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势不两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五姐妹疾走如风,来到镇外,早见一队官兵押着十几个五花大绑的女人款款而来。

    青衣丹枫悄声说道:“是官兵,竟在光天化之下焚烧村镇抢夺妇女……”话没说完,却嗅到一股腥膻的羊味,心中便紧:“哪来的羊味,这么喷鼻!”

    红衣飘萍道:“好像是胡人,胡人长年累月食用羊上沾满羊气,可他们怎么穿着宋军的衣服!”

    青衣丹枫惊道:“不管是胡人还是宋军,他们焚镇抢劫就是我们的敌人,天台五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说着拔出蛇头宝剑大喝一声:“妹妹们跟我上!”

    四姐妹齐声呼应,拔出蛇头宝剑杀将过去。官兵见斜刺里杀出五个姑娘,顿时乱了方寸。一个络腮胡突然跳出来大喊:“不要乱,她们只有五人,怎是我们的对手,四面包抄,将蟊贼拿下!”

    官兵听到命令,蜂群一样将五姐妹围裹起来,但五把蛇头宝剑联袂使出如蛟龙出水,官兵哪里抵挡得住,留下十几个女人仓皇逃窜。

    青衣丹枫道:“不要让他们跑了,抓个活口问个明白!”

    绿衣紫凝听得,一个飞跃,跳到没命逃窜的络腮胡前头,用蛇头宝剑抵住这厮的心窝道:“你跑不了了,想要活命就跟我走!”

    络腮胡在绿衣紫凝的宝剑威下来到青衣丹枫跟前,青衣丹枫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说实话,要不立即砍下狗头!”

    络腮胡声声乞求:“大侠饶命,小的是金国牙将花里都!”

    青衣丹枫一惊:“你们是女真人?怎会跑到六川镇,还穿着宋军的服装烧杀抢掠!”

    花里都怯惧地瞥了青衣丹枫一眼,道:“我们奉命来宝莲寺接应国师,为了行动方便,才穿上宋军服装。路过六川镇,见这里女人紫色靓丽,便抢了几个。但镇上的男人和我们拼命,我们将他们杀光还烧了房屋;正要带上女人上路,没想到遇上大侠你们……”

    “灭绝人的畜生!”青衣丹枫一脚将花里都踢翻,揪住这厮的衣领道:“你们国师叫什么,来宝莲寺有何公干!”

    花里都期期艾艾:“国师叫……叫翁不二含……来关西刺探宋军报,几天前飞鸽传书,让我们来陇将山宝莲寺接应他,小的才带一队兵士赶到这里!”

    “蛇心豺的金狗!”绿衣紫凝将蛇头宝剑搁在花里都的脖颈上大声吼道:“姐姐,杀了这头猪狗,为六川镇死难的乡亲报仇!”

    青衣丹枫拦住绿衣紫凝道:“这厮不能杀,留着他还有用处!”说着便让红衣飘萍、蓝衣百合、紫衣海棠给十几个女人松了绑让她们各自逃命,尔后用蛇头宝剑抵住花里都的口道:“花里都,想死还是想活!”

    花里都愣怔大会,立即鸡啄米似的叩头:“花里都哪里想死,只要大侠饶命,小人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那好,马上领我们上宝莲寺会见翁不二含,可以饶你不死!”青衣丹枫说着,让紫衣海棠和绿衣紫凝一左一右押着花里都,向宝莲寺一路赶去。

    茫茫陇将山,绵延数百里,冥冥落孤悬天际,辉放出血一样悲凉的光,将这边塞雄梁挟裹在余晖残照之中。

    一只苍鹰在空中盘旋,矫健灵动,披血红色的夕阳,驭风而翔,时儿冲上云霄刺破苍穹;时儿俯冲而下鸟阚地面,它就是金雕鸟。

    那一,西域高僧翁不二含将金雕宝剑击进万丈深渊后,金雕鸟亮出真,然而强烈的下坠、撞击,使它重重跌入渊底。

    金雕鸟心系主人,挣扎着爬上渊顶,莫小儿和翁不二含已经不知去向。

    金雕鸟知道主人遭遇劫难,便就四处寻找,但群山起伏,林深草莽,哪里还有主人的影!

    金雕鸟没有气馁,这几天来一直在陇将山上空翱翔,它必须找到主人,使金雕宝剑回到她的手中,只有这样,主人才能化险为夷,找回从前的神勇。

    弯弯曲曲的山道上闪显出一行人来,金雕鸟不高兴起来。

    几天来,它在茫茫陇将山还没见到过一个人,这些人突然出现,说不准与主人有什么关联,金雕鸟浮动子缓缓飞翔,随着他们而去,此行若能找到主人,便是上苍的造化。

    山道上的行人是天台五剑,她们在六川镇截获金国牙将花里都后,急急向向宝莲寺赶去……

    青衣丹枫边走边对花里都道:“你这狗贼甭想耍花招,如果把我们带不到宝莲寺,我们马上就咔嚓你!”

    花里都哭丧着脸说:“大侠说哪里话,都到这阵子你还不相信小人?其实小人也没去过宝莲寺,是国师传来的书信上说的。国师说宝莲寺在陇将山中,从北向南而行过了陇将河便是……”

    冥冥落停滞在西山顶头不愿落去,瑰丽的晚霞涂染在陇将河上,这里那里波光粼粼,仿佛一条猩红色的血河。

    陇将河南岸,便是千年古刹宝莲寺。七前,西域高僧翁不二含用蛤蟆毒烟使莫小儿昏迷不醒,尔后,扛着她来到宝莲寺,一进山门嘴里便喊:“寺里的沙弥听着,老衲是西域高僧翁不二含,立即打扫出一间干净斋房让老衲居住!”

    宝莲寺主持智能方丈听见喊声迎了出来,见翁不二含面容凶恶,肩上扛着一昏迷不醒的人,不知说什么才好。

    翁不二含狠狠瞪了智能方丈一眼,将肩上的人放在地上,智能方丈这才看清,她是莫小儿,不瞠目结舌。

    智能方丈和莫谦是挚友,见其孙女遭此劫难,知道凶多吉少,心中急切寻思道:“莫姑娘怎会落到头陀手中,看来这个和尚不是什么好鸟心,贫僧得想办法稳住他,再想办法!”

    于是说道:“大师是出家人,扛个女人光临寒寺,岂不玷污佛家清净之名!”

    翁不二含怒道:“放什么鸟,老衲是西域高僧,不受佛法约束,赶快收拾上等斋舍给老衲使用!”

    智能方丈恨得咬牙切齿,可还是不动声色地说:“大师既然是西域高僧,寒寺理当盛接待,但这个女人昏迷不醒,倘若不找个清净斋房救治,恐怕就有命危险!”

    翁不二含道:“她中了蛤蟆毒烟只是昏迷,不会死的!”

    智能方丈道:“那不见得,不给她灌汤喂水,即便服了仙丹灵药,谁敢保证她就不死!”

    翁不二含低头一想,觉得也是这个理,便就说道:“那就将她关进密室好好看管,倘若被她逃跑,老衲就要拿你试问!”

    智能方丈唯唯诺诺应承着,立即让了空和尚打扫密室,准备给莫小儿熬汤喂水。翁不二含又道:“马上打扫一间宽大屋舍,再弄一只狗,几壶酒来,老衲要打牙祭……”

    智能方丈心存愤怒地安排去了。翁不二含则飞鸽传书给吴乞买,说他重新绘制的宋军关西五路军事部图就在手中,为了安全起见,要吴乞买速派一队卫士前来陇将山宝莲寺接应。

    翁不二含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要在卫士的保护下将莫小儿带回北国,享受天伦之乐。

    夜幕降临后的宝莲寺一片灰暗,翁不二含将莫小儿五花大绑后扛进那间封闭严的密室,见她昏迷不醒的模样煞是好看,便行其事。可回头一想不能,因为蛤蟆毒烟还没从莫小儿上散去,一旦行事,便有伤之虞。

    翁不二含强压心头的想法走出密室,心中自慰道:“馒头不吃在篮子里搁着,煮熟的鸭子还能飞掉?等蛤蟆毒烟散去小美人苏醒过来,老衲再宠幸她不迟……

    不知什么时候,莫小儿苏醒了,睁开眼睛去看,见四周黑黢黢一片,不怔惊而起:“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莫小儿挣扎着想爬起来,但脚手被绳索捆绑得严严实实,这才想起来,她和吴玠在莫云寨和翁不二含厮杀,被翁不二含的九蟆禅杖击飞;玠哥哥上前和秃驴搏斗,翁不二含竟用蛤蟆精火将他烧死;骕骦宝骥和麒麟钢枪也被一个白衣后生抢夺去了;骊蛛良驹要为主人报仇,却被翁不二含的毒烟驱走。万分悲痛中,她和魔头拼命,魔头放出一只癞蛤蟆向她喷烟吐雾,她便昏迷过去……

    这么说我是被魔头翁不二含弄到这里来的,这是什么地方?千刀万剐的魔头,残害了玠哥哥,又使小儿陷囹圄,莫小儿和你势不两立……

    心中正想,忽听一阵响动,地面上的砖块突然被掀开,一个地洞露了出来,里面钻出两个人来。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