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他是你弟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言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小和尚慧可今天可是遭罪了吐得天昏地暗不说心中更是委屈的不行: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受了这么多年的清规戒律一朝之间破宫

    你说怪罪那个小二的话也说不过去人家是好心给你加勺猪油不过是好心办了坏事贸然的责怪了人家小二势必会给小二留下心理影人家小二以后还敢做好事嘛

    慧可现在是懊恼死了好好地在客栈不是好的为啥偏要好奇这川城不住二皇子跟三公主的邀请出來走动如果自己意志坚定一点就不会有这样的破事唉悔不当初啊

    世上沒有后悔药如果有慧可绝对來上一颗就算那后悔药是砒霜也能眼睛一眨不眨的就咽下去的

    何俊文接过小二手中的茶水拍着慧可的后背给他顺着气就连他也奇怪自己可是从來沒有照顾过别人怎么照顾起这个小和尚为啥是那样的顺理成章

    难不成是我跟这小和尚有缘还是我跟佛家有缘不对啊自己每年跟着父皇去桐城边上的桐山上的寺庙中祭祀之时也不见有那个和尚说我有慧根嘛

    柳灵儿却觉得这怎么看都不像一件坏事慧可已经还俗再守着寺庙里面的规矩也不是事以后在皇宫中免不了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那时候你是皇子别的不说宫宴中给长辈敬酒是免不了的就算你是酒精过敏也不能用茶水代替的

    如今慧可沾了荤腥这可是开了一个头后面的想必心中承受能力会逐渐增强的这般想來这小二的无心之举可是做对了

    悄悄拉住心中彷徨的店小二又掏出一锭碎银子塞进他的口袋中柳灵儿笑眯眯的说:“这事不用担心了做的不错”

    店小二梦游一般的回到了后厨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柳灵儿竟会给自己奖赏按说不惩罚自己就是走大运了这还能领到银子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难不成这银子是假的那个姑娘在逗自己玩

    浑浑噩噩的摸出那锭银子放在嘴中咬了一下咬不动差点把牙齿都给崩掉了这银子是真的

    知道那群出手阔绰的人走出了酒肆店小二这才知道他们真的不打算对自己计较什么哎呀真是菩萨保佑呢今天晚上回去还真得再上一炷香呢

    看着前面走路魂不守舍的慧可柳灵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人是会变得不知道今天给慧可的吃那面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一看他那副仇大苦深的样子似乎在无时无刻的在说我有罪我要向我佛忏悔弟子罪不可赦的模样柳灵儿就觉得改变慧可是不是过于急躁了

    不忍心看着慧可愁眉苦脸的样子柳灵儿走到慧可的边拍了拍慧可的肩膀:“是不是还在纠结刚才吃的那碗面啊”

    慧可沮丧的点点头那眼珠子红彤彤的眼眶中似乎噙着泪水果真是半大点孩子做错事心中都是万分的难过

    “唉要我怎么说你呢说得好听点你是诚心向佛说得难听点就是脑子愚笨不知慧可有沒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酒穿肠过佛主心中坐”柳灵儿不得不点拨起慧可眼下慧可就是陷进了死胡同作为不空大师特意交代的人柳灵儿这么可能看着他越陷越深

    慧可迷茫的摇摇头师傅只说过要一心向佛不可犯了寺庙中的清规戒律平里敲木鱼都要念叨着山下的女人似猛虎柳灵儿说的那酒穿肠过这种孟浪的语言是听都沒听过

    “哈也是你的师父也不可能跟你说这些其实啊你的师父不该瞒着你们的要不是看你现在如此痛苦这种事本不该是我來说的”柳灵儿神秘兮兮的说道

    小和尚慧可來了一点精神:“灵儿姐姐难不成你也精通佛法”这样一问百里贤就看向柳灵儿柳灵儿会佛法怎么可能平里看她最喜欢吃

    咳咳柳灵儿干咳了两声一脸神秘莫测的样子:“精通算不上略知一二罢了不知慧可你可否听我说一件关于佛家的小故事”

    这时候不光是慧可就连其他人也是附耳细听起來似乎想听听柳灵儿到底会说出什么名堂來

    “相传这佛祖坐下有一罗汉犯了过错佛祖便让他转时进入凡间历经磨难转世的罗汉叫做济公罗汉化生的济公在人间惩恶扬善治病救人端是心慈天下

    虽然他破衣破帽经常摇着一柄破扇子而且他还酒不忌每天不管是好酒还是差酒都是要饮酒的别人说他他也不见怪只说是酒穿肠过佛祖心中坐

    按说他佛家的清规戒律都不怎样遵守不还是被人称作是再世活佛最终不还是修成了正果位居佛位”柳灵儿是长话短说说的是无比的简洁若是真说起济公的故事就是说上十天十夜还不一定说的完

    似乎是柳灵儿说的济公让慧可的心变好起來脸上的自责之意已经渐渐消除不过他却狐疑的说道:“既然济公有这样的名声我怎么从來沒有听说过”

    百里贤也接口道:“慧可说的不错这也是我的疑问我怎么也不曾听说过呢该不是是你临场发挥现编的吧”

    额这济公是现代的传说人物在这云枫大陆沒听过不足为奇若是你们听说过那才是怪事呢

    再次干笑了两声:“呵呵这也是我从一本书上看过的觉得稀奇就记下了而且这些传说中的东西也当不了真我只是看慧可迷茫才拿出來开导他的你瞎起什么哄啊”

    白了百里贤一眼柳灵儿对着慧可说道:“别理他们这些坏人就喜欢看人笑话而且这不受规矩的佛啊菩萨的多了去了欢喜佛不还是照样是个色胚也不见人们怎么批判他嘛”

    不管怎么说慧可在柳灵儿的闲扯下彻底的放开了心怀也不在自己心中安上那些枷锁柳灵儿说的不错只要心中有佛在意那些外在的做什么外在的不过都是一些虚的罢了

    这开解了慧可一行人顿时说说笑笑起來就在百里贤的提议下去找回八皇子何俊文白天在赌坊中丢的面了萧怡啸也是闲着自是赞同

    萧珍儿呢唯恐天下不乱听了何俊文白天的遭遇自是愤愤不平那个赌坊怎么可以这样子只能让人输钱还不准让人赢钱的道理她倒要见识一番要是真是欺到了自己人上就让阿福砸了那赌坊

    阿福听了三公主的话只是憨憨的笑了笑不过从他那暗地里摩拳擦掌的样子中柳灵儿可以看出这丫就是一暴力分子看來今晚那赌坊老板要吐血了

    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便到了那赌坊虽然白天折了好几个打手可这赌坊还是照开不误按照赌坊老板说的怎么着庄家是赢多输少老子秒秒钟都能赚钱损失了几个打手算个毛事

    看着从赌坊中进出的人柳灵儿捅了捅八皇子:“嘿你说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就赌你这次进去那个赌坊老板多少时间会亲自露面”

    何俊文小孩子心听这赌似乎有意思的便问道:“若是我赢了有什么好处若是我输了又会是怎么样”

    柳灵儿一撇嘴还真是一点不吃亏:“若是你赢了我告诉一个跟你有关的天大秘密不要怀疑这个秘密的价值绝对是物超所值而若是你输了也不用你输掉什么我让你帮我引见一个人这人也是在你能引见的能力范围的”

    柳灵儿心中暗笑小孩跟我打赌就算我输了我告诉你小和尚慧可是你的弟弟这可是跟你有关的天大秘密要不是你赢了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

    而你输了我便让你引见在桐城皇宫中慧可的生母淑妃刚好完成不空大师的交代让慧可认祖归宗不管怎么算我都是不吃亏

    看着柳灵儿一脸的不怀好意何俊文下意识的就想拒绝柳灵儿幸亏沒有完全的得意忘形看到苗头不对立马呐话激道:“怎么不敢赌了小孩子嘛我完全可以理解唉小孩子就是输不起”

    听到柳灵儿赤果果鄙视的话语何俊文一下子就被激了起來跳脚的说道:“谁说的谁说我不敢了难不成我还怕了你了”

    “好八皇子快言快语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今这都有这么多的人证就不跟你签赌约了我也是不怕你反悔赖账的”柳灵儿继续拿话给何俊文下

    何俊文还是太小了阅历哪能跟柳灵儿这个老油条想必果然是受不了激的嚷嚷道:“谁怕谁呀灵儿姐姐大可放马过來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