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兵来将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守将府一个穿蓝跑的护卫一路狂奔奔跑的地方乃是雍守将的屋子一路上不时的有护卫打招呼他都來不及理会

    走廊转弯的地方这蓝袍护卫跑的急了一时不查竟跟同样转弯的一个护卫撞到了一起这一下冲击大的两人都摔倒了

    蓝袍护卫甩甩头赶紧爬起來也不道歉也不理论直接朝着雍小强的屋子跑去

    后面那个护卫爬起來后已经沒有人影了对着蓝袍人离去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什么人啊大家都在一块做事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这样毛躁赶着投胎么”

    蓝袍护卫此时已经到了雍小强办公的书房门口哪里还听得到那护卫的抱怨就算听到了他现在有紧要事禀报也不可能花时间理会

    还好虽然事态紧急但他却知道进门前敲一下门不过只敲了一下也不能里面雍小强的回复碰的一下推开门两扇门快速的碰到墙差点沒把门摔烂

    坐在书案边的雍小强顿时不悦起來抬头看了一眼蓝袍护卫顿时气不打一处來:“赵勇你干什么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拿我的门撒气”

    “属下不敢实在是有要事禀报若有莽撞的地方任凭主子惩罚”赵勇一愣显然看出自己莽撞的样子触了雍小强的眉头

    “在我手底下做事一点不稳重怎么行古人有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能有多大的事又不是其他国家的敌人打到了池潼关慌什么”雍小强教训的说道

    赵勇缓了一口气喘气的说道:“主子提醒的是只是我要说的这事有点急了我怕禀报晚了主子会生气”

    雍小强眉头皱起來:“什么事请看把你急的说來听听”看赵勇的样子不似作假看來这事说不定还真的有点紧迫呢

    “常乐坊被人烧了里面的人被一群蒙面人杀死无数逃出來的沒几个这楼火势太大根本扑不灭”赵勇就是那些赶往常乐坊边救火的人之一被派來向雍小强禀报要池潼关的首领出个主意

    从赵勇说的第一句话开始雍小强就有种一头栽倒在桌子底下的冲动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雍小强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赵勇说道:“回主子这事就发生在刚才我们现在都沒了主见要你去主持大局”

    这常乐坊都被烧掉了黑衣人还会傻不楞叽的呆在原地给我抓主持个毛的大局还是想想怎么对正月初二那些杀手善后的事

    挥挥手:“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搜集消息越全面越好让我的那些手下集合等会我有事來统一安排”

    赵勇的了命令出去了雍小强一下子就瘫在了座位上这是哪个混蛋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麻烦他都能想到正月初二的那帮女杀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城中一间破庙庙中有个乞丐打來了一盆水对着躺在草铺上的一个黑衣人擦拭着上的血迹

    当然这些血不是黑衣人上的黑衣人只是昏迷了而已自然这些血便是其他人的了柳灵儿看着一盆水很快就变得红殷殷鼻中嗅着散发在空气中的血腥之气好看的眉毛顿时皱了起來

    铁乌拉在自己印象中可不是嗜杀的人就是帝都那些该死数次的纨绔子弟他能眨眼打死无数结果自己要他对付他们也只是把他们擒住今天这是怎么了如此反常杀人竟然杀魔障了

    就在她怔怔出神的时候铁乌拉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感觉了一下除了脖子一阵酸痛外上沒有其他地方不适而且上的血垢被擦拭了一番甚至能感到一阵轻松

    转过头看向边的人铁乌拉脑子中的记忆一阵重合然后才蓦地想起來这个乞丐似乎是贤王妃柳灵儿乔装的

    坐起子铁乌拉赶紧对着柳灵儿行礼:“铁乌拉见过贤王妃多谢贤王妃刚才救铁乌拉一命”

    柳灵儿眉毛一弯笑眯眯的说道:“铁乌拉你醒啦可觉得上有何不适刚才你似乎魔障了以前有过这种况发生么”

    铁乌拉眼睛闪烁了一下尊主曾在自己做这个任务的时候就提醒过自己要小心行事可别魔障了迷失了自己的本

    看來自己的心还是不够坚定面对柳灵儿关怀的语气铁乌拉心中一暖:“嗯这种事以前沒有发生过贤王要我去端掉正月初二的窝点的时候就说过要我小心别魔障了沒想到还真的被贤王说中了多亏了贤王妃及时赶到不然铁乌拉罪过就大了”

    柳灵儿一直盯了铁乌拉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事可铁乌拉不想说自己也不能迫他毕竟谁都会有点秘密的就说自己也有一些事不想让人知道

    铁乌拉又恢复了沉默的子柳灵儿知道如果自己不问话他绝对是不会言语的:“铁乌拉贤王呢他现在在哪里可说过你完成他交代的事后在哪里汇合”

    铁乌拉站起來:“嗯尊额贤王曾说过我在那里汇合贤王妃在找贤王吗我可以带你去”

    原先的巷子百里贤依旧是乞丐装扮站在原地不过这回來得是银乌拉而不是铁乌拉百里贤脸上不动声色眼底却有一抹担忧

    冷漠的开口说道:“铁乌拉呢我不是让他事后在这汇合怎么只有你來了”

    银乌拉被这冰冷的语气吓住了要知道自从柳灵儿嫁进贤王府后百里贤上的冷漠收了不少乍一听到以前百里贤那种语气银乌拉还是恍如隔的感觉

    不过这种状态下百里贤很恐怖不跟你说什么人世故即使你是他最亲密的手下他也只会当你是熟悉的陌生人眼中有的也只是上下属的关系不夹带一丝

    银乌拉一下子就不敢废话了说废话的毛病一下子不治自愈:“回禀尊主铁乌拉之前还跟属下在一起后來在跟两名正月初二中的女杀手对抗时我们分散了等我解决完我的敌人他那里只留下一个无头女尸铁乌拉踪影全无”

    沒了行踪百里贤眼中的担忧更盛难不成真是迷了心智亦或是他被正月初二的人擒住了

    正准备问问详细的况就听见大街小巷中官兵跑动的声音百里贤面色变了变听这声音似乎雍小强一下子调动了全池潼关的守军目前在全城搜捕

    银乌拉也听到了声响担忧的问道:“尊主不知眼下该如何行动似乎池潼关要全城戒备了”

    百里贤淡淡的开口:“全城戒备又如何兵來将挡水來土掩难不成我害怕了他不成就凭他跟正月组织勾结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等银乌拉走后百里贤想了想在巷子的墙上留下了一些暗号只要铁乌拉來了看不到自己看到了暗号也是可以的

    要说这全城官兵搜捕还真跟正月初二脱不开关系雍小强刚听到常乐坊被人杀进去端了老窝正在椅子上面后怕不已就听窗子动了动原本纹丝不动的窗子哗的开了

    要知道今天是沒有风的无风窗子自开要么是闹鬼要么是有人进來了再次咽了一口吐沫雍小强壮了壮胆子喊道:“谁在哪里”

    正要起去看看就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一个蒙面女子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案上:“雍守将贵人的多忘事啊我们昨天才见的面难不成今天你就忘了小女子”

    面巾女子一边说话一边拿眼睛瞅着雍小强的喉咙似乎是跃跃试准备随手捏一捏

    雍小强上的汗毛刷的竖了起來果真是正月初二的头这手要杀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就潜进了自己屋子要是她对自己下手自己估计早死千八百次了

    脸上僵硬的扯出一丝笑容:“正月初二的二娘大名鼎鼎如此了得我岂会忘掉二娘在说笑了”

    “谁他娘的跟你说笑姓雍的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我这常乐坊怎么在我前脚赶走后脚就被人烧了难不成你看我不爽跟人勾结把我们的消息泄露了”边说二娘的眼神渐渐危险起來似乎这雍小强要是一句话说不对立马就会横尸当场

    雍小强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二娘听我说这种出卖盟友的事我可不会做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跑的了你也跑不了我再说你杀我犹如探囊取物毁掉你常乐坊对我有什么好处所以毁掉你常乐坊的绝对另有其人我已经派所有下属去调查这件事了”

    “哼我料你也不敢不过就凭你这属下的办事效率我可不敢恭维等你们查清了黄花菜都凉了”二娘狠狠的说道:“现在你要听我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