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白沟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严世臣与罗延庆一人力大,一人枪法精湛,余者都已是精疲力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二人在前面死死的遮护他们,即便如此,二人此刻也只能招架……

    辽人瞧得破绽,一杆长矛便打向罗延庆的小腿之处,罗延庆顿时单膝跪地,只见数根长矛直直向自己刺来,只是绝望的紧紧闭住双眼,“罢了,能死在一处,俺们弟兄不枉此生了!”

    不远之处,耶律金博一直都未曾加入厮杀,这个时候见宋人如此凶悍,一旁的亲兵便道,“大人,撤了吧,总不能等到宋人援兵至,俺们还要回去禀报大石林牙……”

    “走罢,都说南儿懦弱,可俺看这帮宋人骨头却硬得紧,俺们啃不下来……”说罢便调转马头,扬鞭而走!

    “撤!”那亲兵大喝一声,同时手中小旗只是向后微微一倾,那正在厮杀的辽人猛地一怔,俱都停下手来,南儿已经是强弩之末,为何大人下令撤了?

    军令如山,远拦子当下也只得恨恨收住那停在罗延庆脑门仅有数寸的长矛,回过,寻了各自的战马,翻离去!

    “大哥,辽人撤了!他们撤了!”严世臣忍不住大声呼道。

    罗延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始一睁眼,正看到辽人跃上战马的场景。

    此刻的杨凌也是忍不住向天竖了一个中指,“贼老天,你确定不是在玩我?”

    临行之际,此处却是又多了几个小土包,此战一共死了九个弟兄,不过辽人却是付出了更为惨重的代价,被斩首四十级,战马缴获二十余匹,一行诸人基本上一人一骑是照应得过来的,只不过的每匹马上却是多了数枚辽人首级,这是要回雄州夸功求赏的。

    杨凌在经过短暂的熟悉之后,终于是能爬上战马了,歪斜着子高声叫道:“走,我们回家去!”

    说完之后,裆劲加大,夹着马背当先就奔了出去,后的罗延庆笑道,“严蛮子,你有没有觉得二郎变了?”

    严世臣只是挠了挠后脑勺,“管他俅娘的这些作甚,不管怎样,他都是俺的好二哥儿,俺这辈子不过就是追随他厮杀便是了。”

    罗延庆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这浑人,只是骂道,“我如何不知道为二郎效命,俺们与二郎自是生死与共,只不过自从踏过了白沟河之后,我就觉得二郎仿佛就是为这战场而生,方才他临阵之时,虽说起初慌乱,但随后就是机智百出,这带领俺们从夹缝之中创造了如许奇迹。”

    严蛮子依旧只是嘿嘿的在马上傻笑,“哥哥想得也委实复杂了一些,俺只知道,此次回到白沟河以南,二哥凭借如许功勋,一个都头的差遣应当差不了,届时俺也跟着二哥混个什将耍耍。”

    “严蛮子,就你那模样也想当什将?这位置还不如留着俺老李来坐,哈哈……”一旁的军汉也只是起哄笑骂道。

    “贼厮鸟,辽人的矛头怎地没搓死你!”严蛮子只是气急败坏的回骂,顿时一阵阵哄笑之声便响了起来,战马极通人,熟悉主人之后,众人只是信马游缰,往南追逐打闹而去,马儿倒也跟着好一番欢腾!

    越临近白沟河,众人的心的也一点一点的沉重起来,因为沿途至今都能见到不少宋军的尸首。

    “二哥,前面就是白沟河了,当在这里一战,俺们扔了数万兄弟的尸首在此,气太煞,现在回想起来,心中都是发麻……!”

    “现在河水还没到上涨的季节,河两边还有浮桥桩,只要拉一条绳索便能涉过去了。”罗延庆指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白沟河,感叹的道,“若不是西军杨可世将军率麾下重骑向辽人反扑,估计伤亡起码还要高三成……”

    北伐大军当中的主力乃是西军,顾名思义,便是抗击西夏的大宋军团,百年与西夏征战,如今已经是压着西夏打的局面。可以说,在文恬武嬉的当下,西军乃是大宋唯一一支能战的兵马,而西军经过百余年的经营,早已是将门林立,已然有些向五代时期藩镇拥兵自重的局面发展了,成为了朝廷头疼的一大难题。

    但不得不说,现在朝廷起码还号令得了这支集团军,这支军马也的确是能战的,而杨可世所部更是整个西军最为精锐的一支,盖因其部每逢作战先士卒,勇猛异常,而且掌握大宋最后的数千重甲骑军——白梃兵。

    杨可世生憨直,作战的时候总是冲在西军其他将领之前,且少通官场人世故,所以得了个杨大傻的称谓,在北伐大军一溃千里,被辽军耶律大石追亡逐北之际,也是这个杨大傻指挥手中精锐背河一战,反扑辽军,掩护了其他军马安然退到雄州。

    但凡军将,手中兵马便是自家的本钱,杨可世竟然愿意做这等耗费血本,助人为乐之事,不是傻子是什么?

    杨凌从头脑之中一点点调出这个北宋末代猛将的资料,不由得有些叹息,杨可世行事较为直白简单,值此末世,也是难得,望着前方的开阔地带,当面的宋军死状惨烈,便是杨可世所部的将士了。

    每一个将士人马周已经是密密麻麻插满了箭矢,箭矢支撑着躯体,至死之际,手中枪槊都是直指向北……

    大战之后,衮衮诸公被辽军打得闻风丧胆之际,也只有杨可世让麾下挑选辅军向北哨探,而辅军当中,杨凌等人以前走过商路,走南闯北倒是应付过不少贼寇,倒也有些本事,从和耶律金博一番临危对战便可洞悉一二。

    而此番枭首二十余级,缴获战马十余匹,也是难得的大功,不知杨可世杨相公又会如何赏赐?

    在缓缓的向前行去,耳旁传来了白沟河哗哗的水声,白沟河乃是宋辽两国之间的界河,自檀渊故事后,两国少有战事,只有辽国遇上北地苦寒岁月,子过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冒险越过白沟河打草谷。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