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这些女子有古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池潼关在这边,你这条路是去向另外一个地方的,南辕北辙,你就是走到死也不可能走到池潼关的。”百里贤好笑的指了指池潼关的方向,又指了指那条正确的路。

    擦,路痴病又犯了,柳灵儿顿时心虚起來,不过她子倔,愣是死鸭子嘴硬:“谁要你说,弄得我像是不知道一般,你快点走开,被有心人注意到了可就不好了。”

    柳灵儿站在原地沒动,等百里贤走了有一会儿才尾随着百里贤,哼,我不识路,跟着你这认得路的人总不会丢了吧!

    前面的百里贤似乎看出了柳灵儿的想法,心中好笑,不过却沒想着把她甩开,而是一路走走停停,免得柳灵儿跟不上。

    自古长河多美女,这水泽丰厚之地,就算女子长得不是很美貌,可那水灵灵的模样,却也是一种别样的惑。虽不如帝都佳丽的国色天香,却从骨子里散发出水一样的温柔。

    靠近池潼关,这人也能随处见到,而这乡下之地,女子的外出是沒有那么多的限制的。这不,路边的酒肆就是一群女子在打理。

    见惯了帝都中的华贵美人,看着这乡野的纯朴女子,似乎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百里贤竟在哪里看痴了舍不得走,这让柳灵儿一下子气得牙痒痒起來。

    无怪百里贤看傻了杨,这边酒肆的老板娘段标准,面若芙蓉,给熟客倒酒的时候露出一大截莲藕般的白嫩粉臂,手上晃着的小巧银镯子吸足了旁人的目光,让人恨不得立马上前摸上几手。

    那边端盘子的小二媚眼儿如丝,电力十足,丰细腰翘,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头上的簪子坠儿一晃一晃的,果真是风世无双,是个人不管是男女就会瞅着她几眼。

    一个戴着黑纱的女子款款的走了进來,虽然看不清容貌,可柳灵儿却从她的上看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看了一眼百里贤,那货就站在那里,眼珠子恨不得贴在这几个女子上,若不是这一行头太掉价,估计他都想吹几声轻佻的口哨调戏一下他们。

    柳灵儿心中觉得不得劲,心中承认那几个女子的确很有姿色,可再怎么说你也是贤王,什么女子沒见过,至于这样像是沒见过世面的样子么,一副猪哥样,我看了都觉得丢人。

    也管不上会不会被人发现,柳灵儿走到百里贤的后,伸手扭住了百里贤腰间的软,百里贤一个吃痛,顿时扭过头有点愠怒的看这柳灵儿:“你干什么扭我,不是说好了各走各的。”

    “虽说是各走各的,可也不是让你在这看人家姑娘的,瞧你那一幅色样,像是几百年沒吃过似的,估计要不是我提醒,你连自己要去干什么都忘掉了。”柳灵儿愤愤的说道。

    百里贤把头转回去,深深的再次看了一下那几个女子,似乎要把她们刻在脑子中,然后口中淡淡的说道:“我这是做正事呢!难道你沒发现这些女子有古怪,不觉得他们这等姿色,会在这荒郊野外开酒肆,而且这些人看着漂亮,可是却让你全不自在。”

    还真别说,百里贤这样一点评,柳灵儿还真的有同感,女人的第六感素來就强,柳灵儿先前就觉得她们有古怪,尤其是那个蒙面黑纱的女子,让人全不舒服。

    想了想,柳灵儿扒拉了两下头上的头发,拄着打狗棍,蹭到了酒肆门口,对着那老板娘鞠躬行礼:“恭喜发财,好人长在,给点赏钱买个馒头呗!”

    酒肆中的几个女子刷的就把头盯向了柳灵儿,一瞬间,柳灵儿就发现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对劲,普通的女子哪里來的这样的杀气,这些人分明就是一流的杀手。

    若不是到跟前,远远地看,这些杀气根本感受不到,能把杀气收敛成这个样子,这几个女子不简单,若是自己跟百里贤沒有乔装改扮,到了这儿一定会被发现的。

    一下子,柳灵儿就看到了这里的问題所在了,好好地一个酒肆,会有这些杀手來这体验生活,分明是來刺杀百里贤跟自己的,而且杀手水平极高,柳灵儿一下子便想到了她们是正月初二的人。

    美貌的老板娘看见这叫花子讨饭,不耐烦的掏出两个铜板都在柳灵儿手中,挥挥手让她快点走。

    此地不宜久留,柳灵儿拿着那几个铜板,一个劲的对着那老板娘道谢,然后转就走。百里贤已经离开了,柳灵儿松了一口气,怕就怕他还在这被那几个女子看了出來。

    柳灵儿猜想的沒错,那美貌的老板娘,,端盘子的俏媚小二,走进來神秘的蒙面女子,都是正月组织中正月初二的一等杀手。

    至于她们为什么在这开酒肆,这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來:雍小强得了丞相李丹青的再次密信,带着人又去了常乐坊。

    常乐坊的老板看见他又來了,顿时像吃了苍蝇一般,可这大晚上正是常乐坊生意最好的时候,又不好发作,只得在门口处一把拦住了他们:“呦,官爷,你们一天跑这么多趟,不烦呀!”

    雍小强这次是有备而來,顿时装出一副色相:“妈妈说的哪里话,白天我们是例行公事,晚上我们是來找乐子的,难不成你跟它有过节。”

    他掏出一锭银子,在老鸨面前晃着,老鸨的眼睛刷的就像灯一般亮了起來:“嘿嘿,原來是照顾我生意的,冤家宜解不宜结,诸位大爷里面请。”

    擦!原本还以为主子霸气侧漏,往那一站那老鸨立马跪下臣服,一雪早上两次被乱棍打出的耻辱,不料,主子竟然拿钱來砸,有钱的是大爷,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老鸨果真如主子先前说的,客客气气的把他们请进了常乐坊,可是怎么说呢!跟我们设想的有点不一样,心中的美好设想似乎都破灭了。 虽然设想破灭了,但自己主子的确是说到做到了,好纠结。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