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流年不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响起,要是再这样跑下去,不用想匕首一定会刺中自己的脑袋,刘锐只得偏了偏脑袋,匕首是直线出的,这一偏脑袋,自然是继续呼啸着往前飞行。

    哆的一声,匕首钉在了门上面,发出嗡嗡的声响,随之颤抖的还有刘锐的心。这一出现差错,就在刚才稍稍停顿的空档,眼前一道黑影掠过,再看时躺在上的国师已经靠在了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刘锐心中暗呼糟糕,一招错满盘皆输,自己错估了白豪的实力,貌似自己不一定打赢他,就算打赢动静太大,过不了多久就能招来皇宫护卫,那时候就算再多十个自己,也是插翅难逃。

    而且直接逃跑也不行,从刚才来看,这个国师的轻功造诣在自己之上,一下子刘锐便陷进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靠在门上的国师没再沉默:“说吧,大晚上的到我这总不能是在聊天吧!谁派你来的,我记得我在中桐国似乎没有什么仇家,你我无冤无仇的,你犯不着这样。”

    刘锐警惕的看着白豪,他怎么可能回他的话,自己声音白豪可是听过的,一说话要是露出了马脚,今晚算是白来了,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哦!是我糊涂了!”白豪敲了敲脑袋:“干你们这行的,嘴巴一向牢固,我看还是我先把你擒下来,到时候有的是办法让你招出来。”

    捏了捏拳头,松松脖子,白豪就那么一步一步的朝着刘锐走去,每走一步刘锐感觉到的压迫感就越强。不行不能这样,若是白豪走到自己跟前,上的其实凝聚到巅峰,自己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事已如此,刘锐只能捏着鼻子上了,他对自己的神力还是很自信的,只要一瞬间的爆发,白豪若是躲开,那么自己就能破门而出。

    看着冲向自己挥拳的刘锐,白豪皱了一下眉头,这人拳脚刚猛,实在不是做杀手的料,而且力气奇大无比,先前自己用手指夹住他的匕首就能感觉到,差一点自己就着了道。

    让刘锐惊讶的是白豪并没有退让,而是跟自己一样挥拳迎向了自己,毫无花哨的一次激烈碰撞,两人各是退开了半步,白豪眉头一挑:“好力气啊!再来!”

    说罢提拳再上,刘锐完全是懵住了,原来这世上还有力气毫不弱于自己的,硬碰硬可是自己最大的优势了,在这优势上自己都占不到便宜,今天这个跟头栽定了。

    此刻他的心中哪里还有一点半点的恋战之心,脑袋飞快的转着,寻找着机会逃出这里。却不想白豪心中想的完全不一样,跟他完全相反。

    好久没有碰到这样的对手了,自己有过一段奇遇,而且在那件事前,自己可是标准的武痴,来到中桐国这才收敛起来,如今跟刘锐过招到现在,白豪的心中竟起了才之心。

    一来二去,还真给刘锐寻到了机会,硬生生的挨了白豪一拳,子随着那一拳像流星一样飞了出去,那个方向正是大门的位置。只听见轰隆一声响,门被砸出了一个洞,刘锐摔在了外面。

    屋中的白豪愣住了,按理说那一拳怎么也不可能砸中的,就在愣神的功夫,刘锐一个鲤鱼打,从地上一跃而起,顾不得看自己上的伤势,也顾不得看道路的方向,朝着一个方向猛地奔跑而去。

    白豪这才知道,自己这是被耍了,心中顿时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敢跟我耍心机,不行今天就是上山入海,也要把你逮回来。

    刘锐知道自己现在并不安全,后面白豪依旧在追着自己,而且现在自己又受了伤,再落到他手上,自己肯定是没有反抗之力,那时候自己只能是咬舌自尽了。

    思来想去,自己只能死命的跑,连头都不敢回一下,这会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

    一路落荒而逃,路过了一片荷塘,荷塘大的没边,里面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荷花,近处的灯光照耀下,看起来是一副绝美的画卷,刘锐是一点欣赏的心思都没有。

    原本他是想直接跳进荷塘之中,后来想想觉得不妥,他这么想,保不齐国师也能第一时间想到,那时候自己还不成了瓮中之鳖。四处看了看,瞅见不远处有一排屋子,刘锐没看清楚就越墙翻进了院落之中。

    白豪追到近前,脚印那些线索在这宫前全都消失了,抬眼一看这个荷香居的牌匾,白豪突然失笑了起来:“呵,这个刺客竟然慌不择路的逃进了荷香居,没记错这应该是柳将军的女儿柳灵儿现在住的地方,更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柳灵儿可是不弱于自己的高手呢!”

    拍了拍手,这个刺客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看来今天他是流年不利,运气差的没边。晚上是没有自己的事了,估计现在柳灵儿也是相当无聊,就当我送一份好玩的礼物给你吧!

    白豪一脸的唏嘘,为那个刺客感觉到悲哀,然后施施然的往回走去,回去睡自己的觉,明天再来看看那个刺客是如何倒霉的。

    刘锐跳进了院落之中,发现这个院中护卫少的可怜,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而且白豪还没有追过来,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一股坐在了地上,刘锐看向自己胳膊处,那一块已经肿的像一个馒头,一条胳膊完全使不上力气。自己那一拳可是挨得瓷实,此刻查看一眼,刘锐心中立马就知道这怕是骨折了,而且还脱臼了。

    咬咬牙,另外一只手使了一把力气,把胳膊纠正了过来,剧烈的疼痛一时间让自己汗如雨下,好在占时稳住了伤势。自己这伤势可不能拖,一拖的话,自己这胳膊怕是要废了。

    就在这时,脑门上响起一道疑惑的声音:“你是谁?我记得这荷香居中没有你这号人,哎呀!你这,你是刺客还是小偷,呀!你被人打了,上受伤了。”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