书案下那些人高呼万岁,却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尽管不舒服,何俊天却沒有搁担子甩手不干了,而是雷厉风行的削去了一批文官武职,这些人都是昨天逃跑的,打仗不出力气,他们的表现都在何俊天的眼中,这些人都是墙头草,谁还敢用。r405

    最快更新,阅读请。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