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番将陪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吴玠见说,也就不再叨扰,与众将官一直饮到深夜方休。

    众将官散去,元帅府卫士长谷丙来见吴玠喝得高了,便就上前询问:“启禀元帅,副元帅和洪大嫂今晚在金花青云院打寝,元帅是让小人把您送往那里呢还是……”

    吴玠略打断谷丙来的话:“金花青云院不必去了,谷将军请两员投诚过来的女番将来元帅府,本帅有话询问……”

    谷丙来是聪明之人,自然知道吴玠说这话的意思,便在中军大帐铺好一张,前去召唤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

    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听说元帅夜间召唤,相对一笑,跟在谷丙来后,匆匆走进中军大帐,却见吴玠似醉非醉,半倚着子躺在一张铺好的铺上。

    吴玠见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在谷丙来带领下走了进来,也没抬起子,只是那么微笑着看她们。

    冬至一梅见吴玠这个态,即刻明白什么意思,心里不“砰砰”直跳。

    冬至一梅是黑水镇燕军司的监军使,之所以从戈壁大漠不远万里赶来兴庆府参战,都是因为察哥元帅的召唤。

    察哥元帅为了占领渭州进军关中,私下辽国形成默契,以送三个美貌女子给辽王做妾为筹码,要辽军关键时助大夏一臂之力。

    三位美女就是冬至一梅、仁多菱花、鲁布血红。

    遗憾的是鲁布血红丧命疆场,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与大宋元帅吴玠相遇后,未动一刀一枪,便就率众归降。

    谷丙来未来召唤之前,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还在谈论归降后的事

    归降吴玠,意味着背叛察哥,背叛察哥还有深层次的含义,那就是终止与辽王达成的契约——三个美女不能如期送达。

    其实对三个美女送达这个问题,冬至一梅早就对察哥心存芥蒂:既然让她们三人去给辽王做妾,却要她们随军作战,结果断送了鲁布血红的命。

    而冬至一梅和仁多菱花倘若不归顺吴玠,恐怕也会血染战袍,头断疆场。

    女人嘛,毕竟和男人不一样,从小接收汉化教育的冬至一梅一直在想,女人只是男人掌上一个玩物,男人高兴了就把玩一阵,不高兴会像扔掉一只草鞋那样顺手甩掉,那些缠绵悱恻,卿卿我我的举作只是昙花一现。

    与其不被待见,受人摆布,还不如自由一把,图个快乐。

    因此,在八角寺南门外,冬至一梅才和仁多菱花联手,归顺吴玠,当然很大成分是被吴玠的帅气所动……

    冬至一梅正在自思自想,仁多菱花却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角,指指似醉非醉的吴玠,悄声说道:“妹妹,看见没有,吴相公这态是发的表现……”

    冬至一梅打了仁多菱花一把,也是轻声说道:“姐姐怎么这样说话?那是吴相公钟我们姐妹,才让卫士长召唤而来!”

    仁多菱花看了冬至一梅一眼,道:“这不都一样吗,相公既然钟,那我俩今晚就给吴相公,让他好好体会一下两个女人的味道……”

    冬至一梅又打了仁多菱花一把,道:“姐姐真坏,两个女人如何与一个男人同处一室,这不羞死人了吗……”

    仁多菱花见冬至一梅这么来说,嘿嘿一笑,道:“看来妹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到时候姐姐会教你的!”

    说着一顿,道:“察哥那厮和奴家在一起时就有几个女人同陪,那种气氛嘛,嘿嘿,真是说不出口来……”

    冬至一梅惊道:“姐姐和察哥有一腿?”

    仁多菱花不屑一顾地看了冬至一梅一眼,道:“察哥是晋国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儿。那时候这厮在卓啰和南军司练兵,夜里传奴家过去,奴家哪敢抗命?过去后才知道这厮要群宿,那一夜除了奴家,还有好几个部落酋长的千金!”

    冬至一梅倒吸一口冷气,道:“察哥占有了姐姐,为何还要送给辽王做妾,这不有点悖论吗……”

    仁多菱花道:“这就是男人之间的游戏!不过游牧民族不在乎悖论,想当年,汉家的和亲女子王昭君出塞大草原,给南匈奴呼韩邪单於做了妻子,呼韩邪单於死后,他的儿子雕陶莫皋继位,尊号复株累单于。复株累单于却惦记他的后母王昭君,最后纳王昭君作了妻子,还杀死王昭君和呼韩邪单於所生的儿子。游牧民族的风俗就是这样蛮野,在汉人眼里,这样的事是蛮野,可游牧民族见怪不怪……”

    冬至一梅长叹一声:“姐姐懂的真多,这些事妹妹还是头一次听说!”

    仁多菱花道:“妹妹处漠北黑山镇燕军司,满眼戈壁大漠,孤陋寡闻也不见怪;姐姐在卓啰和南军司,紧靠中原,自然知道得多……”

    冬至一梅见说,抬头去看吴玠,见他还是那个样子,便对仁多菱花道:“看样子相公元帅确是喝高了,我俩再说说话儿,等他清醒一些我们再上去……”

    仁多菱花见说,嘿嘿一笑,道:“妹妹是不是想听那些悖论的事?那姐姐就给你叨扰!”

    仁多菱花伸长脖子咽下一口唾沫,道:“悖论的事中原王朝也比比皆是。譬如那个女皇武则天,先做唐太宗的才人,后被太宗的儿子高宗纳为皇后,还甩开高宗做了几十年皇帝。还有唐玄宗李隆基,将儿子的媳妇杨玉环揽在边,做了贵妃……”

    冬至一梅见仁多菱花一副放肆的态,哀叹一声道:“可我们总不能对不起吴相公呀!”

    仁多菱花道:“哪有什么,拔了萝卜有坑在,吴相公又不知道我们被别的男人睡过……”

    仁多菱花说着,回头去看引领她们来到中军大帐的谷丙来,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出去了。

    仁多菱花心中高兴,便对冬至一梅道:“妹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上吧……”

    冬至一梅见说,也不客,便就走到吴玠倚卧的铺跟前,轻轻解开衣扣,露出醉人心魂的酥

    仁多菱花没想到冬至一梅的酥那样饱满,简直就是平地的两座小山。

    仁多菱花也有点心难,将冬至一梅那座小山把在手中,揉了几揉,唏嘘一声,道:“妹妹生于荒寒之地,哪曾想到竟有如此饱满的酥,来,拿给相公去吃……”

    仁多菱花说着,便将冬至一梅的部捧在手掌心中,端到吴玠嘴边。

    吴玠一直没有啼声,见冬至一梅的酥递过来,竟然毫不含糊地含在嘴里,用舌尖儿轻轻吻咬。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