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初至汴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女真卷动的南下狂澜,无数官吏,无数军马望风溃散,将晋阳军陷入死地,可这狂澜,这女真在河东的大好胜机,终于被无数杨凌麾下健儿,用自家血,在朔州城下阻住!

    不,不仅仅是阻住。?? ?.?`而是将这狂澜之锋,彻底覆灭!

    残阳如血,西沉天际,而朔州小城,就在这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仍然屹立!

    此时此刻,站在山巅之上望着朔州所处谷地之中,一副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的大军景象。

    集结在此间的大军,由晋阳军主力,有整练了两个月不到的晋阳新军,还有作为辅军的河东驻泊军一部,从此间到太原府数百里距离之内,但有宽平可以扎营之处,都是屯驻了军马。

    此刻正是黄昏之际,营中炊烟四起,而大群大群战马被骑兵亲自牵着,带到水边上去饮马消散洗刷,然后再将马牵回营中,在马槽中装满上好豆料和铡得不许过一寸长的草料,让战马吃饱,这些骑军才能进食。

    平里行军途中,步军纵然甲胄放在车上,自己上干粮水袋长短兵刃扛着,走得满面尘灰,骑军呼啸而过看得让人艳羡,但是入营之后,步军就可进食休息,而骑军还得把马祖宗伺候好了,这个时候就是步军嘲笑骑军的时候了。

    步军捧着饭碗都去河边洗刷了,骑军还在奋力的刷马,这是疏通战马血脉的法子,最能保养坐骑筋骨,一个个浑鸡淋透湿,肚子饿得鬼叫,一个个步军故意在抱怨碗里油水太多,刷干净颇为艰难,气得一个个骑军都直是猛翻白眼。

    进驻朔州,顶在第一线的自然都是精锐之师,随时准备打出去与宗翰所部做血战的。在此间次第集结过程中,待遇自然是一流的,已然下了严令,屯驻朔州应州一线军马。精米白面常供应不必说了,菜蔬必须是新鲜的,每也是少不得。

    除此常供应之外,营中总有锅灶十二个时辰都生着火,里面熬着的都是上好汤。巡骑哨探自前返回,什么时候都能有的汤水下肚。

    天气已然渐渐入夏,虽然今年天气比起往常都要寒冷一些,处此间林荫,很多时候还要穿着夹衣,各色消暑药材却已经运上来在各营之中准备好了,每都要熬出一大锅一大锅的饮子出来供军士们取用,虽然军中手艺着实粗劣,就算有不错的材料熬出来的饮子喝起来也总有股马尿般的味道,可是如此待遇。岂是历年来出兵放马的大宋军兵士卒可以想象?

    厚遇如此,这些老卒自然明白,临阵之际当以血战报之!

    如此优越的供应,背后自然是有庞大的后勤体系支撑,从雁门关往南,半个河东路的官吏都忙碌起来,征集民夫,筹集粮草,源源不绝的朝北运送,最后再转运到前线来。

    太原府中。这个时候早已经是人头高挂,上面许多大宋河东之地的官员,上百在女真大军来临之际弃城而逃官吏被干净利落的正了军法,着实将一向悠游尊荣的大宋文臣吓了一跳。背地里如何诅咒这位不得而知,至少现在都得跳将起来,****奔走忙碌,参与这些军需转运,动员民夫之事,奔走于途的官吏足有数千。而****在道中转运军资粮饷的民夫,则足有十数万以上!

    大宋丰厚的资源,终于在这个时候挥了作用,海量的甲胄军械,造价昂贵的各色弩强弩,各种各样名目的军中器物,太原兵事虽然荒废已久,可是这些东西早已经积蓄了不知道多少年,全都从太原左近那些庞大的武库中调运出来,送往各处军中,而不比在没有杨凌的那个时空,当鞑子最终打开一座座城池的时候,才现武库当中堆积如山的,是足可供百万大军所用的军械器物,而大宋河北义军,却是装备粗陋,多是只用一腔血,在与鞑子死战!

    河东战地忙碌如此,王黼现在也是牢牢的控厄住了河东的官吏,这位使相,一但正,也显示出了他非凡的能力,一众官吏在他的率领下也轻省不得,前面战事激烈,大军囤聚如云,钱粮花得直如流水一般,钱财用项,半是杨凌此前聚敛积储,半是河东府库所出,可账目必须要做好,这就足以让多少河东的官儿忙得股尿流,官僚体系中必不可少的各种文书满天飞了。

    此刻河北河东都战事方殷,河东不是产粮丰厚的所在,而河北还在几年前的伐燕战事中没有尽复元气,都需要后方源源不断的支应粮草,这个时候就必须从江南荆湖甚而剑南等处征集粮草,然后组织运送到汴梁,再送到河东,这又是一桩极其麻烦的事,可现在朝廷的粮草,只是象征的给一点,巴不得杨凌和女真人两败俱伤,最后女真人不过就是和前辽一般,给些岁币了事,汴梁众人已经意识到,这个杨凌已经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

    除此之外,就是现在虎踞陕西,态势举足轻重的西军团体,也要顾及得到,虽然小种对这场战事还在观望当中,麾下也是意见纷乱,远远没有统一起来,不过借着备战由头,向朝廷中枢要粮要饷却是毫不客气,而且叫得震天响,似乎朝廷再不接济,西军就要上下瓦解,再也不能为朝廷出力了,到时候不要说女真鞑子,就是西贼也将会衰而复振,一口气杀到关中来着。

    对于西军,这个时候态度,自然是尽量安抚敷衍,但有所求,打个折扣也得尽快供给,这如何又不是一桩极大的麻烦事

    大宋官僚体系,叠架屋,互相牵制。本来就不以高效率著称,此前大宋也没有打过这场绵延千里,规模如此巨大的战事!不少人都冷眼旁观,看杨凌能够手中的资源能够花到什么时候,他和王黼组建的文武班子能撑几时就要告运转不灵,最后直至牵累前线战局!

    王黼每忙得不可开交,真可谓是口述判词,手不停笔。每堆积如山的种种文报表章。,处理得妥妥帖帖,并且以极大威严压着河东的官僚体系不得不跟着他飞奔而前,要知道杨凌在太原囤积了大量兵马。只听杨凌一人号令而已矣,而如果这些河东土著官员要反弹,正好王黼也有宣帅的职权,杨凌拨给了他一千强军,只消号令军马。名正言顺便是可以用雷霆手段将他们打压下来,而王黼在这要紧关头,也毫不吝惜动用此等权威!

    但凡有官不称职,王黼正在宣帅府,马上就能炮制出一份夺职问罪的公文出来,然后甲士就能带着正式公文上门去了,请这位人物到狱中走一遭。

    杨凌斩刘延庆如屠一犬,而王黼这位士大夫阶层出之人,一旦用事,竟然也是如此酷烈。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将此二人恨到了骨子里,暗中祷祝,只盼着两人早早暴毙!

    不过祷祝一时还未曾有灵,杨凌在河东前线仍然活蹦乱跳,而王黼每仍在大队甲士簇拥之下来回奔走,处理种种桩桩繁难之事,而河东官吏,也只能忍受,被驱使得团团乱转。

    而李邦彦在政事上,远远没有王黼这种天分。对于大宋盘根错节的官僚体系,遇到问题就有些左支右拙,可是李邦彦的长处就在于财计之事,积千累万。分毫不爽,聚敛的家当在他手中,与府库同时支出,一起要供应战场,要前送要后运,工价要折钱。粮米要折钱,饷项赏赐要按照不同标准放,种种桩桩,如同一团乱麻一般,要是让大宋原有官僚体系运作这等财计事,不用说滑吏就要上下侵吞其间,十分的支出能有三分用在正项上面就算不错。

    可李邦彦就是将这繁难之事料理得清清爽爽明明白白,锱铢必较,家底他心里清楚,府库不过是在勉力支撑,随到随解,每月不过能拨出三四百万贯就算是不错了,河东那些军产业,受到大战进行的影响,进项也是大减。

    真论起来,这场与女真之间的战事,家底竟然还不如童贯伐燕战事那么厚实!要是还任着以前那种上下一起侵吞方式管这个家当,打不到半年就得打得家徒四壁,后续供应不上。

    而李邦彦就以极大精力投入,近乎于明察秋毫的管着这么一大摊子的财计事,但有花样,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李邦彦行事也酷烈决绝起来,但凡有敢于在此间伸手之辈,一旦揪出,决不待时!

    这些时,每都有在财计事上贪墨之辈被推出城门外,在杨凌大军留下的新校场内给砍了脑袋。

    单凭王黼和李邦彦两人,自然是撑不起这么大的架子,河东原有官僚体系中人,就算能勉强听命行事,也绝不会出全力配合,最主要的还是太原知府张孝纯的原来班底,王黼又悍然提拔大量每听鼓的选人,略略考察其心就遣而用之,但稍稍能显露出本事且能实心用事者,当即就赋予重要差遣,主要都在提调转运使司这个新设衙门之中。

    一时间权遣的名义,在河东城中漫天飞舞,而这些骤然提拔上来的人物,但凡误事,也或逐或囚,毫不客气,敢在军费中伸手的,少不得就要去新校场中颈上尝上一刀!

    而这些听鼓选人,沉沦选海久,本来就是大宋官僚体系当中不大可能出头的人物,现在骤然有了这么一条出路,看当今局面未尝这不是一条从龙之路,竟然至少有半数还多的人实心任事,在王黼和张孝纯的率领下,在河东之间仿佛另外一个朝廷的雏形正在形成,这一切盖因战争,内外压力,而这一文武班底,居然硬生生的将这么繁重的后勤事宜支撑了下来!

    如此景象,在统治大宋百余年的原有官僚体系看来,自然是群魔乱舞,小人当道,国事非。这份积郁到得后来,除了一直没断过的暗中串联,背后切齿诅咒之外,不少人夜殷勤所盼,竟然是杨凌大军在河东河北两路都尝败绩,宁愿将来与女真商谈岁赐之事,也绝不愿意看到杨凌再度得胜而归!

    王黼和张孝纯这两名在杨凌在太原掌控政事的代表人物,自然知道汴梁朝中的暗流涌动,但是除了盯紧诸公之外,也实在没有太多精力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现在河东战事,都正是吃紧的时候,最要紧的还是打赢这一场战事!最要紧的还是杨凌能击破女真!如若不然,他们两人将来命运,可以想象会遭致何等惨酷的结局!

    每大体忙碌出一个眉目,一向不语怪力乱神,行事潇洒自若的王黼就会屏退左右,来到自家衙署中一个暗间,里面竟然供奉了一尊北方玄武大帝的画像,焚起线香,默默祷颂。

    而张孝纯更是一有兵马从太原出师之后,就开始持斋茹素,食少事烦,眼看着就消瘦下来。

    小杨将主啊小杨将主,河东苦战相持,西军数路兵马在西心思叵测,汴梁朝局变幻莫测,你到底将如何打破这般僵局?

    要紧的只是眼前这战局!

    河北自己一时实在鞭长莫及,只能韩世忠和杨畋支撑,也不知军中如何了,总得抽去看一看罢,这场战事,到底能坚持多久,连杨凌自己都不知道,可现在也只能不去多想,将全部精力都关注在河东战局上。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这一场胜利来得如此大快人心,从此河东人心将齐齐而至,从此西军上下只能将蠢蠢动之心按捺,从此自家与都门对话便是更加强硬,杨凌现在有两个希望,一是出击之,能早一时便是一时,咬着银可术追杀,岳飞更是可以在应州出兵堵截,一定要杀了这个在历史上主持了太原会战的女真猛将,二是与汴梁对话,为河东河北争取到更多的资源以应对真正的女真南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