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两个人好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咳咳。”柳灵儿一个失态。差点沒被自己的口水呛住。这个百里贤。说你记好考虑事周全吧。可怎么觉得你这话语中都透着一股小家子气。

    不过也不能怪他。自己耍他在先。玩笑是当不了真的。要是太当真了。那便不是玩笑了。这会让人很尴尬的。

    好在门外拍门声越发急促。柳灵儿一拍手:“呀。光顾着说话。快把这些烦人的家伙忘掉了。你看他们这架势。我若不去开门。等下这些官兵说不定就把我们这门捶烂了。”

    看着柳灵儿慌乱地跑去开门。百里贤看向了铁乌拉。不解的问道:“铁乌拉。第一时间更新你老实说。我是不是很可怕。跟我说话真的有那么害怕吗。”

    “···”铁乌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靴子。就像靴子上面的有什么奇珍异宝一样。而对于百里贤的问題。直接是选择了能避开就避开。

    院门外几个官兵叫喊道:“快开门。守将大人下令搜城。不开门者别怪我们破门而入了。里面的人是不是死了。是不是窝藏了犯人。再不开门休怪官爷不客气了。”

    看來他们是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想必是一直找不到百里贤自己跟铁乌拉。吃了不少上司的排头。这吃了火药桶沒处发泄。第一时间更新火气憋在心中。说话自然是有多冲就有多冲。

    “來了。來了。莫急莫急。”柳灵儿连忙喊出來。要是真给他们把门踹了。这里可就不能待了。

    打开门。就见三个官兵如虎狼一般冲了进來。眼睛一瞪柳灵儿:“为什么老是不开门。是不是不把守将大人当回事。还是你们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通质问。换个胆小的。说不定还真被唬住了。不过柳灵儿眼睛一眨不眨。还拱手笑嘻嘻的说道:“呦。什么风把几位官大哥吹來了。小的有事要禀报正愁找不到路子呢。”

    三个官兵倒被说愣住了。第一时间更新按说自己这可是來搜查罪犯的。可不是特意來给你们伸冤的。你丫是不是搞错了。

    就见柳灵儿神秘兮兮对着外面扫视了一眼。发现沒有人在附近。刷的把门关紧实了。三个官兵子一僵。其中一个指着柳灵儿说道:“干什么呢。好好地关什么门。”

    柳灵儿小声的说道:“三位官大哥。我要说的这事可是事关重大。关乎诸位的前途啊。”

    一听关乎前途。三位官兵顿时來了兴致:“哦。你倒是说來听听。什么事有这么大的好处。既然是有大好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们为什么來找我。”

    柳灵儿说道:“嘿嘿。不知三位可在搜捕三个人。其中两个是乞丐的。不瞒你说。我知道一点蛛丝马迹。但三位官爷也知道。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算知道了也沒有门路去上报。而且光明正大的去了。被人报复了怎么办。再说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三位來的正是时候。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啊。”

    三言两语。这三个官兵就被柳灵儿忽悠的找不到东西南北。而且柳灵儿说的有理有据的。更是说的无比的惑。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心抓实了。

    “几位大哥里面请。看你们忙活半天也口渴了。第一时间更新先喝点水缓缓。”柳灵儿笑着把三人迎进了屋子。

    对着百里贤一瞪眼:“还杵在哪里干什么。沒看见三位官爷來了。还不去端來茶水。你这小厮是怎么当得。”

    铁乌拉子抖了抖。肩膀一颤一颤的。看着百里贤惊愕的神色。他就觉得快忍不住笑出來。明明只是衣服粗糙了一些。竟被当成了小厮。若贤王都是小厮。那这东楚国的小厮算什么。

    可这有外人在场。明知道柳灵儿在演戏。百里贤心中也是一阵气愤。结果却不得不去倒茶水。

    “几位官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们可是在找这三个人。”柳灵儿一指桌子上的三幅画像:“实不相瞒。这三人我都知道他们在那。”

    嘿嘿。这当然知道在哪。贼喊捉贼。自己就是其中一个。只是易容了你们看不出來。

    那三个官兵顿时激动起來。难怪说是大好事。这事要是被自己去上报。那可是大功一件。升官领赏完全不在话下。

    其中一个官兵呼吸急促的说道:“小兄弟。既然你知道。快说啊。你这样老是吊我们胃口。你看也不是个事。对不。”

    柳灵儿呵呵的笑道:“官爷想知道也不难。我听说这告知画像之人可以领到赏银的。我这说出來你是不是得表示表示。”

    三个官兵一愣。然后面露不悦:“当然银子是有的。可我不知道你们这是不是消息属实。若是真的。等我们逮到了罪犯。银子子让少不了你们的。”

    这时候。百里贤万般不愿的端來了茶水。柳灵儿一手夺过來:“怎么弄的这么慢。误了事你担待。”

    百里贤一愣。似乎这柳灵儿话中有话啊。就见柳灵儿给三人倒上茶水:“三位官爷喝茶。其实呢。我也不心贪。这每个人头百两银子我是不敢想。只是多少给点。让我这心中乐呵一下也就行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三个官兵顿时乐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喝着茶水从怀中掏出十几两银子:“现在可以说了吧。这可是我们这全部的了。”

    柳灵儿也乐了:“好说好说。其实这画上的三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怎么样我这消息值这十几两银子吧。”

    三个官兵哗的站起來:“你耍我们。”柳灵儿摆摆手。疑惑的说道:“怎么是耍你们呢。我这可是最准确的报。你这长了眼睛看不清楚。白瞎了几双眼睛。”

    三个官兵顿时觉得自己被坑了。正要拔出长剑先把柳灵儿三人擒下來。第一时间更新就听见柳灵儿嘴中念叨着:“三二一。倒。”

    话音一落。三个官兵晃两晃。扑通一下子栽在了地上。手中的剑咯噔一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哈。见过傻的。沒见过这样傻的。亲自把钱掏出來送到我的手上。真当我的茶是那么好喝的。动不了了吧。”柳灵儿笑眯眯的讽刺道。然后走到官兵前。开始解起了官兵上的衣服。

    百里贤眉头一皱。一把拉住柳灵儿:“你干什么。好好地解他们衣服干什么。你可要知道你是个女的。平里都得主意言行举止的。”

    “这我当然知道。百里贤你想哪去了。该不会以为我要干坏事吧。放心吧。若我真是控制不住。我也得先解你的衣服。你说是不是啊。”柳灵儿对百里贤抛了抛媚眼。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解他们衣服只是准备把我们三人假扮成官兵。混进守将府。探查一些消息。”

    “咳咳。原來是这样啊。”百里贤心中嘀咕。你这应该早说的。你不说清楚。谁知道怎么回事。你动作那么孟浪。这也怪不得别人想歪。

    拔下三个官兵的外衣。柳灵儿对着铁乌拉吩咐道:“铁乌拉。你去弄点绳子过來。把他们三人先捆住。省的他们跑出去整出一些幺蛾子。”

    茶盏功夫。屋中就多了三个粽子。柳灵儿看这三人被捆的无比的瓷实。对着铁乌拉说道:“看不出來你还有这一手。以后你要是讨了老婆。那闺房可就有趣多了。”

    噗。百里贤嘴中的茶水瞬间喷了出來。这好好的捆住一个人。竟被柳灵儿联系到哪方面。丢人。

    铁乌拉脸唰唰的就成了西红柿。拿着官兵的衣服。直接冲进了自己的房中。一直是好一会。这心才平复了一些。看來以后捆人这事自己不能干了。一定要给银乌拉或其他人去干。

    月黑风高。柳灵儿打开屋子。按照池潼关中的官兵那样。举起火把子在城中悠。按说一天下來。再怎么风声严谨也该松懈下來。可这池潼关中却是依旧风声鹤唳。

    无数的官兵在巡逻。无数的官兵敲着百姓进屋搜捕。弄得那些城中的住户门都不敢关闭。反正关了等下又要开。你们咋地咋地。只要不把我们屋中的东西搬走就行了。

    去了一趟驿站。百里贤寻了一个机会。进了银乌拉的屋子。交给他一封信。让他看完烧掉。然后跟着柳灵儿。三人寻了机会又潜进了守将府。

    三个人沒进过守将府。自然就像是沒头苍蝇一样在府中乱转。碰到巡逻的护卫就躲起來。实在躲不过就大刺刺的迎面走过。那些护卫只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是今天太多的官兵进出守将府习以为常了。

    路过一个假山。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从拐弯处走了进來。柳灵儿差点失声喊出了不空大师。

    喊了一个不字。柳灵儿顿时回过了神:“这人是谁。怎么像是不空大师。除了一个人沒有头发。两个人好像。简直就跟双胞胎似的。”

    百里贤低声说道:“灵儿。我看你得醒醒了。这个人如果我沒猜错。他一定就是池潼关的守将雍小强。也是不空大师俗世的儿子。老子儿子要是长得不像。那才是要出事呢。”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