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法主大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丹红第五 书名:妃常猥琐
    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眼见为实  耳听为虚  楚生看见楚小生的第一眼就看出來,困扰楚小生这么多年的病彻底的消失了

    虽然不知道柳灵儿是怎么做到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  稳重如楚生这样的绝世高手  都有种欣喜若狂的样子  半蹲着抱着楚小生  楚生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  但他嘴中不断喃喃道:“倩儿  你看见么  小生好了  他再也不要受病痛折磨了  ”

    就在这时  楚小生拽了拽楚生的衣袖  然后指着柳灵儿说道:“爹  她有跟我一样的匕首  她是不是我的娘亲  ”

    真是固执的小孩  解释了多少回  怎么就不信呢  柳灵儿顿时无语  自然也是有点尴尬的  难不成我就长得一张小后妈的脸  看着也不是很凶残呀

    楚生微微歉意的看了柳灵儿一下  这才解释道:“小生  贤王妃怎么会是你的娘亲呢  当时爹爹遇到了危险  就把自己的三星匕首给贤王妃当做信物  让她出手帮你治病还有照顾你  ”

    得到答案的楚小生脸上出现一丝了然  然后对着柳灵儿弯了弯腰道歉道:“柳姐姐  其实我真的很想有个娘亲  这些天一直如此喊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

    “小生真乖  以后可不能喊我娘亲了  我倒是想有个你这般懂事的孩子  嗯  以后喊我柳姐姐就不错哦  ”总算是把份理清楚了  自己也就十几岁  被人老是喊娘亲  有种好老好老的感觉

    楚小生掏出柳灵儿给他的匕首  那把匕首给楚小生用一块旧手帕缠着  双手递给楚生:“爹  你的匕首  还有这手帕也是灵儿姐姐让我转交给你的  ”

    楚生接过手帕  看着手帕一角那绣着的倩字  眼睛顿时怔怔出神  似有佳人就在面前  巧笑倩兮  温文尔雅  直到楚小生再次问道:“爹  不是说有跟我一样匕首的就是我娘  可是你怎么也有这把三星匕首  世上还有多少把这样的三星匕首  ”

    难得那天手帕是遗失在柳灵儿这里  如果被自己弄丢在别处  恐怕自己后半辈子有点愧疚  感激的看了一眼柳灵儿  楚生解释道:“三把  三星匕首这世上只有三把  一把在你手上  一把在我手上  还有一把在倩  额你娘手上  ”

    说了楚小生娘亲名字中的一个字  楚生很快意识到了收住了嘴  只是语气中有点悲伤的样子:“小生  陪爹回竹林可好  ”

    不想乖巧的楚小生竟然犹豫起來  甚至不觉间  他的步子竟后退的两步  那意思很明显  不想跟着楚生会竹林

    这是怎么了  楚生有点纳闷了:“怎么了  小生难不成不想回去  为什么  ”

    依着楚小生的子  很少有不听话的时候  事出反常必有妖  楚小生犹豫了一下  脸红了红:“爹  我答应百里双每天陪她玩  这样突然地消失不合适吧  再说竹林中太无趣  老是在竹林中太无聊  ”

    以前楚小生体不适  基本沒有接触到竹林外的世界  也不了解这不同的世界竟有这样多的新鲜事  小孩子对新鲜事鲜少有大抵抗力的  楚小生虽然早熟  可也不例外

    而且百里双天天來找他玩  虽然他的话不多  可陪百里双也玩的相当不错  从小就一个人  有个小伙伴还在一起玩了这么多天  自是不想分开

    楚生顿时为难起來  楚小生不跟着自己走  他也不能把他敲晕了硬带回去  自己原本就亏欠他太多了  好不容易他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自是能满足尽量满足

    柳灵儿瞧在眼中  开口说道:“楚生  即然小生不想跟你回去  不妨让他继续住在贤王府  我跟小生很有缘分  会替你照顾好他的  而且你如果想要看他就來贤王府  这些都不是问題的  ”

    “这  老是麻烦贤王妃不太好吧  ”楚生也觉得柳灵儿的提议不错  虽然自己已经准备追随柳灵儿  这倒还沒有做点事  竟要麻烦柳灵儿帮他照顾小孩子  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柳灵儿呵呵笑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生在贤王府  这府中的气氛都要來的活泼些  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

    送别了楚生  柳灵儿上下瞅着楚小生  突然不怀好意的戳了一下楚小生的小脸蛋:“小家伙  你是不是对我们家小双双有想法啊  ”

    “不  不是  才不是呢  ”楚小生支支吾吾了半天  就是不说出來  末了实在受不了柳灵儿那个哎呀别装了  我都看出來的目光  脸红的遁走了

    这天早上  柳灵儿刚刚洗漱好  就有府中的下人來报  说有三个人來求见贤王妃  其中两男一女  其中一男一女是队夫妇

    柳灵儿就觉得奇怪了:“你确定这些人找的是我而不是贤王  难道贤王不在么  ”

    小人肯定的点点头:“回王妃  他们的确是要來求见王妃你的  贤王在书房处理事务  王妃要去喊贤王吗  ”

    “这样啊  贤王既然在处理事务你就别喊了  我去看看是什么人  带路吧  ”柳灵儿吩咐道

    很快來到了大厅上  小人就问道:“王妃不知这三人  你要先见哪一个  ”柳灵儿本來是要把三人一起喊进來  不过一想他们是分两拨的  应该是为两件事來得  于是说道:“先喊那对夫妇进來  ”

    很快一对夫妇提着一个纸包走了进來  柳灵儿一看  立马认出來这是马记早茶铺买早点的那对夫妇  自己可是为了讨太后开心  在哪里每天早上都去哪里买油条

    只是最近自己上受了伤  早上也不想起那样早  所以一直沒有去  沒想到今天他们竟然过來了

    早茶铺的女主人把纸包递给柳灵儿:“贤王妃最近可沒去我们那里  这不我今天精心又做了点早点  我看王妃应该还沒有吃早饭  不妨趁尝一尝  ”

    柳灵儿脸一红  真是要命  偏偏她肚子饿的咕咕响了起來  八成是被早茶铺的那个女主人听见了  不过困了递來枕头  饿了送上点心  怎么想都像是不寻常

    不过人家光明正大的请你吃早点  总不至于在里面下毒  柳灵儿实在是饿的慌  打开纸包也不矜持:“呵  那我就不客气了  ”

    马记早茶铺的点心本來就好吃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每天半夜在门口等着  还要排队才能买到呢  隔着有一段沒吃  柳灵儿倒是怀念那个味道的

    夫妇俩看柳灵儿吃的欢脱  对视一眼都有点兴奋:说不定法主等会就不计较咱们俩瞒她的事

    柳灵儿手中的包子刚吃了一半  对面那对夫妇啪的一下跪在了柳灵儿面前:“法主大人在上  法众给你请安  之前一直对您有所怀疑  还请法主责罚  ”

    咳咳  柳灵儿剩下的半个包子在听到马记早茶铺夫妇那句法主大人时  一个激动直接塞进了嘴中  差点沒把自己噎死  一直以來自己都沒有对外宣称过天法组织  也沒说过自己是继承的法主大人  他们俩怎么知道的  而且还说自己是什么法众

    柳灵儿这疑惑的样子  看在早茶铺夫妇眼中则像是暴风雨前的酝酿  吓得更不敢乱动  跪在地上朗声说道:“请法主责罚  我等愿意领罚  ”

    什么跟什么呀  柳灵儿赶忙要扶这对夫妇起來:“起來吧  你们说什么  我可不明白  ”

    可这对夫妇膝盖上就像长了根一般  怎么拉都拉不起來  柳灵儿不由得丧气道:“我是法主  叫你们起來就起來  跪着我问话不习惯  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就是法主的的  我可是从沒有对外面说过  而且知道我是法主的有几人  ”

    “法主大人可记得我们是怎么相见的  ”早茶铺的男主人站起來问道  柳灵儿想了想:“似乎那天你们限量版早点卖光了  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沒有了  然后我拿出贤王府的令牌  你们就给我重新做了一份  ”

    “法主大人说的对  可也不对  的确是哪天我们初次见面  可真正让我跟梅陇重新帮你做早点的原因并不是贤王府的令牌  而是你拿出來的法主令  ”听早茶铺的马天琼这样解释  还真是那样一回事

    柳灵儿从上摸出了那块金令  也就是马玲儿留给自己的法主令  对着马天琼夫妇说道:“你们说的是法主令是这个吧  ”

    沒想到法主令拿出來  对面刚刚站起來的马天琼跟梅陇再次啪的跪在柳灵儿面前:“法主大人在上  不知有河吩咐  ”

    柳灵儿瞪起眼睛:“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我可沒要你们跪着  还是站起來说话吧  ”

    “法主大人万万不可  令法天下  法众相随  见法主令就要跪着听令  否则将被天下法众追杀  ”马天琼一脸严肃地解释道  那认真的模样  看的柳灵儿都怀疑他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还有这变态的规定是谁弄出來的···

重要声明:小说《妃常猥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