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来啃一根萝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言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如同怀抱一个珍宝雍小强取出帕子小心翼翼的擦拭掉敏儿脸上的血渍动作异常的温柔就像是对一个瓷娃娃唯恐自己稍微多出了点力气就把这來之不易的生命毁掉了

    在这一刻他倒是看开了:神马荣华富贵神马权势之流统统见鬼去吧这一切虽然看起來惑十足可是却像是一个绳索把自己牢牢的拴住了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就连什么是自己最重要的都看不清

    抛开这些自己的亲人才是自己最重要的自己的敏儿才是自己一生要珍惜的对了还有自己的那个爹虽然沒有养我长大但我却不能无的不认他让他孤独终老自己还狠不下那种心

    只听怀中敏儿小声的呢喃:爹爹雍小强心中一阵疼痛用手温柔的捧着敏儿的脑袋嘴附到敏儿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嗯一切听敏儿的我们这就去找爹”

    抬头看了柳灵儿一眼发现她正在跟二娘对峙眼中流露出一丝愧疚:贤王臣是有罪之本应该在你手下卖命赎罪如今我也只能当一回忘恩负义之辈但愿下辈子我结草挟环做牛做马來报答

    跪倒在地雍小强毫不迟疑的磕起头來砰砰砰三声头磕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等他直起來时头上已经殷红一片

    雍小强沒有理会反抱起昏迷中的敏儿乘着场中无人注意大踏步的朝着门外走去边走边小声说道:“敏儿莫急我们这就去找爹”

    柳灵儿此时正在拿话语松懈二娘的精神竟然沒有发现雍小强抱着敏儿消失在自己边那个敏儿只服了一般的生生造化丹虽然生命无碍但这要醒來怕是可能不大以后八成就是一植物人

    而跟前的二娘神色恍惚想必脑子中现在一团乱麻也是原本有成竹的事被人破坏的干干净净放在谁上都会受不了的

    柳灵儿就站在一边也沒有乘机出手擒拿下二娘这个正月初二的头领捉下一个二娘有什么用只要人有贪婪正月组织就能造出无数个二娘到时候才是坏事呢一个两个自己可以不当回事可是成百上千的都來找自己麻烦拿自己还活不活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二娘他们想通了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告诉他们找自己麻烦吃亏不讨好最好是不來找自己麻烦这样便可以一劳永逸了

    如果给柳灵儿一点时间要做到这一点不是不可能可天不遂人愿偏偏就在这时候出现意外了

    接到百里贤的哨子声那些护卫手下等就拼命赶到了月凤楼先是里三成外三层的围住了月凤楼然后队伍中的个中好手纷纷拿上武器冲进了月凤楼

    当看见自家主子被一大群的女刺客围住铁乌拉已经不再何处不用百里贤招呼直接抽挡下了百里贤面前的女刺客

    一时间院中刀光剑影更是激烈无比而这群护卫明显是比女刺客人数上多得多好汉难敌群殴双手难敌四拳尤其是这群护卫见自己沒有保护好百里贤的安全几乎是拼了命的攻击

    不稍片刻就有一个女刺客被一个护卫一剑刺透了心脏永远的躺在了地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柳灵儿心中暗叹一声糟糕果然就见二娘眼中的迷茫之色顿时消散脸色狠:“好一张伶牙俐齿差点就把我忽悠过去了若不是來了这群人杀害我的部下我都会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看來今天我们是要不死不休了”

    现下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能用武力解决了二娘再次缠上了柳灵儿她就不相信自己堂堂正月初二的魁首不会斗不过这个无名之辈

    她是不清楚要是知道柳灵儿是天法组织的法主保证是二话不说掉头就跑自正月组织诞生以來这个天法组织可谓是正月组织的克星斗了无数年都是以失败告终

    柳灵儿苦笑一声这泥人都有三分泥这二娘怕是被彻底激怒了水盈则亏激怒过了头也是会坏事的

    她现在拼了命的攻击自己想要很快的制服她还真的很有难度不怕不要命的就怕更不要命的目前二娘就属于更不要命的好在她现在的对手是柳灵儿要是旁人就算是百里贤估计都得在她手中栽跟头

    柳灵儿知道二娘现在是在一鼓作气击败自己这有好处也会有弊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要撑下了眼下这段时间二娘怕是沒有翻盘的可能了

    清风拂山岗柳灵儿就想是水中的一片孤舟任你涛浪再大我依旧随风漂流二娘的攻击就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沒了回应

    果真如柳灵儿所料不一会儿二娘的心就越來越急躁这一急躁顿时是漏洞百出乘着二娘出乱子一下子就挨了柳灵儿好几下攻击

    就在一次本來是攻向柳灵儿的拳头打到一半的时候二娘的拳头竟停了下來而且伴随着的是子一个趔趄就像是被人在脑子上敲了一记闷棍一般

    柳灵儿闪到一边狐疑的看着二娘不正常先前还以为这是二娘故意卖下破绽引自己上当的可是现在看來不像看二娘的样子倒像是中毒了

    二娘双手抱着头似乎是被念了紧箍咒的孙猴子就差沒有在地上打滚了柳灵儿眼前一亮心中一阵了然八成是雍小强使得癫狂散起作用了

    一想到雍小强柳灵儿往那地上瞅了一眼一下子她就傻眼了地上的那两人雍小强跟敏儿就像是空气蒸发一眼哪还有两人的影早就消失不见了

    顾不得想这些因为二娘似乎又不受癫狂散的影响再次攻向柳灵儿这回來势更加凶猛大有一击定胜负的样子

    柳灵儿不敢乱想收敛起心神专心的应付起二娘的攻击在柳灵儿从容的应对下二娘的攻击自是沒有奏效

    尤其是最后二娘似乎又压制着不住癫狂散的发作硬生生的挨了柳灵儿一掌虽然沒有打在要害之处却足够二娘受的

    而且院中的女杀手已经是死的死伤的伤更有不少被人撵着满院子逃跑二娘一见便知道大势已去恼怒的叹了一口气二娘也不垂死挣扎企图翻盘直接甩下柳灵儿飞掠走了

    穷寇莫追这点柳灵儿知道所以她就看着而娘走了就连要去追她的那些护卫都给她拦下了:“不要去追了你们也不会追上徒劳而已”

    走到百里贤跟前被那么多的女刺客围攻百里贤除了上衣服有点破损整个人有点狼狈之外倒是沒有受大伤

    而且这一会儿铁乌拉也回來了看着铁乌拉上全是鲜血煞气凌然柳灵儿叹了一口气看來跟正与组织搭上关系铁乌拉就是淡定不起來

    问了一下看他们有沒有看见雍小强和敏儿两个人众人都是摇头当时那么的混乱谁会注意到他两个沒被人群踩死算了他们走运了

    差使几个人去守将府打探一下看他们是不是回府了百里贤带了众人去了驿站目前正月初二算是元气大伤一时半会是不会回來找自己等人麻烦的跟着大部队去中桐国也不会有意外了

    就在來池潼关的那条小路上一个小伙子前着一个竹篓子边走边嘀咕道:“总算是完成君师父交代的任务这百年白玉参算是被我挖到了这一路挖到的不是年份不足就是损坏的厉害药效不够更让人气愤的是那个村名竟把白玉参当成白萝卜啃差点沒把我气死”

    也不怪那个村民古小言被君御医差使出宫寻一味药材白玉参这白玉参生长在长河之畔而且君御医特意交代了要百年以上年份的

    古小言在长河找了很多天一直从下流找到了快到池潼关边这才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那天他走在长河的岸边就看见一户农家在耕虽是大早上一个农户赶着牛进行耕从天不亮就弄到现在掌犁头本來就是一个力气活就算是强力壮也不可能撑到多久

    而且那头牛似乎不是很会耕田前面一直是他儿子在牵引这牛农户怜惜的看了看前面的儿子笑了笑

    农户的儿子不吃苦可不行小孩子的力气就是练出來的和天的草一般割了一茬又是一茬

    那农户的婆娘把水罐子抱了过來招呼这一对老小來喝水乘着农户喝水的空档婆娘拔一根白色的萝卜状的东西给了儿子:“累了半天啃一个萝卜吧”

    古小言当场就傻眼了你妹的你家的萝卜都是白玉参暴敛天物啊花了好一会在那婆娘口中打听到了白玉参的下落赶紧去采到了装在竹篓中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