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知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正准备说你的体不好,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话没开口说,二娘几步走过来,从古小言上拿过药囊,一言不发的朝着前面走着。

    古小言站在原地有点傻眼了,这是神马意思,不解的挠挠头。二娘走了一段路,见古小言没有跟上来,站住了:“不是说去帮人治病吗?怎么不走了?”

    二娘的声音有点沙哑,还带着一丝冷冽,如同一阵冬风吹过,古小言激灵打了一个颤,快步走过去要抢二娘手中的药囊:“哎,这是我去帮人看病,你回去吧!”

    扯了几下,没扯过来,古小言是个男子力气不小的,可药囊在二娘手中,不管古小言如何用力,就是纹丝不动。开始古小言力气使得小,可渐渐力气也就大了,结果愣是没拽动。

    古小言那个囧,脸都憋红了,像极了大公鸡的鸡冠。抬起头看向二娘,正要说你放手,就见二娘眼睛盯着自己,目光幽幽冷冷的,让古小言不知怎么一下子想起御花园兽园里面养的狮子老虎,满满的都是威胁。

    “闹好了没有,闹完了赶紧走。”说罢,留给了古小言一个漂亮的后脑勺。古小言觉得自己被深深的挑衅了,可又觉得哪里不妥,想发火又是发不出来。

    末了几步跑过去,拉住二娘的袖子:“冷秋宫不是在那边,往这边走。我要你回去是有原因的,你这样一个陌生人在宫中是不能乱走,被宫中的护卫抓住就说不清了。我也清楚,在太医院那地方坐长了不舒服,你也想透透气,不若这样,你先当我的助手。”

    说完怕二娘误会,指了指他手中的药囊:“这可不是我勉强你的,你是抢着做的,看我做什么,要是不愿意那我、、、”

    二娘站在那里盯着古小言看,就像在看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般,弄得古小言突然一阵阵心虚,说话都有点不利索。而且话没说完就被二娘打断了:“前面这两条路,走左边还是走右边。”

    呼,古小言吐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个,指了一边:“走这边,你不回答我就当你同意了。”看着走在前面的古小言,二娘面纱下的嘴角翘了翘,似乎心不错。

    冷秋宫是皇宫中的冷宫,地方特殊,一般都是皇帝犯了过错受惩罚的地方,可百里海的冷宫,住的人更是特殊,是他的皇嫂,太子百里豪的太子妃宁素素。

    冷宫依旧没变,皇宫中算得上最萧索的地方,越走越没有生气,就是路边的树投下的影,看着都是一阵阵森森。走在前面的古小言紧了紧上的衣服,转过头看了看二娘,原本以为这女子会露出一些害怕的绪,自己好宽慰宽慰她。

    可是事实上却跟自己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二娘走的稳稳的,带着的面纱下那张脸,似乎一点绪都没有,丫的,她到底是不是女的,古小言可是清晰的见过,那些小宫女走这条路是有多害怕。

    虽然是大夏天,古小言走这老树下的小路,还是不自的加快了步伐,二娘没问什么,古小言走多快,她便走多快,简直可以说是如影随形。

    边有个人,心中有点底气,不过相比之下自己竟是这样胆怯,这让古小言觉得落了面子。他是不知道,二娘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过,便是走进阎王也能面不改色,就算现在她失忆了,可胆子摆在那里。

    走到了荒凉的冷宫大门,古小言礼貌的敲了敲大门。宫内传来一阵脚步声,吱呀一声门被打了开来,走出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只是看起来病怏怏的,不是很有精神,走路也是弱不风的,就算这样在二娘眼中她也是一顶一的美人儿,即使生病也是病美人,格外惹人怜。

    穿着一干净素衣的宁素素看了来的是古小言,微微笑了一下:“是小言师傅来了,君御医没有来吗?”

    一边说一边引着古小言和二娘走进了冷秋宫,宁素素没有对二娘份多问什么,给两人倒了茶水。古小言吸了一口气:“师傅行动不便,我随师傅来过几次,这次便毛遂自荐来了,宁姑娘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去把师傅请过来。”

    “不用了,小言你是君御医的徒儿,一定深的他老人家的真传,我的体我清楚,没有什么大病,都是一些老毛病,最主要的还是心病,哎!”心病难医,就算君御医来了,也是治不好的。

    古小言给宁素素切了脉,的确如宁素素说的,没有什么大病。按照平里一样把一些药材交给了宁素素,吩咐了一些忌,正准备站起来带着二娘回太医所。

    没想到从进门就没说话的二娘竟然开口说道:“心病还需心药医,长久以往,就算子没病也熬出了病。”

    宁素素一怔,旋即笑道:“姑娘的好意素素心领了,多谢小言跑这一趟,我这里也没什么好答谢你的,等贤王从中桐国出使回来,我再让他好好答谢你们。”

    二娘的话突然让古小言心中一动,本来准备走却重新坐了下来:“嗯,二娘说的没错,心病不能熬,最好的办法还是说出来,宁姐姐有什么话不妨说出来,我古小言不是碎嘴的人,说不定还能帮到宁姐姐呢!”

    宁素素心中一暖,看着古小言真挚的脸庞,喝了一口茶水:“也罢,既然你想听我便说给你听,只是别让皇上知道就行了。”

    二娘和古小言对视一眼,古小言把手举起来:“我古小言发誓,今天这里说的若是有第四个人知道,我就、、、”

    没说完,手就被宁素素打了下来:“发什么誓呢!你的为人我知道,不然也不会跟你说我的心事,你权当一个故事来听,听完忘掉就行了,若是你那样举手发誓,我还不如不说呢!”

    古小言脸一红:“是我唐突了,宁姐姐说吧!我的嘴绝对很严,一定死守住宁姐姐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