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二奶还这么嚣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小赌后梅艳煌略有一小会犹豫。然后开口说道:“不知郎君可记得昨晚上的对赌之事。其实小女子是來履行赌约來的。”

    柳灵儿的眼角抽了抽。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你说我们昨天就已经把这赌约不当一回事。赢的人不计较。你这输的人却计较了起來。脑子有毛病呀。

    梅艳煌的脑子自然沒有问題。她想的无非就是通过百里贤。看能不能打听到自己师傅的消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就连百里贤也是脸色一阵僵硬。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实在人。可是妹子你这么实在。怎么还沒有被人卖了数钱呢。

    “呵呵。梅小姐。其实昨天不过是玩笑话。当不了真的。你认为呢。”百里贤无奈的说道。早知道这样先前就不打那个赌了。要是赌点其他的。譬如一半价什么的。柳灵儿绝对是举双手赞成。

    梅艳煌脸上的笑容隐了下去。第一时间更新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怎么行。愿赌服输可是我们赌者的品格。郎君这样是置我与何种境地。不行。昨天的赌约我是一定要履行的。否则。否则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想想昨天的赌约。柳灵儿一阵牙疼。百里贤输了要娶你这狐媚子。百里贤赢了你给我做侍女。怎么看都是你一个女子吃大亏。怎么像你捡了天大的便宜。

    况且你们两个是第一次见面。一见钟神马的。柳灵儿觉得那似乎是在扯淡。一个女子肯放下脸面狗皮膏药的黏在一男子上。足以说明太多的问題了。

    其实柳灵儿刚才都联想到了。这丫会不会是正月初二的那群女杀手中的一员。混到自己边。然后乘机要了百里贤的小命。

    想想又把这天给否定掉了。话说那正月初二被剿灭的差不多了。就连他们的头领那什么叫二娘的怕是受了足够的重创。自己现在都到了中桐国。他们还是兴不起什么风狼。

    对着百里贤使着眼色。让他拒绝掉这梅艳煌的请求。边一下子多一个陌生人。这会让柳灵儿觉得很不自在的。有一个小陶就好了。沒必要带着许多人。那样子就像是被人盯着一举一动。毫无**而言。这是柳灵儿所受不了的。

    百里贤跟柳灵儿相处到现在。两人之间的默契是与俱增。自然是清楚柳灵儿的眼神表达着什么意思。

    本來柳灵儿边多一个侍女也沒什么大不了。既然她不想要。自己更不会去勉强。而且梅艳煌也根本不像是一个侍女的样子。

    对着梅艳煌说道:“梅小姐。我们这小庙装不下你这尊大佛。再说了你若要履行赌约。便是我娘子的侍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要是能让我娘子同意。我是沒有意见的。”

    我去。搞了半天你这踢皮球一样。还是把问題推还给了我啊。柳灵儿对着窗外的蓝天翻了翻白眼。她是打定主意。坚决不接受像梅阳煌这样的侍女。

    一听自己能不能在百里贤边的条件完全取决于柳灵儿。先前认为柳灵儿不过是一无关紧要的人物。此时不得不重视起來。

    细看一下柳灵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虽然长得精致。表面上就像一个花瓶。可上的气质却是做不了伪的。就连以前见过的各路枭雄人物。柳灵儿上或隐或现的都能看出几分相同的潜质。

    混迹在市井之中。看人的本领梅艳煌可说是一流的。要是柳灵儿拒绝了自己。那说不定自己真的是沒戏了。

    连忙对着柳灵儿露出笑脸:“妹妹。哦不。应该说是夫人。你就同意我的请求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若是我不履行赌约。会被天打雷劈的。”

    唬谁呢。虽然听人毒誓说过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什么的。但真真的打雷劈人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好不。

    柳灵儿把嘴中一小截的鸭脖骨头吐了出來:“昨天我的夫君可是说过我的脾气不是很好。其实这不是他骗你。一般來说我的脾气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夫人说的哪里话。第一时间更新既然能做你的侍女。便是我的福气。夫人的脾气可以说是也在我必须包容的范围之内的。小女子自问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好一个大度的人儿。

    听这话。倒想柳灵儿是个飞扬跋扈的主子。看來不下狠药。梅阳煌是不会善了的。

    柳灵儿说道:“不是我刁难人。我这人有些事是很折腾人的。譬如早上想吃城东的点心。下午喝城北的冰糖雪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有时候夜晚突然就会想吃城西的米糕···”

    一天能让人差不多围着一座城跑一圈的。这的确有点刁难人。柳灵儿不信梅阳煌会屈尊做这些事。只要她开口说不。那自己就好办了。便可正大光明的拒绝她。

    沒想到梅艳煌一点沒有犹豫的说道:“这个沒问題。不慢夫人。小女子略懂武艺。会一些轻功。就算沒有代步工具。这些东西我也会第一时间给夫人弄來的。我办事的效率不是小女子自夸。绝对是一流的。”

    这都沒吓住。柳灵儿上下打量着梅阳煌。突然嘿嘿笑了一声。小声说不出的诡异。就连百里贤坐在那里都是子颤了颤。

    只听柳灵儿开口说道:“我的夫君哪方面能力可是一流的。就是后院之中也有六七房小妾。而且我夫君极喜欢拈花惹草。跟在我边。小心你会遭了他的毒手。”

    百里贤脸色刷的就变得铁青起來。从柳灵儿嘴中。自己完全就是一贪花好色之徒。要多下流就有多下流。简单几句话。自己形象完全是被柳灵儿毁了。关键是自己有口还不能解释。一下子憋得脸色通红。要多窘迫就有多窘迫。

    果然。梅艳煌古怪的看了一下百里贤。柳灵儿不心中沾沾自喜。看这样子。梅艳煌是怕了。还是我來的高明。几句话就能解决这问題。

    梅艳煌古怪的看了好一会。这才抬头对着柳灵儿说道:“既然跟了夫人。我就一切听凭夫人的安排。让我侍寝这种事完全听凭夫人的意思。小女子沒有异议。”

    柳灵儿一个趔趄。差点沒从板凳上栽下來。百里贤虽说有七房小妾。可都是场中重臣安插的眼线。几乎一大半就是百里贤的哥哥百里海安排的。柳灵儿可是打听过了。百里贤似乎一次沒有碰过这些人。

    如今被梅艳煌的豪言壮语说的。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梅艳煌处心积虑不惜作践自己当自己的侍女。就是要往百里贤边做一个小三的目标发展。这是让百里贤私下***的趋势呀。

    而且一个二还这么嚣张的跟正牌说话。尤其是提那羞人之事。完全是脸不红心不跳。柳灵儿算是长了见识了。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