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青云寺长老忆旧事(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渭水之滨 书名:铁血强宋
    长老见吴玠这样来说,挥挥手道:“不打不成交,于壮士是饵,我家小姐用他来钓相公,相公不用担心,坐下来陪老衲说句话儿!”

    吴玠见长老和刚才李二说的一样的话,便不再言,和孟洋、石碐在长老让出的榻几上坐定,小厮立即捧上茶水。

    长老向站立一旁的张三、李二招招手道:“你俩可以下去了!”

    张三、李二离去,长老接着说道:“老衲法号青云,俗名顺心,荆草小猴儿是我的闺女!”

    吴玠见青云长老这么来说,心中不一凛,道:“丈丈在上,晚生多问一句,还望丈丈见谅!”

    青云长老道:“老衲今开堂邀客,相公有何言语,尽管说来不妨!”

    吴玠便道:“晚生从青云岭一路赶来,孙姑娘都说丈丈是她叔叔,可听丈丈口气,好像是……”

    青云长老哈哈大笑:“相公真格聪明盖世,三句话就听出其中端倪!你说得没错,我不是孙荆草的叔叔,而是她的爹爹!”

    吴玠、孟洋、石碐全都惊得瞠目结舌,吴玠愣怔大会,方道:“孙姑娘的爹爹不是被蔡京杀害了吗?怎么……”

    青云长老长叹一声:“杀害的是草儿的叔叔,而不是爹爹,这个恐怕连草儿自己都弄不明白!”

    话一说完,便见孙荆草从帏帐后面飞跑过来,扑倒青云长老边,摇晃着他的胳臂惊问道:“叔叔,不,爹爹,这到底怎么回事?”

    孙荆草躲在帏帐后面本来要听青云长老和吴玠谈话,可一听叔叔原来是爹爹,便就按捺不住,跑出来了。

    青云长老见女儿来问,微微闭上眼睛沉思一阵,道:“本来这是烂到肚子里的秘密,可草儿今找到意中人,老衲便就守不住口,要说出来……”

    青云长老这么说着,突然声泪俱下,给吴玠他们讲述了不堪回首的那段往事——

    北宋神宗元丰二年,凤翔府岐阳县孙家庄孙员外的安人一胎生下两个男儿,老大比老二早出生一个时辰。孙家是书香门第,孙员外是远近闻名的大儒,便给两个公子一个起名顺民,一个起名顺心。两个孩子懂事时,孙员外请来当地有名的先生教他们习文弄武。孙顺民、孙顺心没有辜负爹爹期望,把个十八般武艺学得样样精通,宋哲宗元狩二年,兄弟俩双双金榜题名。孙顺民中了探花,孙顺心竟是状元。

    宋神宗薨,儿子赵熙即位,是为哲宗。哲宗英年早逝,没有儿子,神宗第九个儿子端王赵佶即位,是为徽宗。

    徽宗登基后重用蔡京,引起御史中丞孙顺心不满。孙顺心本是狂傲之,见蔡京出相组阁排除异己,搜刮民财,大兴奢靡之风;还变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以致币制混乱,民怨沸腾。便就参了蔡京一本,要皇上罢黜蔡京宰辅之位。

    蔡京是徽宗的宠臣,岂能听孙顺心一面之词?蔡京便仗着皇帝对自己的信任放话给孙顺心,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做官,再敢诽谤宰辅名誉,绝没好下场。

    倘若孙顺心悬崖勒马,到此收手,恐怕就不会有后来的牢狱之灾。可他是天生的犟种,要把南墙撞个窟窿,不没有收敛,紧接着上了第二份奏折,要皇上杀了蔡京。

    这不啻于虎口拔牙,龙潭捞针,把自己送上断头台。果然没过几天,孙顺心就以通敌的罪名被关进大牢。

    一朝宰辅想诬陷一个御史台官员太简单了,蔡京买通手下,弄了一封西夏密信送往孙顺心家中。又让人模仿孙顺心的笔迹给西夏回了一封信,上面有几处还做了涂改。

    蔡京拿上那封孙顺心写给西夏人的回书上凑皇上,说孙顺心通敌,还振振有词道:“眼下童太尉统兵西北边境,和西夏人打得不可开交,御史中丞孙顺心却背宗忘祖,里通夷帮,是可忍孰不可忍!”

    蔡京捧上通敌凭证,说是守城军士拦住一个西夏细,从上搜查出来的!

    徽宗拿信来看,果然是孙顺心手迹,问及被押来的西夏细,那个冒牌货口口声声说是御史中丞孙顺心让他送给西夏人的。

    徽宗有点不信,让军士搜查孙顺心住所,军士事先得到蔡京暗示,从孙顺心住所搜出一封“西夏人”写给孙顺心的来信。

    人赃俱获,孙顺心就是八张嘴也说不清,徽宗喝令将其打入死牢,秋后问斩。

    孙顺民那时候是吏部尚书,见耿直的胞弟得罪蔡京遭遇大祸,上下打点,将家资几乎用完,打了一个金人儿送给蔡京。蔡京奏过皇上,皇上按蔡京之意,免了孙顺心死刑,但将其贬为庶民,驱赶出京。

    孙顺民也因为胞弟之事被贬吴州做了知府。孙顺心看破红尘,执意要入空门,孙顺民便倾其所有,在青云山修筑了青云寺,孙顺心成了青云寺的第一任长老,法号青云。

    可能是孙家兄弟秉使然,孙顺心冒犯相蔡京,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后,孙顺民又得罪蔡京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强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