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黑吃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柳灵儿自然不会开口说话  客栈老板喊了两声  听屋中一点动静都沒有  直接推开了屋子走了进來  听声音  柳灵儿就知道进來的不止是客栈老板  那个客栈老板娘也走了进來

    就听这客栈老板说道:“你看都晕了  我说今天一定赚了  为了怕出岔子  我可是放了三个人分量的蒙汗药  不要说就这两个小子  就是三头牛我这都能全毒倒  ”

    老板娘笑着说道:“哈哈  就知道你行  tmd  还不去拿他们的包袱  难不成还要老娘亲自动手  ”

    老板娘一推客栈老板  那老板就像一只猴子  被推得差点摔倒  不过长期在老板娘的威下  客栈老板似乎也习以为常:“慌啥  还怕他们醒过來  你就放心吧  这到嘴的鸭子飞不了的  ”

    就在这黑心店老板跟老板娘抖开百里贤的包裹后  眼睛登时就直了  店老板张口就说道:“好多钱  你看这么多钱  金银细软加上银票都快有两千两  这两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家  我们把它们弄了  会不会惹祸上  ”

    老板娘一拍店老板的脑袋:“你个挫  难怪老娘跟着你只能混混子  瞧你这胆小的  有了这些钱  我们随便找个地方都是吃香的喝辣的  想那么多作甚  直接把这两个人弄死埋了  此事不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

    店老板小心的说道:“啊  还要杀人  不至于吧  以前我们宰到了肥羊  通常那些肥羊不都是送到了武拓山  这回为什么要把人弄死  ”

    满脸横的老板娘直接拿手戳起了店老板的脑袋:“说你蠢你还真的喘上了  今夕不同往  你想啊  以往那些小钱哪能跟这次比  撑死胆大的  饿死胆小的  你说是不  ”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  百里贤说道:“说得真不错  ”老板娘还沒反应过來  依旧得瑟的说道:“那是  就凭我这口才  嫁给你都是浪费  额  怎么你沒晕  ”

    先前的得瑟之意已经完全被惊恐所取代  老板娘手指颤抖的指着百里贤问道  那一副见鬼的表  显然是对面前这个事实无法接受

    柳灵儿也抬起脑袋  无奈的说道:“我们也不想醒來着  可谁让你们动不动就要把我们弄死  要是我们再不醒  不就被你们埋了肥土了  ”

    客栈老板也是不可置信  不过不同于老板娘的表  他最不敢相信的是柳灵儿跟百里贤吃了自己的饭菜竟然沒有事  这不科学  要知道他在饭菜里面可是下足了蒙汗药  而且自己以前可是从來沒有失手來着

    嘴里捣鼓着:“不可能  你们吃了我的菜  不可能还好好的  这一定是幻觉  ”

    “这沒有什么不可能  你的药虽然厉害  可只要我们不吃你下了药的饭菜  自然就不会有事了  ”柳灵儿揭开了他的疑惑  让他之后死个明白

    “不对  既然你沒有吃我下药的才  那些汤和豆角呢  该不会凭空消失的吧  ”客栈老板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打破沙锅问到底

    柳灵儿指了指窗外:“有毒的那些我全倒在了外边  不信你自己看  说不定还有点剩菜在哪里  ”

    客栈老板跑到了窗边  抬头往外一看  就见外面地上啥都沒有  柳灵儿倒出去的菜全被鸟雀和镇上的野狗吃得干干净净  不过虽然沒有毒菜的残骸  可是地上躺着几个鸟雀  还有两条死狗似乎在无声的诉说着自己不小心中招了

    瞧着当家的慌成一团  老板娘不屑的冷笑一声:“哼  就算你们识破又能怎样  进了我的店门  就沒有打算放过你们  ”

    说完手往后一抄  一柄磨得雪白发亮的杀猪刀就出现在老板娘手中  配上她一脸的横  真的颇有杀猪匠的气势  而且那彪悍的样子  胆小的估计都吓晕了

    柳灵儿砸吧了两下嘴:“呦呦呦  这就忍不住了  暗算不成就改成明抢了  你就这么有信心能打过我们俩  告诉你我俩可是很厉害的  ”

    “就你们这小胳膊小腿  还不够我杀猪刀两下剁的  看刀  ”唰的一声  杀猪刀直接奔着柳灵儿脖子砍去

    柳灵儿子一侧  闪过了老板娘手中的杀猪刀  对着老板娘上推了一掌  把老板娘打向了一边  估计那一掌拍得有点重  老板娘疼的哎呦一声

    乘着老板娘张开嘴巴的那一刻  柳灵儿屈指一弹  一个白色药丸装的东西弹进了老板娘的口中

    等老板娘站稳了  提了提手中的杀猪刀要再次砍向柳灵儿的时候  柳灵儿俏皮的眨了两下眼睛:“嘿  那个蠢货  要命的快站住  如果你再动  挂掉了可别怪我哦  ”

    老板娘以为柳灵儿在骗她  根本不听  起杀猪刀还要砍  可是沒有走到两步  上一阵酸麻  拿刀的手一阵无力  杀猪刀咯噔一声掉到了地上

    这时候她才觉得不对劲  慌乱的问道:“你多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这样子  啊  上好痒  ”

    就像是全爬满了蚂蚁  老板娘痒的手不停的挠着  恨不得多生出两只手來挠才解痒

    柳灵儿咯咯笑了一阵:“早让你别动你不信  现在报应來了吧  我不过是喂你吃了点东西  这可是好东西  能让你痛不生  你可别抓了  越抓越痒  到时候你会恨不得拿刀在上把削掉的  ”

    客栈老板很沒骨气的给柳灵儿跪了:“好汉饶命啊  是小的瞎了眼睛冲撞了两位大侠  两位大人不记小人过  放了我们吧  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

    横老板娘也是不敢耍横了  滚起來跪在地上:“这位大哥  饶命啊  只要你们能绕我们一命  让我做啥就做啥  ”

    “是嘛  ”柳灵儿戏虐的说道:“放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拿钱來卖命吧  具体能不能保命  就看你们能拿出多少了  ”

    坐在一边的百里贤一头黑线  他怎么发现柳灵儿这种敲诈勒索的事干的如此顺溜  上辈子她该不会是土匪出吧  原本是自己被黑店打劫  一转眼间变成了打劫黑店  这种黑吃黑的场景到让百里贤觉得新鲜

    一听钱能卖命  老板娘快速横了老板一眼:“还不快去拿钱  要是老娘活不了了  临死前绝对先把你捅了  ”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