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收网(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此人在座上冷笑一声,正开口反驳就听见节堂之外脚步声疾疾响动,来得又重又快。转眼之间就看见一名安抚使衙署旗牌官满脸大汗的踏入节堂。

    王黼正在殚精竭虑的压服诸官,面上闲雅心里面早就纠结成了一团,正是紧张到了万分的时侯,看见这旗牌官闯入当即冲冲大怒喝了一声:“节堂重地,岂能擅入?左右拿下,随后发落!此刻可算战时,当本安抚是书生,行不得军法么?”

    节堂外侍立的元随亲卫顿时就有两人应声而入,就要将那旗牌官拿下,那旗牌官通的一声跪了下来重重磕头:“末将也是谨遵安抚号令,府城但有动,须得及时回报于安抚座下!”

    这旗牌官也是倒霉,他在安抚使衙署的责任就是通传承宣要紧消息,直入节堂都不需要等人通传的他就是干这事的,还要谁来替他回禀?

    安定太原府城民心之事也是至重,王黼也嘱托过他,但有不稳事,随时回报,而且管门军的河东路驻泊军副总管,负有太原府城治安责任的县令,这个时侯都在节堂当中议事,到处寻不到人,只好都禀到安抚使衙署来,还有不少人着急上火的在安抚使衙署大门之外等候呢。

    这旗牌官知道事重大,不敢耽搁,一头就撞了进来●√,..,结果正撞上王黼满心纠结,火气都朝着他撒了过来,还好能做旗牌官的,都是伶俐之人,嘴皮子来得快,不等人来拉扯,哗啦啦的就将紧要几句话全倒了出来。

    王黼一怔。这治罪的事也就再进行不下去了,挥挥手让两名亲卫退下,转头向着那副总管和县令看过去,两人都是一激灵避位行礼:“属下等这就去城门处排解,必然不让来人生事!”

    王黼皱眉想想,今他要压服诸官和他一起下水。本路驻泊军副总管和一县县令也算是有份量的人物了,放这两人出去,其他人再找什么借口避位而去,今一番准备,岂不落空?下次再召集诸官,他们有了准备,说不得就托词不来了,什么事还都是趁打铁罢!

    他摆摆手,故作淡然:“巡城亲卫去了没有?”

    那旗牌官知道自家躲过一劫。汗都出来了,回话也就加倍的小心:“据说黄将军领巡城亲卫已经赶去了,实在详,还未曾见回报。”

    王黼哼了一声:“黄文劲还算勤谨……先下去,城门处有门军,还有本官元随亲卫维持,一时间生不出什么事来,来人都是逃难之民。其可悯,遣人通传于他们。暂且稍候,本安抚事必将亲去抚慰他们,就这样罢。”

    在王黼想来,有门军,有自家披甲持兵的巡城亲卫,来人再多也要受到震慑。不敢生出什么事来,此间事了,自己再去抚慰安置一下。

    逃难而来之人就该感恩戴德了,这般处置,已经是至矣尽矣。要不是此刻不愿放阳曲县令和那副总管离开,自家还不必如此屈尊。要紧的还是赶紧在这里将最要紧的事敲定,拖着本路大小官吏一起背这个黑锅,看能不能死中求活!

    安抚一声令下,旗牌官哪敢多说什么,行了一礼起就退了出去,走出节堂老远才长出一口大气,擦擦额头冷汗:“运道不好,安抚今恁大!早知今何必当初,要是晋阳军在,哪里有这些鸟事?大冬天的,俺们正好安稳吃酒。”

    他又朝外望望,眯着眼睛摇头:“也不知道安抚怎么看重这黄文劲这一根筋,他去搅合,没事也能生出事来,反正俺已经知会得明白,到时候须怪不到俺头上。”

    这旗牌官却哪里知道,他的嘴这么硬,差不多就是一语成谶!

    旗牌官去后,节堂当中正爆发的气氛又算是缓了下来,运转使竭力平住气息坐在自己位上,只等再敷衍一阵,随便找个什么托词就告辞出去,然后和这位安抚使永不见面,倒看王黼能不能将自家罪责推到的头上。

    没想到他不发作,王黼今不得一个结果却是绝不罢休的,在首座上皮笑不笑的扯扯嘴角,缓缓环视全场,又问了一句:“诸君以为如何?在座之人,一体具名回奏朝廷,报于圣人,边疆有警,然则本路事本路了,以一路之力,克复失土,甚而挥师北上,保河东未来数十年长治久安……一旦功成,利是诸君,害是王某,话已至此,诸君也该有个决断了罢!”

    别人还默然不语,还在心思紧张转动,盘算着其间利害得失,这位运转使大人却再忍不住,一下跳起来。

    他本来就才将将四十的年纪,当也是少年高第,东华门唱出,金明池琼林宴簪花,榜下捉婿配的也是世家,当年也巴结上了蔡京,要不是因为蔡京当被王黼攻下位来,他子又太高傲一些,恐怕已经非一路运使位置可以局限的了。

    他所在的派系,本来就和王黼出的旧党清流一脉不大对付,再加上眼中向来无人,这个时侯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大声冷笑。

    “晋阳军不可用,然则何军可用?神策军朝廷绝不会使之轻离河北,西军疲敝,再做征调,也极为难,难道就指望本路驻泊军,甚或都门驻泊军?或者安抚曾掌西府,大宋还别有精兵强将,随安抚一声号令,立朝发夕至?”

    “等安抚百般筹谋,拼凑出可以用以一战,可以北上所向皆捷的军马出来,却不知道要多少时!学生斗胆问一句,其实安抚还能安于此位否?还能有这份担待,说功皆我辈,害却归己否?”

    “安抚举措,绝戍边强军之粮,引得强敌入寇,此刻财计粮秣军马无一足用,却大言曰河东事河东了,以河东之官吏为安抚分谤,此等手段,学生不敏,不敢苟同!”

    大宋这个时代,应该还没发明出打脸这个词出来,可在座诸人,听着这运转使慷慨激昂的这番话侃侃而出,都突然觉得王黼的脸似乎被抽打得啪啪作响。(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